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沣沅容欢颜(容欢颜洛沣沅)完结版在线阅读_洛沣沅容欢颜全集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容欢颜洛沣沅》,是作者“容欢颜”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洛沣沅容欢颜,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容欢颜作为新娘,嫁进定安候府三年,洛沣沅都没有碰她今晚,她趁着夜色悄悄摸进了洛沣沅的衾被不料,容欢颜刚触碰对方的肩膀——“谁?!”人猛地坐起身,将容欢颜狠狠拽住“沣沅,是我,你弄疼我了”容欢颜疼的抽气月光透窗而入,洛沣沅清晰看见容欢颜身上的薄纱“谁让你进来的?!”…

小说:容欢颜洛沣沅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容欢颜

角色:洛沣沅容欢颜

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容欢颜”的一本新书《容欢颜洛沣沅》。故事精彩片段如下:“滚!”“回去吧,村妇嫂嫂,别再烦我们了!”说完,一行人不再理会容欢颜,一道离开了厢房。容欢颜踉跄着爬起身追下楼,可街道上早就没了洛沣沅的影子。外面的雪还在下,来时乘坐的马车也不见了。手指被冻得通红,眼眶却红的发烫,容欢颜呼出口气,搓了搓手,试图为自己取暖

评论专区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金手指蛮有趣的

影帝的诸天轮回:还行吧但是,说主角打鼓打的手肿,一天多少小时。。这段可信度真不高。一般人做不到。我也完全不信主角就行

明末锦绣:我看书17年,这么恶心的主角也是少见,主角又蠢又坏还自以为荣,虽然我讨厌圣母,但是也恶心人渣。1星走你。

容欢颜洛沣沅

容欢颜洛沣沅第2章  

容欢颜忍着难堪跨进厢房,慢慢走到洛沣沅面前。
拉着他的手臂,苦苦哀求:“沣沅,我们回去吧,侯爷知道了又要罚你了。”
周围的公子哥纷纷起哄。
“啧啧,世子,这村妇还威胁你呢!”
“就她这难看的样子,谁能下得了嘴,洛老太君逝了,这村妇也就只能拿侯爷的名头说事了。”
“蠢货就是蠢货,不知道越是这么逼男人,越令人厌恶吗?”
一个公子哥走到洛沣沅面前:“走吧,洛世子,我们去红楼洗洗眼睛,那的美人儿各个都是绝色!”
容欢颜心头一紧,握住洛沣沅的袖子不放。
语气卑微哀求:“沣沅,求你了,我们回去吧。”
洛沣沅拉开容欢颜的手,一个用力,容欢颜便摔倒在地。
“滚!”
“回去吧,村妇嫂嫂,别再烦我们了!”
说完,一行人不再理会容欢颜,一道离开了厢房。
容欢颜踉跄着爬起身追下楼,可街道上早就没了洛沣沅的影子。
外面的雪还在下,来时乘坐的马车也不见了。
手指被冻得通红,眼眶却红的发烫,容欢颜呼出口气,搓了搓手,试图为自己取暖。
随后一步一个踉跄,沿着来时的路回了侯府。
“有人吗?
开门啊!”
容欢颜不断拍打着侯府的大门,却没有半分声响。
直到渐渐失去了力气,瘫坐在了地上。
雪越下越大,容欢颜的嘴唇都在颤抖,干裂地渗出了血。
屋檐上,一黑衣身影再也看不下去,只身飞下屋檐,跪在了容欢颜面前。
“郡主!
别再固执了,随我回去吧!”
容欢颜打着哆嗦,回过头看着那黑衣人,扯着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哪还有什么郡主,从我隐瞒身份要嫁给洛沣沅,不惜与父亲决裂的那一天开始,汝南王府就再也没有郡主了。”
容欢颜靠在大门上,眼眶含满了热泪,却迟迟不肯落下。
或许是想哥哥们了,又或许是想爹娘了。
“回去吧,告诉我哥哥们,我过得很好。”
容欢颜红着眼眶,对着那黑衣侍卫笑了笑。
那侍卫实在无奈,却又别无他法,终究是不忍心,将身上的斗篷取下,盖在了容欢颜的身上。
“郡主保重!”
说罢,便消失在了雪夜里。
容欢颜靠在大门上,不知过了多久。
直到天亮,大门才被打开。
容欢颜什么都没说,只是踉跄着起身,进了大门。
“站住!”
一道厉声响起。
容欢颜的脚步一顿,抬头望去,呵斥她的正是她的婆婆。
洛沣沅的母亲,定安候府的侯夫人。
“我听下人说,你一夜未归?”
容欢颜欠了欠身,解释:“昨晚沣沅他在外喝了酒,我便……”“放肆!
容欢颜!”
侯夫人厉声喝道。
“你嫁进我侯府三年有余,不曾生下一儿半女也就算了,如今不守妇道,竟外出一夜未归!”
“看不住自己的夫君,就跑出去找男人,我侯府世代清白,怎么会娶了你这么个败类!”
容欢颜被骂的整个人都蒙了。
直到被粗使婆子按在地上,才反应过来,只能嘶哑着嗓子说道:“我没有……我没有!”
“你没有?

那你身上的披风又作何解释?
!”
侯夫人掷地有声,根本不给容欢颜解释的机会,直接将她定了罪。
“按好她!
今天我就替洛家的列祖列宗教训这蠢妇!”
话落,一旁的人递上早就准备好的藤条,放在侯夫人的手中。
“我没有,母亲,我真的没有!”
‘啪’!
随着藤条落下,容欢颜疼得一声惨叫,挣扎了起来。
可她冻了一晚上,哪还有什么力气挣脱几个婆子的力道?
“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是侯府的规矩!”
藤条挥舞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容欢颜疼到快要晕厥。
“少爷回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藤条终于停了下来。
侯夫人看着走进来的洛沣沅,声音高昂说道:“容欢颜不守妇道,我替你教训教训她,不碍事吧?”
洛沣沅闻言,猛然看向被按在地上的容欢颜。
容欢颜用尽力气抬头,期盼望着洛沣沅,艰难挤出一句:“……我没有。”
可下一秒,洛沣沅却冷淡挪开视线,近乎残忍甩出一句——“母亲教训便是,别气坏了身子,若是打死了,扔出去便是。”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8:26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