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张道长阿黄全集在线阅读_(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全章节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张道长阿黄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吞茶嚼花”,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霓虹夜行

小说: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吞茶嚼花

角色:张道长阿黄

经典热门小说《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是大神级网文作者“吞茶嚼花”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当然这些都跟我没什么关系,但老汪在部门里是业务骨干,一个人撑起了我们组大部分的项目。他走得突然,公司也来不及招人进来,于是尹总一声令下,把他的活儿大部分都丢给了我。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每晚加班,成了生活在公司的”隐形人”——累了就在会议室里铺张折叠床,饿了去2层吃食堂,想锻炼就去7层的健身房踩踩单车,然后直接在健身房换衣室的淋浴间里洗澡。每周末回家洗衣服,周一再拿一大包干净衣服去公司

评论专区

[综主咒术回战]搞事女票合集:脑洞优秀,这个作者的文简直长在我爱好上,就是比较坑。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操作有点骚,好看,待养肥

超级U盘:丫的这个书由于通篇的借用资料成了干草,想评个毒草都不行啊,什么坑爹玩意,已经干出了境界

霓虹夜行:见幻影,见人心

第 2 节 孤楼怪夜

说一件大家平时上班容易忽略的事情吧。
私企,特别是创业公司,会经常搬大楼搬工位。
但其实工位是不能乱搬的,搬之前一定要调查清楚大楼有没有员工跳楼或者猝死,否则就容易出现一些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
 事情要从我入职的第 5 个月说起,那时我的同事兼新人导师离职了。
他干了 6 年,同事们都叫他老汪,在公司即将上市的当口,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老汪的老婆出轨了。
他是倒插门,老婆家有钱有势,直接净身出户,留了套北京三环的小三居给他,带走了他的儿子。
当然这些都跟我没什么关系,但老汪在部门里是业务骨干,一个人撑起了我们组大部分的项目。
他走得突然,公司也来不及招人进来,于是尹总一声令下,把他的活儿大部分都丢给了我。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每晚加班,成了生活在公司的”隐形人”——累了就在会议室里铺张折叠床,饿了去 2 层吃食堂,想锻炼就去 7 层的健身房踩踩单车,然后直接在健身房换衣室的淋浴间里洗澡。
每周末回家洗衣服,周一再拿一大包干净衣服去公司。
怪事发生的时候,我已经连续加班 2 个月了。
 我记得那天是周四,我按照惯例晚上 9 点去健身房踩单车,10 点洗完澡回到工位,发现我的同事魏皎还在加班。
魏皎、我、老汪都是一个组的,领导都是尹总。
老汪走后留下的项目里有几个和明星艺人相关,尹总觉得给我这个新瓜蛋子不稳妥,任务就落到了魏皎头上。
她最近也经常加班,但一般 8 点左右就走了,从没呆到过这么晚。”
还没走呢?”
我走过去跟她打招呼。
魏皎从显示器后面抬起头看着我,表情有些错愕和不可置信,良久才冲我一笑,”写 PPT 呢,明天开月会老板要看。”
魏皎长得洋气又大方,只是平时冷冰冰的不爱说话,但今天她似乎心情不错,两个浅浅的梨涡对着我,多了几分温柔。”
我能看看吗?”
我突发奇想地问了一句。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胆子格外的大。
魏皎朝我这边转了下显示屏,我凑过去看了两眼。
她的 PPT 拟好了一个模板,刚写了目录和小标题,看样子才刚开始。”
这么晚了,你得写到啥时候去啊?”
我忍不住吐槽。
魏皎轻轻叹了口气:”没办法,我也是临时接的需求,今天可能得在公司通宵了。”
”你是第一次通宵吧?”
我问。
魏皎点了点头。
我跑回工位,从抽屉里掏出一堆”加班神器”,一股脑全倒在魏皎桌上:有漱口水、压缩毛巾、洗面奶、面膜、泡腾片还有各种泡面小零食。”
来来来,弟弟罩着你,东西你随便挑,一定用得上!”
我不禁有些得意——论资历和能力你是前辈,论加班和通宵,我才是最强王者!

