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沈溪儿)神医的奶凶未婚妻_《神医的奶凶未婚妻》完整版阅读

《神医的奶凶未婚妻》,以江北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江北”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江北乃是一代神医,救便世人无数,却因为命格的问题没有办法自救如今仅剩下一年的寿

小说:神医的奶凶未婚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远大

角色:江北沈溪儿

热门小说《神医的奶凶未婚妻》是作者“远大”所著。小说精彩片段:“神医,到底怎么了,我老婆还有没有救,你快说啊。”沈南山眼睛红红的。“还有救的,还有,你们快点让开,快啊!”神医孙急匆匆的,再次取出了银针来。但是,此刻他不敢贸然行针了,而是看向了江北

评论专区

护花小神农:八爪章鱼,塔读的这本。看过《重生之地产大亨》的都应该对这位印象深刻,他的书都是带些黑色幽默的半现实化网文。不过这书名取得太脑抽了,是因为主打无线么?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重生之碰瓷

焚天:还不错,很传统的修仙小说。目前正在看 看到一半左右主角飞升,然后又下来无敌,然后就看不下去了。。。

神医的奶凶未婚妻

第2章

方才江北阻止他下针,他现在知道是有道理的,只是,如今回头已晚了,他很想搞明白,江北是如何看出来的。
“这位小友,我想问你,刚才你为什么说不能动夫人的这个穴位?”
江北淡然一笑,说道:“很简单啊,这里,是夫人的命脉所在,她就剩下最后一丝气息,停留在此处,若是稍有不慎去动针,怕是会让她这口气直接没了。”
“不过幸好,你刚才力道有所偏差,夫人还有那么一丢丢气,停留下来了,现在不过是假死罢了,再不及时救治,恐怕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神医孙微微一愣,他连忙仔细的查看夫人的状况,顿时震惊了。
真没想到,江北年纪轻轻,居然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了夫人的身体状况。
他自愧不如,同时也有些后怕。
要不是江北提醒,怕是真的要了夫人的命了。
“神医,到底怎么了,我老婆还有没有救,你快说啊。”
沈南山眼睛红红的。
“还有救的,还有,你们快点让开,快啊!”
神医孙急匆匆的,再次取出了银针来。
但是,此刻他不敢贸然行针了,而是看向了江北。
“小友你以为,该如何下针才是?”
“你不是神医嘛,我也就是略懂皮毛,所以不敢妄自菲薄,你快行动吧,夫人没几分钟了。”
江北也不想多嘴了,否则怕是被沈家人给乱棍打死了。
神医孙点点头,刚要对着夫人下针,江北忽然咳嗽了几下。
神医孙犹豫了,看了看江北,又换了个穴位。
见江北没做声,神医孙这才动手了。
过了一会儿,神医孙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松口气。
夫人的气息居然回复了,胸口也均匀的起伏。
“我妈怎么样了啊,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沈溪儿过去握着母亲的手,眼里含着泪。
所有人都望着神医孙,希望给个答案。
“这个,我也不太肯定,夫人如今算是没生命危险了,只不过她这病情特殊,我也没有把握她什么时候醒。”
“什么?
你不是神医吗,连你都不清楚,怎么可能。”
“对啊,你这不是浪得虚名吗……” 沈家人明显都激动了,非常气愤。
神医孙脸上挂不住,夫人的病情的确是他没曾遇到过的,所以很棘手。
这会儿,江北走过来,说道:“或许,你可以试试夫人的其他几个穴位,这样应该很快醒过来。”
经过刚才的事,神医孙对江北已经很佩服了,点点头,取出了银针。
“第一针,是灵虚穴,让她可以回归意识。”
