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立民隋媛(穿进年代文:媳妇点外卖吗)_(穿进年代文:媳妇点外卖吗)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穿进年代文:媳妇点外卖吗》,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隋立民隋媛,故事精彩剧情为:沈羡被天道爸爸一怒之下扔进一本年代文好在携带的外卖系统让她能在这个艰苦的环境苟活下去外卖商家多种多样,但只有一家店是她的最爱店老板温柔心善做饭还好吃,是她心中的碧玉无瑕白月光然而身边这个绝色男人招数实在太多,她到底没能扛得住美色不美色的沈羡不在乎,她就是单纯不喜欢网恋直到结婚当晚,老板说他结婚了,新娘叫沈羡…

小说:穿进年代文:媳妇点外卖吗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隋立民隋媛

热门网文大神“佚名”的新书《穿进年代文:媳妇点外卖吗》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她爸爸听到之后当时气的就脑出血住院,没多久就去世了,而她妈妈因为父亲住院欠下的巨额债务也郁郁寡欢。而马上要结婚的弟弟因为这些突变婚事也告吹了,她一气之下去找了罪魁祸首,却不想他们非常的傲慢无礼。你自己的录取通知书自己不看好,被我拿到了是你活该,这一万块钱算是我给你好处,以后再来闹我就报警了。”被甩在脸上的钱雪花似的掉落在地上,隋媛媛不甘心想要和他们拼了,却不想被推倒在地,正好压在了赶过来的妈妈身上

