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女配我脸太疼了小说(时言墨廷骁)_(时言墨廷骁)全章节免费阅读

《穿成恶毒女配我脸太疼了小说》是网络作者“银霜揽月”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时言墨廷骁,详情概述:《穿成恶毒女配我脸太疼了》的主角是时言和墨廷骁,作者是“ 银霜揽月”小说主要内

小说:穿成恶毒女配我脸太疼了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银霜揽月

角色:时言墨廷骁

经典小说《穿成恶毒女配我脸太疼了小说》是网络作者“银霜揽月”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宁时言恶狠狠的咬了咬牙,快速敲击着手中的键盘,脑子却觉得越来越沉。“就睡两小时,睡醒再码字……”她迷迷糊糊的扑倒在自己的床上沉沉睡去,没注意到电脑屏幕上突然闪过了一连串怪异的代码。“喂,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出手打人呢!小姑娘好好一张脸被你打成这样,快赔医药费!”她还在昏沉之中,却听见耳边传来一声含怒的低喝,紧接着她就觉得自己的被人狠狠推了一把,险些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啥情况啊?宁时言揉了揉怔松的眼皮慢慢醒转过来,发现自己靠在墙边,胸前还有一大摊棕色的污渍,似乎是被打翻的咖啡,而她面前站着一个的女孩,脸上有一道鲜红的掌印,正眼神冰冷的盯着她

评论专区

无敌从拳法大成开始:垃圾,主角刚刚变牛逼就跑出来一个,神秘组织来抓全世界的高手。这么牛逼还当什么幕后黑手。

快穿之横行霸道:女主硬核大佬,金手指开的很大,科学中带着点玄幻,但是我很喜欢这种苏爽的感觉,绝对不虐女主,仙草

献给魔王的礼赞:只看了前面可以说是一本带有书客风的,起点同人区时期血统的一本中规中矩的同人;若是没有作者前作对比的话还能给三星,但现在,只能说抱歉了,二星

穿成恶毒女配我脸太疼了小说

第一章:她这是写了个什么倒霉玩意儿

“小白花女主现在根本没人会喜欢,霸总也没有那么无脑,继续改。”
“女配的人设太诡异了,非常喜欢粉色,人设还是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你还不如直接把她写成个白莲花。”
“你可能不明白枣红色的西装加白色马甲会是什么东西,我不得不说,这和你们女频里的淡黄色长裙搭牛仔裤是一个概念。”
聊天窗里蹦出一大段文字,宁时言抬手按了按眉心,极为挫败的看向自己那篇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的文。
她一个学金融的,究竟是为什么想不开,跑来写女频网文呢?

