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安懿赵雨笙《赵雨笙宋安懿》_赵雨笙宋安懿全集阅读

《赵雨笙宋安懿》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宋安懿赵雨笙是作者“赵雨笙”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赵雨笙看了看自己刚刚打包好的生活用品,两床又薄又硬的铺盖、一个已经有点漏水的搪瓷盆、饭盒、牙缸、一个包袱还有一大摞书 说实话,她真想把这些东西送人,自己轻装回家,但是想到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家里最好的,赵雨笙还是认命的将这些东西扛在身上,慢慢的走出了宿舍楼,不慢也不行啊,现在她背着这么多的行李 ,而且饿的脚下发飘…

小说:赵雨笙宋安懿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赵雨笙

角色:宋安懿赵雨笙

看现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赵雨笙”的《赵雨笙宋安懿》。概述为:王桂灵还想呵斥的话咽了下去,身体僵了僵拍拍赵雨笙的后背,轻声问道:“这是咋了,是不是在学校叫人家欺负了,还是高考没考好,不要紧,跟娘说。”赵雨笙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娘,我没事,我就是想你了。”“你这孩子,吓我一跳。”王桂灵哭笑不得的说道

评论专区

我被妖魔圈养了:主角好弱智

唐奇谭:猫疲的书,不写历史写传奇了,给四分的原因是作者,实际内容大概也就是三分左右吧。

暗黑萌战记:带点小清新奇幻味道

赵雨笙宋安懿

赵雨笙宋安懿第2章  

刚走到村口,赵为民指着前面说道:“雨笙,你瞧那不是你娘吗?”
赵雨笙心中一惊,朝前面看去,前面村口站着两个女人,而其中一个正是自己这具身体的母亲王桂灵。
赵雨笙本以为自己看到她会心虚会害怕,但是没想到自己现在竟然心里酸酸的,想要迫不及待的扑进她的怀里去。
“雨笙。”
王桂灵看到车上的人正是自己闺女,忙挥了挥手朝这边走来喊道,“雨笙。”
赵雨笙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怎么的,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娘,是我,是我。”
赵雨笙原本从未叫过的“娘”,现在竟然叫的如此顺畅,丝毫没有勉强的感觉。
等到牛车停下,赵雨笙一手撑着牛车便跳了下来,可将王桂灵吓了一跳,使劲拍了赵雨笙的胳膊一下,道:“你这孩子,咋不等你哥停稳了再下来,跳崴脚咋办?”
赵雨笙抹了抹脸上的泪,一把抱住了王桂灵。
王桂灵还想呵斥的话咽了下去,身体僵了僵拍拍赵雨笙的后背,轻声问道:“这是咋了,是不是在学校叫人家欺负了,还是高考没考好,不要紧,跟娘说。”
赵雨笙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娘,我没事,我就是想你了。”
“你这孩子,吓我一跳。”
王桂灵哭笑不得的说道。
“咋样,还是闺女好吧,闺女就是贴心小棉袄。”
另外一个妇女走过来说道。
赵雨笙不好意思的放开王桂灵,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喊了一声:“二大娘。”
“哎。”
二大娘应了一声道,“你这孩子怎么好几个月都不回家,你娘天天记挂着你呢,你瞧瞧你娘嘴角都起泡了。”
刚才赵雨笙着急没有仔细看,现在一看王桂灵的嘴角的确起了个泡。
王桂灵被女儿看的不好意思,轻轻的拍了二大娘一下,道:“嫂子你看你跟孩子说这干啥,她不是跟我捎信儿了。”
赵雨笙有些内疚的看着王桂灵道:“娘,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不回家让你着急的。”
