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九八,小财女追夫养崽崽)周延元沈晚喜_(周延元沈晚喜)完整版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重回九八,小财女追夫养崽崽》是作者“橄榄菜”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周延元沈晚喜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董甜误信闺蜜,错付渣男,落魄至死!重回九八年,她发誓不再重蹈覆辙!儿子犯诨?看她悉心教导,引回正途;亲爹好赌?看她大义灭亲,逼他改邪归正!做药膳,开网店,互联网中医营养调理服务一条龙了解一下?两年后,南城横空出世一大佬传说大佬可手撕白莲,脚踹渣男,坐拥上亿身家,还有贵族血脉?卧室里“夫人,听说你身份尊贵,准备休夫?”传闻中的大佬满脸讨好:“听他们扯,我自己追回来的,明明自己疼还来不及”

小说:重回九八,小财女追夫养崽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橄榄菜

角色:周延元沈晚喜

小说《重回九八,小财女追夫养崽崽》是网络作者“橄榄菜”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以下是《重回九八,小财女追夫养崽崽》内容概括:”……这些沈晚喜都听不到了,她躺在牛车上至今震惊于原身的记忆,她她她穿越到七十年代了……可是她刚才不是还在卫生间里偷听知名女企业家何小梅打电话吗?周哥,我今天遇到一个跟晚喜同名同姓的姑娘,我看着她的模样,差点儿就哭出来了,晚喜妹子去得太早了……”明明是赶自己走,结果又在首富面前装念旧情?今天是《梅花香自苦寒来》剧组公开选角的日子,她作为一个三线小明星自然也想试试能不能捞到一个角色。但是她长相过于明艳,并不适合这部主题为奋斗的农村女孩发家史的淳朴,不仅如此,她还在试镜中被投资方何小梅公开驱赶。何小梅本来好好的,结果一听她叫沈晚喜,当即命人赶她走。给沈晚喜郁闷的,实在是丢人至极

评论专区

黜龙:阴熊哥新书,人人如龙应该不可能,毕竟作者以往的书来看就没那种豪气,估计是人人算计猜忌相互怀疑的阴沟里的虫豸。话说太祖的人人如龙愿望,最近很多书都在引用,是社会风气的转变吗。

三国之宅行天下:现代知识代入古代也要有个限度吧?把一战时因为马克沁重机枪大规模使用而产生的堑壕战战术搬到连前膛枪都没有的三国来,居然还能有效果,这主角的弱智光环不是压制配角了,根本就是压制整个位面。

