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回到大唐捡未婚妻(张顿李二)_张顿李二完结版阅读

古代言情《穿越回到大唐捡未婚妻》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喝茶泡馍”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张顿李二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第6章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个大字,出自南朝大臣周兴嗣的《千字文》而这八个字,字势雄逸,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长孙皇后有………

小说:穿越回到大唐捡未婚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喝茶泡馍

角色:张顿李二

经典小说《穿越回到大唐捡未婚妻》是网络作者“喝茶泡馍”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李君羡抱拳道:“诺。”没多久,顶着一张胖脸的房玄龄,和皮肤黝黑如同黑炭的尉迟敬德,以及络腮胡的程咬金,身穿便装跟在李君羡身后走了过来。“臣房玄龄,臣尉迟敬德,臣程咬金,拜见陛下。”走到李二跟前,三人纷纷作揖

评论专区

汉末天子:额。怎么说呢。虽然作者写的挺多历史文,但完全感觉不出他对历史有啥了解啊,韩愈师说里的名言都要被套到孔子身上。再加上烂俗的对白风格和幼稚的剧情推演,给个毒草好了。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先不说猪脚性格过于猥琐、自私、胆小如鼠,细节方面,各种分析性的描写太过无脑、肤浅,人物交流方面想要突出各种人物智慧,反而笔力不够,更显生硬

我掌华娱:老驴的书,除了功夫皇帝我能看大半本,其他的完全下不了咽,不是金手指剧毒就是因为其他原因,这个作者感觉一点也不长进,明明可以有更高的成就

穿越回到大唐捡未婚妻

穿越回到大唐捡未婚妻第4章  第4章

第4章而此时,行走到半路上,李二终于缓过酒劲,心有余悸的自言自语道:“好烈的酒啊,君羡,你也喝一口尝尝看。”
李君羡诺了一声,将那坛打开了的二锅头拿起来,轻轻抿了一口,登时瞪大了眼睛,“好酒!”
李二不甘心的指了指自己酿的酒,“你也喝一口这个。”
李君羡连忙又喝了一口,这次沉默许久,才硬着头皮道:“也是好酒。”
“……”李二眼角跳了几下,哪里还看不出自己酿的酒,根本无法媲美张顿酿造的二锅头,叹了口气道:“朕栽了啊。”
这一次来,本是信心满满考验他,结果这才过去多久,自己先狼狈的跑了出来。
要是这样回去,怎么跟长孙皇后交代?
而且张顿的那番话,如同一块石头压在心口。
李二脸色阴晴不定,望着李君羡赶着牛车往皇宫的方向走,开口道:“先不回宫了,朕在这等着,你替朕把房玄龄、尉迟敬德、程咬金叫过来,记得让他们穿上便服。”
李君羡抱拳道:“诺。”
没多久,顶着一张胖脸的房玄龄,和皮肤黝黑如同黑炭的尉迟敬德,以及络腮胡的程咬金,身穿便装跟在李君羡身后走了过来。
“臣房玄龄,臣尉迟敬德,臣程咬金,拜见陛下。”
走到李二跟前,三人纷纷作揖。
“这里不是朝堂,不用拘礼了。”
李二摆了摆手,神色凝重的看着三人道:“知晓朕让你们换上便服过来,所为何事吗?”
房玄龄和程咬金摇了摇头。
尉迟敬德咧嘴说道:“陛下有事尽管吩咐!”
李二嗯了一声,将长乐公主的事情跟他们娓娓道来,然后又讲到在张顿家里,考验没一会便狼狈的跑了出来。
房玄龄、尉迟敬德、程咬金听得一愣一愣的,长乐公主竟然找了一个普通百姓做夫君?
面对李二的考验,张顿竟说河东道有大旱?
李二看向房玄龄,问道:“玄龄,你觉得他说的是真是假?”
房玄龄拧着眉头道:“陛下,臣未曾去过河东道,不敢乱说。”
“只不过,河东道的行台,这些时日连日奏报,说那边连绵大雨,现在张顿又说河东道大旱,陛下,你信一个寻常百姓的话?”
李二沉默了几秒,道:“此子不像是无的放矢之人,知节,你派人去查一查。”
程咬金肃然道:“诺。”
李二忽然揉了揉脑门,只感觉一阵头疼,道:“张顿这小子,酿酒倒是有一手。”
尉迟敬德迟疑道:“臣尝过陛下的酒,绝对是天底下独一无二之好酒,怎可能比不上那个张顿酿造的?
臣尝一尝看。”
说着,尉迟敬德走到那两坛酒跟前,拿起打开了的一坛酒,直接往嘴里灌。
李二看的神色一变,想要劝阻已经晚了。
“额……”尉迟敬德喝下酒后,浑身一个激灵,感觉喉咙燃烧起来一般,深吸了口气,放下酒坛咧嘴道:“好酒!”
话音甫落。
他整个人趔趄了几下,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涨红着脸半天都没起来。
房玄龄、程咬金在一旁看的倒吸凉气,这是什么酒?
以尉迟敬德的酒量,也一杯倒啊?
程咬金更是神色凝重,尉迟敬德的酒量,就算是他也比不了,说尉迟敬德是千杯不醉也不算夸张。
可现在,尉迟敬德被二锅头给喝翻了?
李二脸色难看的看着尉迟敬德,让你过来帮忙的,你先把自己给喝翻了?
特么你是来帮倒忙的?
“玄龄,朕知道你的办法多,你来给朕想个法子。”
李二看向房玄龄,面部抽抽着说道:“朕是来替观音婢考验张顿,总不能这样回去。”
还不等房玄龄开口,程咬金在一旁笑道:“陛下,臣有一个办法,臣去张顿家里,给他点难堪。”
看着李二神色困惑,程咬金耐心解释道:“陛下想一想,长乐公主是什么身份,他一个张顿又是什么身份!”
“若是长乐公主真的下嫁于他,以后有人打上门了,他拿什么保护公主?”
“臣去试试他的身手,若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陛下就有十足的理由,拒绝二人在一起!”
闻言,李二眼眸一亮,“这是个好办法,你去试试!”
“诺!”
程咬金咧嘴一笑,随即按照李君羡所指的门户,深吸了口气,一脚踹在大门上,大吼道:“给老子开门!”
砰!

