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佳雨刘嬷嬷_佳雨刘嬷嬷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嫡女回》,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佳雨刘嬷嬷,是著名作者“朵花花”打造的,故事梗概:谁知道她正疑惑着的时候,兜头一瓢冷水浇了下来 哗啦 冷水瞬间没入衣领,刺骨的寒意浸体,佳雨立时打了个寒颤 叶卿心满意………

小说:嫡女回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朵花花

角色:佳雨刘嬷嬷

经典小说《嫡女回》是网络作者“朵花花”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不过片刻,她便撑不住狼狈移开,暗自心惊,这土丫头的眼睛仿佛能看透她的内心,黑黝黝的,莫名的让她心生畏惧。叶卿心见状,扯了扯唇角,阖眼遮去眼底的讥嘲。上辈子她与人为善,想着尽量不与人麻烦,有什么委屈皆自行吞咽,可到头来,她的忍气吞声被当做懦弱好欺!重活一世,她自是不会再犯同样的傻!到达岭南时,已是月上中天。当下打尖住店,住的自是岭南最好客栈的上等房

评论专区

空速星痕:当年最喜欢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现在还记得情节呢!

美女江山一锅煮:这书不能以现在主流的方式阅读,这本来就是类似奇文话本之类的章回式小说。节奏比较快,但是一环扣一环。耐住性子读,代入感很强

日在火影:所以说啊,写同人最好还是完结之后写,无数写火影的前辈用血的教训擦亮了我们的眼睛

嫡女回

嫡女回第2章  惩恶仆(上)

当下叶卿心淡淡地瞥了一眼佳雨。
悠悠道:就凭我是小姐,而你,只是个丫鬟!
你说凭什么?
车内再度一静,几人无不震惊的看着叶卿心。
这,这是那个土里土气,说话时都不敢看人的土丫头?
这语气,这仪态,这气势竟丝毫不输于上京的名门贵女们!
还是刘嬷嬷最先反应了过来,老奴这就去前头让车夫改道。
嬷嬷!
佳雨不满大叫。
你闭嘴!
刘嬷嬷一记眼刀子甩过去,沉声呵斥:小姐说得对,佳雨,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个丫鬟,你的职责便是听命行事!
字字戳心窝子,佳雨一张脸皮涨得通红,难堪至极,但她不敢反驳,刘嬷嬷是夫人的陪嫁嬷嬷,在国公府极有地位。
可她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便把账记到了叶卿心的头上,恨恨地瞪过去,谁知就在下一瞬,撞进一双堆满了漠然的黑眸里。
心尖儿陡然一颤,寒意蔓延至后背。
不过片刻,她便撑不住狼狈移开,暗自心惊,这土丫头的眼睛仿佛能看透她的内心,黑黝黝的,莫名的让她心生畏惧。
叶卿心见状,扯了扯唇角,阖眼遮去眼底的讥嘲。
上辈子她与人为善,想着尽量不与人麻烦,有什么委屈皆自行吞咽,可到头来,她的忍气吞声被当做懦弱好欺!
重活一世,她自是不会再犯同样的傻!
到达岭南时,已是月上中天。
当下打尖住店,住的自是岭南最好客栈的上等房。
房间装饰奢华,叶卿心面不改色,坦然自若的走进去,神情间一派平静。
佳雨看着,皱了皱眉。
本以为会看到叶卿心出糗失态,结果却是大失所望,可是不对啊,白日土丫头初初看到摆设齐整的马车时,那副惊艳失态的模样至此记忆犹新,怎么现在见到这般华丽的房间,却表现的如此镇定了?
毕竟还年轻,佳雨心里在想什么几乎都表现在了脸上,叶卿心看在眼里,颇觉好笑。
这祸害玩意儿恐怕是做梦也不会想到,现在的她并非之前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土丫头,曾经在富贵窝里走了一遭,什么世面没见识过,什么宝贝没见过?
说起来,前世的时候,她也确实因此而闹出过笑话。
自她记事起就生活里山沟沟里,村子里穷,满目皆是土旮旯砌起来的土坯房,自是没见过这等华丽的房间,当时就看迷了眼,甚至还问住一宿得花多少银子,并让刘嬷嬷给她换间便宜点的房间。
此事在后来成为府中下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她上不得台面小家子气的评价,也是自此开始的。
这一切,都是托了当时在场佳雨的福。
那时候她还蠢到以为佳雨是无心之言,殊不知,从一开始她便被人给惦记上了,只因她的归来,碍着了某些人的前程!
这人啊,蠢过一次就够了!
正想着的时候,同店小二安排好膳食的刘嬷嬷走了过来。
小姐是想先沐浴,还是先用膳?
先沐浴吧。
刘嬷嬷当下便让店小二送了热水过来。
热气袅袅的澡间里,叶卿心褪去身上的衣裳,露出身无半两肉惨不忍睹的小身板。
刘嬷嬷见了登时便红了眼眶,这些年小姐吃了不少的苦吧?
明明是国公府嫡女,却在幼时被拐去到那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只看这皮包骨的小身板以及那些清浅不一的伤痕,便不难猜出,她这些年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之中。
闻言,叶卿心心头一暖,回以温和一笑,都过去了,以后都会好起来的。
说实话,十四岁之前她记得并不太清了,只依稀记得自己过得并不好。
小姐说的是,待回去后,夫人定会好好给小姐补回来的。
刘嬷嬷说得极其认真。
叶卿心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的确,回去后她的生母国公夫人会尽一切所能的待她好,补偿她,哪怕在她被所有人嫌弃指责时,她亦是毫不犹豫的站在她这边,为她撑腰。
后来,更是手把手的亲自教导她,哪怕她愚笨学不会学不好,也不曾舍得苛责过她半句,反而微笑着鼓励她。
只是想到生母的结局,叶卿心的眼底冰寒一片。
生母离世是在她回去后的第二年,当时府中流言四起,人人说她命中带克,克死了生母,一开始她自是不信的,只是听得多了,后来也就这么认为了,为此,她一直内疚自责到死。
死后才知,真相并非如此!
思及此,叶卿心死死的掐上手心,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历史重现,她要让她的生母活着,长命百岁的活着!
叶卿心想的投入,并没有发现此时澡间里只余她和佳雨两个人。
直到一瓢刺骨的冷水从她的肩头浇下来冷得她立时就打了个哆嗦。
在转身看到手拿水瓢的佳雨时,叶卿心当时就冷下了脸。
此时虽是阳春三月,可春寒料峭,尤其是在这夜里,寒意阵阵,虽然她身在热气腾腾的浴桶里,但如此的冰火两重天,是个人都会受不了。
若说佳雨不是故意的,打死她也是不信的。
叶卿心沉眸看她,也不说话,神色晦暗不明,颇有种风雨欲来前的平静。
佳雨被看得心中发慌。
之前她以为这不过就是个扶不起的软柿子,可接连两次下来,突然觉得,她好像错了。
脑中警钟敲响,佳雨连忙敛了心神,硬着头皮道:小姐恕罪,奴婢一时错神舀错了桶,我保证,不会再走神了。
舀错桶?
走神?
冷水桶和热水桶一看便能分辨,她无非是在为了白日马车上的事报复她罢了。
叶卿心朝她冷冷一笑,起身从浴桶里出来,拿过旁边的大巾裹在身上,走到佳雨跟前儿,抢过她手里的水瓢。
小姐?
佳雨一时还没醒过味来,这土丫头要干什么?
谁知道她正疑惑着的时候,兜头一瓢冷水浇了下来。

上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10:17
下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