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泰程远(高燃预警:满级捕手,专克极品)全集阅读_高燃预警:满级捕手,专克极品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傻傻的笨笨”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高燃预警:满级捕手,专克极品》,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吴泰程远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反击生活中遇到的不公,逆风翻盘!

小说:高燃预警:满级捕手,专克极品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傻傻的笨笨

角色:吴泰程远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傻傻的笨笨”的一本书《高燃预警:满级捕手,专克极品》。简要概述:”要不我还是出去吧,别每次因为我搞得你们母女剑拔弩张的,实在不行,嘉禾的婚礼我不去就是了,别伤了感情。”吴泰被我落了面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当即起身佯装要走的样子。话音刚落,我妈就炸了。指着我对鼻子一通教训

评论专区

雄霸天下:灵魂穿越,主角职业祭司,古武+流行歌曲,作者你要闹哪样?看到主角拿着流行歌曲当战歌,我瞬间就斯巴达了。

地球第一剑:开头真的是我的仙草,但是从大学开始,或者是师母出现后,大失水准,甚至可以说有毒啊

集结之园:我至今没看过EVA。但是我觉得这本书还不错。

高燃预警:满级捕手,专克极品

第 1 节 后爸是个老绿茶

1”小程,你和嘉禾想要结婚,彩礼必须五十万,不然免谈!”
我看着坐在我对面从进门到现在一直指手画脚的母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五十万?
你卖女儿呢?”
我一把按住边上准备开口解释的男友,”妈,我和程远尊重你,才会特意上门和你说这事,我不可能因为你不答应,这婚就不结了。”
说话的间隙,我扫了眼坐在我妈边上几乎没怎么开口的吴泰,这事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
果然,我刚怼完我妈,吴泰就开口了。”
嘉禾,你妈也是为你着想,我们家现在的情况不比以前,给不了你什么支持,多收点彩礼,你以后也能有个保障不是,反正就是走个形式。”
”钱我们自己会赚,不劳你们操心。”
我和程远都有各自的事业,努努力在结婚前凑个首付还是可以的,没必要在彩礼嫁妆上计较,我对我们的未来很有信心。”
要不我还是出去吧,别每次因为我搞得你们母女剑拔弩张的,实在不行,嘉禾的婚礼我不去就是了,别伤了感情。”
吴泰被我落了面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当即起身佯装要走的样子。
话音刚落,我妈就炸了。
指着我对鼻子一通教训。”
走什么走!
一点都不尊重长辈,从小就叛逆,真不知道我怎么生了个这么不省心的女儿!”
”到底是给我保障还是给你们保障?

