林晚词应寒深小说免费(肖新露林冠霆)_肖新露林冠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林晚词应寒深小说免费》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肖新露林冠霆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应寒深”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她倒吸一口气,从安全门退回来,应寒深玩世不恭的声音伴风传来,“林大小姐,上面的风景好,过来欣赏”“……”林晚词当机立断地倒退两米“上来,我就教你怎么在最短的时间里赚最多的钱”“……”…

小说:林晚词应寒深小说免费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应寒深

角色:肖新露林冠霆

热门小说《林晚词应寒深小说免费》是作者“应寒深”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带着仓库到大明:看看山水行这厮的动态,就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恶毒的喷子了,除了这本全特么一星二星,各种喷作者喷读者人身攻击,一粉顶十黑。。。

[综英美]心理控制:晋江位面,耽美向。主角是个精神病患者,希望以获得公众关注的方式来约束自己的行为从而达到治愈自己的效果,目前已经参加了三个真人秀,全美超模、幸存者以及正在进行中的极速前进。

异界那些事儿:弱智 你一滿及法師 老是愛跟敵人打進身戰智商堪憂

林晚词应寒深小说免费

林晚词应寒深小说免费第44章  

林冠霆翻着手中的资料,全部做得细致到位,不是造假,顿时明白自己误会了女儿,脸色僵硬,“那刚小殊怎么不说?”
“大小姐是为了给林先生你一个惊喜,为此,她暗中拜托公司的装潢经理,人手不够都是晚上亲自去搬材料。”
事实上是为了防着被肖新露发现,只能连装璜都偷摸地进行。
安阑痛心疾首地讲着,眼眶都红了,“还有,林先生你也知道万物城的租金有多贵,大小姐把自己的包包、珠宝首饰全拿去变卖了。”
林冠霆惊得无法置信,他的女儿竟然做到这一步。
林晚词一向视那些珠宝包包跟命似的。
“变卖?”
肖新露从沙发上站起来,柔柔地说上一句,“没被认识的人看到吧,不然外面的还以为林家不济,要破产了呢。”
林冠霆看她一眼,目光一动,似乎在想这事的可能性,忽听“砰”一声响,他连忙回头,就见林晚词倒在了地上。
“小殊!”
林冠霆冲上前抱起林晚词,见她脸色苍白没什么血色,眼皮下泛青,憔悴得厉害,顿时痛心悔不当初,这分明是真病了,他居然还下狠手打她,“快请私人医院的周医生过来。”
肖新露站在那里,怔怔地看向林晚词,她不是说好多了么,怎么突然又晕倒?
不过是被杂志打两下而已。
有这么脆弱?
肖新露看看安阑,又看看林冠霆一脸的担心,眉头不禁蹙起来,隐隐有些不安。
……林晚词躺在床上,病恹恹的,话都不多说一句。
林冠霆看向书桌上铺满的各类管理书籍及资料,上面全是做的笔记,密密麻麻,明白自己又错怪女儿一次,惭愧不已,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女儿明明学好了,偏偏他还不信。
肖新露坐在林晚词的床头轻声安慰着她,林晚词闭上眼只当听不见。
周医生进房后迅速给林晚词做了一次检查的检查,又看向她手臂上的伤痕。
“这是什么时候伤的?
我怎么都不知道。”
林冠霆看到上面留下的疤痕,震惊极了。
“两个月前,大小姐去实地考虑店址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
安阑站在一旁道,“她不说是怕林先生你担心。”
“……”林冠霆满脸懊悔心痛。
“两个月前伤的?”
周医生坐在床边,疑惑地道,“这么久伤势应该早就恢复了,林小姐的气色也不该这么差啊。”
坐在床头的肖新露闻言身体一僵。
林晚词一言不发地躺着,当着一个安份的病人。
安阑走上前来,手上拿着几瓶药,“就是啊,也不知道那医生是不是有问题,开的药老是让大小姐浑浑噩噩,提不起精神,伤也好得特别慢,还留下这么明显的肉疤。”
这药送太过及时,跟排演好似的。
肖新露呼吸顿了顿。
“给我看看。”
周医生伸出手来,接过药看了一眼瓶子,又倒出胶囊仔细研究。
“周先生,怎么样?”
林冠霆紧张地问道。
周医生看着手掌心中的黄色粉末蹙起眉头,“这些药的确都是对症下药,可其中几种药的粉末都很奇怪,颜色不对,我想,药被人换过。”
“……”肖新露吃惊地睁大眼,浑身不自在起来,放在腿上的手也抖了下。
直到林冠霆巡视回来,她已经把药换回来了。
圈套。
这是圈套!
“换药?”
林冠霆不敢相信地道,“安阑,你带大小姐看的是什么医生?”
“大小姐去的是大医院,而且是医生开药,药房拿药,别说医生没有动机,就是有,他也没有机会换药啊。”
安阑条理清楚地解释。
肖新露的唇角都僵了,强行镇定着问道,“那拿药回来是不是遇上什么人,有没有在外服过药?
会不会碰上林家的竞争对手了?”
“不可能,大小姐一直都在家服药。”
安阑果决地把岔路全部砍死。
“那就是家里人出问题了,安阑,把所有人叫到一起,再把林家里里外外搜查仔细,查到直接送警局!”
林冠霆怒气冲冲地道,“动手脚动到大小姐头上,我看她们不想过好日子了!”
一个个的怕是在林家待得太安逸。
“知道了,林先生。”
得到想要的结果,安阑点点头,转头离开。
肖新露的眼珠四下转移,发丝间已经沁出汗意,穿着紧绷性感长裙的身体呼吸开始不畅。
换药是她亲自做的,绝对没有人看到,她也把剩余的药都处理干干净净。
可要是林晚词存心设计她,恐怕此刻她的房间里已经有药粉存在了。
这是要至她于死地。
好狠的手段。
林冠霆看着床上从头到尾话都不想说一句的女儿,心疼极了,“周医生,那我女儿……”“两个月来只是精神不济的话,对方应该没有下死手,但不管怎样,还是赶紧去医院做次全身检查,这样才能放心。”
周医生道。
“周医生辛苦了,我送你出去。”
肖新露站起来道,脚下虚得厉害,差点摔倒,她端着正常态度将周医生送出房门,而后再将门关上,掌心里已经全是汗。
她转眸,只见林冠霆已经坐到床边,牢牢地握住林晚词的手。
她怎么算都算不到林晚词这人不声不响地给她来这套,恐怕一会送上来的不止是药粉,还有一系列她和林晚词不对盘的证据。
她就是再抵赖,此刻爱女情切的林冠霆也听不进去,不会相信林晚词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舍得伤害自己的身体来害人,只会认为她死不悔改,夫妻感情破碎。
与其如此,还不如……肖新露暗中狠狠地捏住自己的大腿,疼得眼圈通红,她重重地跪到地上。
一声重响。
林冠霆错愕地回头,“新露,你……”“不用查了,冠霆,小殊的药是我换的,对不起。”
肖新露满脸内疚地坦白,泪水一下子钻出眼眶,淌下脸庞,楚楚可怜。
“你说什么?”
林冠霆猛地站起来,震惊地瞪大眼。
“药是我换的。”
肖新露痛苦地低下头。
“肖新露!”
林冠霆咬牙切齿地吼出来,气不可捺地前就朝肖新露的脸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12:13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pm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