神医孙连忙下针。
“第二针,是天池,让她心跳恢复正常。”
“好的。”
夫人的手指动了动,眼皮也眨了眨。
神医孙大喜过望,连忙又看着江北。
“这第三针,便是脑空穴……” 沈家人都傻眼了,看江北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就连沈溪儿,都觉得惊讶,这个叫花子,还懂这个?
他是在胡说八道,还是什么?
神医孙一一照做,等他收针的那一刻,夫人果然慢慢睁开了眼睛。
沈溪儿大喜过望,热泪盈眶。
“太好了,妈你终于醒了。”
沈夫人微微一笑,目光扫视过众人,落在了江北的身上。
“这位是谁?”
“阿姨好,我是……” 江北还没说完,就被沈南山打断了。
“老婆你别管他了,你刚醒过来,好好的休养,我马上安排人给你熬药。”
“我好多了,你们都辛苦了,让你们担心了。”
沈夫人躺好了,面带笑意。
沈家人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拉着神医孙出去,各种感谢。
沈溪儿,舍不得离开,在旁边守着夫人。
“你跟我出来一下。”
沈南山带着江北,到了一个房间。
他拿出来一张卡,丢给江北。
“这钱你拿着走,里面有五百万。”
江北瞥了一眼,挠挠头笑道:“沈叔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还用得着这样客气?”
沈南山板着脸,十分震怒。
“贤侄啊,我知道你师父对沈家有恩,但是,这些已经足够补偿你了,当年的话也就是随口一说,我也没想到你师父会当真,真是不好意思。”
江北挺郁闷的,要不是因为沈溪儿是他的真命天女,可以为他逆天改命,延长寿命,他肯定也是不稀罕的。
“沈叔叔,你该不会是要反悔吧?”
“对不起了贤侄,哪天你要是有了女儿,你也会这样做的,当然了……” 沈南山顿了顿,拍了拍江北的肩膀,似笑非笑,又说道:“其实你特别的优秀,真的,只是吧你也看见了,溪儿的妈妈身体不好,我又很忙,需要溪儿照顾,所以她现在还暂时不考虑谈婚论嫁的事。”
“另外,说句心里话,你这么优秀,溪儿也配不上你啊。”
江北顿时无语了,这个未来老丈人,是个老狐狸啊,说话滴水不漏的。
“不,是我配不上她,但是她对我很重要,没有她我就不能活命的啊,而且……” “哎,贤侄,你们才认识,哪里就爱的死去活来了,以你的条件可以找到更好的老婆,如果,你要是嫌钱少,我可以再给你加五百万。”
沈南山笑盈盈的,马上准备写支票。
江北真的是无语了,就在这时候外面来人了。
“老板,夫人让你和江北去一趟,她有话要说。”
“叫他去干什么?”
沈南山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知道,说是一定要见他。”
沈南山点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刚才我们的谈话,你最好烂在肚子里,知道吗?”
“我什么都没听见。”
江北微微一笑,耸了耸肩。
这个老狐狸,怕是未来丈母娘知道了,生气吧,看样子他还挺疼爱老婆的。
两人来到夫人的房间,神医孙正在给夫人配药。
沈溪儿还在那里擦着眼泪呢,看见江北,直接扭过头去,噘着嘴。
倒是沈夫人,非常的激动,马上想坐起来。
沈南山连忙跑去扶着她。
“你,你就是江北,刚才是我老糊涂了,没认出来你,你快过来。”
江北连忙过去,沈夫人把他的手握着了,上下打量,不停的点头。
像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好,挺好的。”
渐渐地,沈夫人热泪盈眶,似乎想起了很多往事。
当初,沈家落魄之际,负债累累还被人陷害,夫妻二人生不如死。
机缘巧合遇见灵虚真人,出手相助,才有了沈家如今的辉煌。
“你师父他可还好吗?”
“那老头子,好着呢,估计还能活到一百岁。”
江北笑容满面。
“什么?
老头子?
你可真调皮,这样说你师父呢。”
沈夫人捂着嘴,破涕为笑。
“是啊,老不死的家伙。”
“老不死的?
你这孩子,怪机灵的。”
沈夫人和江北互相看着,笑个不停。