说得跟这钱能到我手里似的!”
我也不是什么好脾气,说完,就直接拉着程远走了。
还谈个屁,反正我每次回家,只要吴泰这个老绿茶在,我和我妈绝对是以吵架收尾。
本来我就觉得结婚的事没必要这么早和我妈说,打个电话说一声就是了,偏偏程远觉得不够正式,不尊重。
呵,正好,让他见识下我妈和老绿茶的威力。
这不,进去还没坐了半小时,就直接出来了。”
嘉嘉,我看你妈和吴叔叔说得也不是没道理,要不彩礼的事我想想办法?
年底看看能不能凑五十万出来……”我哭笑不得地看着程远还真认真思考起了彩礼的事,只能无奈地再次和他解释了一遍,”你还真信啊?
那五十万你就算拿出来了,也不会到我手上,肯定是拿去填补厂里的亏空了。”
外公去世前有留了一家服装厂,我妈不懂经营,所以一直是我爸在打理,我爸走后我妈又改嫁给了吴泰,现在厂子就是吴泰在管了。
工厂亏损的事我也是听以前厂里的老会计说的,之前回家看我妈的时候,吴泰也提过两句,话里话外就是问我借钱,被我以创业初期没钱推了回去。
这次我妈开口就要五十万的彩礼,估计也是吴泰在背后撺掇的。
我妈懂个屁,她只知道逛街美容买买买,她最爱的就是她自己。
我和程远是高中同学,我家里那点破事他也多少知道点。”
没事的,嘉嘉,我会努力赚钱,等年底让你风风光光嫁给我,你还有我呢!”
许是看出了我的情绪不高,程远抱着我小声安慰了两句。”
切,我也会努力赚钱的。”
莫名眼眶有些湿润。
我很庆幸,在我最糟糕的几年里,遇到了程远。
2程远因为工作性质,一直在外地做项目。
这次也是专门请了假过来的,却没想到闹个不欢而散。
陪了我两天后,便又急匆匆地回去上班了。
我的工作室正处于上升期,订单量猛增,我和几个师傅从早忙到晚,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好在卡里的余额给足了我安全感,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年底应该能存点钱下来。
正当我准备铆足了劲加油干的时候,我在工作室里晕倒了。
送到医院检查出了一堆毛病,简单点说就是疲劳过度引起的。
程远知道后,骂我要钱不要命。
我看着体检报告里密密麻麻的数据,一阵后怕。
当即就决定在家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还没休息两天,我妈就拖着行李箱找上门了。
门卫给我打电话确认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骗子,毕竟从我搬出来以后,她可是从未上门看过我一次。
我都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打听到的我的住址。”
你怎么找过来的?
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看到就她一个人来,我下意识舒了口气,就怕她把那老绿茶一块带来了,那我这是养病还是遭罪可就真说不好了。”
哎呀,只要有心还是可以打听到的嘛!”
我妈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拎着行李箱迅速坐了进来,”你这孩子,晕倒这么大的事也不和家里说,我这闲着也是闲着,正好来照顾你一阵子。”
”……你住两天就回去吧,我又不是不能动。”
我对我妈说要照顾我的话一个字都不信,但来都来了,总不能赶回去吧。”
妈,你在干嘛?
!”
我出门散了会步,回家正好撞上了我妈在翻我的包,银行卡散了一地,边上还有几张现金。”
我,我买菜钱没了!”
只见我妈一把将边上的几张现金捡起,”咋咋呼呼干嘛,吓死我了,你也是,我来了这么几天生活费也不给点,总不能什么都让我倒贴吧!”
我差点没被气笑,这明显就是在翻我包,居然还能倒打一耙?”
那你回去啊,我求你留下了吗?
要不这样,我给吴叔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我就掏出手机准备给吴泰打电话。”
打什么打!
就是你吴叔让我过来照顾你的!
不然你以为我高兴过来啊!
你个没良心的,你吴叔对你这么好,你还不懂感恩,每次都给人甩脸色!”
我放下手机疑惑地看向我妈,居然是吴泰让她过来的?
绝对没安好心!
可看我妈的样子,再问她,却是一个字也不肯说了,咬死了就是来照顾我的。
气得我,肝更疼了。
3直到我的助手小瑜过来和我商量下个月的新品开发事宜,我才终于知道,她是过来干嘛的了。”
嘉禾,你这一个蛋糕卖那么贵,每个月利润不少吧?”
小瑜走后,我妈犹犹豫豫地凑了过来。
我去年创业开私家甜品工作室的事并没有刻意瞒着家里,只是他们没细问,我也就没细说。
吴泰那会儿还特意打了电话来我这哭穷,话里话外就是让我别问家里要钱,所以我的启动资金都是自己东拼西凑来的,没拿他们一分钱。
这会儿,怎么关心起我的收入来了?”
你说你,赚这么多也不知道给家里补贴点,亏得我和你吴叔还担心你在外面吃不饱穿不暖过苦日子……”见我不说话,似乎是笃定了我已经赚了不少,我妈那张嘴又开始像机关枪似的『哒哒哒』对我发射。”
我不是每个月给你打生活费了吗?”
我没好气地看着母亲又开始在我面前演戏,”你别把厂里的亏损算我头上,那是吴泰的事,和我没关系!”
我给的生活费,在老家那个小县城两个人正常吃喝绝对绰绰有余,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真以为我在外面一夜暴富了呢。”
怎么和你没关系了!
那是你外公和你爸的心血!
你就忍心看着它倒闭吗!
你作为小辈,难道不应该帮家里守住祖业吗!”
我最烦的就是我妈每次和我吵架,吵不过我,就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指责我,往常我看在外公和我爸的份上,就算了,她作就作吧,我当没听见就是了。
可自从她搬过来以后,我这火就没下来过,这回我实在是不想忍了。”
你还有脸提我爸?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吴泰是什么时候搭上的吗?
我爸那个傻子,成天就知道埋头苦干,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了都不知道!
死之前还让我对你好点,别惹你生气!”
我爸是在我高三那年走的,我妈和吴泰是在我高二那年勾搭上的。
我一直都知道,却没告诉我爸,因为我爸真的对我妈很好,可以说是捧在手心里的那种。
我妈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苦,小时候外公宠,外公走了以后我爸宠,我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我爸对她那么好,她还要出轨,和吴泰在一起。
就因为吴泰那会儿长得好看,嘴巴甜吗?

