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小寡妇(邵胜戈枚)_邵胜戈枚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经典力作《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小寡妇》,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邵胜戈枚,由作者“盛世安”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邵春蓝揉着她妈的胸口,对着戈枚面露凶光 你这黑心婆娘,亏你开得了口,你是想害死我们全家,两千?哪来的这么多,我还没嫁人………

小说: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小寡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盛世安

角色:邵胜戈枚

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盛世安”写的《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小寡妇》。主要讲述的是:有病,莫名其妙,就想打我?哭声一顿,三个孩子一脸的鼻涕,张大嘴巴,错愕地看着戈玫,腮帮子上的泪珠咕噜咕噜往下滚。一个干扁枯瘦的老婆子被戈玫踹得身子一歪,后背撞到了墙角的柜子上。好不容易才扶稳步子,她用鸡爪一样的手指,指着床上的人,你、你,别不知好歹,居然敢打婆母,我去公社告你。转身,人跑掉了

评论专区

火中金莲:前期几乎就是凡人的翻版了,好在后期有所改善

欢喜债: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篇福利文啊嘎嘎嘎女主真的超级会玩另外男女主性别转换一下也会很好看

人族镇守使:果然大家和我的想法一样,一句简单的话作者能分成三段来发。你这就过分了,直接导致读起来就不流畅

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小寡妇

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小寡妇第1章  第1章

哐当……瓦罐破碎的声响,接着,狠戾的中年妇人厉声叫嚷。
放手,再不放手,我连你们一起打。
求你,求求,婆,你不要打我妈……婆,妈妈病了……她真的病了。
迷迷糊糊的,嘈杂的奶音哭喊着,响在耳畔。
戈玫还以为是做梦,烦躁地睁开眼睛。
贱蹄子,睡什么睡,快起床,给我去赚工分钱。
一道黑乎乎的身影,高高扬起手臂,劈头而来,惊得她蹭地,翻起身,对着来人就踹了一脚。
有病,莫名其妙,就想打我?
哭声一顿,三个孩子一脸的鼻涕,张大嘴巴,错愕地看着戈玫,腮帮子上的泪珠咕噜咕噜往下滚。
一个干扁枯瘦的老婆子被戈玫踹得身子一歪,后背撞到了墙角的柜子上。
好不容易才扶稳步子,她用鸡爪一样的手指,指着床上的人,你、你,别不知好歹,居然敢打婆母,我去公社告你。
转身,人跑掉了。
哪来的?
脑袋有些清醒了,戈枚才觉出了不对劲。
在她面前高低错落,一字排开,黑乎乎的三个娃。
她们的身后……斑驳的黄泥墙……纸糊的窗户格子还破了好几个窟窿。
角落里的木柜子,歪歪扭扭地靠着墙角,好像下一秒就会散架一样。
再看上去,破烂的瓦片房梁,滴滴答答地漏着水……那叫个一贫如洗。
妈,快起来,跑,你刚刚踹了婆,她会带人打死你的。
戈玫一激灵,循声看过去,说话的那个又矮,又黑,又瘦,像根烧火棍。
那是她的娃?
戈玫愕然。
这是……穿越了?
脑子里源源不断地涌入了一些记忆。
自己是21世纪跨国药疗企业高管,坐飞机赶去参加全球新型病毒研讨会,遇上了空难。
一觉醒来,就到这儿了。
自己是死了?
还重生了。
很快,她接纳了原主的身体和记忆。
这里是70年代的一个小山旮旯。
原主一共生了三个娃,山娃,土娃和蛋娃。
分别是八岁,六岁和三岁。
丈夫外出务工,出事,死了。
本来原主就对不着家的男人没什么感情,心里只记挂着,已经混到城里的儿时竹马。
面对三个孩子,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在家打骂得厉害。
总是琢磨着心思逃跑。
偏偏家里的婆婆又是个极品悍妇,几次都被她给抓了回来。
这次更是厉害,揪着人头发,直接往墙上撞,奄奄一息之际,被戈枚给穿了。
真是蠢死的!
嘶好痛,她下意识一摸额头,还在流血。
最小的娃摇着她的手,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妈妈,你快跑。
这是蛋娃。
黑不溜秋的小家伙,她最小的儿子。
旁边是山娃和土娃,土娃脏兮兮的小手,紧张地攥着床上的被子角。
戈枚有些心疼,慢慢撑起身子。
现实中的她忙于医学研究,错过了最佳的结婚年龄,就剩了下来,更没有生孩子。
事业有成又怎么样,还是有缺憾。
真没想到,自己重活一遭,一开局,老天爷就给她送来了三个娃。
戈枚仔细端详着,洗白白后,这三个娃娃的五官都是不差的。
她轻轻抬手……没想到,蛋娃嗖地跪了下来,抱着头哭嚎,呜呜……妈妈……都是我的错,别打我。
戈枚:……造孽啊!
这是原主对孩子长期打骂,留下的阴影。
别怕……妈妈以后再也不打你了。
可这句话好像效果不大。
山娃跑过来扯了弟弟起身,又一次提醒戈枚:妈,你再不走,婆真的来绑你了。
戈枚笑了,你是,山娃吧。
啊?


