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城沈知华《重返85暴利从收破烂开始》_(重返85暴利从收破烂开始)精彩小说

小说《重返85暴利从收破烂开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春风话白鱼”,主要人物有陈城沈知华,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厂长见陈城没有回答,有些尴尬 厂长,也不是不行!陈城却在此时开口了,六块就六块! 厂长大喜 这可是省了四块钱啊! 别………

小说:重返85暴利从收破烂开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春风话白鱼

角色:陈城沈知华

现代言情小说《重返85暴利从收破烂开始》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春风话白鱼”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阿姨,我也来,你别骂我妈妈。还不到四岁的念念吃力地搬起一块砖,小脸通红,努力地想要红砖往上挪去。行了行了!梅嫂伸手接上去,你男人呢?你这么漂亮一个女人跑这里来忙什么啊,我要是你男人,巴不得天天让你在家养着呢我男人他身上不舒服,我这不是来帮着养家嘛,能帮一点就一点呗。行了行了,赶紧来!别耽误时间!好!阿姨,我也来,你别骂我妈妈好不好?好,不说不说!远处,陈城看着妻女,眼泪不住往下掉

评论专区

科学末日:傻逼玩意

残次品:P大的文,给仙草没错

倚天屠龙反转记:很老的一本书……但我确实是喜欢!至于内容,看标题就猜得到大概吧……不过看了就有惊喜!

