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到头终成恨)丰荛谷望南_深情到头终成恨全本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深情到头终成恨》,讲述主角丰荛谷望南的甜蜜故事,作者“Mr_四银”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谷望南皱眉,听着丰荛在电话那头哽咽,声音的背景是时不时的汽车鸣笛声“你在哪儿?”他问“路上,我得去派出所登记”她的………

小说:深情到头终成恨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Mr_四银

角色:丰荛谷望南

小说《深情到头终成恨》是由“Mr_四银”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周围的消防员正在收拾器材,满地的水渍,狼藉不堪,无暇顾忌这个嚎啕大哭的女人。“怎么办啊,现在怎么办啊……”丰荛六神无主,捏着张姐的手直跺脚,转身走进店里,刚一走进去,地上,没注意,一屁.股就摔在了地上,脏兮兮的污垢粘了满身。“哎呦起来起来!”张姐要去扶她,丰荛甩开她的手,没起身,就坐在地上哭。怎么办啊……大年初三的,能怎么办啊?这家店是她生活的根基,是她的骨气,这么多家店,凭什么就她的店被烧了?烧光了!全没了!一时间,所有的情绪都呕到了她的胸口,真能活生生呕出一口血来!张姐看不下去,硬是把她拎起来,拿出纸巾给她擦衣服,她是看着丰荛一步一步把这家店经营起来的人,看着她每个星期去进货,送货,打理着这家不大的服装店,就她一个女人,早上八点来开门,晚上十一点才离开,没人比她更埋头苦干,现在呢?别人放了一束烟花,她的整家店都没了!“你先去跟外头的民警登记,他们找到了放烟花的人,让那畜生赔钱!”张姐愤愤不平,蹲继续给丰荛擦衣服

评论专区

我将埋葬众神:文字是为讲明白故事服务的,而我从字里行间看到的只有故弄玄虚

独步成仙:仙界内容拖沓,每章内容有近一半是重复之前的内容,全是在凑字,无实质内容

疯狂进化的虫子:这是一本游戏文,请勿带入任何生物学常识去观看,这是一本异类文,屁股只在主角身上,并不在乎种类

深情到头终成恨

深情到头终成恨第5章  第5章

刚把电话接起来,张大姐的大嗓门就在电话那头吼:“小荛!
快过来!
你的店被烧了!”
———–下午谷望南发来短信:吃完中饭记得吃消炎药。
简短的一句话,符合他的风格。
丰荛躺在沙发上,举着手机看着他的短信,就算是这几个字,也够她反复温习好几遍。
她起身倒了杯温水,药片含在嘴里,顺着温水流进肚子里。
手机在沙发上突然震动起来,丰荛跑回去接电话,来电显示是张大姐的,丰荛觉得奇怪,年初三的,她怎么会打电话给她?
刚把电话接起来,张大姐的大嗓门就在电话那头吼:“小荛!
快过来!
你的店被烧了!”
丰荛狠狠一愣。
……丰荛火急火燎地赶到服装店的时候,火势已经被扑灭,三家店都被烧了,她的服装店就是其中一家,旁边两家倒还好,顶多烧到了门口,大门被烧黑了,里面的东西倒是完好无损,但她的服装店却是最严重的,里面都被烧空了!
所有的衣服都堆在里面,现在满地狼藉,除了些钢筋的衣服架子,其他的所剩无几,地上湿嗒嗒的一片,触目惊心。
张姐看到丰荛,连忙跑过去把她拎过来:“不知道哪个人放烟花,烟花落在你店门口,直接烧进去的!
快去看看损失!”
“看什么损失啊,我所有的衣服和货都在里面呢,全烧光了,还算什么损失啊?”
丰荛看着被烧空的店,哇地一声哭出来。
周围的消防员正在收拾器材,满地的水渍,狼藉不堪,无暇顾忌这个嚎啕大哭的女人。
“怎么办啊,现在怎么办啊……”丰荛六神无主,捏着张姐的手直跺脚,转身走进店里,刚一走进去,地上,没注意,一屁.股就摔在了地上,脏兮兮的污垢粘了满身。
“哎呦起来起来!”
张姐要去扶她,丰荛甩开她的手,没起身,就坐在地上哭。
怎么办啊……大年初三的,能怎么办啊?
这家店是她生活的根基,是她的骨气,这么多家店,凭什么就她的店被烧了?
烧光了!
全没了!
一时间,所有的情绪都呕到了她的胸口,真能活生生呕出一口血来!
张姐看不下去,硬是把她拎起来,拿出纸巾给她擦衣服,她是看着丰荛一步一步把这家店经营起来的人,看着她每个星期去进货,送货,打理着这家不大的服装店,就她一个女人,早上八点来开门,晚上十一点才离开,没人比她更埋头苦干,现在呢?
别人放了一束烟花,她的整家店都没了!
“你先去跟外头的民警登记,他们找到了放烟花的人,让那畜生赔钱!”
张姐愤愤不平,蹲继续给丰荛擦衣服。
丰荛没动,看着烧得连墙皮都翻出来的店,觉得命运就是不公平!
特不公平!
天大地大,整座城市都是幸福祥和的,别人在休年假,在陪妻儿,在吃团圆饭,她呢?
她呢!
她唯一的公平就是谷望南!
她掏出手机给谷望南打电话,她很少主动会给谷望南打电话,大多都是等着他有空来找她,但现在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她害怕啊,她绝望啊,她该怎么做啊……电话响起,持续了一会儿,被挂断。
——谷望南挂断了她的电话。
是啊,他现在一定跟老婆在一起,他怎么会接她的电话。
可是谷望南,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现在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我需要你这时候来帮帮我!
丰荛哭得直哽咽,又给他打去第二个电话,电话嘟嘟嘟地响着,再次被挂断。
丰荛终于忍不住了,拿着手机大声地哭出来,声嘶力竭。
张姐被丰荛的哭声吓了一跳,连连安慰:“好了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店烧了,重新再做!”
丰荛摇头,哭着摇头。
别人不理解,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一无所有了。
她的店,她痴迷的男人。
前者是她自己,后者是她的依附。
谷望南的电话是在五分钟后打进来的,在这五分钟里丰荛已经稳定好了情绪,去往派出所的路上。
丰荛已经控制好情绪了,但看着谷望南的来电显示,眼泪就又掉了下来,接通电话,谷望南的声音沉稳地响起:“发生什么了?”
他不会解释他不接她电话的原因,但他又是那么了解她的——那么听话的丰荛,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绝不会主动给他打来电话。
丰荛咬着嘴.唇:“谷望南……”声音沙哑,“我的店被烧了……”

上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10:15
下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