评论专区

传承铸造师:还不错,良草

无限异闻录:污客推土机名不符实。虽然啪啪描写得很多,但是防御要求高,收了两个,凛强上,樱PX 。然后回到无限空间收了个女的。剧情一般,文笔一般,干草吧

角色扮演:#我和作者比命长系列

穿进年代文:媳妇点外卖吗

第1章

第1章隋媛媛醒来的时候耳边听到了那好久都没听到过的声音,因为她的父母已经在几年前去世了,而且死的特别憋屈,成了她一辈子的痛。
但是现在却听得真切,好像就是真的一样。
你二嫂也太过分了,媛媛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动手打人呢,你看着脸肿的咋出去见人。”
谁知道呢,你说媛媛和莉莉两个孩子打架,她一个大人跟着伸什么手呢,要不是咱妈瞪我一眼我就急眼了。”
耳边是爸爸和妈妈的声音,他们的声音好年轻,让隋媛媛觉得特别的怀念,想着这些年自己的痛苦,不自觉的就流下了眼泪。
以前她的生活虽然清苦也算是满足,没考上大学,19岁就出去打工,每年拿着钱回家过年可以说是她最喜欢的事情。
可是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弟弟和她说,自己之所以没考上大学是因为她的录取通知书被人给顶替了,人家现在不仅生活富裕,婚姻也圆满,和隋媛媛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她爸爸听到之后当时气的就脑出血住院,没多久就去世了,而她妈妈因为父亲住院欠下的巨额债务也郁郁寡欢。
而马上要结婚的弟弟因为这些突变婚事也告吹了,她一气之下去找了罪魁祸首,却不想他们非常的傲慢无礼。
你自己的录取通知书自己不看好,被我拿到了是你活该,这一万块钱算是我给你好处,以后再来闹我就报警了。”
被甩在脸上的钱雪花似的掉落在地上,隋媛媛不甘心想要和他们拼了,却不想被推倒在地,正好压在了赶过来的妈妈身上。
随后又是急救……生活的重担压垮了本来就虚弱的妈妈,硬撑了一年她也痛苦的离开。
30岁时隋媛成了孤儿,她的弟弟也远走他乡去打工,两姐弟就这么天南海北定不下来,直到刚才,她为了救一个要高考的孩子将自己给送到了卡车轮下。
苦笑了一下,这也许就是个轮回吧,她的人生从高考后被改变,她不希望别的孩子也步自己的后尘。
思绪正沉浸在悲伤中,就被一阵温暖的触碰给打断,这只手好温暖,甚至连上面雪花膏的味道都让她怀念。
你看看给孩子委屈的,睡着了还哭呢,”陈文洁心疼的看着女儿不行,我非得找张爱英算账去。”
之后又是一阵的拉扯劝阻声,这种感觉太真实了,如果是梦,她是不是能看到爸妈的脸?
于是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年轻的父母,此时他们三十多的样子,正是最好的年纪,让隋媛媛不由自觉的哭的更欢实了。
爸,妈……”隋媛媛喊出来就愣住了,这声音……也太清脆了吧,低头看了看自己,这细嫩嫩的小手……不顾父母好奇的眼神,隋媛媛环视着此刻的屋子,这是她记忆最初的房子,在这里她度过了最美好的童年和无忧无虑的少年,可是走出去之后才知道这里是她无法回来的故乡了。
样式古老的阳黄历上明晃晃的写着1986,她回到1986年了?
那是她15岁的时候。
身体越来越颤抖,神情也越来越激动,她……她这是回到了以前的时光?
脑子里感觉依旧不信,她甚至还狠狠的咬了一口自己,那清晰的疼痛感不仅没让她难受反而开心的笑了出来。
她,回来了,重生到了她小时候,在她有爸爸妈妈最幸福的时光里。
这孩子咋睡一觉神神叨叨的,别是被张爱英给吓到了。”
陈文洁关切的摸了摸隋媛媛的头,又是摸毛又是叫名字的,担心的不行,而坐在炕边的爸爸隋立民也跟着点点头,赶紧跑出去找人看看。
没等隋媛媛抱够陈文洁呢,就听到门口一阵吵闹的声音,那熟悉的尖锐的声音刻入了她的骨髓,本来兴奋的眼神突然就变得愤怒无比。
我说你没完了是吧,刚才给我急头白脸的,现在又找咱妈说媛媛吓到了,我不就碰了一下么,至于这么金贵啊,你家的孩子是纸糊的么?”
张爱英的那蛮不讲理的大嗓门让坐在屋里的陈文洁听个正着,一起之下拽着隋媛媛就出去理论。
什么叫纸糊的,你没看到孩子脸上的巴掌印么,你好歹也四十多了,打孩子不知道不能打脸,”陈文洁将隋媛媛的脸掰到大家都能看到的角度你们看看,比刚才更肿了,这是我们金贵么。”
隋媛媛没说话,只是非常仇恨的盯着张爱英,就是她和她的女儿隋莉莉,她们偷了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顶替了她的名额,享受了她本来该享受的人生。
还害的她家破人亡,现在,看着她这张脸,隋媛媛恨不得直接扑过去咬一**吞了。
也许是她的眼神太过突兀,张爱英看了一愣,不就是打了她一巴掌么,至于这么恨自己么,果真这小丫头片子随了她妈那死样。
一家人在门口吵吵嚷嚷的,终于把出去磨豆子的老太太徐淑珍给喊了回来。
看着小儿子一家和二儿媳妇吵的不可开胶就皱了眉头,将背上的背筐给往地上一扔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响声,刚好把他们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来。
我还在胡同口就听到你们吵吵吧儿火的,咋的,刚过几天好日子不知道姓啥了是不是,吃的太饱就去给我捡柴火去,一个个的让人听了丢不丢人。”
徐淑珍中年守寡,把六个孩子辛辛苦苦拉扯大,还成家立业,不是一般的要强,性格更是雷厉风行,一家人没有不怕她的。
看着她生气拉长的脸,大家都蔫吧了,张爱英狠狠的瞪了一眼隋立民一家扭身回了后院。
妈,不是我们找事,你是不知道,刚才媛媛和莉莉在一起玩儿,不小心打起来了,本来孩子打架没啥,但是我二嫂直接给她一嘴巴,当时就扇懵了,长这么大我们都不舍得动一手指头。
刚才睡醒了又哭又笑的,我怕她吓着了,晚上再闹毛病。”
身为最小的儿媳妇,陈文洁和徐淑珍一个房东西屋住着,平时婆婆说啥是啥,但是今天是为了孩子,怎么也得掰扯明白了。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6:05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