 魏皎愣了一下,最后借了我的漱口水和洗面奶,去卫生间卸妆洗漱,还拿走了一片面膜。
我提醒她:”这面膜是一个品牌方送的,不是什么大牌子,你别嫌弃。”
我虽然没谈过恋爱,但也知道面膜不能随便用,肤质不适合用了还会起疹子。
魏皎回头又冲我一笑,她微卷的长发荡起来,发梢像蹁跹的蝴蝶,”小彰,谢谢你,如果能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
 我发誓!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真没多想!

这只是前辈对后辈的一种夸赞而已,可能她的意思是早点遇到工作会更顺利嘛!
对!
就是这样的……吧?

  魏皎洗漱完毕,把东西还给我,就回去继续写 PPT 了。
我也开始处理今晚的工作。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凌晨 2 点,工作处理完,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准备去会议室睡觉。
魏皎今晚也在,不知道她睡了没?
如果她想休息,我可以把折叠床让给她,自己去大厅的沙发将就一晚。
我是个大男人嘛,虽然她大我三岁是小姐姐,但基本的绅士风度还是得有。
 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魏皎果然已经睡着了。
她敷着面膜,长发披散在椅背上,身上盖着条小黄人空调毯。
电脑显示屏闪着白色的荧光,上面还留着她没写完的 PPT。
我大致看了一下,项目阐述已经写完,但执行规划和收益预估都还没做,完成进度大概 40% 左右,剩下的部分需要做数据分析,工作量不小。
月会时间是上午 11 点,我 7 点起床后再来叫醒她继续写,会不会来不及?
虽然担心她的进度,同时我又觉得有点好笑——敷着面膜都能睡着,这可跟她平时冷美人的人设严重不符!
我摁灭了显示屏的光,正转身准备离开,余光瞧见她脚上穿着马丁靴,小腿已经肿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有点怜惜她。
魏皎家在外地,虽然她平时个性要强,什么都不说,但我知道她一个人在北京,干的又是互联网,过得并不轻松。
 我想了想,回工位拿了一双本来给自己预备的酒店拖鞋,给她悄悄换上。
穿着鞋睡觉会腿部血液不畅,穿拖鞋会好一些,不会肿得那么厉害。
 做完这一切,我突然玩心大起,拿手机拍了一个她睡觉的小视频:画面里的魏皎安宁恬静,周身有种莫名的柔和氛围。
拍完后,我直接微信发给了她,等她早上醒来看见自己这副睡相,会不会拧着两抹秀气的弯眉嗔怪我呢?
想想还有点小期待是怎么回事?

天呐!
我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抖 M 属性吧!

我缩了缩脖子,轻轻走到会议室,架好折叠床,关掉了办公区的灯。
 裹着毯子躺在折叠床上,我准备刷会儿微博就睡觉,脑子里却还回想着刚才那一幕。
我光顾着拍视频了,现在想起来,隐隐约约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好像……太过安静了点……我刚才,好像没有听到魏皎睡觉的呼吸声?

我使劲回忆了好几番,都不确定自己到底听没听见。
可能是因为今天加练了器械,身体有些疲惫,我想着想着困劲倒是上来了。
算了先睡吧,可能因为她敷着面膜、呼吸声又浅,我才没听见的吧……  这一觉睡得不太安稳,醒来已经 8 点 15 分,办公区的灯已经全部被打开了。
公司的上班时间是朝九晚六,8 点半左右就会有同事陆陆续续到岗。
我赶紧起床洗漱,一边收拾一边回想昨晚的梦境。
太奇怪了,我第一次做这么古怪的梦。
我梦到我在加班,离职的老汪突然来公司找我喝酒,我们去了一家烧烤店。
席间老汪一直在吐槽,我只能安慰他,喝到最后,我也有点醉了。
老汪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他手劲大又非常用力,指甲都快要掐进我的肉里了!
我惊呼一声,想挣脱但怎么也挣不开,只好大喊:”老汪,你干什么!”
老汪听后抬起头,一双眼睛全是眼白,阴恻恻地盯着我:”没时间了……”我站起来想走,但老汪屁股像在地上生了根一样,岿如磐石,我怎么拉也拉不动。
我看老汪不像是要伤害我,更像是有重要的话想对我说,干脆泄了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什么没时间了,老汪你说清楚吧。”
老汪又低头看我,还是那双眼白,只不过这次露出了渗人的八颗牙微笑,”章小彰,万圣节前一定要向魏皎表白。”
 要我向魏皎表白?