我要做首辅:这部其实最后只有二个女人,后宫很少,但真的不错看啊,主角就是圣人(无误),看他怎么一步一步改变历史,真的很好看,我少数全看完的书。

重回九八,小财女追夫养崽崽

第1章

第1章沈家的,你家晚喜浑身湿透地倒在路上啦!”
于桂芳正在家里掰苞米,这是夏播苞米,今年就这么一茬了,可不得抓紧剥好种小麦去?
然而听见村口大妈拉着嗓子号丧似的叫法,于桂芳丢下苞米就朝外跑,目光凄惶紧张道:哪呢?
哪呢!”
去白水河那条大路!”
白水庄几百口人都指着白水河过活,背靠群山水源丰沛,就是那两年最严重的大旱也没断了白水河的水,起码这一庄子人是全活下来了。
于桂芳火急火燎朝白水河跑,眼见着围了一圈儿人,她忙吊着嗓子大喊:要死啊都围着我家晚喜!
滚滚滚!”
她是大队长媳妇,村民的工分可都是她家男人说了算!
人群四散,婶子,你瞧晚喜好像不行了!”
一个编着辫子个头稍矮的姑娘急吼吼奔过来要拉于桂芳去看。
沈晚喜个头挺高,十六岁就一米七的个子,找男人都不容易,偏生又爱吃,整个人高高胖胖的,一大摊蜷在地上——像头死了的大白猪。
于桂芳心跳都要停了,晚喜啊!
你要是出了事,叫妈咋活啊!”
沈晚喜被疯狂摇晃,随后半眯着睁开眼睛,瞧这青山绿水和灰扑扑的——农民?
她愣住半响没清醒过来。
于桂芳却惊喜极了,口中不住念叨老天保佑。
人群中传来牛叫声,原来是大队长沈爱农驾着牛车过来了,快!
快把喜儿放车上送去卫生所!”
沈晚喜呆呆愣愣地躺着,也不动,活像个傻子。
村民嘴里没好话,这娃该不会叫水鬼把魂拖走了吧?”
我看像,眼里没点儿活气。”
……这些沈晚喜都听不到了,她躺在牛车上至今震惊于原身的记忆,她她她穿越到七十年代了……可是她刚才不是还在卫生间里偷听知名女企业家何小梅打电话吗?
周哥,我今天遇到一个跟晚喜同名同姓的姑娘,我看着她的模样,差点儿就哭出来了,晚喜妹子去得太早了……”明明是赶自己走,结果又在首富面前装念旧情?
今天是《梅花香自苦寒来》剧组公开选角的日子,她作为一个三线小明星自然也想试试能不能捞到一个角色。
但是她长相过于明艳,并不适合这部主题为奋斗的农村女孩发家史的淳朴,不仅如此,她还在试镜中被投资方何小梅公开驱赶。
何小梅本来好好的,结果一听她叫沈晚喜,当即命人赶她走。
给沈晚喜郁闷的,实在是丢人至极。
何小梅此人厉害啊,自己了得不说了,前夫是部队师长,虽然已经病退了,可也是大人物,听说就算离婚了也对何小梅多加照顾。
她背后还有全国首富周延元,周延元一生未娶,据说是在等何小梅,也有说法是为了还何小梅对她的恩情才会扶持她。
这些东西总归跟沈晚喜的生活太远,她在试镜这个剧组以前从没了解过,现在,她很后悔以前活得不够八卦。
徐大夫,你瞧瞧我闺女咋样了?
哎呀天杀的,怎么就落水了!”
于桂芳猛拍大腿,就怕女儿傻了。
一旁的沈爱农也是满眼焦急,但是他好歹是大队长,不可能跟一个农妇似的呼天抢地。
徐大夫看沈晚喜呆呆愣愣地坐着,对外界没什么反应,一时也疑惑,方才初步检查了下,身体十分健康!
甚至是这个年代少有的营养过剩。
您别急,我瞧您家姑娘身子没问题,你说她是落水了是吧?”
对对对!”
那估计是吓到了,带回家好好养两天就没事了。”
得了大夫准话,于桂芳也没敢放心,大夫,你说……我家姑娘会不会伤了脑子?”
徐大夫哭笑不得,她没有缺氧太久,身体机能非常好,婶子您放心吧。”
付了一毛钱诊费,沈爱农又带着妻女回村了。
到了家门,你在家看着喜儿,地里还有活。”
沈爱农话不多说,心里虽然疼女儿,可是也不能耽误了劳作。
沈晚喜被于桂芳搀扶着坐在院儿里,于桂芳扭头便对屋里喊,槐花!
去给你小姑子冲碗鸡蛋红糖水!”
哎好!”
沈晚喜一路都在接收记忆,这会儿终于是看完了从前沈晚喜的生平。
这小姑娘运气好啊……生在大队长家里,上头两个哥哥,大哥沈卫国十七就结婚了,现在二十一,有个三岁的儿子,老婆杨槐花又怀孕四个月了。
二哥沈拥军现在十八,初中毕业,不爱务农,但是很会来事儿,灵活的不得了,现在是县里纺织厂的一名临时工。
轮到她嘛,就是老三。
家里还有个大伯,那也不得了,是村里的会计,家里仨儿子。
好家伙,兄弟两家就这么个姑娘,可不得往死里疼?
沈晚喜低头捏了捏肚子上的三层肥肉,四十五度角忧伤仰望天空。
她可是167cm、50kg的当代腰精,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纯粹老天爷赏饭吃,现在虽然是又高了3厘米,可是变成猪精了啊……噗。”
一声沉闷的声音惊碎了沈晚喜的忧伤,地上出现了一个玉坠儿,瞧着水头十足,绿得要发光似的,好在这会儿是农家的土地,没磕碎这等宝贝。
不过——这玩意儿从哪来的?
沈晚喜回忆了一下。
她掉进河里之后被村里人救了,这个玉坠儿好像是从他脖子上拽下来的。
那人叫什么来着?
沈晚喜偏头想,怎么只记得别人喊他什么地主家的狗崽子,叫、叫——我去!
叫周延元!
她这是穿越回首富的少年时了吗?

她张大了口,震惊地合不拢嘴,心思百转,若是这样,她是不是可以抱紧未来首富大腿做个咸鱼躺平后半生了?
然而狂喜没有几秒钟,她的喜悦就裂开了。
她想起了何小梅电话里说的话,晚喜妹子去得太早了”。
所以,沈晚喜其实是已经死了,而她借尸还魂?
那为什么何小梅要跟周延元说这个话呢?
难不成周延元因为救起沈晚喜离开,就知道她死亡的消息而愧疚了后半生?
唉,她怎么猜都不会知道事实了,谁叫她倒霉穿了过来呢……桂芳婶子,我刚从地里回来就赶过来了,晚喜咋样了啊!”
一道柔甜焦急的声音传来,沈晚喜当即看向门口。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6:05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