重返85暴利从收破烂开始

重返85暴利从收破烂开始第2章  修缝纫机

精河砖厂,忙碌无比。
年的时候,砖厂几乎都不用叉车上砖,只能靠人去将砖头搬到车上垒起来。
两人一组。
一车,两块钱。
两人一分,各得一块!
沈知华戴着一顶斗笠,吃力地将十几块石头顶在胸前,往上面伸去。
上面,是一个看着四十左右的妇女。
一边接过去还一边唠叨着:跟你搭伙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你看别人干得多快,就剩下咱们这么慢,哪能赚得有别人多啊!
梅嫂,真的不好意思啊!
沈知华挤出了一丝笑容,您多担待一下。
阿姨,我也来,你别骂我妈妈。
还不到四岁的念念吃力地搬起一块砖,小脸通红,努力地想要红砖往上挪去。
行了行了!
梅嫂伸手接上去,你男人呢?
你这么漂亮一个女人跑这里来忙什么啊,我要是你男人,巴不得天天让你在家养着呢我男人他身上不舒服,我这不是来帮着养家嘛,能帮一点就一点呗。
行了行了,赶紧来!
别耽误时间!
好!
阿姨,我也来,你别骂我妈妈好不好?
好,不说不说!
远处,陈城看着妻女,眼泪不住往下掉。
人渣,你看看干的都是什么事情!
猛然间他一抹泪,扭头离开了这里。
对,养家,绝对不能再让妻女过这样的日子!
从这里离开之后,陈城想的事情就是赚钱!
他有着很多赚钱的法子,但是现在要赚的钱很急,要以最快的速度赚到这些钱。
机修!
终于,陈城想到了自己的老本行。
前世在妻女离开之后,陈城终于混进了一个厂子跟一个师傅学做机修。
那已经是90年代的时候了。
那个时候的制衣厂子多了起来,对于机修的需求也激增,要不然他不可能有那样的机会。
就好像是现在这样,制衣厂子虽然也不少,但是远没有后来多,这就导致机修是一个比较小众的工作,一般人压根都没有机会接触到。
对啊,修理缝纫机啊!
打定主意,陈城先回家找了几件趁手的工具,比如说螺母刀之类的常见工具,拿个小袋子拎着。
这些东西或许不够,但一般厂子里也会有工具,到时候借用一下就行了。
之后前往长荣街。
这条街道上,有着大大小小最起码十来家的厂子。
大的可能得有三四十个人,小的可能也就是几个人,一条生产线。
而那些国营的或者是其他的大厂则不在这里。
陈城来到了这里,从开头开始问起。
请问,你们这里的机子需要维修吗?
我是机修!
技术很好的,什么都能修!
厂子里的人奇怪地看了陈城一眼。
这个年代,像这样主动的人还是比较少的。
没有坏的机子!
谢谢!
接连问了好几家,最后都无功而返。
陈城却并没有气馁,很快来到了一家叫太和制衣厂的外面。
大爷,问一下,你们厂子里面有需要维修机子的吗?
陈城发问。
保安大爷看着六十左右,看了陈城一眼,挥手示意不用。
可是刚刚没走两步,就听到了里面有脚步声。
兄弟!
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把陈城叫住了,你你会维修缝纫机?
会!
陈城心中一动,知道生意上门了。
专车也会吗?
男人带着猜疑的眼光问。
会的!
陈城点头,您说的是冚车还是钑车?
我都行!
哦!
男人眼睛一亮,来来来,我这里坏了一台冚车和一台钑车了,你来帮我看看。
行!
跟着男人进去,来到了车间。
车间里面,轰隆隆的响着。
大家都在忙活着,没有人聊天。
来来来,请!
中年男人很客气带着陈城来到了车间的角落。
一台冚车一台钑车,前面空着。
所谓的冚车,学名其实叫绷缝机。
钑车,学名叫包缝机。
冚车钑车,都是厂子里的叫法。
厂长,他能修好吗?
一个看着是工人模样的女子有些怀疑地看着陈城,这种东西可不好修啊,还是请修理厂的人来吧,别耽误生产了。
没事,他说他能修好!
厂长也是一脸无奈。
一般大厂他们都是有专门的机修常驻的,但像他们这样的小厂养不起机修,所以一般都是请修理厂过来修。
但是修理厂修起来很贵。
厂长肉痛啊!
什么问题啊?
陈城没理会他们的话,问。
冚出来的效果不平滑!
厂长拿了一件衣服过来给陈城看,你看,这些地方看起来有些弯曲,这样的产品在查货那里绝对过不了关的,肯定是要返工的。
针板有问题!
凭借着上世的经验,陈城一眼就看出来,有可能是针板有些弯曲了,如果是这样,就得换针板,如果不是,就得调试。
对对对,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厂长眼睛一亮。
小伙子可以啊,看都没看就能猜个大概。
我拆下来看看!
说着陈城就已经开始拆卸了。
没多久就拆了下来。
挺幸运的,针板没弯曲!
陈城点点头说,应该是错位了。
那得调整啊,这可不是好活啊!
厂长又感觉到有些棘手。
调试这玩意可是一门技术活啊,很多修理厂的学徒就喜欢换针板,不喜欢调,因为他们不会调,不是老师傅压根都不会。
可以调好,我来!
陈城说着已经开始调试了。
调了大概两分钟之后,陈城坐了下来。
给我块废布!
很快废布就已经拿了过来。
陈城上前试了一下。
一条整齐却又平滑的边都已经冚出来了。
您看!
陈城把效果给厂长看。
厂长一眼,眼睛一亮。
哎哟,小伙子,你可以啊!
厂长哈哈大笑,对着陈城竖起了大拇指。
那我看看那台钑车吧!
好好好,来,请看!
厂长客气多了。
钑车则是跳线的问题,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问题,陈城也是稍作调试,很快就将钑车也调好了。
两台机子,全都解决了。
赶紧的!
厂长催促两个工人,别耽误时间,马上工作。
对了小伙子,你来办公室里,厂长一脸笑意地看着陈城。
小伙子,你怎么收费的啊?
厂长发问。
厂长,您这里的机子应该经常让人修理的啊,您看什么价钱合适吧。
陈城说。
厂长沉吟了起来。
这样吧,我给你六块钱,咱们就当是交个朋友,你看如何?
陈城不由无语了,你倒是挺能砍价的啊!
真当我不知道啊,就这样的机子,但凡修理厂的人动手了,最起码五块钱一部起跳。
也就是说,自己这一下最起码得收十块钱!

上一篇 2022年9月9日 pm6:54
下一篇 2022年9月9日 pm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