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谢念慈》谢念慈萧晚澄热门小说_《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谢念慈》完整版免费阅读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谢念慈》中的人物谢念慈萧晚澄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佚名”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谢念慈》内容概括:萧晚澄低眸看怀中的人,绯色的官服下,显得她的腰肢纤细,盈盈不足一握,胸口微鼓,但相比女子还是略显平坦了些最动人的是她的………

小说: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谢念慈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谢念慈萧晚澄

古代言情小说《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谢念慈》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佚名”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谢念慈忙往前迈了一步。萧晚澄却犹嫌不够,继续道:“到我身畔来。”身畔……谢念慈吓得一股寒气从脚心冒至头顶。但是到底不敢反抗,便顺从地绕过桌案,走至他的身侧

评论专区

翡翠之塔:琥珀流,烂尾,干粮打发时间用。

帝国的崛起:一战德国小说,主角是巴伐利亚王子,从侧面影响德国政策和科技,不是纯科技流等一战爆发,在政治经济科技上影响了世界线,在一战爆发之前就开始为德国网罗盟友。

猎者天下:同老文,不过女主网游不落入言情的文太少了,这本可以一看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谢念慈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谢念慈第2章  失心疯

萧晚澄也不知自己是为何发了失心疯要召她来的。
明明当年是他自己决定暗断情丝,将这份注定不容于世的感情掩埋在心底的。
也许,是今天早朝时看见她掩袖咳嗽了两声。
也许,是因为他对着后宫妃嫔都失去了性致。
他忽然很想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对她到底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
想到这里,他漠声道:“上前一步。”
“是。”
谢念慈忙往前迈了一步。
萧晚澄却犹嫌不够,继续道:“到我身畔来。”
身畔……谢念慈吓得一股寒气从脚心冒至头顶。
但是到底不敢反抗,便顺从地绕过桌案,走至他的身侧。
萧晚澄坐着,但是谢念慈可不敢坐。
可是就这么站在他身旁,看着他明黄的龙袍和白玉的束发玉冠,她又觉得好像有些逾越了。
左思右想,都想不到好的办法,便只好跪了下去。
这样,总算是和坐着的君王身子平齐了。
两年多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离他如此之近。
近得萧晚澄都能看得清她脸上细细的绒毛。
“把头抬起来。”
“是,皇上。”
谢念慈微微抬头,但是依旧垂着眸,不敢与他目光对视。
对于萧晚澄来说,仅这样便已经足够了。
他看着她,斜飞的眉,灵动的凤眼,鼻子笔挺,唇很薄。
这样一张脸,生得那般让人惊艳。
单单是素颜,就让人移不开眼。
倘若是上了妆,又该是何等模样?