山娃一脸的疑惑。
妈妈今天怎么不一样了?
脸上没有了狰狞的凶狠,显得特别他找不到词了。
妈妈,你不认识我了?
脑子撞到哪儿了?
土娃这时挤了过来,一脸关切。
妈,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谁啊?
你是土娃。
戈枚眉眼弯弯地冲他笑。
哇,妈,没事就好,那你快起来啊!
婆打起人来,好凶好凶的。
原主都这样狠着心肠虐娃,这三个娃还生怕妈妈被人打。
戈枚心里酸得一批。
这么小的娃儿,个个懂事,原主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自私自利,只知道一个劲地做妖。
被人占了身子,也是活该。
想到这,戈枚一点愧疚也没有,她现在就是要打好这副烂牌,成为人生赢家。
该清算的,一分都不落下。
这身体应该是个病秧子,又被人揪着头发撞墙。
戈枚起身的时候,头晕得厉害,挣扎了半天才爬得起来。
山娃扯着蛋娃只知道后退,也不敢拢身扶,戈枚猜,是原主把娃们都打怕了。
这心理阴影,只有再花时间来纠正了。
她起身,翻了原主的东西,把自己打理了一番,收拾得整整齐齐。
又在黑黢黢的灶台上啃了一个红薯,下肚,喝了两口水,才觉得身子舒服了些。
山娃扯着土娃出去了。
蛋娃不肯,就不远不近地跟在戈枚屁股后面转,也不敢吭气。
戈枚怜爱地看着孩子,发觉他的头发不光被人剃得像狗啃的,脑壳上还有块没有痊愈的疤,好像是什么划伤的。
她笑着对蛋娃招了招手。
蛋娃犹豫了一下,还是乖顺地靠拢,由着戈枚扒开头发看。
嘶她豁了一口气。
这原主是怎么当娘的,对孩子也太残暴了。
她正想找点什么给蛋娃处理一下伤口的时候。
山娃推门而入,一脸惊恐。
妈,妈,婆带人来了,要绑你去教育,快躲起来。
戈枚伸手握住山娃颤抖的手,一脸温柔,山娃别怕,谁都不敢动我,你们都在这里等着。
妈妈去教训他们。
哼,极品恶婆婆。
惹上我戈枚,看你还能蹦跶到几时。
妈,他们很多人,婆嘴巴厉害,你不怕吗?
山娃愕然。
不怕。
戈枚笑着伸手摸了摸土娃的脸,你们就等着瞧。
说着,抬脚出了门。
还没到堂屋。
就听到原主的婆母尖着嗓子,哭嚎。

上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4:09
下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