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巴巴瘦巴巴)心怀鬼胎:被嫌弃的「我们」的一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瘦巴巴瘦巴巴全集在线阅读

瘦巴巴瘦巴巴是悬疑惊悚小说《心怀鬼胎:被嫌弃的「我们」的一生》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咖啡杯里的茶”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世间之罪奇多,唯爱最痛
智者不入爱河,愚者溺水而亡

小说:心怀鬼胎:被嫌弃的「我们」的一生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咖啡杯里的茶

角色:瘦巴巴瘦巴巴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咖啡杯里的茶”的热门书《心怀鬼胎:被嫌弃的「我们」的一生》,这是一本悬疑惊悚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我是通过地下停车场的消防通道溜进来的,楼内的监视器完全是摆设,物业公司过于相信门禁系统,几乎没有启用过它们。我一口气爬到顶层,旋即发现了这户未锁门的人家。确定屋里没有第三者,我扫视四周,心中默默计算着这些物件的价格:电视旁的专业音响至少值几十万,但它太危险,脱手后很容易被**顺藤摸瓜。我瞥了眼女孩忽然萌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张面孔

评论专区

混在娱乐圈的二三事:有点毒

变成美少女的我不可能污破天际:再次发帖警告萌新;女主rbq,另外感谢一众大佬们的善意提醒。

哈利波特之巫师手札:个人感觉不错,关键是这个时期的hp同人还没有见谁写过,很期待,如果上架会全订。

心怀鬼胎:被嫌弃的「我们」的一生

第 5 节 夜旅人

我轻轻地推开虚掩的房门,一股热浪夹杂着酒味扑面而来。
装修豪华的客厅显得巨大空旷,地上匍匐着一个女孩,她穿着黑色的晚礼服,乌黑的长发有些凌乱。
酒味正是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想必是喝多了。
对我来说,这真是个好机会。
一天公作美,我微笑着摸了摸口袋中的万能钥匙,轻轻走进房间,关好房门。
这栋高档公寓位于市中心。
我用了半个月时间观察和研究,确定这里的安保设施远没有对外宣称的那么严密,于是决定了今晚的行动。
我是通过地下停车场的消防通道溜进来的,楼内的监视器完全是摆设,物业公司过于相信门禁系统,几乎没有启用过它们。
我一口气爬到顶层,旋即发现了这户未锁门的人家。
确定屋里没有第三者,我扫视四周,心中默默计算着这些物件的价格:电视旁的专业音响至少值几十万,但它太危险,脱手后很容易被**顺藤摸瓜。
我瞥了眼女孩忽然萌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张面孔。
我走进卧室,寻找是否有保险柜或者暗格之类的东西。
果然,床头有一个微型保险柜,我观察了片刻心里就有了数:打开它顶多需要十分钟。
根据屋内的温度判断,距离她进屋的时间至少半小时,应该不会有人打电话来添乱,我的安全时间还算充足。
我有条不紊地取出工具,开始对付这个徒有其表的家伙。
忽如其来的音乐让我的心脏紧缩了一下。
我猛地扭过头,发现声音是从客厅传来的,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门口向外张望:女孩仍旧躺在原来的位置,液晶电视的屏幕上播放着一段洗衣粉广告。
可能是她担心会错过想看的节目,出门前设定了自动开机功能。
我松了一口气,电视的音量不算高,而且她丝毫没有被惊醒的迹象。
我想走过去关掉它,但女孩恰好躺在电视的附近,搞不好反而会惊醒她,看来必须得抓紧时间。
进展比预想的还要顺利,五分钟后我便征服了保险柜,里边只有一个精美的首饰盒。
我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掀起盒盖,一串钻石项链在灯光下散发出星辰般璀璨的光芒。”
下面请九号女嘉宾进行自我介绍。”
浑厚的男低音说。”
我叫茉莉,外国语大学三年级的学生,我的擅长是预知死亡。”
清冷的女声响起,”譬如现在,我就预感到有人已经死了。”
男低音干笑了一声:”这个世界时时刻刻都有人死去。”
”我只能感受到非正常的死亡,灾祸丧生或者遭人杀害……是的,在一个棕色屋顶的公寓里,顶层有一个女孩被人杀害了!”
女声变得犹如梦呓。
精神一放松,电视的声音便钻进了耳朵。
我的心中掠过一股寒意,明知有点荒唐,但身体不由自主地走向客厅。
