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悬殊的爱情: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充钱》江聿珩高志强_江聿珩高志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叫做《身份悬殊的爱情: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充钱》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甜酒饭团”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江聿珩高志强,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茫茫人海,身份悬殊的她和他,为爱走到一起

小说:身份悬殊的爱情: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充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甜酒饭团

角色:江聿珩高志强

小说《身份悬殊的爱情: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充钱》是网络作者“甜酒饭团”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详情:他每次作为特邀嘉宾去法制节目做客时,都会收获一大批的女颜粉。毕竟江聿珩的长相在律师界来说,算是数一数二了。轮廓棱角分明,剑眉星目,帅而不自知的抢手男人。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对我从来无计可施

评论专区

虎狼:就这个屁股,美国人民感谢你……我不能想象在我党领导下建设了半个世纪的新中国和谐社会,还有如此多自由灯塔的向往者,历史会证明一切

剑与魔法与东方帝国:1.文字有点有点乏味。2.女主就是用梗堆出来的角色,定位模糊又是个泼妇看到就烦。3.现在写到吸血鬼了看看打斗场面好不好在读下去吧。

重生明星音乐家:第一章败退。

身份悬殊的爱情: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充钱

第 1 节 江家媳妇初长成

我闯祸了,偷开老公的迈巴赫撞了保时捷。
又让他给我处理烂摊子,我自觉地站墙角罚站。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就算是小孩子,做错事也要受惩罚。”
我的心”咚咚”直跳。
每次他摘眼镜,我都知道他要亲亲。
但当他开始摘手表时,我就知道我完蛋了……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1有事找老公,是人生的情趣。
我老公江聿珩是国内著名的金牌律师,从未败诉。
他每次作为特邀嘉宾去法制节目做客时,都会收获一大批的女颜粉。
毕竟江聿珩的长相在律师界来说,算是数一数二了。
轮廓棱角分明,剑眉星目,帅而不自知的抢手男人。
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对我从来无计可施。
刚拿了驾照没多久,私自开了他的迈巴赫出门买菜。
奈何车技不精,撞上了变道的保时捷。
保时捷车主骂骂咧咧地下了车,看了眼被撞得有些惨烈的车屁股,回头指着我。”
会不会开车啊?”
”下车下车,聊聊怎么赔偿吧,听到没啊?
下车!”
完蛋了,看样子还挺凶。
我哆嗦着手,给江聿珩打了电话。”
怎么了?”
听到他富有磁性的嗓音,总是让我感觉安稳。
声音却抑制不住地带了哭腔:”喂……老公我出车祸了。”
对面顿了两秒:”各位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儿状况,会议暂时取消。”
听电话那头的声音,我甚至都能想象他边披上西装外套,边往外走的动作。
就这样他还不忘安抚我:”你先从车里出来,待在安全的地方等我。”
我可怜巴巴地站在绿化带旁,保时捷车主将我一顿劈头盖脸地谩骂。
远远地看到他下了车,身上果然穿着剪裁合身的深灰色西服,估计是刚从律所出来。
他快步地走到我跟前,将外套披给我,我嘴一扁就想抱他。
