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离鸽容焱》宫漓鸽齐烨热门小说_《夏离鸽容焱》完整版免费阅读

《夏离鸽容焱》是作者“夏离鸽”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宫漓鸽齐烨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宫漓鸽已经很小心,离开她视线的水都不会碰,哪怕是齐霜给她道歉敬酒她也吐出来了,按理来说不会如此难道……脑海浮现出她和老爷子在一起喝茶的画面…

小说:夏离鸽容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离鸽

角色:宫漓鸽齐烨

经典小说《夏离鸽容焱》是网络作者“夏离鸽”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齐烨已经疯了,哪里还能记得其它,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件事,生米煮成熟饭。赵月说过,像是宫漓鸽这样的女人,一旦被男人占有了身体,她就不会变了,她就能重回到自己身边了。“鸽儿……”宫漓鸽见状不对,伸手就要推开齐烨,推出去的力道软软绵绵的,像是在给男人挠痒痒,又像是在撩拨男人。齐烨凝视着宫漓鸽,白皙双颊慢慢染上一抹薄粉,白色蕾丝裙上钻石如同繁星闪烁,清纯不失妩媚,一颦一笑,就连皱眉都牵挂着男人的心

评论专区

伏天氏:太白了,全程为女友和师傅不停打脸

饕餮之冒险王:不怪这本没有同类型的那本火,主角动不动就爆粗口,这还勉强能接受。旁白爆粗口就受不了了。主角行事也很幼稚,对面说一句中国佬主角就上去暴打人家一顿,这处事方法也是醉了。

我的二次元人生:第一张什么鬼?这破书怎么这种高分的?

