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安然晏大夫《覆流年女主重生几次》_(覆流年女主重生几次)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覆流年女主重生几次》,是以陆安然晏大夫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陆安然”,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云辞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即便点了点头:“嗯”“主子你不想在多给自己一点儿时间吗?说不定绘锦小姐会跟着主子你一起回朝旭国!”晏大夫却是这样说道:“宫主已经说了,朝中的事情,她会代为处理让你安心在楼兰国治眼睛”云辞动了动嘴唇,尽管他也很希望会有意外的收获…

小说:覆流年女主重生几次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安然

角色:陆安然晏大夫

热门新书《覆流年女主重生几次》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陆安然”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潘姑娘,是出了什么事吗?”当陆安然快要走近的时候,却传来了云辞那润泽温玉的声音。这让陆安然的眉心却是一跳,似是联想到了什么。立时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云辞的跟前:“公子,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云辞的面容在烛光的映射下,泛出一抹犹如温玉一般沁骨的光芒:“这两日在下一直都会到山里来

评论专区

小地主:种田文的双璧,比起一口泉,多了些装B打脸的俗套,没那么清新淡然,格调略逊。优点是写出了早年间农村人的淳朴,令人感怀。

我是打酱油的:带点色的文章,或者说时常和女人互动的。故事讲的不错,可惜太监了,毕竟色的有点多,小**在主角被抓女配要被强干的断了,

妖焰通天:一个土著世界的土著妖怪,装B装的再好也挠不到我的痒处

覆流年女主重生几次

覆流年女主重生几次第8章  

以往不管容枫多晚回来,都会在亥时之前回来的。
因为他知道晚上她一个人在名宿是会害怕的。
但是直到亥时过了一刻钟,她都没有见到容枫回来,便顺着容枫山上的路线一路找去,结果连容枫的人影都没有见到。
她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便直接找到了容枫平时采药的地方。
结果她喊了这么多声,都没有听到容枫的回应,心下便越发的着急了。
就在陆安然继续往山上找的时候,便见前面的山路上有亮光,便立刻朝前面的亮光走去。
“小枫,是你吗?”
陆安然一边叫着小枫的名字,一边朝前面走去。
“潘姑娘,是出了什么事吗?”
当陆安然快要走近的时候,却传来了云辞那润泽温玉的声音。
这让陆安然的眉心却是一跳,似是联想到了什么。
立时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云辞的跟前:“公子,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辞的面容在烛光的映射下,泛出一抹犹如温玉一般沁骨的光芒:“这两日在下一直都会到山里来。
今日只顾着雕刻手里的木雕,便一下忘记了时间,所以才会这么晚下山的。”
陆安然看了一眼云辞抓在手中的木雕。
眸中却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怎么就会这么巧?
容枫这么晚没回来,她上山来找的时候,却又遇到了云辞。
“那公子是什么时候来的?”
陆安然紧接着问道。
同时又在小心的观察着云辞脸上的神情和身上的衣物。
“用完晚饭之后便来了。”
云辞从容的回答道。
“那你有看到小枫吗?
他一般都在这附近采药的!”
云辞摇了摇头:“这两日我一直都在前面的休憩亭,并没有听到有人采药的声音。”
随之云辞便转过头看向一旁的景瑜问道:“景瑜,你有看到吗?”
“属下倒是在附近看到过有几个背着竹篓采药的人,但是并没有那位小枫公子。”
