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疏烟楚熙年《楚熙年虞疏烟》全本阅读_(虞疏烟楚熙年)全集阅读

书名叫做《楚熙年虞疏烟》的小说,是作者“楚熙年虞疏烟”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虞疏烟楚熙年,内容详情为:《楚熙年虞疏烟》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楚熙年虞疏烟》主要讲述了楚熙年虞疏烟的故事,同时,楚熙年虞疏烟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楚熙年虞疏烟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楚熙年虞疏烟

角色:虞疏烟楚熙年

《楚熙年虞疏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楚熙年虞疏烟”。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系统:【宿主……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楚熙年示意它道:“说啊。”【你真的太不要脸了!!!】这句话说完,楚熙年还没来得及骂回去,系统就成了只缩头乌龟下线不出来了。楚熙年:“……”回去再好好收拾它。丝丝缕缕的白烟腾起,看得出来粥是刚熬好的

评论专区

史上最强玛丽苏,不服来辩:绝绝子!

欲望中的城市:跳舞的另一部经典,就是字数太短

学霸的日本女友:虽然主角们的人设脱离群众,但剧情里面一堆细节真是深得我心。比如来自日本的留学生女主被比自己大的人称呼“小姐姐”后思索是不是看起来自己太老了,看见非高中生还穿学生制服感到很疑惑。狗粮文。

楚熙年虞疏烟

楚熙年虞疏烟第4章  

楚熙年没想到虞疏烟居然还真下楼去了,她上来的时候手里端了一碗热腾腾的白粥,搁置在桌面上。
桌上的点心已经被楚熙年吃了一小半,剩下的是留给虞疏烟的。
虞疏烟坐下之后,耳边传来楚熙年窸窸窣窣吃东西的声音,她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只见楚熙年伸出两根手指拈起一枚小巧精致的酥糖,放至唇边,接着微微张口,含了进去。
她昨日失血过多,平时嫣红水润的嘴唇变成暗白色,尽管外表看起来很憔悴,但是却莫名其妙多出一种美感来。
系统在脑海中吟诗道:【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宿主,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现在非常符合这句诗?
】“呵呵,”楚熙年无情嘲讽道:“曹先生的红楼都被你拿出来了?
还有别的形容美人的诗句么?”
“别停啊,继续夸我,姐姐没听够。”
系统:【宿主……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楚熙年示意它道:“说啊。”
【你真的太不要脸了!


】这句话说完,楚熙年还没来得及骂回去,系统就成了只缩头乌龟下线不出来了。
楚熙年:“……”回去再好好收拾它。
丝丝缕缕的白烟腾起,看得出来粥是刚熬好的。
楚熙年看着那碗白粥,寡淡无比,根本就激不起她任何食欲,而虞疏烟却将那个碗推至楚熙年面前,说道:“师姐,吃点吧。”
楚熙年本想摇头拒绝,但是碍于对方是女主,她决定还是买个面子,浅尝几口。
算了,吃点就吃点吧。
楚熙年正准备去拿勺子,下意识伸出左手,结果一个不小心牵扯到了还未痊愈的伤口,她后知后觉才想起自己是个左撇子。
算了,用右手也是一样,只不过有些吃力罢了。
虞疏烟也发现了楚熙年是个左撇子,忍不住想到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左撇子的人都聪明。
看来这句话说的还是蛮有道理的。
楚熙年正要用右手,随后便看见虞疏烟一只手托住碗底,另一只手捏住勺柄,放在唇边轻轻吹了吹。
楚熙年实属被对方这波操作给惊住了。
她……她她她……她该不会是要……果不其然,只听见虞疏烟说道:“师姐,张口。”
虞疏烟认认真真地将勺子递到她唇边,语气轻柔地像是哄小孩子一般。
“已经不烫了。”
啊啊啊!
到底谁才是小孩子啊!

楚熙年暗暗在心中发狂。
本该灰溜溜跑路的系统此时此刻却悄悄钻了出来,调侃道:【芜湖宿主,你艳福可真不浅呐,瞧瞧瞧瞧,我们的女主,女主哎,在给你喂饭呢。
】楚熙年属实被吓到了,虞疏烟这动作,这眼神,这循循善诱地喂她东西,应该都是对冰山男主做的事情啊,怎么会和她这个女二扯上关系呢?
她掐指一算,难不成只是单纯为了报恩,毕竟她开玩笑说要让对方以身相许,而对方居然还答应了。
楚熙年面上是一片冷淡,但是心中却忍不住发问:她不会对我有所图谋吧,比如要吸我的精元啊,榨干我的灵力,她可是狐狸精哎……从前好像看过一部电影叫《画皮》,女主角也是只狐狸精,同样都是狐狸精,那她会不会像电影里面演的那样,也扒掉我的皮换在自己脸上……系统也第一次体会到它的宿主如此丰富的内心戏份,问道:【宿主你是属曹操的吗?
】【不对,曹老师见到你都要喊声楚师父。
】楚熙年此刻并不想和系统斗嘴,她问道:“你难道不觉得女主的行为很奇怪么?”
“她这些事,不应该都是做给男主的嘛,为什么会是我?
!”
【哪里奇怪了?
】系统安慰道:【女主这么好,没有对你起杀心,还给你敷药买零食,现在就连吃个粥都亲力亲为地喂你,宿主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楚熙年听完系统的话之后,很快便镇定下来,她瞧着送至唇边的那勺白粥,张口含了进去。
甜的。
虞疏烟估计是放了些糖进去,甜丝丝的,这个小丫头片子,自己喜欢吃糖,就以为别人都和她一样喜欢吃啊?
楚熙年就着对方的手,闷闷不乐地喝完了半碗甜粥。
嘴巴淡淡的没有味道,她想吃辣的,想得快疯了。
她已经在心中打好了小算盘,回到门派之后,一定要用自己那双巧手,亲手做出像模像样、味道不输给卫龙的辣条来。
虞疏烟一口一口地喂,此时楚熙年脑子里想的是如何手工制作美味儿辣条的方法,她略微有些呆愣思考事情的神情在对方眼中是一副乖巧至极的模样。
楚熙年的嘴唇由于粘上了水渍,显得饱满红润。
她唇形好看,和她的眼睛一样,天生微微向上挑,笑得时候给人一种亲切感。
不过楚熙年不大爱笑,即便是笑,更多的也是冷笑。
尤其是对着她。
虞疏烟想到这个,喂东西的手便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楚熙年依旧惯性张着口,等待对方的投喂。
“……”俩人四目相对,一股浓浓的尴尬逐渐蔓延开来,楚熙年轻咳一声,说道:“不想吃了。”
“好,”虞疏烟略有些不自在的放下碗,随后端着它出去了,只留下楚熙年一个人“想入非非”。
左肩的伤,还真是麻烦至极,楚熙年稍微动动身体,左边身子就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伤及骨头,自然是疼痛万分。
楚熙年甚至在想,若是昨天夜晚她扑倒在虞疏烟身体上方再往左一点,现在估计早就荣登极乐世界了。
“这招苦肉计用的还真是不错,”楚熙年抱怨道:“可惜苦了我这一身细皮嫩肉啊……”系统慷慨激昂说道:【敢于流血牺牲才是真正的勇士!
宿主,不,勇士!
请受我一拜!
】楚熙年满脸嫌弃道:“咦,少在这烦我了,离我远点,请你像个球一样圆润地离开,不要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系统嘟嘟囔囔道:【我煞费苦心为你设计的局,只有这样才能早日抱得美人归嘛。
】楚熙年仿佛是间歇性耳聋又犯了,她歪头问道:“什么乌龟?”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4:17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