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又离家出走了》沈清晓穆子恒_沈清晓穆子恒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将军夫人又离家出走了》,由网络作家“顾清秋”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沈清晓穆子恒,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第6章看着沈清晓别扭中带着迟疑的动作,箫夜眉头微动这小女人到底要做什么?突然,他想到大婚前沈清晓为了穆子恒所做的事那………

小说:将军夫人又离家出走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顾清秋

角色:沈清晓穆子恒

热门小说《将军夫人又离家出走了》是作者“顾清秋”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神话烘炉:还是有点扯淡。一个县令一言喝破阵法,作者设定如此,我也认了。但为什么要设置什么阵法,县令本身肉体凡胎,直接一个雷劈过去,还没反应过来就挂了。

重生之超级富豪:【义姐系列】主角大伯喜当爹接盘二十余年方知真相,欲鬼父之反而便宜了侄子…父嫁、百合、卖身救父、堂姐无惨…笑喷了~

网游之大盗贼:主角在现实中就是个底层贫民,毫无背景,哪来的底气在游戏里到处得罪人?还用自己的真实面目,就不怕那些富二代花钱找人收拾自己?

将军夫人又离家出走了

将军夫人又离家出走了第5章  第5章

第5章扶箫夜回书房的路似乎变得格外漫长。
沈清晓很清楚这条路,前世她无数次走过,不过多半是为了帮穆子恒求情或者为穆子恒谋划。
那时候,她不喜欢和箫夜并肩而行,她觉得箫夜这样的冷面煞神,谁愿意站在他身边,久而久之,两人之间的沟壑再也无法逾越。
突然,她想到城楼之下,他为了救她,放下手里的武器,脱去盔甲,就那样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他倒下前还是冷冰冰的,一句话都没说,可他的眸子却从没有过的温柔。
箫夜停住了步子。
沈清晓没有回过神,差点先一步走下台阶,扯得箫夜身子一晃。
她连忙转头道歉,“对不起,我走神了……”箫夜却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她,原本眸中的喜色一点一点转凉。
沈清晓感觉到失控流下的眼泪,连忙用手背擦干,“起风了,我们赶紧走吧。”
箫夜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语气冷冽,“沈清晓,为了那个人,你就如此自甘**?
什么事都愿意做?”
沈清晓急忙解释,“箫夜,我没有觉得自甘**,我是真心想要弥补!”
箫夜突然松开手,“又是想去见他?
做梦!”
看箫夜宁愿自己强撑着往前,沈清晓心里焦急,追了上去,“箫夜!
你等等!
你真的误会了!”
祁风挡住了沈清晓,“主子说了,让你走。”
沈清晓哽咽着喊道:“我是来帮你治病的!
不信你看!
我带的药都是给你的!”
她急忙从衣袖往外掏,全是药材,因为心急洒了一地。
“我真蠢!”
沈清晓急忙蹲下捡药,她一着急又碰到了手心的伤口,疼得倒吸一口气凉气。
突然,眼前的光亮被一道阴影遮住,沈清晓连忙抬头,却见到箫夜站在她面前。
沈清晓蹲在地上,披头散发地,抬眸时眼睛和鼻子都红红的。
脸上还有地上的泥灰,仿佛一只受了委屈的猫儿。
箫夜无奈,就算是沈清晓别有目的地骗他,他也狠不下心,“走吧。”
沈清晓眼睛一亮,立刻抱着堆药材起身,可她抱着药材就腾不出手扶他了。
于是她拧眉,“等等,我……”箫夜眼底凛冽,难道她连做戏也不肯多演一会儿吗?
这就要说出目的了?
可沈清晓只是委屈地看着药材,“可是我这样……就扶不了你了。”
箫夜怔了片刻,嘴角不自觉地弯起,“给祁风。”
沈清晓立刻将手里的一堆东西塞给祁风,随即小跑到箫夜身边,郑重地挽住他。
到了书房门口,沈清晓突然步子一晃。
曾经她来找箫夜为穆子恒求情,却被他抵在这扇门上。
那时候的他喝醉了,眼底是从没有过的失控。
可最后,他还是在她的眼泪中心软了。
“别动!”
箫夜沉声的语气将沈清晓的思绪拉回。
箫夜伸手按住她,另一只手拂开她的碎发,这才看到渗血的纱布。
他眼底冷意毕现,“怎么弄的?”
沈清晓连忙摇头,“是我犯蠢,昨晚睡觉的时候撞到了。”
毕竟箫夜一晚上都没过去,应该不会发现她的谎话。
可男人的寒意更甚,“说实话。”
沈清晓想后退,后背却撞在了柱子上,她疼得扭了下。
箫夜发觉了不对劲,拉住她的手就进屋。
他命令道:“把衣服脱了。”
沈清晓下意识护住自己。
孤男寡女在一间屋,这时候脱衣服?
她耳朵根都红了,“你身体还很弱,不能乱来。”
她已经决定要做他的妻子,这一关,总是要过去的。
沈清晓深吸一口气,一咬牙,捂住了脸。
“箫夜,今天不行,但是等你好了,我……我会给你生孩子的!”
两人之间的空气寂静了片刻。
一道光亮在箫夜的眸子里闪过,将他的怒意都抚平了大半,甚至他的嘴角几乎要扬起了。
虽然仍旧沉着脸,可箫夜动作温柔许多,将她打横抱起。
“我只是要检查你的伤。”
他不是那个意思?
沈清晓顿时脸涨得通红。
丢死人了!
就在沈清晓死死捂着脸的时候,箫夜将她侧放在榻上。
随即,男人清冽而磁性十足的声音在沈清晓的耳边响起。
“生孩子的事……欠着。”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后,激的她脑海空白了片刻。
等沈清晓回过神的时候,后背的衣裳已经被掀开。
光洁如玉的后背上青紫连着红肿,触目惊心。
箫夜原本好转的脸色顿时又铁青一片。
“谁做的?”
他语气里带着隐忍和压不住的愠怒。
“不说的话,我会彻查。”
想到在他昏迷的时候,这小女人经历了什么,箫夜忍不住心疼。
沈清晓咬着唇,连忙说道:“真的没事,都是皮外伤,已经上过药了。”
对比前世她被那对狗男女折磨的刑罚,这根本不算什么。
况且,她觉得老夫人打她也是她活该。
谁让她之前脑子进了水!
回过头,见箫夜脸色还没好转,沈清晓拉住了他的手,有些撒娇一般。
“从来都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怎么可能有人欺负我,不要追究了好不好?”
看着沈清晓的一双小手握住他的手,箫夜的怒意莫名就被抚平了。
他无奈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怎么都没办法拒绝。
哪怕依然还是训话的语气,可他的眼神带着软,“以后有什么事,等我处理。”
沈清晓低下头,心里不由得酸涩。
前世,她不知道让箫夜处理过多少烂摊子,哪怕他的身体越来越差。
想到这些,沈清晓的心仿佛针扎一般疼,周身凉意蔓延。
一双大掌反握住小手,温热一点点传到她的体内……随后,箫夜板着脸,给沈清晓重新检查了伤口,又上了遍最好的药。
沈清晓侧过脸就能看到他完美无瑕的侧脸,俊朗英气,轮廓分明,只是眉头始终是拧着的。
其实,箫夜的长相就是放在整个都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只是他太冷了。
沈清晓再一次在心里发誓,她要好好保护这个男人。
上好药,箫夜起身,刚要冲门口吩咐送沈清晓回去。
然而,沈清晓急忙打断了他,“我的正事还没办完!”
说着,她举起旁边一大把药材,“我是来监督你泡药浴的!”

上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12:22
下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