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思蕾施凤阳《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全文》_(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全文)全集阅读

现代言情《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全文》,讲述主角张思蕾施凤阳的爱恨纠葛,作者“施凤阳张思蕾”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一场电影,看得我胆战心惊,身子发抖后半场他似乎睡着了,手握着不动,我小心翼翼地偷瞥,果然看到他闭了眼睛,昏暗的灯光下,睫毛鸦羽一般垂下,神情冷倦但即便这样,我的手还是没能伸出来,他握得很紧我脑子很乱,一团糟,总觉得千丝万缕的线,绕啊绕,绕得心头火急火燎…

小说: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全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施凤阳张思蕾

角色:张思蕾施凤阳

现代言情小说《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全文》的作者是“施凤阳张思蕾”。梗概:我心里隐约觉得,施凤阳是单身久了,准备抓我下手。意识到这点,我脸红到了极点,鼓起勇气,紧张地搓着双手,声音细若蚊蝇:哥,你、你在电影院什么意思?就是你应该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我边说,边偷偷地打量他。他开着车,神情专注,可是下一秒,勾起了嘴角,笑得意味深长。我害怕了,他好变态啊……医院走廊的灯都熄了,住院部更是很安静

评论专区

封神志:有读者评价:堪称反封神榜,可惜那个时候数字站写作赚不到钱,后来…后来…作者终于学会如何去爱….

永镇天渊:作者好啰嗦好啰嗦好啰嗦好啰嗦好啰嗦好啰嗦好啰嗦好啰嗦好啰嗦好啰嗦好啰嗦好啰嗦。因为很重要,所以说十二遍。

仙琉:恩 又一本不错的仙侠 好吧 这货不是变身流

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全文

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全文第2章  

算起来,施凤阳大了我们六岁。
我们上初一的时候,他已经考入医科大学,成为大一新生了。
如今我和若若二十四岁,施凤阳已经快三十了。
三十岁对女人来说意味不再青春,但对男人来说又似乎风华正茂。
反正他是这样的,外表英俊,事业春风得意,人又稳重,再加上家世背景好,妥妥的优质男人。
可是这样的男人,到了三十岁没对象,家里一样会着急。
施若若说,她爸妈经常催,但是催也没用,他哥在医院附近买了套公寓,被催烦了就去住一段时间。
我心里隐约觉得,施凤阳是单身久了,准备抓我下手。
意识到这点,我脸红到了极点,鼓起勇气,紧张地搓着双手,声音细若蚊蝇:哥,你、你在电影院什么意思?
就是你应该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我边说,边偷偷地打量他。
他开着车,神情专注,可是下一秒,勾起了嘴角,笑得意味深长。
我害怕了,他好变态啊……医院走廊的灯都熄了,住院部更是很安静。
施凤阳不动声色地又拉了我的手,攥得紧紧的,带我上楼,去了诊室。
灯光好亮,很刺眼,他套了医用手套,准备了药,示意我上床趴好。
可是这次我紧紧地拽着裤子,不乐意了。
就是,我觉得,白天已经检查过了,不用再上药了。
我脸色应该很白,紧抿着嘴巴,看着他又加了一句:我觉得,其实没必要……反应迟钝如我,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劲,我手术完住院的那一个星期,总是上午检查一次,下午检查一次。
施凤阳每次一来,就是帘子一拉,一本正经地让我脱裤子。
其实,根本没必要这么检查吧?
像是验证我的猜想似的,他笑了一声,摘下了手套,扬起好看的眉毛。
是没必要,那就算了。
晴天霹雳!
我被雷了个外焦里嫩,脑子炸了锅,忘记了害怕。
因为被戏弄,人也变得愤怒了,你什么意思!
你说清楚!
今天你不解释明白了,就算你是若若的哥哥,我也要报警抓你!
报警抓我?
他像听到笑话一般,笑容有些邪恶,那我岂不是也要报警抓你,毕竟你十二岁就知道偷看男人洗澡了。
如果当时有面镜子,我的脸一定是惨白惨白的。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还记得,他果然是记得的。
我和若若,从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升了初中也是最好的朋友。
初一那年暑假,我们约好了一起去她家写作业。
若若的爸爸是地质勘查局的,常年在外忙碌,她妈妈嫁给她爸之前,家里是搞工程的。
嫁人后也一直帮忙打理自家生意,整天都很忙,是个妥妥的女强人了。
他们家的房子是花园洋房,又大又漂亮,大人基本白天都不在家,这是故事前提。
那年夏天,我背着书包,和若若一起从图书馆回来。
我们借了很多书,天气很热,太阳毒辣。
快到她家的时候,若若把钥匙和书都塞给了我,让我先回去开门,她要去水果摊买大西瓜。
我也是热得受不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去她家,就直接过去了。
结果进了门,放下书,我想去个厕所。
房子大了就是这点不好,卫生间离得远,有点啥动静也听不到。
于是径直推开卫生间门的我,看到了终生难忘的场景——淋浴花洒下,水雾迷漫,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在洗澡,体格健壮,背部宽阔厚实,沟壑分明,窄腰翘臀,肌肉结实,总之是妥妥的好身材,腹肌和人鱼线一个不少。
搁我现在的年龄来说,如果看到了这番场景,可能会尖叫一声,然后赶忙给人家关上门。
可是当时我才十二岁,生理课都没上完,哪里见过光着的男人?
反正是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人吓傻了。
直到那男人感觉不对,抬头看过来,我才反应过来,扭头就跑。
结果就是忘了把卫生间的门关上。
反正那天,跟我割痔疮那天一样,永生难忘。
十二岁的女孩,懂什么呢,吓得手都哆嗦,想立刻回家。
但是施若若拎着大西瓜回来了。
这个二傻子眉开眼笑地拉我去厨房切西瓜,切好端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在客厅的施凤阳。
他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眼睛也湿漉着,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好看得有些不真实。
穿了套白色篮球服,正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姿态肆意。
他在看电视。
施若若兴奋的跑过去,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年他上大一,暑假,刚刚从学校回来。
他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目光轻飘飘地从我身上掠过,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他还吃了若若切的西瓜,专注地看着球赛,眉眼如常,幽深静谧。
他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因为他心理强大,可我还是一个小姑娘。
从那天起我就害怕他了,见他就脸白心慌。
也再也不敢随便去若若家。
我大学是在外地上的,本来准备留在外地工作,因为不顺心,所以去年七月份回了老家。
回老家以后,在医院割痔疮,是大学以来第一次见到施凤阳。
没想到这个仇他还记着。
我哆嗦着嘴唇,眼泪夺眶而出。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6:12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