江聿珩皱着眉将我身子摆正:”站好,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保时捷车主原本骂骂咧咧,看到是江聿珩,立刻换了一副恭维的嘴脸。”
原来是江律师的夫人,我说这车子怎么有点儿熟悉,没事没事,我自己找保险公司就好。”
事情比我想象中还要顺利,估计就没有江聿珩解决不了的事吧。
处理完我的烂摊子,他将我塞进车里,一言不发地往家的方向开去。
车里气压有点儿低,我也很识相地闭嘴。
垂着头跟在他身后进了家门,动作娴熟地站到墙角面壁思过。
以前犯错,都会被叫到墙角罚站。
最后都是我委屈着反将他一军,说他”家暴”,以他道歉收尾。
但这次他显然是真的生气了,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表情严肃得很。”
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自己开车出门,为什么不听?”
”我想去海鲜市场买点儿新鲜的海鲜,你最近不是说想吃白灼海鲜……”我垂下头,声音越来越小……看他不说话,我哭戚戚地抱住他:”我错了,要杀要剐随你便……”没等来苛责,他温柔地将我耳边的发丝温柔地捋到耳后。”
做饭让阿姨做就好,你只需要开开心心的。”
”给你做饭我就很开心!”
啊好羞耻!
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每次对他说甜言蜜语,我都会禁不住红了脸颊。
他终于笑了,虽然只是淡淡的一抹笑意荡在唇边。
但我知道,危机解除了。
我上前搂住他的后颈,在他耳边蹭着,像蹭着小猫咪。
如果将他比作猫猫,那一定是缅因猫,看起来很凶,但实际上很温柔。
然而,我还是开心得太早了……”就算是小孩子,做错事也要受到惩罚。”
他修长的指尖捏着金丝边眼镜摘下,温热的唇贴近我的,幽深的眼眸透出危险的光。
我的心”咚咚”直跳。
每次他要摘眼镜,我都知道他要亲亲。
当他开始摘手表时,这熟悉的感觉让我双腿发软,我知道我完蛋了……此刻不走,更待何时?
立刻提裙跑路。”
南音!”
江聿珩在身后无奈地叫了我的名字,我关上书房的门。”
我还有一些工作没做完!”
他隔着书房的门,语气循循善诱:”乖,明天再做。”
”不要!”
……此刻我就感觉自己是被狼外婆惦记的小红帽。
2我哭戚戚地揉着被子,任凭江聿珩在身后怎么哄都不听。
我不会承认,我是被一顿夜宵骗开了门。”
江律师你恃强凌弱,我要起诉你。”
江聿珩轻笑着从身后抱住我:”OK,起诉书我给你发个模板。”
我就知道,吵嘴永远争不过他。
他总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淡漠模样,我越是生气,他越是好整以暇地看着我,眼神宠溺,却也依然让人恼火。”
给我买个包。”
让他出点儿血,能让我心里平衡点儿。
再说了,折腾了一夜,我总得为自己谋点儿补偿吧?”
还敢提买包?
修车的费用得从你零花钱里扣。”
泪痕未干,我急忙转过身质问:”为什么!
我都认错了!”
”是,你每次都认错,下次还敢。”
”可你明明都惩罚过我了……””教训不够深刻,你都不长记性。
以后每天只给你转 200 块,表现好的话,我有空会陪你逛街买衣服、包包,200 块每天够了。”
这么性感的嘴,为什么会说这么冰冷的话?”
200 块每天哪里够?
我和小姐妹出去吃一顿饭都没了。”
江聿珩无视我的抗议,单手支着头闭目养神。
我急忙抱住他的大腿:”老公你别这样,要不你一个月给我 5000 块,让我宽裕点儿吧,求求了……”江聿珩震惊地睁开眼,嘴角很努力地憋着笑。”
……你确定?”
”嗯嗯嗯!
我就当你答应了哦,记得给我打钱哦!”
哈哈哈哈哈,好开心,我真的是大聪明!
有时候,利益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江聿珩忍不住笑着将我捞进怀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真不放心你自己出门,账都算不清。
被人贩子卖了,还帮人数钱吧。”
开玩笑,怎么可能!
3没想到一大早婆婆就来突袭,当听到客厅传来声响时,我下意识地呢喃了声。”
……是不是咱妈来了?”
江聿珩穿上睡衣:”我去看看,没事儿,你继续睡。”
隔着虚掩的房门,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声。”
南音还没起来吗?
我炖了汤,趁热喝才好。”
”她昨晚太累了,让她多睡会儿吧。”
婆婆又刻意压低了声音:”你们的工作也别弄太累了,就应该趁年轻赶紧要个孩子。”