“键盘给您,您来写!”
她咬牙切齿的在键盘上敲下这行字,想了想还是按下了返回键,发了一个猫咪打滚的表情包过去。
“好的呢,我这就改,辛苦默竹大大陪我改文到这么晚啦。”
聊天窗口里冒出一个OK的手势,随后男人的头像就静悄悄的暗了下去。
宁时言恶狠狠的咬了咬牙,快速敲击着手中的键盘,脑子却觉得越来越沉。
“就睡两小时,睡醒再码字……” 她迷迷糊糊的扑倒在自己的床上沉沉睡去,没注意到电脑屏幕上突然闪过了一连串怪异的代码。
“喂,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出手打人呢!
小姑娘好好一张脸被你打成这样,快赔医药费!”
她还在昏沉之中,却听见耳边传来一声含怒的低喝,紧接着她就觉得自己的被人狠狠推了一把,险些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啥情况啊?
宁时言揉了揉怔松的眼皮慢慢醒转过来,发现自己靠在墙边,胸前还有一大摊棕色的污渍,似乎是被打翻的咖啡,而她面前站着一个的女孩,脸上有一道鲜红的掌印,正眼神冰冷的盯着她。
宁时言还没能回过神来,就看见女孩声音倔强的开口:“我不需要赔偿,我只需要她道歉!”
这台词……怎么莫名让她觉得非常耳熟。
一个衣着看上去并不算华贵的大妈正指着她:“你们这些人,仗着有几个臭钱就那么跋扈,还在街上就扇人家小姑娘巴掌!
还讲不讲道理了!”
宁时言眨了眨眼,看着那个【身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裙子,乌黑的头发束成一个马尾,眼神清亮如星】的女孩,脑子突然有些恍惚。
女孩手里抱着一份简历,上面的名字熟悉得让她看见就想起了被默竹大大疯狂支配的恐惧:苏洛依。
那她现在——难道是她写得那本小说里面被女主不小心泼了咖啡,然后就直接扇了女主一耳光,最后被男主搞得破产的倒霉女配时言?
宁时言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脑子里疯狂过了一遍剧情,还没来得及想出要说什么,脸上就被重重的掴了一耳光。
“你不愿意道歉的话,我还你一耳光好了。”
女孩的声音【冷得毫无温度,眉宇间带着森寒的戾气,不由得让时言觉得有些……】 有些神经病。
她这是写了个什么倒霉玩意儿!
自己搞得别人身上一身热咖啡还不道歉,直接就要走,结果被女配扇了一耳光,直接就扇回来了,最后时言还“觉得有些瑟缩”!
我瑟你个腿。
“等着,别走,话还没说完。”
宁时言摸着自己脸上那道显然已经肿起来的掌印,声音听不出喜怒:“我们好好捋一捋,我买了咖啡准备上车,你撞翻了我的咖啡还不道歉,我扇你一耳光有什么问题么?”
“我,我赶着去面试……” 苏洛依的语气顿时低了不少,表情突然有些僵硬。
宁时言冷冷扫了那些瞬间脸色变得古怪的围观群众,淡漠开口:“我先扇你耳光确实不对,我道歉,你也还回来了,现在来说说裙子的问题吧。”
“裙子有什么问题?”
苏洛依脸上的表情显然已经极为不耐,面试的时间是10点,再过半个小时就要错过了,但自己现在理亏,总不好直接转头离开,只能耐着性子神色不善的盯着面前的女人。
“这条裙子不能下水洗,这么大块的污渍也很难有干洗店接收,送回店家清洗的话价格大概是3—5000,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带你去商场问店员。”
宁时言对于自己的角色穿了什么衣服还是颇为讲究的,这条裙子在原作里是女配要邀请男主参加酒会的礼服裙,自然不会便宜。
“我,我暂时赔不起!”
苏洛依一听到洗一条裙子那么贵,脸色顿时一白,随手匆匆忙忙的写了一张纸条塞给时言:“这是我的电话,我现在有事要忙,裙子我会赔你,麻烦你晚上再联系我吧。”
她几乎是一路小跑着离开,旁边的路人们纷纷指指点点:“这么有钱还讹人家小姑娘,有钱人都特么不是东西!”
“意思只要我穷,我就有理?”
宁时言突然有点想把写这本书的自己活活掐死,也懒得看路人们在那哔哔叨叨,径直发动了车子朝着男主墨廷骁的公司楼下开去。
而那张电话号码,和被打翻的咖啡一起,径直被她丢进了垃圾桶。
“时小姐。”
前台极为恭敬的迎了上来,看着她身上的咖啡渍和脸上的巴掌印,脸上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古怪,却憋着没敢笑出声,只是低眉顺眼的帮她按下了电梯。
宁时言眼观鼻鼻观心的低着头,电梯一停下,她就踩着高跟鞋大踏步走向了总裁办公室轻轻敲响了门。
“进来。”
男人的声音果不其然的像她描写的一样清冷低沉,宁时言心里突然涌出一股要见自己亲儿子一般的激动,定了定神推开门,就看见一张精致的脸缓缓转向了她。
不得不说,她写外貌还真是有点东西,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和她随手勾勒出的男主画像一样邪肆精致,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淡漠的看着她,英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嘴唇微微抿着,看上去有些凉薄,却丝毫不影响那帅到让人想土拨鼠尖叫的颜值。
但是他身上穿得这是什么鬼?
宁时言愣愣的看着男人身上枣红色的西装外套,和里面搭配的白色马甲,脑海中再次响起了默竹的吐槽,嘴角不禁一抽。
可能这就是母胎单身的钢铁直女的苦恼吧…… “有事么?”
墨廷骁几不可查的挑了挑眉,看见女人神色古怪的盯着他的衣服,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难看。
他是真想回去抢过那个萌新写手的键盘帮她写!
这都什么糟心玩意儿!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恭敬的低语,瞬间让两人回过神来。
“墨总,今天来面试的那位苏小姐已经到了,现在就让她进来吗?”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4:07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