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晟姜九笙(姜九笙傅司晟小说全文)全集阅读_姜九笙傅司晟小说全文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姜九笙傅司晟小说全文》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傅司晟姜九笙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姜九笙”,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傅司晟安慰道:“我能理解你,看到一条生命逝去,每个人都是痛苦的,你父亲离去最放不下的也是你,他肯定希望你好好生活别做傻事把刀放下吧” 家属默默的放下刀 姜九笙松了口气,她这个地方着实不安全,得尽快离开现场才是,她往旁边走过去,打算绕到傅司晟身后那个路口,赶紧先走 她可不希望自己受到牵连…

小说:姜九笙傅司晟小说全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姜九笙

角色:傅司晟姜九笙

火爆现代言情小说《姜九笙傅司晟小说全文》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姜九笙”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她说:“你再摸就不用去上班了。”傅司晟扬起眉梢,正欲说话,看见不远处的谢希,脸色淡下去,把姜九笙给推开了。姜九笙也纳闷的转身,然后就看到了身后的谢希。她正扬着笑,道:“打扰到你们了?”傅司晟看了眼腕表,时间不早了,也不看姜九笙一眼,只朝谢希开口道:“有事电话里说

评论专区

位面之穿梭系统:对我而言粮草,但是女主竟然死了,虽然灵魂还活着,但是,,,,虐人啊,-1.

执魔:这书怎么到5.6的(可能因为主角开头被上百女修轮 奸,还推到了一个萝莉)。但是也太毒了,别说三章,MD两章我都撑不下去,太二了,还TM“我不愿!”你不愿什么啊你不愿,太恶心了这句,太中二了,太TM厚颜无耻了。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这是一个看着开后宫,但是单女主,本质gay里gay气的小说。最近的作者怎么了,不是女装就是卖腐,这是吸引女读者想等千里送?