天知道,昨晚我是想忙工作来着,结果……我光着脚下床,隔着房门,想听听江聿珩怎么处理婆婆的催生。”
她还小,不着急。”
我哪儿小了?
哼,就知道拿我当挡箭牌。
婆婆没被他忽悠过去:”22 岁不小了,再说了你可快 30 了,早点儿生孩子我还能帮你们照看。”
感觉江聿珩快要应付不住了,我于心不忍,拉开门走了出去。”
妈妈!
您来了怎么不提前说,我好去接您!”
说着我就上去抱住她,这老太太嘴硬心软,每次抱她,嘴上说着肉麻,却笑得跟花似的。”
哎哟,我的南音终于醒了,我给你带了热汤,快趁热喝。”
眼角瞥见江聿珩松了口气,嘴角上扬看着我冲老太太撒娇。
将老太太带的汤喝得底朝天,我将碗底给她看,赶紧邀功。”
您看我全喝光咯!”
江聿珩为难地看着面前的十全大补汤,微微皱眉。”
妈,您以后就别辛苦煲这汤了,我喝了流鼻血。”
”妈这次专门研究过了,减少了几味药材,不会流鼻血的,你放心喝。”
江聿珩一向都不喜欢喝有药味儿的汤。
我拿过他的碗,江聿珩来不及阻止,我就仰头”咕噜咕噜”地喝完,连打嗝都是药味儿。”
其实我还挺喜欢……嗝!
喝这汤的……” 老太太满意地收着碗筷:”还是南音乖。”
江聿珩在桌底下握住我的手,我冲他挤挤眼:”没事儿。”
我知道,这是我和他的默契,这家伙在感激我的救场。
走的时候,老太太还给我留了不少煲汤的料。
叮嘱我一定要多炖汤喝养好身子,早点儿要个孩子。
我点点头,关门回过头,鼻血却”吧嗒吧嗒”地落下。
江聿珩心疼地皱了皱眉,快速地抽出纸巾放入我流血的鼻孔,用单手压迫我两侧鼻翼。”
我让她下次别煲了。”
”没事儿,老太太退休了,总要找点儿存在感,我们多理解就是了。”
抬头对视上他温柔的眉眼,他弯起嘴角:”傻样儿。”
4趁江聿珩去上班,我终于有时间和小姐妹出来约饭。
佟月和我在画展认识,后来嫁给了个富二代,彻底地过上了富太太的生活。
知道我这个月零花钱只有 5000 的时候,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不是吧,江聿珩不至于吧?
不过你是不是傻,每天 200,一个月就有 6000 啦,你非得要他一次性地给你打 5000,是不是画画画糊涂了?”
佟月有这想法也不奇怪,毕竟江聿珩因为这事儿笑了我一晚上。
看他那得意的样儿,我就不打算扫他兴了。
我刚毕业还没开始找工作,画作出版的钱也还没打过来,我现在就是个穷光蛋。
我找了人脉很广的达人帮我邀请意向客户加我微信,他需要我先付钱。
毕竟给客户画定制图是我的长项,收入也还可以,只要有客源我就有信心做起来。
每天给我打 200,我就要差不多一个月后才能干这事儿。
那我就少赚几幅画作的钱了。
所以想想,就算少了 1000,我就当用钱买时间吧。
听我讲完,佟月怔怔地点头:”你对钱的热爱真的是争分夺秒。”
我耸耸肩,继续低头画画:”人不爱财,天诛地灭。”
将客户定制的图画完,我看了眼手表。”
我得回家做饭了,江聿珩最近经常加班,我给他做点儿好吃的带去。”
”啊?
一会儿不陪我逛街买衣服啦?”
我拿起包,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颊。”
等我赚钱了,再好好地陪你逛逛。”
”好吧,那你注意安全哦!”
5折腾了半天,终于把盒饭和炖汤都做好。
到律所的时候,刚好是饭点儿,大家都在各自的工位上吃着饭。”
大家都在吃饭呢?
我做了好多菜,一起来吃呀。”
小白看到是我,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嫂子!
你终于来了,我真的太想念你做的菜了。”
说着就伸手打开饭盒,急忙夹了一大块牛腩塞嘴里。”
好吃!”
江聿珩听到动静,从办公室出来,看到是我,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笑意。”
听到动静,我就知道你来了。”
”哇!
老大,这可是好东西,大补啊!”
身后传来大家的起哄声,我转身这才发现小白已经将我给江聿珩的炖汤打开了。
江聿珩脸上黑得不能再黑了:”活都干完了?
是不是想加班?”
小白立即站直身体,很努力地憋着笑,小心翼翼地将炖汤塞江聿珩手里。”
我错了老大,您多注意身体。”
”南音,进来。”
跟着江聿珩进办公室,看他满脸黑线地夹起汤里的牛鞭。”
你觉得我需要这个?”
”不不不!”
我紧张地摇着手,试图解释:”老太太说这也能治疲劳……”我的头垂得不能再垂了。”
嗯,然后呢?”
他的眼底尽是笑意。
我叹了口气:”如果你不喜欢,那就倒了吧……”江聿珩嘴角扬起,并未多言,一口喝完。”
喝完了,到时候你可别哭。”