我知道我爸的死不怪我妈,他就是累死的,可我只要一想到我妈在我爸走了还没半年就火速和吴泰闪婚以后,我就替我爸委屈,图什么。
我不是没想过替我爸守着服装厂,可吴泰根本不给我机会。
大三那年暑假,我想进服装厂实习,吴泰说厂里的环境又脏又累,不适合女孩子,各种阻挠,最后是我坚持,才进去的。
我当时天真的以为,只要我做出业绩,够努力,他就不会拿我怎么样。
谁知道他会把一批做坏了的订单扣到了我头上,说是我安排做下去的。
我妈知道后把我狠狠骂了一顿,我解释,她根本不听。
还说我是故意和吴泰作对,拿厂里的生意开玩笑。
吵到最后,吴泰才出来做了个和事佬,非常大度地表示花钱买个经验教训,只要我能吸取经验就好,还委婉地提醒我可能不适合吃这碗饭,不如另寻他路。
厂里的老员工早就被他换得七七八八了,谁会在乎我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的意见呢。
从那以后,我才清楚地意识到,那已经不是爸爸的服装厂了,是吴泰的。
毕业后,我也找了个完全不相干的工作,反正,谁也别碍着谁。”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许是被我戳中了痛脚,我妈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色厉内荏地吼了我两句。”
反正厂里的事你不能不管,你吴叔最近愁得头发都白了!
你就拿点钱出来怎么了!
赚这么多,孝敬父母不是应该的么!”
”无赖!”
我被我妈的无耻气笑了,我就说她怎么会良心发现来照顾我,敢情是老绿茶那边没钱厂子要开不下去了,才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
反正要钱没有!
你让吴泰自己想办法解决去!
工厂要倒闭就倒闭,关我屁事!”
4我以为那天我和我妈大吵一架以后,她就会知难而退。
谁知第二天她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赖着不走了。
我们冷战了一礼拜,没有说过一句话。
白天我干脆躲到了工作室去,眼不见心不烦,我就不信她能放心的下家里那个老绿茶,在我这住一辈子。”
乔姐,最近好多客户取消了订单……有点不对劲啊……”小瑜一脸担忧地将最近取消订单的资料发给我。
我皱眉看了看资料,都是最近新加的客人,明明之前聊得好好的,没理由会取消订单呀。”
听说你们的奶油不新鲜,是快临期的,我家里小孩子要吃呢,算了吧……””听说你们制作环境挺差的,工具啥的也不消毒,我这吃进肚子里的不放心啊,价格又不便宜……”我给取消订单的几个客人打了电话问原因,一开始怎么问也不说,见我紧追不舍地问原因,才不好意思地说了。”
你们听谁说的?
!”
”那个……不是你们老板的妈妈亲口说的吗?
说她女儿店里的东西不干净,做的也不专业……”等我把所有退单的电话都打完,才终于知道我妈在我这不在家的一个礼拜里,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我做私家蛋糕,针对的客户群体本身就是从周围的熟人开始的,小区里的住户基本都知道,也都买过,不少还会推荐给身边的家人朋友。
我妈住进来以后,凭借她优秀的社交能力,迅速和那群叔叔阿姨打成了一片。
然后,在我和她闹翻以后,给我疯狂泼脏水。
旁人不知道我和我妈岌岌可危的塑料母女情,只当是『自己人』知道内幕。
传来传去,就变了味道。”
李慧!”
我拎着包怒气冲冲地跑回家,准备找我妈算账。
我不明白,整死我对她有什么好处!”
你现在马上替我去澄清!
我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质量问题,谁让你乱说话的!
你知不知道会害死我的!”
我到家的时候,她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嘴里还磕着瓜子,惬意的不得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她随口的一句造谣会给我造成多大的影响。”
