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婳顾北弦《顾北弦苏婳(顾北弦苏婳)免费阅读无弹窗》全本阅读_(苏婳顾北弦)全集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顾北弦苏婳(顾北弦苏婳)免费阅读无弹窗》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顾北弦”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苏婳顾北弦,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顾北弦按住她的肩膀,温声问:“你去哪?”苏婳拼命忍住眼泪,“去做早餐”“以前都是你做,今天换我做吧,你再睡会儿”他声音低沉而温柔苏婳“嗯”了一声,躺下,拉过被子蒙住潮湿的眼睛等他走后,她下床,跑进卫生间里,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小说:顾北弦苏婳(顾北弦苏婳)免费阅读无弹窗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顾北弦

角色:苏婳顾北弦

网络作者“顾北弦”的经典佳作《顾北弦苏婳(顾北弦苏婳)免费阅读无弹窗》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苏婳缓缓抬起手,抱住他,生离死别一样地抱着。突然,她松开了他。她把他一推,飞快地抹了把脸,拉起行李箱扭头就走。走出去几步,忽听顾北弦问:“阿尧是谁?”心尖微微颤了颤,苏婳抬起的脚缓缓落下

评论专区

庄园革命:剧情还可以,但是设定崩的一蹋糊涂,主角更是看不出有什么用,他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人形百度吗

功德簿:主角智商流,不小白不后宫,无CP,有基友,有点类似死亡笔记

最终一击:看了开头和《一击必杀》一模一样。。。

顾北弦苏婳(顾北弦苏婳)免费阅读无弹窗

顾北弦苏婳(顾北弦苏婳)免费阅读无弹窗第2章  

爱上一个人似乎很容易,忘掉他,却很难,很难。
顾北弦看了她一会儿,忽然一把将她拉进怀里,脸上平静,眼底却波澜涌动,“以后,你一个人不容易,有困难就给我打电话。”
眼泪浮上来,咽下去,苏婳说:“好。”
“前两年我身体不好,脾气很差,让你受委屈了。”
“还好。”
“照顾好自己。”
“你也是。”
苏婳缓缓抬起手,抱住他,生离死别一样地抱着。
突然,她松开了他。
她把他一推,飞快地抹了把脸,拉起行李箱扭头就走。
走出去几步,忽听顾北弦问:“阿尧是谁?”
心尖微微颤了颤,苏婳抬起的脚缓缓落下。
尘封的往事,排山倒海般砸下来。
她难过得说不出话。
听到顾北弦又说:“他对你一定很重要吧?
抱歉,霸占了你三年,祝你幸福。”
苏婳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她缓缓转过头,看向顾北弦。
他不常笑,可是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像有春风十里柔情,眼睛漆黑清朗,闪烁着星辰大海。
马上就要和心上人在一起了,他一定很开心吧。
苏婳也笑起来,是心碎完了的那种笑,“也祝你幸福。”
说完她转身上车。
车门一关上,眼泪哗地流下来,新伤加旧痛,疼得她只想蜷着。
司机搬起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上车,发动车子。
看着车子疾驰离去,顾北弦唇角的笑直直地僵在那里,眼睛里的光一点点暗下去。
回到苏家。
苏婳拉着行李箱进门。
苏佩兰看到她红肿的眼睛,又看看她手里的行李箱,大吃一惊,“闺女,你这是怎么了?”
苏婳低头换鞋,强装平静地说:“我搬回来住。”
苏佩兰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你要和顾北弦分居?”
“嗯,他前女友回来了。”
苏佩兰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三年前,顾北弦出车祸,医生说他这辈子都离不开轮椅了,他那个前女友扔下他就跑了!
是你陪着他国内国外四处求医问药,给他按摩双腿,帮他做康复,像个保姆一样没日没夜地照顾他!
好家伙,看他能跑能跳了,那女人就回来了,要不要脸啊!
顾北弦也是,为了那样一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居然不要你了!
眼瞎了吗?”
苏婳弯腰从行李箱里拿出支票,塞进她的手里,“这是他给的补偿。”
苏佩兰盯着支票上一长串的零,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数了数,一后面足足有八个零!
她脸色稍微缓和了些,“这不是钱的问题,有钱就能这么欺负人吗?”
苏婳微垂眼帘轻声说:“有多少夫妻离婚,男方一分钱不给,还算计女方。
有的男人为了不分财产,甚至杀妻。
相比之下,顾北弦算可以的了。”
“可是,你能咽下这口气吗?”
苏婳苦笑,“不然呢,一哭二闹三上吊?
闹得那么难看有用吗?
没用的。
他心不在我这里,强留没意思,也留不住。
妈,我困了,想去睡会儿。”
“快去吧。”
苏佩兰心疼地看着她,叹了口气。
这孩子太省事了,省事得让人心酸。
苏婳转身去了卧室。
这一睡就是两天两夜。
吓得苏佩兰不时进来,试探她的鼻息。
其实苏婳也没怎么睡着,就是不想动,也不觉得饿,浑身酸软无力,心脏好像缺失了一大块,天塌了一样难受。
第三天,她撑着爬起来了。
梳洗干净,给顾北弦去了个电话:“离婚协议准备好了吗?
什么时候去办手续?”
顾北弦沉默片刻说:“我出差了,回去再说吧。”
“好,那我去上班了,去时提前给我打电话。”
“这么快就找到工作了?
在哪?”
他关心的口吻问。
“在一家古玩店,之前就一直打电话让我过去。”
“别太拼,缺钱了就跟我说。”
他声音低沉温柔,似掺了月光,惹人贪恋。
苏婳心里一疼,疏离地说:“不缺的,谢谢你。”
吃过早餐,苏婳打车来到古宝斋。
接待她的是店里的少当家,沈淮。
穿淡蓝色衬衫卡其长裤,身材高挑修长,气质干净,温润如玉。
把苏婳介绍给楼下众人后,沈淮带她来到楼上,介绍给店里的资深鉴宝师崔寿生认识。
“崔老,这位是‘修复圣手’苏老的衣钵传人,苏婳,擅长修复古书画。
以后,就是我们店里的文物修复师了。
您如果有拿不准的,可以找她商量。”
年近六十的崔寿生,透过老花镜,打量着苏婳。
二十出头的黄毛丫头,能当什么文物修复师?
在她这个年纪,他还在当学徒呢,少当家的却把她捧得那么高,还让他有事找她商量!
他面上答应得好好的,心里却很不服气!
等沈淮一走,他就问苏婳:“小苏啊,你这么年轻,从业多少年了?”
苏婳淡淡一笑,“十多年吧。”
崔寿生难以置信,“你今年才多大?”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4:17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