我怎么又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了。
我在干什么!
6江聿珩一忙起来就忘记时间,看他认真工作的样子,我实在不忍打扰。
还好在他办公室有一间休息的小单间,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能感觉到一边的床陷了下去。
他温热的肉体朝我贴近,将我揽入怀中。
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我推开家门,看到满地的血,腥甜的血液气息扑面而来。
我慌乱地朝卧室跑去,被地毯绊倒,抬头的瞬间,看到了倒在床底的双亲,瞳孔已失去了焦距。”
不!
!”
我被噩梦惊醒,头发都被汗水浸**。”
又做噩梦了吗?”
江聿珩急忙将我揽入怀里,大手安抚地轻拍我的背。
我稍稍缓和了一些,却还是害怕得浑身发抖。
我的手缠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呼吸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才能让我感到安全。”
我又梦见那一天了……”江聿珩一顿,大手继续轻拍我的背。”
别怕,都过去了,高志强也死了。”
听到高志强这个名字,我还是会害怕得头皮发麻。
我和江聿珩的相遇,是因为这个人;而这个人,让我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一切源头,都是因为五年前的江北市灭门惨案。
7五年前,我 17 岁准高三,学校组织我们晚自习。
也正因如此,我躲过了那场腥风血雨。
高志强入室盗窃,被我父母发现后,将他们残忍地杀害。
但他并未离开,看到我放在书桌上的照片后,在暗处等我回家。
当我回到家推开家门时,看到家里的惨状和站在窗帘后的高志强时,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幸好是邻居被动静吵到,及时报警,我才躲过一劫。
但之后的官司并不顺利,高志强矢口否认故意杀人。
他一脸无辜,只承认自己的盗窃罪,因被我父母发现,我父母对他施暴才导致他防卫过当过失杀人。”
你胡说!
我父母一生信佛,怎么会对你施暴!”
真的很难,很难。
万念俱灰的我游荡在街上,看到了江聿珩的海报。
西装革履的他,眼神如炬地看着镜头,他如此年轻,就在律师界出类拔萃。
我多处辗转,才终于找到了和他见面的机会。
本不抱什么希望,毕竟他的律师费用高昂,接案子又极其苛刻。
但没想到他一下子答应下来。
后来,官司打赢了。
高志强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8即便官司赢了,我也成了孤儿。
那一年江聿珩也才 24 岁,他站在我门口,逆着光,像是飞向人间的天使。”
跟我回家吧。”
我在阴暗的角落中缓缓地走出来,握住了他朝我伸出的手。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6:06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