谁知道呢?
一个破蛋糕卖那么贵,我看你每天在家里舒舒服服躺着啥也不干,就知道动动嘴皮子,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女儿,我还懒得说你呢。”
面对我的指控,我妈撇了我一眼,毫不在意。”
我之前通宵研究新品你看见了吗!
我全国各地到处跑采购原材料你看见了吗!
我到处跑拉新客户你看见了吗!”
”就算我最近在家休息,我每天打那么多个电话沟通工作你是聋了么!
工作室很多东西都已经能正常运转了,我没必要每天盯着,你懂什么啊?
你什么都不懂!
就凭你一张嘴,毁了我大半年的心血你知道吗!”
不,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我不听话,所以她要给我好看。”
有病,东西要是真好,还怕人说?
!”
许是看我发这么大的火,意识到自己真闯祸了,我妈有些讪讪,但还是咬死了自己没错,也打死不跟我出去澄清。
我好不容易开始盈利的工作室,就因为她的几句话,又进入了停滞阶段。
好在一些早期的老客户还是愿意相信我,但我的生意到底还是被谣言波及到了。
5我抽了个时间,迅速给李慧女士把行李打包好,准备亲自送她去车站。
我怕她再在我家住下去,我早晚要心脏病发作猝死。”
我不走!
你个没良心的,我好心过来照顾你,你还要赶我走!
你不能把生意损失的锅扣我头上啊!”
谁知我刚带着她走到楼道口,她就抱着楼道口的柱子嚎上了。
我住的是老式小区,不少老人没事的时候就会聚集在一块儿唠嗑,我妈的行为成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哎呦,小乔啊,有话好好说,母女俩哪能有隔夜仇呢。”
这段时间我妈早就和他们打成一片了,他们又哪里懂我和我妈这些年的弯弯绕绕,自然是站在了她那边。
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
更离谱的是,吴泰居然来了,多半是我妈给他打了电话。
看到我们俩在门口闹上了,立刻跑了过来,拉住我妈,”慧儿啊,我们回去吧,别给闺女添麻烦了!”
”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你们母女俩的关系也不会一直好不了,我原以为只要我不过来,你和嘉禾就能好好处一段时间,哎,到底是我不好……””怎么能怪你呢!
为了这个没良心的,你连自己孩子都没要!
她倒好,这么多年来,黑心肝的东西捂不热!”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通过我妈和吴泰两人的一唱一和,他们成功塑造了一对无私奉献,委曲求全的重组家庭父母形象。
尤其是吴泰,为了我,连自己亲生孩子都没要,毕竟他和我妈结婚那会,我妈还是能生的。
也正是因为他没要自己孩子,我妈至今对他死心塌地,觉得吴泰对她是真心的。”
她自己做生意手脚不干净,还不准我说,我做错什么了我,我也不过是看和大家处得好,才嘴快多说了两句,造孽啊……””好了,慧儿,别说了,万一是误会呢,我们不能影响嘉禾的生意啊,她可能就是年轻,太急功近利了,我相信嘉禾这个孩子底子还是好的……”见周围的邻居都帮着自己,我妈更来劲了,吴泰明着替我说话,字里行间都在给我泼脏水。
这个老绿茶!”
小乔,别怪阿姨说话难听,你继父和你妈对你多好,你不能为了赚钱不要良心啊,快点把你爸妈带回去,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赶人。”
”是啊,我儿子要是这么对我,我非气死。”
舆论一边倒的站在我妈这边,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怕事情闹大,最后不得不把吴泰和我妈重新带回家。
门一关,两人就换了副嘴脸,我妈熟门熟路的带着吴泰开始放行李。”