陆安然听到这便越发的着急起来,她总觉得容枫突然不见一定跟云辞有什么关系。
她知道云辞不会对容枫怎么样,但是这并不代表,云辞故意打晕容枫,然后让她出来找容枫。
这样造成他们一个偶遇的场景。
而且下一步云辞肯定会说帮着她一起寻找。
“好吧。
那我在去别处找找。”
陆安然抿了抿唇,对着云辞说道。
她倒也宁愿是这样。
至少容枫是安全的,但是她就担心这和天机门的人有关!
“潘姑娘,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山上去找?”
当陆安然提着灯笼转身朝另外一道山路找去时,云辞的声音便在陆安然的身后响起:“不如在下让景瑜回去多叫几个人过来,帮潘姑娘你一起找找小枫公子的下落?”
“多谢公子的好意。
我去前面看看,要是还没有找到小枫的话,我就回镇上叫人,让大家帮我一起找找。
也说不定小枫刚刚回去了呢。
所以就不麻烦公子你了。”
陆安然转过头,语气清浅、话语客气的对着云辞说道。
云辞的大拇指沿着木雕的纹路细细的勾画了一遍,随后便启开色淡如水的唇,语气平静道:“那潘姑娘多注意安全,在下就先回去了。”
陆安然没再理会云辞,径直的就朝前面的岔路口走去,当走了一段路之后,陆安然又回头看了一眼,确定云辞并没有在跟过来之后,便再次朝前面的山路走去。
“小……啊……”陆安然刚准备呼喊容枫,结构一脚就踩陷到了茂盛的灌木丛中,紧接着整个身体便坠落到灌木丛中。
让陆安然根本毫无反应。
只凭着本能,双手抓住周边的杂草和石头,但是手边的杂草和石头根本承受不了陆安然的体重,让她的身体不断的往下滑动着。
已经走远的云辞隐隐约约听到一声声响,便立即停下脚步,朝陆安然的方向走去。
“潘姑娘……?”
云辞对着夜空唤了几声。
不一会儿便听到陆安然的呼救声:“我在这儿……我掉到一个山洞里了……”陆安然的身体在不断的往下滑动着,陆安然的双脚也在不断的找着支撑点,想要努力的往上爬。
“主子,在这里。”
景瑜提着灯笼顺着陆安然发出声音的地方找去,这才在一个被杂草横生,灌木掩盖的地方找到一个黑漆漆的洞。
因为陆安然滑落下去的太深,景瑜手中的灯笼根本不足以照明,只能隐约的看到地洞里面有个人的轮廓。
“快拉她上来。”
云辞对着景瑜说道。
景瑜试探性的往洞里伸出自己的手,但是发现根本就够不着陆安然,而且这个地洞的洞口只够容纳一个人。
“主子,不行。
她掉下去的太深了,属下得去找一些藤蔓或者长的树棍来。”
景瑜试了几次之后便放弃了,对着云辞禀报道。
“那你快去。”
自从他看不见以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但是现在他却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够看得见。
“可是……”景瑜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洞口,凭着直觉对着云辞说道:“这洞口如此隐秘,不像是人挖出来的,也不像是天然形成的,而且这周围好像还有动物的抓痕,这应该是……”“快点儿去。”
景瑜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云辞厉声打断了。
景瑜不敢在犹豫,立刻就轻点脚尖,去寻找树枝藤蔓和长的树棍去了。
但是景瑜说的话陆安然在地洞中听得清清楚楚,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这山上是有狼,但是狼一般都不靠近村民居住的地方的。
一直都在深山上。
而她也从未在这里遇到过狼。
“潘姑娘,你不用紧张,没事的。”
云辞侧过耳朵,嗓音温润的安抚着:“你现在能看到我吗?”
“我只能看到洞口有亮光。”
陆安然回答道。
光是听声音的回音,云辞便知道陆安然至少掉下去有一米的距离。
“那你脚下是空的,还是能踩到泥土或者石头?”
云辞又紧接着问道。
“我脚下不是空的,能踩到泥土。
这个地洞好像是一个很陡的坡子,但是我没办法爬上来。
而且我手上抓的草撑不了多久了。”
陆安然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滑动着,让她不敢在乱动一下。
一旦她手中抓着的草断裂, 她的整个身体就会滑下去,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固定住身体的东西。
而这地洞下面会是什么,她不敢想象。
最重要的是她手中的灯笼是和她一起掉落下的,但是她并没有看到后面有什么亮光,这说明这个洞很深。
