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许你天真(陆旭傅煜阳)全集在线阅读_陆旭傅煜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唯许你天真》,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陆旭傅煜阳,是著名作者“柏夏”打造的,故事梗概:(一) 第二天,闫天真小姐姐收到了一份资料 陆旭,二十二岁,A大物理系学神,大学头三年,量子信息、光子学和凝聚态理论计………

小说:唯许你天真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柏夏

角色:陆旭傅煜阳

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唯许你天真》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柏夏”。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当晚,陆旭就收到了两个包裹。其中一个装满了衣服,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应有尽有。另一个里都是鞋子和名牌包包,出席什么场合的都有,各不相同。要说它们之间的唯一相同点,那就是贵,随便翻开一个吊牌,没有低于五位数的

评论专区

我打造了救世组织:是五行缺女吗?????第一章就出傻白甜女主????尬不仅五行缺女,还五行缺脸!!!动不动描写很帅花痴,是人形自走**还是咋的?救世文还是女频文?

青云之上:已完结,女主角是超级大魔头,无血无泪、无情无义,她啊不是人呜呜呜。 实际上就是龙傲天战翻全世界的故事,个人喜爱的2本仙侠类女主文之一

星际江湖:开头写挺好,很有感觉,只是后面情节开始崩坏了……。不过打斗场面气氛描写也不错。可以一读

唯许你天真

唯许你天真第2章  Chapter 2 归来仍是少女

(一)第二天,闫天真小姐姐收到了一份资料。
陆旭,二十二岁,A大物理系学神,大学头三年,量子信息、光子学和凝聚态理论计算等十几门课程满分、五门九十九分!
年年特等奖奖学金和国家奖学金名单里,都有他的名字,还都是榜首。
闫天真恍然地点了点头,原来她的战场不在电影学院,而是在A大。
那个每年从全国网罗学霸的高校,第一学府。
而陆旭,是从那一群学霸里脱颖而出的学神!
这就很有意思了。
闫天真跟很多人打过交道,就是没跟理工科学神打过交道。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走保守路线,让助理小乔准备了一点小礼物,直接快递到了学神的寝室。
当晚,陆旭就收到了两个包裹。
其中一个装满了衣服,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应有尽有。
另一个里都是鞋子和名牌包包,出席什么场合的都有,各不相同。
要说它们之间的唯一相同点,那就是贵,随便翻开一个吊牌,没有低于五位数的。
跟箱子一起来的还有一张烫金的卡片,卡片上写着让全寝室的人都一头雾水的一句话星辰万千不如你。
落款:Elena Yan。
所有混娱乐圈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什么,但陆旭不是那个圈子的人,自然不认识这个名字。
当然,他也不想认识。
他的眼里只有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杨薇薇。
就算这个时候她已经把他拉黑了,他也没有从心里把她赶出去。
陆旭带着刚被分手的难过,把两个箱子丢去了失物招领处,但是没过多久,又被两个学妹送了回来。
师师兄,我查了快递单号,上面写的收件人就是你诶学妹期期艾艾地说完,期待刚失恋的男神陆旭再跟自己说点什么。
但,陆旭彻底无语了。
他看不见眼前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学妹在朝自己眨眼睛,只想着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都寄错地址的Elena Yan是有多粗心?