女孩静静地躺在原处,一根乌黑的金属物体刺进了她的腹部,定睛看去,是一把三棱刺刀。
鲜血汩汩地涌出,她原本平静的面孔变得扭曲而狰狞,因为痛苦而圆瞪的眼睛黯淡无光。
我咬紧了牙齿,额头的热汗瞬间冷透。
身为专业的窃贼,我对自己的听觉向来很有信心。
刚才开启保险柜时虽然全神贯注,但我可以确定屋子里没有任何异常的响动。”
别直播了,快去抓凶手!”
女声凄厉地尖叫道。
我死死地盯着屏幕,它一片漆黑,只有电视台的标志幽幽发光。
这是什么鬼节目?
门铃响了几下,接着变成了急促的敲门声。
我深疾步走到窗边向下张望:十层楼远远比想象中要高,下边的街道漆黑,像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向我张开大口。
我深吸一口气,伸手抓住窗边的排水管,身体向旁边一荡滑了下去,刺骨的寒风在我耳边呼呼作响,最后落到垃圾桶上摔得眼冒金星。
勉强忍住疼痛,我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跑向街道的深处,翻墙而去。
二太阳无精打采地照映在结满霜花的玻璃上,阁楼里的空气幽蓝。
我半躺在床上,翻着手机。
上面娱乐版的头条标题是:歌手苏安墨被杀一案扑朔迷离。
扑朔迷离这个词用得毫不夸张,没有人比在现场的我更清楚这桩人命案的古怪之处。
两年前,就读大学三年级的苏安墨在某个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本地小有名气的歌手,难怪我觉得她有些面熟。
她房间里的豪华程度与身份有些相差甚大,不过完全可以理解,年轻貌美的歌手背后晃动着富豪的身影是娱乐圈常见的事。”
一位参加电视节目的女嘉宾当众宣称了苏安墨的死亡,目前她正在接受警方调查,根据相关人士透露,她坚称自己只是凭借第六感察觉到事件的发生。”
我冷笑起来。
我从不相信世上有这种超能力者,既然她能感受到死亡,还能指出相对具体的地点,为何没有顺便指证凶手?
我从枕头下取出项链,正中天蓝色的钻石仿佛有种吸人魂魄的力量。
我打算等风头过去,把它重新切割成几块,镶嵌在戒指或者胸针上,这样它就能够面目全新地在市面上流通。
人有时可以不善待自己,但绝不可以不善待自己的手艺。
这颗钻石的品相并非极品,右上角明显有瑕疵,市场价至多一百万,倘若重新切割反而会令它增值。
我眯缝着眼睛端详着它,有种手痒难耐的冲动。
我的眼角忽然跳了一下:网上新闻报道中并没有提及这条钻石项链,按照**通常的行事风格,对这种丢失的贵重物品会大张旗鼓地宣传,以便寻找线索。
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我警觉地把钻石收好,伸长耳朵听了片刻,发觉那是投递员往报箱里塞报纸时发出来的。
等他离开后,我开门取出报纸。
这年代还坚持看报纸的人已经很稀少了,但我一直有读报的习惯,对于干我这行的人来说,在本地报纸上更容易发现赚钱的”机会”。
报纸上,有关苏安墨被杀的案件转移到了社会新闻版。”
预言苏安墨被杀的女嘉宾被释放,表示将继续参加夜旅人节目。”
我想到了苏安墨屋中漆黑的电视屏幕,以及那个凄厉的女声。
夜旅人是本地电视台在半年多前开播的电视相亲交友类节目,与流行的同内容节目的区别在于,直播现场的男女嘉宾皆是在黑暗中互相交流。
据说节目播出后收视率节节上升,除了形式比较新颖的因素,我想可能最吸引观众的还是双方决定交往后,在灯光下首次见到彼此相貌的瞬间。
黑暗并不总会带来恐惧,偶尔反倒令人精神松懈,去掉顾虑。
通过黑暗彼此了解互相吸引的两个人,刹那间暴露在强光下,那种心境的变化绝对意味深长。
栏目组允许那个女孩继续参加节目不出意料,毕竟那会显著刺激收视率,但我无法预见接下来她是否会继续发出惊人的言论。
我讨厌提心吊胆,主动解决问题才是我向来的风格。
三周围的黑暗根本无法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
这是一种最原始,最彻底,同时也是最甜蜜的黑暗。
身躯像是在逐渐蒸发,与周围的空气逐渐融合。
我坐在宽大的沙发上,闻到了对面传来的香水味。
从浓郁的玫瑰到清淡的茉莉,它们彼此抗拒又不由自护地吸引,形成一种复杂的混合体。
来报名参加这个节目的过程比想象中要简单,我闭上双眼,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您是个珠宝设计师?”
面前的女性饶有兴致地问我,她四十多岁,衣着得体,举止大方,眉目间风韵犹存。
我点点头。”
才二十四岁,真是年轻有为。”
她看了一眼我的资料,”恕我直言,无论是您的相貌还是职业,对女性都很有吸引力,参加我们的节目不会仅仅是为了猎奇吧?”
”不,我是为了茉莉而来。”
”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她扬了扬眉。”
