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萧令月战北寒)_萧令月战北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主角萧令月战北寒,是小说写手“战北寒萧令月”所写。精彩内容:《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主要讲述了萧令月战北寒的故事,同时,萧令月战北寒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战北寒萧令月

角色:萧令月战北寒

小说《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战北寒萧令月”。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我知道,我这就跟娘亲和弟弟一起回京,你别担心了!”夜七:“”不,他更担心了。这么快就开始叫娘亲了。北北很生气,“你不准叫我娘亲!”“我叫了吗?”寒寒不承认。“你叫了!”“别这么小气嘛,反正迟早都是我们娘亲,都一样啦~”“你”北北快被他气死了,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小孩?萧令月一手抱着北北,一手牵着寒寒,听着两个小孩稚声稚气的吵架,心里又好笑又温暖

评论专区

小地主:叙述中上。语言流畅自然。描写生动。不知不觉就看了下去。可惜我不喜欢乡土不喜欢胖子也不喜欢养女儿。话说第一章跟主角一起穿越过来的萝莉,她妈妈怎么办?人家岂不是丢了孩子?!

妇科麻醉师:有点邪恶。。

网游之学习雷锋好榜样:神书啊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第3章  

萧令月:“”夜七:“”寒寒赶紧解释:“我没有跟你抢娘亲呀!”
北北警惕地抱着娘亲,像只炸了尾巴的小狐狸,随时准备亮爪子,“我不会把娘亲让给你的,你走开!”
“不用你让啊,你分一半给我,我再分一半爹爹给你,这样我们都有爹爹和娘亲,你还多了一个哥哥,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寒寒拍着小胸脯保证。
算盘倒是打得很精明,萧令月忍俊不禁。
夜七冷汗直流:“世子,您不能这么说”王爷知道会气死的!
“谁稀罕你保护了?
我有娘亲就够了。”
北北更加抱紧了萧令月,唯恐她被抢走似的,“娘亲,我们走吧?
别理他。”
“我跟你们一起走。”
寒寒赶紧表态。
“世子,您要去哪?”
夜七急忙问道,“您不能离开京城太远,王爷会担心的。”
“我知道,我这就跟娘亲和弟弟一起回京,你别担心了!”
夜七:“”不,他更担心了。
这么快就开始叫娘亲了。
北北很生气,“你不准叫我娘亲!”
“我叫了吗?”
寒寒不承认。
“你叫了!”
“别这么小气嘛,反正迟早都是我们娘亲,都一样啦~”“你”北北快被他气死了,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小孩?
萧令月一手抱着北北,一手牵着寒寒,听着两个小孩稚声稚气的吵架,心里又好笑又温暖。
北北平时都不爱说话,可自从遇到寒寒,明显变得“活泼”了。
嗯,挺好。
小孩子就该多吵吵架。
夜七满脸冷汗地听着自家世子的发言,看着他乖乖被萧令月牵走,比在王爷面前不知道乖巧多少倍。
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傲娇又难搞的小霸王,现在竟好似变了个人,被人家小孩拿脚踹了都不生气,还笑眯眯地跟人家讨价还价要不是他一路上都跟着,恐怕都要怀疑小世子被人假冒了!
“那个世子,这些匪徒要怎么处理?”
眼看小世子已经完全忽略自己了,夜七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
寒寒回过头,想了想说:“送去京兆府吧,让人好好审问一下他们背后的主谋。”
“是。”
夜七当即应下。
“你别跟着我了,在这等京兆府来人,我跟娘亲一起回京了。”
寒寒挥挥手。
“世子,这不妥,属下要随时保护您的安全!”
“我跟娘亲在一起有什么不安全的?
这里离京城也不远了,你到时候来沈府找我就是了。”
寒寒不容反驳地道。
虽然他年纪小,在萧令月和北北面前显得狡黠又机灵,像个调皮捣蛋的正常小男孩。
但他毕竟是翊王府唯一的世子,身份不凡。
沉下声音命令时,那种从小养尊处优、位居人上人的矜贵傲气,很自然地流露出来。
像极了他爹爹。
夜七顿时不敢抗命,只能看向萧令月。
对于萧令月的身份,夜七并不信任,萧令月心里也有数,干脆摊牌道:“我是南阳侯府的人,晚点你直接来侯府接他就行。”
南阳侯府在京城勋贵中不算顶尖,但也是一品侯府。
现任南阳侯沈志江没什么本事,在朝中默默无闻,全靠祖辈庇荫才继承了侯位,如今整个侯府都靠着上一任老侯爷的余威撑着,早已经是外强中干。
知道了这个身份,夜七放心了不少,量沈家人也不敢把世子怎么样。
“那就有劳姑娘了。”
夜七严肃脸道。
“我也有一个不情之请,能否把土匪老大借我一用,事后再还给你?”
萧令月微笑道。
“这”夜七不敢做主,看向寒寒。
寒寒很大方地挥手:“娘亲想要尽管拿去,不用跟我客气!”
萧令月失笑,“那就谢谢你了。”
“不客气。”
寒寒眉开眼笑。
北北:“”萧令月将赌气的北北抱上车,又将寒寒接上去,在夜七的帮助下,手脚发软的车夫用麻绳将土匪老大紧紧捆起来,同样搬上马车。
挡路的枯树被搬开,马车重新启动,哒哒往京城而去。
夜七被留在原地,守着那几个昏死过去的土匪,无奈等候着。
过了大约一刻钟。
与小道错开的京城官道上,传来清脆急促的马蹄声。
鬃毛飞扬的黑色俊马飞驰而来。
“王爷!”
夜七眼神一亮,立刻迎了上去。
“吁——”战北寒勒住缰绳,黑马稳稳停住。
他坐在马背上,凌厉的目光扫过狼藉一片的地面,凛冽修挺的面容绷紧,薄唇如刀削,“怎么回事?
世子呢?”
夜七不敢有半句隐瞒,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翊王殿下俊美冷鸷的面容顿时十分“精彩”,咬牙切齿道:“你是说那个小混蛋自己认了个娘,跟着陌生女人跑了?
!”
好个小兔崽子!
“呃,也不算是陌生她自称姓沈,是南阳侯府的人。”
夜七冷汗直流。
“那他叫人娘亲是怎么回事?”
翊王殿下声音无比森冷。
“世子遇到危险时,被沈姑娘所救,可能是一时感动,世子就”夜七结结巴巴地说。
“没出息!”
翊王殿下一语定论。
夜七不敢反驳。
“他们往那边走了?”
翊王冷声问道。
“沿着这条小路,往京城去了。”
战北寒顺势望去,发现这条小路刚好与官道错开,难怪他一路从京城方向过来,也没遇到他们。
“将这些人送去刑部,好好审问!
本王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本王的儿子!”
翊王殿下语气森冷地下令,当即一勒缰绳,调转马头,往京城方向追去。
“是!”
夜七抱拳领命。
汗血宝马速度飞快,但毕竟晚了许多。
战北寒赶到京城时,萧令月母子的马车早已经进城了。
京城里人来人往,车流交织,挤挤攘攘。
再厉害的汗血宝马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放慢速度,慢吞吞地往前走。
“哟,这不是三弟吗?
好巧,你也是去南阳侯府祝寿的吗?”
前方,一道风流含笑的声音传来。

上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4:08
下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