姜九笙傅司晟小说全文

姜九笙傅司晟小说全文第1章  

谢希几乎是一眼认出,那个女孩是姜九笙。
姜九笙的背影太美了,又挺拔又有曲线美,她印象深刻,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认出来。
谢希在不远处站了好一会儿,只觉得身高差过大时,接吻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姜九笙踮着的脚都打颤了,如果不是傅司晟扶着,可能已经摔倒了。
她看着男人亲着亲着,停下来,手开始不规矩,从她的腰开始,往下走,最后停在滚圆上,拍了拍。
啧。
谢希眯眯眼睛,若有所思。
那边姜九笙不太好意思的躲了躲,却被傅司晟制止:“别动。”
她说:“你再摸就不用去上班了。”
傅司晟扬起眉梢,正欲说话,看见不远处的谢希,脸色淡下去,把姜九笙给推开了。
姜九笙也纳闷的转身,然后就看到了身后的谢希。
她正扬着笑,道:“打扰到你们了?”
傅司晟看了眼腕表,时间不早了,也不看姜九笙一眼,只朝谢希开口道:“有事电话里说。”
说完便抬脚往外走。
谢希道:“也没有什么事,有个朋友让我找你帮忙预约个时间做检查。”
傅司晟点了下头,余光淡淡从姜九笙身上略过:“还不回去?”
姜九笙这就要走,谢希说:“你先留下,阿姨有事跟你谈。”
傅司晟又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抬脚走了。
姜九笙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让她在谢希面前注意说话。
谢希自顾自上了楼,来到傅司晟的房间时,随意看去,垃圾桶里,躺着一团一团用过的纸巾。
床上也凌乱,两床被子卷得不分你我。
她一抬眼,床头还挂着周意跟傅司晟的结婚照,一向不近人情的傅司晟,眼底也有笑意,极其刺人眼睛。
她心不在焉的回头看着姜九笙,笑道:“昨天跟傅司晟睡在一张床上?”
姜九笙摸摸鼻子,没吭声。
谢希说:“睡在一张床上,不当合法的那个,有什么意思?”
姜九笙说:“我们彼此不相爱,当了合法的那个,才没有意思。”
她虽然觉得现在这社会乱玩挺正常的,生活富足了,自然就爱瞎折腾。
傅司晟再渣,对她而言,充其量也就是个老板加p友,她不会有半点不高兴。
但婚姻这玩意,她还是接受不了出轨男。
要是跟了傅司晟,以后还不知道得被绿多少回,她可没有被戴绿帽子的癖好。
再加上傅司晟的捉摸不定,她实在对他生不出好感。
当然,姜九笙以前没这么高的接受度,也想往单纯的爱情,不过看了许衍跟傅司晟,也就慢慢的想开了。
谢希挑眉道:“那你跟着我儿子的原因是什么,图他的钱?”
姜九笙想了想,慢吞吞的如实说:“确实是这么回事。”
谢希:“……”她迟疑了一会儿说:“如果您有更好的对象推给我,脾气好点的,我就不跟你儿子了。”
谢希道:“你心倒是挺大。”
姜九笙只是真的觉得跟傅司晟,不太舒坦罢了。
长得帅又怎么样,太难相处,还不如跟个丑的。
要是真有那个机会,换人也不是不可以。
同时,姜九笙也是顺从傅司晟的意思,断了谢希的念想。
谢希想的,也不过是把她当枪使呢,想让她对上傅司晟周意的事。
谢希道:“很多人,都想拿下傅司晟的心。”
那还不如多拿点傅司晟的票子,可惜傅司晟不给她:“我跟傅司晟你情我愿,这样挺好的,好聚好散。”
谢希多看了她两眼。
人家都想着上位,眼前这位倒是挺佛系。
谢希感觉跟上次在张家见她时,有些不太一样。
那会儿想法更简单点,现在对男女之间这点事情,似乎看得更开。
谢希一言不发,只盯着床头那张结婚照看,突然之间,拿起一旁的银质钟器砸过去。
姜九笙只听见嘭的一声,婚纱照的框架四分五裂,里头照片的一个角,被割裂了。
她心惊胆战,觉得要完。
“旧物已经是旧物了,留着不过是膈应人。”
谢希神色淡淡,跟姜九笙说:“照片是我砸的,傅司晟要问起来,你就往我身上推就是了。”
姜九笙觉得哪怕她说是谢希,可能还是得被迁怒。
所以谢希一走,她也没有在傅司晟那继续待着。
回家时,张喻那个懒鬼,并没有给她收拾桌子。
姜九笙骂了她一句懒鬼。
张喻一般听不见骂她的话,说:许衍昨天微信上找我了。
姜九笙就没回。
张喻:他说想你了,想给你打电话,但是傅司晟不让。
姜九笙心里警铃大作,猛的记起她跟傅司晟之间,还横着个许衍。
所以她想跳槽,不可能的,到时候还得罪了傅司晟,一对疯狗表兄弟,谁吃得消?
张喻:我觉得许衍挺不正常,指不定哪天就跑回来了,你得小心。