最后,他把这两个箱子丢到了教工处,等着这个叫Elena Yan的寄错快递的糊涂蛋出现,再把它们还给她。
半个月后,闫天真小姐姐出现了。
根据她多年以来的战斗心得,在追一个人的时候,先引起他的注意,勾起他的好奇心,给他一点小甜头,却又不很快满足他,这样的模式最让人牵肠挂肚。
她故意没有很快联系陆旭,就是为了让他在这一段时间内,习惯那些奢侈品,爱上那些身外物!
在他穿着它们的同时对自己朝思暮想。
这时候,几乎只要她一出现,对方就会感恩戴德地扑上来,给她一个爱的抱抱。
闫天真直接联系了陆旭,约他在A大后门见面。
陆旭很爽快地答应了。
晚上十点,寒风凛冽,人烟稀少,闫天真小姐姐准时赴约。
她开着豪华轿跑,单人赴会,到达A大后,帅气地单手倒车入库,然后无限妖娆地从豪车上下来,踩着小高跟妩媚娉婷地走进了A大后门的值班室。
却不想,她在那里只看见两个大纸箱。
至于陆旭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看门的老大爷帮她把纸箱抬到车边,看了一眼,为难地说:小姐,你这个车有点小,装不下啊闫天真无语,拨了个电话过去,直接问陆旭:你在哪儿?
拿到箱子了?
电话那头的他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拿到了。
东西都在吗?
都在。
闫天真哪里知道里面有什么?
看了一眼,满满当当的,没多想,就这么回了。
然后,那边就把电话挂断了。
等她再打过去,就成了占线状态。
闫天真又拨了几个过去,那边始终无人接听。
她在寒风中愣了好久,才明白过来他把自己拉黑了!
(二)闫天真碰了颗硬钉子,第一次发现,男人不能一视同仁。
对付这个人的法子,在那个人身上可能就不管用了。
闫天真回到家,强忍住想掀桌的冲动,研究了一下资料。
她发现这个陆旭大一大二都很洁身自好,追他的人不少,但是都无一例外地被他拒之门外。
直到大三上学期,当时刚进电影学院的大一新生杨薇薇在一次跨校登山活动里遇见了陆旭,然后就不管不顾霸道地闯进了他的生活,最后成功将他收入囊中。
而杨薇薇同学的做法,总结起来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撒泼打滚无理取闹,闹得尽人皆知,无人不闻无人不晓!
然后,陆旭就举手投降了。
闫天真看到这里,心绪瞬间镇定了。
这是她的拿手戏啊!
还是属于好多年前就不屑玩的低级手段!
闫天真扯下面膜,站在镜子前面,认真地问助理小乔:我美吗?
美。
跟电影学院那些小妖精比呢?
她们哪儿比得过您啊!
她们要是小妖精,您就是黑山老妖!
管她们的S级大boss!
小乔斩钉截铁地回答。
呃,话糙理不糙。
第二天,闫天真开着她的小红超跑,直接开进了A大校园,停在男生宿舍楼前,人来人往的马路边。
12月的天气,闫天真穿着羊绒大衣,戴着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但,一点都不违和。
一头波浪大卷发把她衬得好比明星,飞扬的气势更是让人不敢靠近。
看她的人不少,但也只是看。
她毫不在意,只盯着宿舍楼大门。
她在等陆旭。
闫天真等了好久,临近九点,她才终于看到一抹熟悉的蓝色身影。
她立即来了精神,急急忙忙地跑过去,却因为站了太久,腿一软,跌进了他的怀里。
鼻腔里是熟悉的,洗衣粉的清新味道。
但是她抬头,却发现自己好像找错人了眼前人长得很好看。
好看到让见惯了好看皮囊的她的心都漏了一拍。
不是那种妖艳精致的病弱美少年,更不是潇洒俊逸的阳光型男,而是娱乐圈里绝对不会有的那种,天然的书生气。
不是演出来的,而是由内而外自然散发出来的,书本的气息。
这是闫天真第一次感觉,仿佛透过外表,就看到了一个人的灵魂。
这一刻她突然想,干脆,放弃陆旭,换个目标?
但半途而废不是她的作风,还是等她先拿下陆旭,再来找他!
一瞬间,闫天真的心思已经千回百转。
她咳嗽了一声,站直了身子,问他:这位同学,你认不认识陆旭?
我就是。
他皱了皱眉,简短地回答。
呃闫天真尴尬了。
她摘下墨镜,仔细地看了看,发现眼前人干净利落,收拾得很清爽,与记忆里那个胡子拉碴的陆旭截然不同。
你找我有什么事?
陆旭冷冷的,眼睛里充满了防备。
哦,我就是想加一下你的微信。
闫天真回过神,拿出手机,问他,你扫我还是我扫你?