夏离鸽容焱

夏离鸽容焱第36章  

先前宫漓鸽只觉得胸口闷和头晕,她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冒?
站着和齐烨说的这会儿功夫,她的四肢开始变得无力,小腹里仿佛燃了一团火,不断向身体各处蔓延开来。
宫漓鸽上一辈子拒绝娱乐圈的潜规则,经纪人孙赫就悄悄给她下过药物,体内的这股燥热和当年一模一样。
宫漓鸽已经很小心,离开她视线的水都不会碰,哪怕是齐霜给她道歉敬酒她也吐出来了,按理来说不会如此。
难道……脑海浮现出她和老爷子在一起喝茶的画面。
齐烨竟然丧心病狂在她喝的茶水里面下药!
他算准了她对任何人都有防备,唯独对老爷子没有防备,所以下得肆无忌惮。
齐烨紧紧攥着她的胳膊,神情疯狂,“鸽儿,你就信我一次,一次就好,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齐烨,我让你放手,我们不可能了!
早就不可能了!”
就算这辈子他没有来得及伤害自己,自己也绝对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齐烨已经疯了,哪里还能记得其它,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件事,生米煮成熟饭。
赵月说过,像是宫漓鸽这样的女人,一旦被男人占有了身体,她就不会变了,她就能重回到自己身边了。
“鸽儿……”宫漓鸽见状不对,伸手就要推开齐烨,推出去的力道软软绵绵的,像是在给男人挠痒痒,又像是在撩拨男人。
齐烨凝视着宫漓鸽,白皙双颊慢慢染上一抹薄粉,白色蕾丝裙上钻石如同繁星闪烁,清纯不失妩媚,一颦一笑,就连皱眉都牵挂着男人的心。
已经尝过情爱味道的齐烨脑海中生出其它心思,这样的女人本该属于他,也只能属于他。
他一把将宫漓鸽打横抱起,“鸽儿,别怪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齐烨没想到会这么轻易得手,当宫漓鸽被他打横抱在怀里的这一刻,他又紧张又兴奋。
宫漓鸽这才知道自己太愚蠢,齐烨还是齐烨,甚至是越来越疯,他再也回不到过去那个纯真少年。
上一辈子他对自己更多的是奚落嘲讽,让自己离夏浅语远一点,他从未做过这样的事,以至于宫漓鸽对他毫无防备。
因为自己的重生,改变的除了自己,还有其他人。
对上他眼底的疯狂,宫漓鸽只有一个念头,逃,赶紧逃!
“齐烨,你放了我,我说过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你要是真的碰了我,那个人不会放过你!
更不会放过齐家。”
齐烨已经听不进她说的任何东西,“鸽儿,你不用吓唬我,你成了我的女人,就算是他不甘心还能如何?”
宫漓鸽抠着裙摆上的钻石,沿途洒下。
“如果我说,我早就是他的女人了呢?
齐烨,我已经不是完璧之身,这样的我你也要?”
宫漓鸽没办法,容焱是个极绅士的男人,她这么说只是为了自救,希望齐烨会放她一马。
齐烨表情凝固了一瞬,很快冰冻融化,“这样的结果我早就想到了,鸽儿,这都是我自己作的孽,就算有这样的结果我也甘愿承受,你放心,就算你已经没有落红,我也不会嫌弃你。”
宫漓鸽本来很生气,倒是被他这句话给气笑了。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不计前嫌?”
齐烨没听出她的讽刺,脸上多了一些憧憬,“鸽儿,我都想好了,我们可以先订婚,等你一到二十我们就结婚,我会告诉天下人,我娶了你,从今往后,我会将你当成我妻子一样好好对待,不会再让你伤心难过了。”
这样的承诺也许上辈子她期待过,现在只剩下恶心。
齐烨将她抱到一个房间前停下脚步,看着那扇紧闭的黑门,宫漓鸽冷着脸,“齐烨,如果你现在放开我,我就当今天没发生这件事,一切既往不咎。”
齐烨已经拿出了房卡,他低头凝视着宫漓鸽的脸,精致无双的小脸上没有丝毫恐惧,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盖住了那双清澈干净的黑瞳。
和她对视,他突然有些心虚,仿佛在她的眼里自己是什么见不得光的脏东西。
“鸽儿……对不起。”
房卡贴在门把手边,“滴”的一声,彻底关上了宫漓鸽的心门。
齐烨并没有看到,宫漓鸽手心聚结了十颗大小不等的钻石,如同漫天星辰,随着她松手的动作,从九天银河垂落下来,落在走廊软绵绵的地毯上,时不时闪烁着银色的光。
“咔嚓”门被合上,屋子里一片黑暗,幽幽传来宫漓鸽的声音:“齐烨,你在作死。”
齐烨将房卡插入卡槽,满室光明。
“鸽儿,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再信我?”
宫漓鸽闭眼不谈,齐烨还天真的以为他们之间只是宫漓鸽不肯回心转意这么简单,殊不知他惹上了怎样的一头猛兽?
情分已尽,她已经劝告过,接下来的事情就不该她多想,容焱要如何便如何吧。
宫漓鸽的身体被放到大床上,他的动作很小心,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绅士,让她有一种自己是珍宝的感觉。
她只觉得可笑,从前自己小心翼翼的跟着他,不计后果的为他付出,他毫不在意,如今自己连看都不愿多看他一眼,他倒是满目情深似海。
宫漓鸽的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薄汗,齐烨被下过药,深知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药效就像毒素累积,越发渗透五脏六腑,直到连神髓也都在叫嚣着身体的渴望。
他不想吓坏了宫漓鸽,并没有粗暴,反而异常怜惜她。
汗水如同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蔓延到皮肤表层,宫漓鸽那双清冷的眸子也在药物的控制下消融许多,仿佛寒冰溶解,化作一泓春水,温柔又撩拨人心。
齐烨见过床上的夏浅语,她很懂这事,知道什么样的模样最勾人,也知道什么样的声音男人最喜欢,以至于后来齐烨没有吃药也会有反应。
可他却觉得夏浅语的那些花花肠子在此刻的宫漓鸽面前就像是小丑一样故作姿态。
宫漓鸽隐忍的模样,那怕是那紧拧起的眉头,仿佛也在无声的邀请,齐烨已经有了感觉。
他颤声道:“鸽儿,我可以吗?”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12:20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pm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