万一非要跟你在一起,很有可能他会先杀了你,然后再殉情。
姜九笙说:求你,盼着我点好。
张喻说:忠言逆耳利于行,好姐妹的忠告。
姜九笙:绝交吧,你这样的好姐妹要了糟心。
张喻:那不行,我还要看傅司晟许衍以后为你撕逼呢,再来一个洛之鹤,三男抢一女。
姜九笙无奈了,傅司晟还撕逼呢,照片的事情指不定会迁怒到她身上来。
最好他今天跟谢希理论去,没时间找她。
不过她在傍晚时候,还是接到了傅司晟的电话。
他语气很淡,也没有提到半个有关照片的字眼。
只是让她回去。
等到姜九笙赶过去,刚走进别墅,就看见傅司晟已经把那张结婚照里面的照片给拿了下来,正在小心翼翼的用布擦拭。
“不是我砸的。”
姜九笙在旁边先把自己给择了出去。
“你没那个胆子。
“傅司晟淡道,“如果是你,恐怕你此刻已经跟照片一样,四分五裂了。”
姜九笙听不出来傅司晟此刻是什么情绪,语气平静归平静,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掩藏得很深的腥风血雨的味道。
她没有说话,选择明哲保身。
但她知道傅司晟还是很不高兴。
从晚上七点开始,他等维修的人,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
这个过程当中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默默的盯着照片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姜九笙只好在旁边默默的坐着。
傅司晟平静道:“我第一次见到她,挺讨厌她的,成绩不好,还爱乱来。
但她就爱往我身边凑,很有心机的,但又明明是谁都看得出来的小把戏。”
姜九笙多看了他两眼。
“后来,她逗了我一阵,就腻了,腻了就走了。
挑衅了我,我就想关她一辈子。”
他漫不经心说。
姜九笙竖起耳朵听后续,但等了半天,什么都没有。
傅司晟没再说话,维修的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换完框架,最后她看见傅司晟支付了十几万。
原来他这里什么都值钱。
姜九笙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把照片给挂回了原处,欣赏了一会儿,勾起一抹笑意。
她想,真难得啊。
傅司晟可从来没在她面前真诚的笑过。
出去之后,傅司晟把那个卧室给直接锁上了,姜九笙从此拥有了一间客房,和一间永远进不去的禁地。
他应该是怕再出意外,索性就不让所有人进那个房间。
但姜九笙挺惊讶的,她本来以为傅司晟会大发雷霆,但他除了不再让他进卧室,其他什么也没有。
傅司晟的客房也大,姜九笙反而更喜欢,陌生的空间里一点周意的味道都没有。
姜九笙爬上床的时候揉了揉腰,觉得有些酸痛,她想起昨天半夜掉在床底下的事,突然开口问:“傅司晟,我昨天晚上是自己掉到床底下去的?”
他顿了顿,说:“我踢的。”
姜九笙哑口无言。
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被踹下床,羞辱感也太强了,说出去人家谁不笑话。
而且,万一她要是撞到了呢,床下虽然有地毯,但床边也还是有床头柜的,柜角极其锋利。
磕到太阳穴,人就没了。
姜九笙脸色不太好看。
“以后睡觉有点分寸。”
傅司晟没什么语气道。
姜九笙忍不住说:“所以你就一脚把我给踹到了地上?
我当时没什么意识,你就不能把我摇醒好好说么?”
傅司晟凉凉的看着她。
姜九笙顿了顿,忍住不适,语气如常说:“我以后自己直接睡地毯。”
她说着,就抱着被子去地毯上躺着了,软软的,躺着其实挺舒服。
傅司晟看了她两眼,倒是也没有管她。
姜九笙确实有一点在闹小脾气,不过是自我发泄,没想过要他哄,傅司晟显然也不可能会给她这种优待。
她没想过要傅司晟道歉,还不如自己睡地毯呢。
往后几天,一到点,姜九笙就直接地毯躺着,地毯旁边她还摆了两本书,一本国际贸易,一本市场营销学,显然是打算在地毯上常驻了。
傅司晟也不理会她,有一晚在医院通宵加班,就没有回来过,她也没上去睡。
不过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傅司晟不再开空调,地毯就不太够用了。
姜九笙躺在地上多少有点冷了,她缩在被子里,没一会儿,翻身起来找空调遥控器。
傅司晟道:“乱翻什么?”
“开空调。”
“这种天气需要开空调睡觉?”
他反问。