王桂灵突然听到赵雨笙这么一本正经的道歉,还有点不适应,笑笑:“没事,你不也是为了学习,你学习认真娘只有高兴的份儿。”
王桂灵转头又对赵为民道:“为民今天真是多谢你了。”
赵为民不在意的摆摆手说道:“瞧你说的婶儿,这不是赶巧了。”
“娘,您说的对,今天要不是遇见我为民哥我都不知道咋回来。”
赵雨笙拉着王桂灵的手说道。
“为民,改天到婶儿家来吃饭啊。”
王桂灵说着拿起赵雨笙的行李。
赵为民在后面答应了一声:“知道了,婶儿。”
赵雨笙知道虽然赵为民答应了,但是肯定不会来的。
王桂灵一手提着赵雨笙的书,背上还背着铺盖卷,赵雨笙手里拿着盆子还有包袱这些比较轻松地东西。
王桂灵还总是一直试图拿她手里的东西。
“考的咋样?”
王桂灵看了看赵雨笙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道,紧接着又赶紧说道,“考不上大学也没事,你瞧瞧咱们这十里八乡的上了高中的能有几个,更别说上大学那更是一个也没有,你的学历就是头一份了,等到城里的厂子招工你肯定能进去。”
赵雨笙自信的笑笑,道:“娘您放心吧,您指定是咱们公社第一个大学生的娘。”
王桂灵知道自己闺女一直都是踏踏实实,从不说大话,现在赵雨笙这样说,那就是十拿九稳了,不禁笑得合不拢嘴,道:“雨笙啊,你可真给娘争气,真好,考上大学就是干部了,哈哈哈,快走,回家,娘给你做好吃的。”
赵雨笙娘俩心情愉悦,脚步轻快的回了家,但是当赵雨笙看到家里的房子之后,不由得心中沉了沉。
他们家的房子本就是土坯房,还是她爷爷那辈盖的,她父母结婚的时候也不过是加固了一下,到现在为止,这房子的墙壁上已经出现了好几条大裂缝,而且根据原主的记忆,这房子往往是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
赵雨笙想起自己的处境,家里只有她们娘俩相依为命,平时只有王桂灵一人上工赚工分,还要供自己念书,说捉襟见肘都是好听的,根本就是身无分文。
赵雨笙想到这里,暗自下定决心要想办法赚钱,让她娘过上好日子。
回到家后将赵雨笙和王桂灵将家里的东西收拾好,王桂灵又匆匆的去厨房做饭。
赵雨笙换了身更破的衣裳在家里转悠了一圈,赵家只有三间正房是土坯房,厨房就是在院子里搭了个低矮逼仄的小棚子,三间正房王桂灵和赵雨笙一人一间,在赵雨笙的记忆里,等到了冬天,为了取暖,她们娘俩会睡在一起。
赵家的院子倒是不小,前院里种着菜,现在正是盛夏,院子里的瓜菜结的硕果累累,赵雨笙钻进菜园子里随手摘了根黄瓜洗干净就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这一口下去,真是让赵雨笙眼前一亮,这黄瓜虽然长得不如后世的标致,但是吃起来是真是后世的黄瓜不能比的, 满口都是黄瓜的清香,真不愧是纯天然无污染。
赵雨笙又啃着黄瓜钻进了后院,后院里有个猪圈,还有个鸡圈,这些都是王桂灵的心肝宝贝。
猪圈里养着一头大公猪,这是今年的任务猪,还有几只鸡,平时母鸡下了蛋,王桂灵一个都舍不得吃,除了留给自己女儿回家吃的鸡蛋,剩下的她都拿到收购站去卖掉,就是为了给赵雨笙攒学费。
看到这满院子的鸡,大肥猪还有蔬菜,赵雨笙不禁又红了眼眶,王桂灵平时上工都是跟男人干一样的活,拿八九个工分,下工之后还要去打猪草,还要自己做饭洗衣,支撑着她做着一切的不就是赵雨笙这个女儿吗?
如果她知道自己真正的女儿因为一场高烧就离开了人世,会不会觉得生无可恋,也跟着女儿离开。
其实王桂灵大可以跟村子里其他人一样,不让女儿读书,等到女儿长到十五六岁,找个婆家嫁出去,收一笔彩礼,过自己滋润的日子,可是她没有这么做,她一个人顶着压力,顶着村里的流言蜚语,把自己当作男人使唤,就是想让女儿不跟自己一样辛苦。
赵雨笙想到这里,再次在心中下定决心,要让王桂灵过上好日子。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6:15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