陆安然越想便越发的感觉到一阵恐惧,她曾经看过一部外国的电影,说的是几位主人公到达地底去探险,结果碰到了一种未知的生物,最后她们全都被这种生物给吃了。
她不怕死,她就是怕在绝望中和恐惧中死去。
“我真的撑不了多久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陆安然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和颤音。
云辞一听,心下越发的着急起来。
直接抓起手中的盲杖然后将灯笼绑在另外一边,伸进了洞口。
“你够的到吗?”
“够不到,还很远。”
陆安然看到一抹亮光进入到洞口中,心中升起了一抹希望。
“还有多远?”
尽管云辞心下着急,但是声音却低沉,平静,给人一种无比的安全感和信任感。
“大概半个手臂的距离。
“陆安然粗布估算了一下说道,然而事实上她的身体一直都在往下滑落着。
当陆安然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陆安然便发觉那灯笼离自己越来越近了,陆安然立刻伸出一只手去抓。
指尖总算碰到了那根盲杖。
这下顿时让陆安然的心安了不少,而这个时候陆安然才发现,云辞竟然自己钻到了地洞中,这才让她够到了盲杖。
“抓紧了,等景瑜来,会把我们拉上去的。”
云辞感觉到盲杖那边的力道,便语气轻松的说道。
然而这句话刚说完,陆安然抓在手中的草就断裂开了,而抓住盲杖的手因为手心里全是汗,让她没办法抓牢盲杖。
整个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在往下滑着。
陆安然的呼吸越来越重,当她的手一下从盲杖滑出的时候,她整个身体便迅速的往下滑去。
只让陆安然从嘴中发出一声害怕的尖叫声。
云辞见盲杖那头一下失去了重量,紧接着便听到了陆安然滑落下去的尖叫声。
但是这尖叫声只持续了一会儿,便一下停住了。
说明陆安然并没有往下滑的太深,应该是到头了。
随之云辞没有多做犹豫,便也让自己滑入了地洞中。
此时景瑜已经赶过来了,立刻伸手去抓云辞的腿,但是却是晚了一步:“主子……”陆安然从地洞中滑下来的时候,人是清醒的。
而她掉落下来的灯笼也在旁边,让她能够大致的看清这洞里面的情形。
这洞并不是动物挖的,而是人为挖出来的,并且地上还铺就了一层砖石。
这让陆安然害怕的心多多少少得到了一丝安慰。
只要不让她直接掉到什么狼洞、蛇洞里面就行。
随之刚直起腰身的陆安然便被跟随她一起滑落下来的云辞给压到了身下。
陆安然看到云辞的时候,分外的惊讶,就感觉有一抹强光一下照进她漆黑一片的心底一般,瞬间便将她所有的害怕和恐惧都驱除了。
“你怎么也下来了?”
人在陷入绝境的时候,最先击垮人意志的便是孤独,如果这个时候有人陪着自己的话,那么那种恐惧感和孤独感会减少一半。
云辞撑起双手,从陆安然的身上爬了下来,当他的手碰到坚硬的砖石时,心下便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没有撞伤你吧?”
云辞的手又在地上摸索了一下,同时便去找手边的盲杖。
“没有。”
陆安然摇了摇头:“是我把你拽下来的?”
“不是,是我自己下来的。”
云辞漾起唇边的一抹弧度,露出一抹给人心安的清浅笑意:“我怕你一个人在下面会害怕,或者遇到什么危险,所以我就下来陪你了。”
“反正我下来的时候,景瑜已经回来了,相信他用不了多久就能把我们救上去的。”
云辞找到掉落在手边的盲杖之后,便举起盲杖开始丈量这个洞口的高度,发现竟然够他站起身。
陆安然听到这句话,担惊受怕的情绪一扫而空,反倒有丝丝暖流流淌入她的心扉。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安然慢慢的坐起身,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身上传来的疼痛:“你不怕这里是狼洞,掉下来和我一起喂狼吗?”
云辞轻勾了勾唇:“你长这么大应该没有见过狼吧?
狼的洞怎么可能会挖得这么深。”
“就算这里不是狼洞,你就不怕有其他危险吗?”
老实说,在这种情况不明的情况下, 云辞竟然能够滑下来陪她,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6:23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