沈南山和沈溪儿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溪儿,你过来。”
沈夫人挥了挥手。
“干嘛呀妈。”
沈溪儿很乖巧的站在旁边。
沈夫人把沈溪儿的手和江北的手握在一起,很满意的笑着。
“你们俩,马上就去把结婚证领了,真是郎才女貌。”
轰隆一声,如同晴天霹雳,沈溪儿连忙把手缩回去了。
“妈,你说什么呀,我和他才认识呢。
又不熟。”
沈南山也是很懊恼,认真怒气说道:“老婆,这件事关系到溪儿一辈子的幸福,不可以这样草率。”
沈夫人顿时不高兴了,指责道:“沈南山,你还有没有良心,当年不是恩公,能有你今天的地位财力?
你真是忘恩负义啊。”
“老婆,你这……”沈南山脸色很难看。
“我不管,反正这个女婿我认定了,做人不能忘本啊,而且,刚才要不是江北救了我,我还能活着嘛?
这样的女婿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
沈夫人又开始抹着眼泪,拉着江北的手不放。
“可是,你也要问问女儿的意见吧,而且……” “有什么好问的,溪儿你同不同意?”
沈溪儿捂着额头,不由厌烦的看了一眼江北,简直没眼看嘛,别说做老公了,多一分钟都不想看。
“妈,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那我死了算啦,我还不如不活呢,你们都是没良心的,这样对救命恩人。”
说着话,沈夫人难受的捂着胸口,气喘吁吁的,脸色苍白。
沈溪儿急的掉眼泪,连忙过去扶着她,又担心又害怕。
“妈你别生气,我答应你就是了,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别死呀。”
“真的吗,你是心甘情愿的?”
沈夫人质问道。
沈溪儿瞥了江北一眼,咬了咬嘴唇,非常委屈的点点头。
“嗯,我愿意嫁给他。”
“太好了,那我没事了,我要吃药休息了,你们快去快回,我等着看结婚证,等着抱孙子。”
沈夫人忽然就没事了,躺在那里,捂着被子偷偷的笑。
“简直胡闹。”
沈南山气不打一处来,一甩袖子,梗着脖子就出去了。
江北哭笑不得,这个丈母娘可以处啊,有点意思。
“你还愣着干嘛,去外面等我一下,我换了衣服就去领证。”
沈溪儿冷着脸,非常委屈。
但是为了母亲,她只好忍着。
看江北去了外面,神医孙一边给夫人吃药,一边说道:“夫人,您的眼光可真不错啊,江北这人,真的是人中龙凤,老朽是自愧不如,惭愧啊。”
“哪里的话,刚才要不是你提醒我,我差点被蒙昏了头,我老公那倔脾气,死要面子,肯定不同意这门亲事,我还得谢谢你啊。”
夫人笑盈盈的。
“您老要真想谢我,我倒是有一个请求。”
神医孙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等夫人睡下了,他连忙跑出去。
当看见江北在外面欣赏风景,过去就直接跪下来了。
“江先生,先前是我有眼无珠,一世英名,险些就毁了,您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江北挠挠头,笑了笑。
“你这是干什么,没必要这么大礼吧,我救沈夫人天经地义,我们都是一家人了。”
“不,我想请你收我为徒,教我医术。”
江北马上摇摇头,说道:“那可行不通,我又不是特别擅长医术。”
神医孙急了,抱着江北的腿,央求起来。
“你就别谦虚了,刚才你救夫人的那一套针法,我要是没猜错,那是九阳回魂针,要不然,沈夫人早就告别了人世了。
我穷极一生想要学习的这针法,可就是学不会,没想到您年纪轻轻就那么熟练,请收下我吧?”
“是吗,你倒是有点见识,我考虑考虑吧。”
江北不以为然,这样的针法,他跟师父七岁的时候就会了,还有很多上百种比这更厉害的呢。
这一幕刚好被出来的沈溪儿看见,她非常纳闷。
“神医他刚才干嘛跪在地上?”

上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8:06
下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