她通过搜索手机号,加了他好几遍,他都不搭理她。
她不得已,只能亲自出马。
陆旭愣住了。
他发现自己见过她。
那个半夜发酒疯的大姐。
一大早就遇到神经病,真是晦气。
陆旭眼神冰冷,转身就走。
陆旭身高一米八五,大长腿,穿着帆布鞋,有意识地摆脱闫天真,于是天真小姐姐在后面拔腿追也追不上。
闫天真郁闷,转身往车里走,然后开着她的红色骚气超跑,满校园地跟着陆旭。
喂这位同学,就加个微信怎么了?
你不要这么无情啊!
我只是想跟你睡啊不,交个朋友啊!
我不会吃了你的!
喂闫天真一路叨叨,一路按喇叭。
陆旭觉得史无前例地丢脸至极。
临近校门,她很快被保安拦了下来,请她离开。
而陆旭也因为慌忙,飞快地上了一辆公交车,连车是开去哪里的都没有看清下午三点。
在助理小乔求爷爷告奶奶找了各种关系,在不崩闫天真人设、不让任何熟人知道实情的情况下,总算把闫天真从保安室捞了出来。
就知道你靠谱,下个月给你涨工资!
闫天真鼓励地说了一句,就一脸郁闷地回了家。
一晚上,闫天真都在认真反思。
首战再战接连告败,以前的方法全都不管用,她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一场持久的硬仗啊!
陆旭的身影和成绩单交替在脑海里出现,闫天真明白了,对待学神,不能走套路,更不能走肾。
得走心。
(三)认识到这一点,闫天真立即重新制订了行动计划。
第二天,她刚一睡醒就把大红指甲卸了,又去商场逛了一圈,挑了几身学生气十足的衣服。
搭配着白跑鞋、粉色羽绒服,末了还买了一只奶白色的帆布双肩包。
小乔眼睁睁看着她把铂金包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放进帆布包里,半晌没说话,活像见了鬼似的。
闫天真小姐姐洗尽了铅华,很满意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但,还是差了点什么闫天真的视线落在头发上,一狠心,带着小乔去会所剪掉了跟随自己十年的波浪大卷发,只剩下刚过肩膀的长度。
拉直后的头发,扎在脑后,弯成一根马尾辫,灵动可爱。
真清纯。
真青春。
闫天真非常满意,喜滋滋地拍了张自拍发朋友圈,配图文字是天真姐姐今天一十八!
照片发出后,她忍不住率先给自己点了个赞。
然后,就收起手机,一往无前地走进了A大的校门。
A大图书馆,有一排靠窗的座位,视野极佳。
平日里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把这一排位子留给年级排名前十的学霸,而闫天真从来没接触过学霸的圈子,哪里知道这个规矩?
临近期末,图书馆里挤满了人,只有这里还有一个空座位,还恰好就在陆旭边上。
她想都不想,直接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榜眼的位子上。
陆旭一开始没注意到她,当他一直觉得自己在被人盯着看的时候,转过头就看见了一脸花痴的闫天真。
她的变化很大,要不是那一双如狼似虎的眼睛,他差点没认出她来。
但,那又如何?
一个无关紧要的疯女人罢了。
陆旭漠然地转回头,继续读书。
来看书啊?
闫天真丝毫没把陆旭的无视放在心上,笑嘻嘻地盯着他的脸,恬不知耻地说:好巧,我也是。
说着,她嗖的一声从双肩包里抽出了一本八卦杂志,拍在桌上。
封面大图是傅煜阳穿着白衬衣,解开三颗扣子,右手捂着锁骨,汗如雨下的样子。
别提有多浪荡、多**了!
陆旭和闫天真都是脸色一变。
陆旭连忙转过头,不忍直视。
闫天真则暗搓搓地在心里骂了小乔一万遍:让她装点书,这都装了些什么鬼书!
陆旭一脸黑线,努力想要做到目不斜视,但闫天真吃人的目光总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让他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陆旭忍无可忍,转过头,皱着眉头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闫小姐言不由衷,说了个她这辈子都没想过的词语:学习。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闫天真抓住机会,变着法地抛媚眼。