伴随着一道沉重闷响,木色大门没有被踹开,程咬金却惨叫出声。
李二,房玄龄站在不远处的墙壁后,被他的惨叫吓了一跳。
程咬金倒在地上,一边捂着小腿,一边激动的冲李二的方向扯着嗓子吼道:“怎么是铁门啊!”
李二:“……”李君羡:“……”房玄龄:“……”三人懵逼的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程咬金,又看了看张顿家的大门。
门是大铁门?
铁在大唐是比较值钱的东西,用来做门也太奢侈了啊!
“不对啊!”
李二嘀咕道:“朕记得刚才敲门时,那门绝对是木头做的。”
“怎么会是变成铁做的大门?”
李君羡低声道:“陛下,有没有可能,这门是他刚刚换上的?”
李二恍然:“有可能。”
把木门换成铁门的荒唐事,别人干不出来,李二觉得张顿就说不准了。
毕竟此子善于“君子藏器於身”!
房玄龄在一旁听得懵逼,你们说的这个人,怎么听着这么邪乎啊!
嘎吱!
就在此时,大门应声而开。
李二、房玄龄、李君羡赶忙放眼望去。
身穿青衫的张顿一脸困惑的打开门走了出来,就见程咬金躺在地上,纳闷道:“刚才敲门的是你?
你干什么?
敲门敲的这么大声?”
程咬金指着大门激动道:“你有病啊,给你家装铁门作甚?”
张顿神色一怔,纳罕道:“这是我家,我装什么门,和你有什么关系?”
“……”程咬金张了张口,竟找不出话来反驳他。
张顿板着脸道:“你还没回答我,你敲门敲那么大声做什么?”
程咬金扶着地面站起身,龇牙道:“老子今天心里不爽快,拿你来解解闷!”
“看打!”
说完,程咬金扬起沙包大的拳头,冲着张顿的脸颊重重砸了过去。
来真的?
张顿眯起眼眸看着他,等程咬金快到身边时,扬起手掌猛地扇了过去。
程咬金脚步一顿,抬起手肘想要去挡。
然而,张顿扇来的手掌速度更快,重重的砸在程咬金的脸上。
啪!

伴随着清脆巴掌声,程咬金感觉整个人被扇飞出五米远,噗的一下吐出鲜血,坐在地上低着头,一动不动。
“这都哪来的神经病。”
张顿甩了甩手掌,如同扇飞了一只苍蝇般,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程咬金一眼,嘀咕着将大门轻轻关了起来。
幸好刚才换了铁门,若还是木门,搞不好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闯进家里。
古人的话就是好使,君子藏器於身有大用!
“……”远处,李二、房玄龄看傻了。
李君羡更是心中一寒。
这是什么力气!
刚才在张顿的家里,如果张顿想要对李二动手,自己根本保不住他!
李二率先回过神来,先让李君羡去看看程咬金,然后望向房玄龄,神色凝重道:“玄龄,你怎么看?”
房玄龄抬头迎上李二的目光,神色肃然的拱了拱手道:“臣祝贺陛下得了一位乘龙快婿!”
李二:“……”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8:16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