这 TM 也太奇怪了!
我看了下手机,今天是 10 月 31 号,正好是万圣节前夜。
先不说老汪为什么会知道我喜欢魏皎,光就这个时间,也太尼玛鬼畜了吧!
哪有人在万圣夜表白的?
装鬼吓人,不答应就吃掉吗?

老汪为什么恰巧在昨天梦里提醒我?
又为什么要强调这个时间?
……难道是我潜意识里希望自己赶快表白。
大卫.林奇版的春梦惊魂吗?

我天……我有这么**?



  我欲哭无泪,什么都没琢磨明白,肚子又开始抗议,决定先去食堂吃早餐,吃饱了再想。
吃完我想起魏皎还在,干脆给她打包了一份八宝粥。
毕竟要和老板开会,也不能带包子、煎饼之类有味儿的食物,还是喝粥最保险。
我回到工位,魏皎早就醒了,她看起来已经收拾妥当,化了个素雅清新的淡妆,正在整理自己的头发。”
给你带了碗八宝粥,没加糖,你趁热喝。”
我把粥放她桌上,低头看了眼她的脚。
她已经换回了马丁靴,小腿微微有些发肿,还好不算肿得太厉害。
魏皎冲我一笑,说了声”谢谢”,就开始喝粥。”
视频你看了吗?”
我想起昨晚拍的视频,忍不住打趣她,”不是说要通宵么,怎么偷懒睡着了?”
”我一直在写 PPT,没睡啊……”魏皎诧异地看着我。”
怎么可能?
我明明看见你敷面膜睡觉来着,我还帮你换了拖鞋,怎么可能记错?”
”不信你自己看。”
魏皎转过显示屏,页面上她的 PPT 一共 20 页内容写得满满当当,数据也清清楚楚,这没 6、7 个小时是写不出来的。
看来她说的都是真的,她昨晚确实一直在工作……但睡着的魏皎也是我亲眼所见,我还碰过她,难道都是幻觉吗?

我想起了那张面膜和那双拖鞋。”
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垃圾筒?”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公司给每个工位都配发了一个垃圾筒,就放在桌子下面。
如果魏皎睡着了,那垃圾筒里一定会有一张用掉的面膜和一双酒店拖鞋;反之,就能证明她昨晚一直在工作。
听到我的要求,魏皎一直微笑着的脸突然就冷了下来:”章小彰,请你自重。”
我连忙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发誓我真的看到你在睡觉,你让我看看你的垃圾筒,有没有那两样东西,我就看一眼!”
”这是我的工位,你站在这里影响不好,你走吧。”
魏皎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我看了看四周,已经陆陆续续有同事到了工位上。
虽然公司最近租期到期正在搬工位,留在这里办公的同事不多,但基本都和我们属于同一个部门。
我们现在这幅样子,确实容易引人误会。”
对不起,是我打扰了。”
我道完歉,立马快步离开,一秒钟都等不了。
 我跑到一个空闲的会议室,关上门,打开手机想播放昨晚拍的视频。
但视频画面竟然变成了一片漆黑!
类似那种在夜晚曝光不足的情况下拍摄的画面,只能看出镜头从上到下扫了一遍,别的什么都看不出来……我再次确认了拍摄时间,没错,确实是我凌晨 2 点拍的那条。
我打开微信,从聊天记录里点开发给魏皎的小视频,画面也变成了黑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在办公区光线明亮的条件下拍摄的视频,为什么会一片漆黑?