但偏偏,却是男人,是男人!
不由自主地捏住她小巧的下颌,萧晚澄皱眉道:“怎地瘦成这样了?”
他的指腹温暖干躁,但是谢念慈却感觉浑身如坠冰冷深渊之中。
她垂眸恭敬地道:“回皇上,不过是前阵子病了,过段时日就好了。”
其实哪里是病了,是她因为日日小心,总是难以安寝,所以才比两年前瘦了。
她的话恭谨又小心,萧晚澄何尝听不出来?
为君者,自来便是与孤寡相伴的。
不能有朋友,不能有完全信任之人。
他自懂事时起便知晓,也早已习惯。
但不知为何,当谢念慈守着臣子的本分小心回复时,他的心中又涌起淡淡的不悦。
松开手,他问道:“家里可有侍奉的侍妾?”
谢念慈不知他怎会忽然问到这个,闻言微微有些诧异,但还是回道:“回皇上,微臣在家中一应俱是由娘亲和丫环照料。”
当初本来是准备给她哥哥谢欺程娶亲的,但是他因为生了重病,生怕耽误了对方,便坚持不肯。
谢学士和谢夫人见他如此坚决,便也只得作罢了。
萧晚澄闻得此言,心情又好了一些。
他淡淡道:“你去稍坐一阵,等下陪朕一道用午膳吧。”
谢念慈听了这句话,心中暗暗叫苦。
陪皇上吃饭,哪能吃好?
何况,她此刻就饿得不行了。
虽如此,她还是恭敬地应了,起身走到书案下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盼着时间快些过。
说是坐,也不能如在家中那般随意。
谢念慈一直绷着背,挺得笔直,好似幼年第一次上学时一般。
大离朝的官家小姐们,都是会读些书、认些字的,毕竟以后嫁了人,身为一家主母,还是需要管账的。
但是相比其它人,谢念慈书读得却略多了些。
她虽学了《女则》、《女诫》,但是也喜欢史书、话本和一些杂书。
她爹爹谢章是翰林大学士,见识不凡,见到女儿喜欢读书,很是高兴,便请了名师来家中,给谢念慈一对一讲学。
也因此,在三年前皇帝登基后开科考之时,她才得以替代突然病重的哥哥报名。
这之后,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她竟然一路畅通无阻地过了乡试、会试和殿试,被皇上钦点为状元。
她就这么一直挺腰端正坐着,直到殿中传来一声声的“咕噜”声方才忽然惊醒。
正奇怪是什么声音,却见案后的皇帝一直盯着她,眼神似笑非笑。
她这才幡然醒悟,原来,是她肚子在叫。
一瞬间,她脸涨得通红,感觉自己的脸都在今日丢尽了。
“来人,摆膳。”
萧晚澄轻笑道。
*直到各色精致的菜肴上桌,谢念慈脸上的红霞都还没褪去。
好在萧晚澄是个善解人意的君主,他只字不提她刚刚丢人的事,只是夹箸慢条斯理地用膳。
眼见得谢念慈一小口一小口吃得极慢,萧晚澄忽地将桌上的几道菜每样各夹了一大箸至她碗里。
“朕命谢卿将这些都吃完。”
“皇上……”谢念慈看着自己碗中堆成小山高般的菜肴,略微有些无奈。
她是饿了。
可是,这些也太多了吧!
“怎么,”萧晚澄瞧着她微微不情愿的神色,冷然道:“谢卿可是嫌弃朕了?”
毕竟他刚才用的是自己的筷子,而非公筷。
谢念慈被他吓得一抖,慌忙起身跪下,低头道:“微臣不敢。”
萧晚澄瞧着她这样子就是一阵生气,却又说不清自己到底在气什么。
眼见她低着头,挽在梁冠里的发丝雅青浓密,衬得那一段脖颈愈发雪白如玉,他一下子就气息又有些不稳了。
罢了罢了……跟她置什么气!
“起来用膳。”
他冷声道。
“是。”
谢念慈忙从地上起身,再次在位子上坐好。
这次,她什么也不说了,认真地吃起来。
吃了小半个时辰,她实在是吃不下了,而且,眼看着桌上居然有一盅酒酿小圆子,她忍不住有些馋。
萧晚澄本就一直凝神看着她,自是将她的眼神一下不落地瞧在眼底。
于是示意一旁的太监总管李茂全给她盛了一碗。
“吃不下就别吃了,把这个喝了吧。”
“谢皇上。”
谢念慈忙小心地跟他笑着道谢。
看着她如玉的面容和那耀眼的一笑,萧晚澄忍不住微微错开眼,将眸光投向别处。
皇宫中的御厨,果然不是外头能比的。
谢念慈觉得这是自己此生吃过的最好的酒酿了。
米酒醇香,汤圆软糯,虽是简单的食材,但是也不知道加了什么,居然比明芳斋的要香一百倍。
她就这么一口一个,不知不觉间,竟把一整碗都喝光了。
一时饭毕,漱了口,看着宫女们撤席,谢念慈忙起身让出地方。
这一站起,她陡然间一阵天旋地转,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皇上。”
看清抱住自己的人,谢念慈吓了一大跳,瞬间清醒了一些。

上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12:12
下一篇 2022年9月8日 pm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