池明亮适时走过来,见到的就是这诡异的一幕。
尴尬地沉默。
陆旭注意到他,冷冷地对闫天真说:你不能坐在这里。
为什么?
这是他的位子。
嗯?
什么?
闫天真一脸莫名:这座位上写他的名字了?
陆旭:闫天真不懂规矩,看陆旭就像是老情人。
池明亮非常识趣,忙摆手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去空教室就好。
不用。
陆旭懂规矩,也知道这个女人八成甩不掉了,懒得跟她解释,站起身来收拾东西,就要往外走。
你去哪儿?
闫天真问他。
你不走我走。
等等!
闫天真叫住他,噘着嘴,不情不愿地:我让位就是了。
闫天真慢腾腾地收拾好东西,站起来。
她四下看了一圈,发现座位都满了,想了想,干脆脱下羽绒服,把它垫在地下,靠在陆旭的凳子边坐下。
这下陆旭感受到的不止闫天真一个人的目光,而是满图书馆的人都盯着自己在看。
他皱眉低头,就看见闫天真穿着一件毛茸茸的宽松白毛衣,坐在地上,扒着凳脚,抬头仰望着自己。
她的脸上含情脉脉地写着两个字:巨乖。
闫天真小姐姐也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神经太过大条,又或者是陆旭太专注于看书,完全不搭理她,于是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趴在陆旭脚边,看他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她是被池明亮推醒的。
这这位同学,你要不要坐到凳子上来?
池明亮红着脸,指着陆旭空荡荡的位子,小心翼翼地问。
闫天真见陆旭不在了,霎时清醒过来。
她站起身,怀里掉下一张字条。
字条上工工整整、明确清晰地写着六个字:不要再跟着我。
闫天真拿着这张纸,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的字写得真好看。
闫天真起身看了一圈,问池明亮:陆旭走了多久了?
刚走。
池明亮如实回答。
闫天真立即拿起衣服,冲出了图书馆。
可四面八方人来人往,哪里还有陆旭的影子?
闫天真看了下表,发现已经八点半了。
空气里,除了12月的清冷气息,还有一股浓烈的书卷香。
校园的法桐道,来往的都是饭后闲步的少男少女。
走在他们之中,闫天真有些恍惚,仿佛自己也回到了十八岁。
几对情侣经过她身边,聊起的都是最家常的情话青南巷子里的那家梅菜扣肉饼很好吃,明天给你买来当早餐?
微积分的老师太变态了,你要帮我补习!
呜呜呜周末我们去南城市场逛逛吧,快过年了,想给你家寄点特产。
听到这些,闫天真嘴角带着微笑,脚步渐渐放缓,不再急着回去,而是慢慢悠悠地走着。
但是很快,她就又笑不出来了。
听说大四物理系的学神和电影学院导演系的系花分手了!
学神精神恍惚了好久。
我赌他们会复合。
为什么?
我哥哥跟学神住同一间寝室,他说啊,学神只有提起杨薇薇的时候,脸上才是有笑容的!
可是他们已经分手了呀!
分手怎么了?
哪对情侣不吵吵架?
追学长的那么多,你见他给过谁好脸色看吗?
闫天真竖起耳朵听完,找了个长椅坐下,开始思考。
杨薇薇怎么就独树一帜了?
哪里就特别了?
除了杨柳腰大长腿娃娃脸,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
而这些地方她都有啊!
三十岁的女人,身材无敌,经济独立,见过世间的脸色,更拥有世间的颜色,万紫千红,独她艳冠群芳。
他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
闫天真很郁闷,坐在长椅里反思。
半小时后,闫天真在收到了三份传单、七张广告、十几次搭讪之后,她总结出来了,不是她有问题,是陆旭有问题!
诚如八卦群众所言,陆旭刚被分手,这时候还处于感情创伤期,她这样直白,他当然不能答应,否则会显得他没良心不长情形象渣!
所以,不论从什么角度来说,他拒绝自己,都是应该的。
嗯她原谅他的瞎了。
闫天真拿出手机,想给小助理布置新任务,开机却发现朋友圈炸了方腾逸:三朵玫瑰花。
左青:天真小姐姐永远十八岁!
傅煜阳:你最美。
接了一个亲亲的表情。
方导演:闫总竟然这么年轻,真是英雄出少女。
童怡:别人化了妆都没有你化成灰好看!
几百个赞,上百条评论,闫天真只回了童怡一句:我谢谢你噢!