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难道是这个敷面膜的魏皎,不想留下她存在过的痕迹吗?
不对劲,这件事真的很不对劲!
先是同一时间段里,出现了两个行为完全不同的魏皎……还有老汪的那个梦,好像都在提醒我,今天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我在会议室里呆到 9 点,然后回到了工位,假装自己是每天正常时间来上班。
尹总并不知道我睡在公司,我也故意没告诉他。
我的转正申请还在审批中,如果被他知道,他只会认为我工作效率低下,能力不足,那我就危险了。
好不容易等到 11 点,老尹和魏皎都去开会了,我趁机悄悄溜去魏皎工位查看了垃圾筒,没发现面膜和拖鞋。
但这并没有打消我的疑虑,反而让我疑心更重。
我总感觉魏皎有事在瞒着我,但具体是什么事,我想不明白。
 犹豫再三,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王晴。
王晴是我上一家公司的前同事,平时喜欢看些灵异、科幻小说。
以前吃中饭的时候她老喜欢给我们讲故事,什么”点灯借寿””公鸡拜堂””时空跃迁””平行宇宙”,说得头头是道。
最近看她朋友圈,好像跟前男友分手之后,学了什么”五行术”,神神叨叨的,好像有点道行。”
可能是平行时空。”
王晴听完我的描述,给出了答复。”
真的吗?”
我问道。
如果是平行时空,那这个时空的”我”又在哪里呢?
他过得还好吗?”
但我感觉又不太像。”
”你看你这大气喘的,怎么说?”
我被王晴给绕晕了。
过了很久,我才收到她的回复。”
如果你穿越了平行时空,这个时空的魏皎不会记得昨天的事,但听你的描述,魏皎的记忆是连续的,她知道前因后果,说明时空并没有改变。
如果昨晚确实出现了两个不一样的魏皎,那么问题可能并不在于时空,而是在魏皎身上。”
可魏皎能有什么问题呢?
她还能凭空变一个自己出来?
我还是有些怀疑:”你确定?”
”我也不确定。
这样吧,我有个道士朋友,专门研究灵异事件,我让他晚上去你公司看看。”
我把公司的地址发给王晴,她说让我等着就行。
最后她嘱咐我:”离那个魏皎远点。”
  今晚是万圣节前夜,也是西方的鬼节。
行政凑了个热闹,给每人发了一盏南瓜灯,食堂还送了一个南瓜布丁。
我一个人在北京,不喜欢过节日,对洋节也没什么感觉。
王晴今天一直在忙,再没联系我。
我不知道道士什么时候来,简单收拾过后,照例晚上 9 点去健身房踩动感单车。
意外的是,我在健身房遇到了魏皎。
她扎着高马尾,穿着专业的运动内衣和运动短裤正在踩踏步机,从我的角度看去,能看到她瘦削的小腹和紧实的大腿。
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我鬼使神差地路过单车区,走向魏皎,上了她旁边的踏步机。”
嗨……这里有人吗?”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里透着尴尬。
魏皎转头看了我一眼,细密的汗珠从她的额角滴下,直接滴到她清楚明晰的锁骨上:”没人,你用吧。”
”我看你平时好像不健身,第一次来?”
我踩着踏步机问。”
最近工作压力大,得锻炼锻炼免得身体扛不住。”
魏皎加快了踏步机的速度,不多时就微微有些喘,她挥动着小臂,背上的汗水顺着腰线滑落下去……滑入某个我不可名状的陌生领域。
我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咽口水的同时偷偷瞄了她一眼,幸好她一直专心踏步没有看我。
旁边一群撸铁的大老爷们儿也时不时看向这边,如果被人发现我在偷看她,我就得当场社死。
我想起了昨晚的梦,难道今天冥冥之中是一个表白的好时机?

不行啊!
章小彰你得冷静啊!
女人只会影响你敲键盘的速度!

 我从踏步机上下来,长出了一口气,去饮水机连灌了两杯水,想靠喝水平复自己的心情。
我刚想问魏皎喝不喝,一转头却发现,她不见了!
奇怪,我刚才没听见她从踏步机上下来的声音啊……我绕着健身房找了一圈,器械区、操课房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她。
而且不止魏皎,健身房里的其他人也都不见了!
几秒钟的时间里,刚还吵吵嚷嚷的健身房突然整个安静了下来,仿佛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来过。
怎么回事?