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肯定有一个女孩,因为没有和我在一起,而得到了幸福。”
我淡淡地说,”我觉得她就是那个女孩。”
她轻声笑起来:”您真是个有趣的男孩。
虽然这句话有点难以理解,不过我从您的眼睛里看到了真诚……好的,这周五的晚上来参加节目吧。”
”那么她会出场?
……好的,谢谢。”
我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站起身打算告辞。”
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变动务必提前通知我。”
她叫住了我。
我瞥了眼,上边用隶书印着她的名字:朱雨濛。
身边低低的交谈声打断了我的回忆,我睁开双眼,主持人已经站到了聚光灯下,一个工作人员在替他整理服装,节目很快就要开始了。
茉莉,是那个女孩的名字,香水中的茉莉味源自于她吗?
随着现场导演一声令下,主持人开了口:”欢迎大家收看夜旅人,首先让我介绍第一位出场的男嘉宾,他叫叶沙,今年二十四岁,是一位珠宝设计师。
请女嘉宾进行提问。”
话音刚落,台上的聚光灯便熄灭了。”
是叶子的叶,沙砾的沙吗?”
成熟而圆润的女声问,”很特别,有什么引申的含义吗?”
”一叶一生死,一沙一乾坤。”
我回答道,”祖父替我取的。”
”意思是什么?”
爽快明朗的女声追问道。”
生死跟树叶的枯荣一样,是件很自然的事。”
我听到了不屑的冷哼。”
你有什么得意的作品么?”
她继续问。
我皱了皱眉,生硬地回答:”没有。”
是的,我切割过很多宝石,重铸过各种首饰,其中相当一部分超越了原先的水准。
它们经过了无数流通环节,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柜台后再次出售。
它们贴上了昂贵的名牌,在欣赏者艳慕的眼神里熠熠生辉,在鉴定家的嘴里深受好评,但这一切与我无关。”
在你眼里,死亡到底是什么?”
清冷的女声瞬间驱散了我的胡思乱想,是那个名叫茉莉的女孩的嗓音!
我屏息凝神地开始思索。”
对胸怀坦荡的人,死亡是凉爽的夏夜;对心中有愧的人,死亡是无尽的寒冬。”
我慎重地回答。”
真的吗?”
她的声音令我联想到阁楼玻璃上的霜花,通透而冷漠。”
有人被杀了!”
她没有等我回答,声音再次变得凄厉,仿佛霜花伸出了尖利的棱角,进而幻化成漫天风雪,”在火车站……红色酒店的旁边!”
现场一片骚动,我霍然起身,试图循声靠近她,不料却被摄像机的电线绊了个跟头。
等到演播厅亮起灯光后,对面只剩下一排空荡荡的沙发。
四火车站旁边的确有一座红色墙体的酒店,当我赶到时,酒店左侧的街道上站着十几个人议论纷纷。
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人,大多会对这条街道上的这排类似电话亭的收费公厕感到新奇:它三面都是深绿色的金属板,门则被漆成了黑色,扭转式的把手旁有一个投币口。
人们围在最里边的那间公厕前,我走过去看了看,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敞开的门后,一个身穿灰色大衣的女孩趴在抽水马桶上,铺着米色瓷砖的地面淌满了鲜血,她的后背有一片碗口大的血迹,地上有一把黑色的三棱刺刀,鲜血淋漓。
比我上次见到的要短一些,但制式绝对相同。
这种刺刀杀伤力巨大,刺入身体八厘米便可致人死命,以前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放弃了带它防身的念头。
我抬头向上望去,酒店靠街的这面墙壁只有很少的几个窗口,而且都熄了灯,街道另一面商店的卷帘门拉得严严实实。
今夜的温度到达了入冬以来的最低点,远处火车站的广场上空无一人。
此时此地杀人,风险非常低。
死者的血迹还没有完全凝固,被害的时间应该不久。
我盯着地上的三棱刺刀,感到有些困惑,这次凶手为什么要特地拔出它?
**来到现场后,把我们带到附近的派出所进行问话。
坐在我身边的短发女孩默默地打量着我,我和她的视线相撞,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你好,我是电视台的实习生……你是住在命案现场附近还是路过的?”
我诧异地看着她,她的嗓音与茉莉颇为相似,但是很活泼,很温柔。”
我和你们一起来的。”
”啊!”
她轻呼一声,”这声音……是一号男嘉宾吧!
你怎么出来了?
朱老师在到处找你呢。”
”找我做什么?”
她用发现外星人般的眼神看着

上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8:31
下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