姜九笙没吭声。
傅司晟挑眉道:“冷了就爬上来睡不就行了,你自己在家不也不爱开。”
姜九笙说:“我还是去找个客房吧。”
傅司晟道:“上来。”
姜九笙说:“不了吧,我怕我到时候摔着了,上次是运气好,没有撞到什么东西,但谁保证下一次呢?”
傅司晟捏了捏眉心,说:“上次被吵醒起床气重,以后不会了。
不然你以为我是暴力狂?”
“不用,那我继续在地毯上睡。”
姜九笙说,“地毯也挺好的,毛多,跟你一起我还是怕吵到你。”
傅司晟也就不再多说。
姜九笙继续躺着缩着,没过多久,傅司晟下床,给她抱回床上。
他把她的被子也丢在了地上,姜九笙躺在他的被窝里,男人果真是不一样,体温要高上不少。
傅司晟道:“好好睡觉,不知道自己身体不禁冻,几天前感冒忘了?
你感冒了没人有时间照顾你。”
说的跟之前他照顾的她一样。
姜九笙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傅司晟把她送到家就跑路了,她后一天烧的都起不来,最后勉强叫了一顿外卖吃了一顿。
傅司晟是不闻不问,还是个医生呢。
她突然又觉得医生没那么高尚了。
姜九笙心不在焉的正想着,傅司晟又从身后抱了过来,不过他这几天忙坏了,显然有心无力。
顺着她脊椎从上往下亲,也没有做越矩的事。
不用伺候这只狗,可太好啦。
“你这几天累坏了吧?”
姜九笙好心的说,“后续记得多补补。”
傅司晟微顿,淡道:“你什么意思?”
姜九笙眨眨眼,不记得自己有说过什么过分的话,她只是好心让他注意身体。
傅司晟在她身上重重碾过,“你说它不行?”
时隔四天,两个人才再有了次那事。
姜九笙明显发现,傅司晟回国以后的心思就浅了不少,国外那几天爱玩,这段时间,挺克制,一个星期两次。
姜九笙本来就困,完事后眼睛都睁不开。
下意识的想翻身多远点,傅司晟拽住她,道:“我还没睡。”
姜九笙又感觉到,他在微微发抖。
“男的也发抖么?”
她问,“舒服的吗?”
傅司晟微微皱眉。
“你说呢?”
姜九笙说:“也是,不舒服谁愿意这么辛苦劳动。
毕竟跑八百都没有这么累。”
说到这儿,姜九笙又想起,张喻说的傅司晟高中游泳比赛那事,不仅紧身运动裤惹眼,一千米游泳也是最快耐力最好的。
果然,是一匹良驹。
单纯睡觉来说,真的太棒了。
可惜太阴晴不定了,还是得他愿意纵容的人来驾驭他。
良久后,傅司晟放开她,微微远离,说:“睡吧。
抱在一起不知道有多少细菌,你再黏过来,我叫醒你。”
姜九笙主动离得十万八千里。
往后几天,傅司晟让她四五天过来一次就行。
姜九笙乐得自在,本来平时就没什么必要见面的。
有一回过去的时候,还碰上傅司晟和谢希吵得不可开交。
她一听,发现还是因为那种婚纱照的事情。
姜九笙才知道傅司晟还是生气的,只不过还算有良心,没有迁怒到她身上来。
傅司晟看到她,直接说:“回去吧,这一个月都不用过来。”
他又冷冷的跟谢希说:“我想你以后都没有必要过来了。”
谢希冷笑道:“因为一张照片,你就要跟我断了母子关系不成?”
傅司晟直接没搭理她。
“你爱那女人,人家现在连那老头的孩子都有了。
人家一家三口,幸福得不得了。”
谢希弯着眼角道。
姜九笙觉得这一家子都挺狠,母不慈,子不孝的。
吵起架来净是往人家身上插刀子。
傅司晟顿了下,真假不知道,倒是是出乎意料的平静,“所以呢?
她既然结婚了,就总有怀孕的一天。”
刚才他已经叫自己走了,姜九笙听到这里,也就没有再继续听下去。
只不过晚上倒是再次碰到了傅司晟买醉。
她跟她一个同事一起,倒是没上去问情况。
同事说:“最近我爸住院,天天往医院跑,也是愁人。”
姜九笙知道同事是单亲家庭,一个人照顾父亲不容易,道:“要是有需要,我可以帮你忙。”
“倒是还好,就是隔壁临床那个癌症患者的儿子,脾气太火爆,动不动要揍哪个医生哪个护士,怪吓人的。”
姜九笙立刻道:“这种你绝对得离远一点。”
离开的时候,姜九笙又往傅司晟的方向看了一眼,却发现他盯着自己看了有一会儿了,眼神半点没避讳。
同事都害怕的说:“他一直看着你。”
“没事,咱们俩一起,也不早了,咱们赶紧回家。”
鉴于傅司晟上回喝醉了有多吓人,姜九笙这回没管他,哪怕看见他了,也当做没看见,并没有把他带走。
傅司晟盯着她走的方向,又喝了一杯。
姜九笙正好也没事,第二天打算去看看同事的父亲,她挑了一个果篮,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碰巧的遇上医闹事件。
患者家属手里拿着刀,质问为什么花了钱,父亲还没活下来。