凌晨的事件再次重演了?

我心里越来越害怕,慌乱之中我想起来,健身房的设备都有计时功能,上一个使用者的运动数据会保留在缓存里,直到下一个使用者重新打开设备才会清零。
我查看了自己的踏步机,最新的运动数据是 10 月 31 日 21 点 10 分,没什么问题。
我又按照记忆,依次摁亮了刚刚有人使用过的跑步机,发现屏幕上的运动数据居然还停留在 10 月 28 日!
这说明,今天根本没人用过这几架跑步机!

一个我万万不敢想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难道说,刚刚那些跑步的同事,都是……鬼吗?

 我站在偌大的健身房**,背上不受控制地起了一层冷汗。
我环顾四周感觉仿佛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我看,他们一直隐藏身形,却又要故意露出些蛛丝马迹让我发现。
干什么?
觉得耍我很好玩是吗?

我一个小老百姓,就想好好工作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不仅天天加班要被领导骂,还要被损友嘲笑母胎单身,白活了小半辈子连女生的嘴都没亲过。
这些就算了,结果现在连不知道哪儿来鬼也要耍着我玩!

凭什么?



我不禁有些生气,张嘴就开始骂:”草泥马!
别 TM 装神弄鬼的,给爷滚出来!”
”想玩我是吧?
有本事出来啊,爷陪你玩个够!”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大鬼小鬼快现行!”
”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
…… ”章小彰。”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转身一看,魏皎站在健身房门口用毛巾擦着头发。
她应该是洗过澡了,换上了一袭姜黄色的棉麻长裙,金棕色的长发湿漉漉地落在白皙的肩颈上。
她走到我身边,我能清晰地闻到她身上洗发水的樱花香气,一时间,好像心里什么戾气都消散了。”
我刚听见好像有人骂人,还有人念咒?”
魏皎一脸探寻地看着我。”
哦……有同事发了个疯了,然后就、就走了。”
我不敢直视魏皎,说话也磕磕巴巴的:”我、我去洗澡。”
话音未落我就跑了出去,一把拿起洗漱用品冲进了淋浴间。
她没走!
她听见了!

我社死了!
我完蛋了!

我那脆弱的办公室恋情,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夭折了!

  公司健身房配置了男女两个换衣室,里面有单人淋浴的隔间。
直到洗完澡,我才慢慢冷静下来。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奇怪的平行事件、古怪惊悚的梦境、突然消失的同事、还有魏皎反常的态度……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装着事,没太注意,洗完澡只下身围了一条浴巾,在换衣室擦着自己的身体,准备换上干净的衣服。
忽然间,我听见楼道里响起了非常浑厚的铃铛声。
这铃声非常奇怪,听起来有种古朴的韵律在里面,不断在楼道里回响着。
我听着听着有些走神,一不小心腿软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换衣室的椅子上,后脑勺也在墙上磕了一下。
我忍着疼抬起头,就看见魏皎一脸严肃地闯了进来。
她快速打量了一下我,锁上换衣室的门,然后站在我面前,伸手捂住了我的耳朵。
我仰着头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和她满脸关切的神情,一时间愣住了。”
什么情况?”
我用口型问她。
她只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
楼道里的铃声还在继续,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而且声音越来越清晰,同时还有脚步声响起,似乎有人正摇着铃铛朝健身房走了过来。
魏皎轻轻皱了皱眉头,捂着我耳朵的手微微颤抖。
接下来她做了一个我万万没想到的动作,她张开双腿,跨坐在了我的腿上!


天呐!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直男斩.坐腿杀吗?

母胎单身 25 年,第一次体验坐腿杀就是跟自己的暗恋对象?


魏皎的脸离我又进了几分,因为刚刚洗过澡,换衣间里全是湿热氤氲的水汽,她的呼吸扑在我的脸上,鼻息间都是她发梢樱花的香气,我的脸不可遏制地烫了起来。
我看着魏皎近在咫尺的眉眼,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做出了此刻男人该有的反应。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am8:05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am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