你们到底想干嘛?
!”
我看吴泰也是一副要长住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炸了。
这两要是住一块,我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安生了。”
哎,这最近厂里生意不好,我忙着到处筹钱,顾不上你妈,我吃点苦没事,不能让你妈过苦日子啊,听你妈说你在这边赚得挺好的,你不管我不要紧,你可不能不管你妈啊,我就是放心不下过来看看,住几天就走,只要看你妈在这边过得好就好。”
”那不行,你走了我怎么办,哪天被这丫头气死了都没人知道,厂要是倒闭了,你就和我一块住这,你也是她法律上的爸,她凭啥不管你!”
我妈最见不得吴泰在我这吃亏,果然,话音刚落,就嚷嚷上了,个老绿茶,把我妈拿捏的死死的。”
哎,你放心,我怎么会不管你,只是现在厂里还差二十万的空缺,我得想办法去筹啊……”吴泰长叹一口气,犹豫地看了我一眼。”
没事,嘉禾有钱啊,她那一个蛋糕卖那么贵,这大半年下来肯定赚了不少,让她出!”
我被我妈指着鼻子要钱,理直气壮。
我算是看明白了,他们就是想让我出了这二十万,否则,短时间内怕是不会走了。”
我哪来的钱!
现在生意都被你搞黄了!”
别说我拿不出二十万,就算拿得出,我也一分钱都不想给他们。”
切,骗谁呢,你肯定有,那天我听到你在和房产中介打电话说买房子的事,首付怎么也得二三十万。”
我妈当然不会承认她把我的生意搞黄了,她只想替她的吴泰从我这拿到二十万。”
你们爱住就住,这房子我下个月不租了!
有本事你们自己续租去!”
我话是这么说,可也不可能真任由他们继续在这边待下去。
再让他们这么搞下去,我剩余的那点生意可能也要黄了。
毕竟她和吴泰两个人每天在小区里进进出出,拿家里那点破事当炫耀的资本到处说。
我总觉得最近小区门卫看我的目光都变得很奇怪。
气死我了!
6我给吴新智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吴泰和我妈接回去。
吴新智是吴泰的侄子,大学一毕业就被吴泰安排进厂里上班了。
干的还是油水很足的采购,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他也不傻,知道吴泰过来就是为了要二十万,一开始还和我装模作样推拒了一番。
后面一听到我说答应给二十万了,才舔着脸夸我大气有本事。
吴泰显然也是从吴新智那听到了消息,试探性的过来和我确认。”
我不给行么?
你们都赖着不走了,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呢,钱还能再赚,我可不能被你们拖死。”
我没好气地怼了两句,表现出一副被逼无奈只能给钱了事的模样。”
话不能这么说,这服装厂早晚也是你的,我这也是替你和你妈攒着不是。”
吴泰的脸皮显然已经厚到了一定境界,面对我的讽刺,毫不在意。”
早这么识相不就行了,当我们乐意在这待着呢!
赶紧把钱给了,我们马上走!”
不用吴泰开口,我妈就已经要上钱了。”
你以为二十块呢!
反正后天吴新智来之前肯定把钱给你们行吧!”
确定我不是在诓他们,吴泰和我妈才终于消停,安分了两天。
吴新智来得那天,我特意大张旗鼓的将他们送到小区门口,正准备掏出手机转账二十万,突然从边上窜出来几个一看就不好惹的男人。
上来就把吴新智给架在了一边。”
吴新智!
还钱!
真能跑,居然躲市区里来了!”
最近我们家可以说是小区里的谈资,一看又有新瓜吃,边上迅速围了一圈吃瓜群众。
闹了半天,才整明白,吴新智赌博,欠了两万一直没还,还到处躲,追债的找不到人,追到我这来了。”
好啊!
原来你们根本不是来看我的,是为了躲这帮追债的!
难怪妈前几天还翻我包问我拿钱!”

上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8:06
下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