医生很无奈的说:“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癌症靠现在的水平,很难医好。”
姜九笙站在家属身后,看见从远处快步走过来的傅司晟。
“癌症晚期,支撑两年多已经是令尊的极限了,你冷静一点,不要做出会后悔的事。”
傅司晟比所有人都要往前一步。
其实也不是傅司晟的科室,但是医生本来就是一体的,他们有着共同的心愿:愿每一位患者都能平平安安回家。
“我就只有我父亲一个亲人,可是我父亲也没了。”
家属痛苦道。
傅司晟安慰道:“我能理解你,看到一条生命逝去,每个人都是痛苦的,你父亲离去最放不下的也是你,他肯定希望你好好生活别做傻事。
把刀放下吧。”
家属默默的放下刀。
姜九笙松了口气,她这个地方着实不安全,得尽快离开现场才是,她往旁边走过去,打算绕到傅司晟身后那个路口,赶紧先走。
她可不希望自己受到牵连。
只不过,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那位家属本来都冷静了,不知道怎么的又突然举起刀,冷冷的往前扑,直直的刺向傅司晟。
这一幕发生得太过突然了,谁都没来得及反应。
只有原本在他身后的姜九笙看见了,喊了一句:“小心!”
这一刀要扎下去,傅司晟恐怕不死也得修养好几个月。
不过那都是傅司晟的事情了,她已经提醒过了,其他的,她是爱莫能助的。
总不可能去给傅司晟挡刀。
姜九笙是丢下果篮立刻拔腿就跑,因为指不定他还会有下一刀,但她高估了自己的速度,跑到傅司晟身侧时,那个男人的刀突然一偏,正好扎过来,刺进了姜九笙的身体。
按照她的设想,这会儿应该是已经跑到了傅司晟身后。
姜九笙:“……”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医院里乱做一团,保安很快控制住人。
傅司晟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脸色沉下来,难看极了。
姜九笙清醒的最后一刻是抱着傅司晟痛得眼泪直掉,而傅司晟死死皱着眉抱着她四处喊医生。
……姜九笙从麻醉中醒过来时,旁边的护士忙说:“你醒啦,我去给你喊傅医生。”
她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
几分钟后,傅司晟抬脚走了进来,脸色冷冷淡淡,护士跟他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傅司晟伸手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就在她旁边坐了下来,道:“今天来医院做什么的?”
姜九笙沙哑虚弱的说:“来看同事父亲。”
傅司晟看了她一眼,起身给她倒了杯水,她伤在肩膀,动一动就疼,躺着喂不方便,他琢磨了一会儿,喝了一口。
姜九笙说:“我不要。”
嘴对嘴可不行,如他所说的,都是细菌。
傅司晟咽下去,说:“我去拿棉签给你润润嘴唇。”
姜九笙偏偏头,碰到伤口,疼得眼泪又忍不住的掉。
傅司晟回来的时候,她枕头都**。
他微微顿了一下,抽纸给她擦了擦,然后才开始给她用棉签湿润嘴唇。
姜九笙说:“你去上班吧。”
“请假了。”
傅司晟说。
姜九笙觉得自己疼死了,这太痛苦了,她咬着唇,双手拽着床单,分散着自己的注意力:“那个人被抓了吗?”
“嗯。”
“他没了父亲,其实也挺可怜。”
傅司晟没告诉她实情,人家真正难过的,不是父亲的死,而是没了父亲的退休金,他一个啃老族没活路了,恨急了所有医护人员。
他的眼神落在了姜九笙脸上,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眼睛挺红,表情也有点狰狞,显然很疼。
傅司晟道:“既然这么怕疼,还替我挡什么?”
姜九笙:“……”姜九笙心道,你可把我想得太好心了,我也希望被捅的不是我。
她一开始以为第一刀必中他,怕万一有第二刀,原本是想躲到他身后,拿他当肉垫呢。
……谢希是在半夜来的医院。
看见傅司晟时,她笑了笑:“人家都可以为你死,你还只想玩弄人家,就不道德了。”
傅司晟道:“我可以跟她以结婚为目的正式恋爱,但是我,并不喜欢她。”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12:21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