刚回复完,下一刻,闫天真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起来,她以为是童怡,却不想,来电人是傅煜阳。
傅煜阳帅气的头像在屏幕上跳跃,闫天真愣了一会儿才接通电话。
你在哪儿?
那边立即传来傅煜阳焦急的声音。
A大。
在那儿别动,我来接你。
傅煜阳说完就挂了电话,没有问她为什么在那儿,也没有问她跟谁在一起,直接就说要来接她,让她拒绝的时间都没有。
这个小朋友,性格跟自己很像啊人类的情感可以伪装,但是就算是演戏,也需要下功夫。
她消失了大半天,手机关机,没有人能联系上她。
朋友圈一出现,唯一能很快知道消息的是童怡,但是找自己的却是傅煜阳。
那一瞬间,闫天真觉得,傅煜阳是真的关心自己。
看着他英俊潇洒的头像,闫天真所有的郁闷都烟消云散了。
男人嘛,都一样,需要他们的时候,有个人陪在身边就行。
是谁都可以,是谁都无所谓。
她有那么多的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碎了一个有影响吗?
没有。
因为她还有一箩筐。
(四)傅煜阳的车开得飞快,到达A大校门的时候,时间刚过九点十分。
他在路边等了很久,始终没有看到闫天真,他刚拿出手机想给她打电话,却听见有人在敲自己的车窗。
傅煜阳转头,就看见闫天真穿着一件毛茸茸的衣服,俯身看着自己。
她的马尾辫歪在一边,整个人看上去懵里懵懂的,跟他以前见过的闫总截然不同。
这还是那个千面女王吗?
那一身毛茸茸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傅煜阳内心惊讶归惊讶,手上的动作却很快。
他戴好口罩,快步走到闫天真面前,接过她的羽绒服和双肩包,然后为她打开了车门。
小心。
傅煜阳右手护着她的头,让她坐进车里。
你今天怎么了?
傅煜阳回到驾驶座,关心地问。
什么怎么了?
闫天真双目无神,看着前方,双颊红扑扑的,脖子缩在毛衣里,整个人就像一团毛茸茸的玩具。
你今天跟以前不太一样。
哦,你说外形啊闫天真没精打采地回答,日子太平淡了,想换换口味。
闫天真一语双关,傅煜阳只听出了一层意思。
很好看!
傅煜阳夸她。
谢谢!
闫天真蔫蔫的,不太想说话,靠着车窗闭上了眼睛。
车没有很快如预想的发动,闫天真等了一会儿,刚想催促,下一刻,男人坚实的身体却突然压了上来。
闫天真只觉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混合着香水味攻进了鼻腔,朝着自己面门而来,她倏尔睁开眼睛,就看到傅煜阳长长的睫毛。
他闭着眼,想要亲吻自己。
和着他身上独有的香味一起,在狭小的空间内缠绵。
气氛一时暧昧不已。
她突然觉得有点想吐。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闫天真大力推开傅煜阳,不悦地皱眉。
与他拉开了距离。
拜占庭教皇,你送的礼物。
啊,我送的?
闫天真愣了片刻,立即反应过来,拜占庭教皇大抵是个香水名字。
肯定是她吩咐助理小乔置办的。
闫天真霎时笑靥如花地夸赞:好香。
傅煜阳眼神温柔,挑起她的下巴,又凑了过去。
香味再次扑鼻而来,这一次,闫天真实在忍不住了。
她猛地推开傅煜阳,打开车门跳下车。
呕闫天真撑着树,弯着腰,站在道旁呕吐。
但因为一整天没吃东西,也吐不出什么来。
傅煜阳立即递来水瓶,给闫天真漱口。
等她缓得差不多了,二人才重新回到车上。
你是不是对我不满意?
车内响起傅煜阳幽怨的声音。
闫天真心烦意乱地侧头,刚想让他不要废话了赶紧走,就看见昏暗的空间内,傅煜阳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里头写满了委屈、伤心、难过。
我见犹怜。
没有!
绝对没有!
闫天真突然就心软了,强打起精神,从后座的双肩包里拿出印有傅煜阳艺术照的杂志,指着上面的妖精说,你看,我到哪儿都带着你,怎么会对你不满意?
傅煜阳面色缓和,松了一口气,感动得再次凑上前。
闫天真立即眼疾手快地止住了他的动作:先回家。
傅煜阳眼睛一亮:回谁家?
闫天真想了想,说:我家。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8:22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