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金金叶锡尚(叶落淮南)_叶落淮南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叶落淮南》,由网络作家“顾淮南”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余金金叶锡尚,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不请我进去?”叶锡尚侧身把他让进屋去“我刚起来,正在洗澡,你先坐吧”男人微微点头,叶锡尚转身回到浴室叶锦然脱下军帽,缓步在偌大的客厅转了一圈,最后在墙上悬挂的一幅油画前停了下来,目光不由得柔和几分叶锡尚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个战斗澡,穿戴整齐走出卧室叶锦然指着画发问“这是你妹妹完成的第一幅油画吧?”…

小说:叶落淮南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顾淮南

角色:余金金叶锡尚

《叶落淮南》小说是作者“顾淮南”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叶锦然脱下军帽,缓步在偌大的客厅转了一圈,最后在墙上悬挂的一幅油画前停了下来,目光不由得柔和几分。叶锡尚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个战斗澡,穿戴整齐走出卧室。叶锦然指着画发问。“这是你妹妹完成的第一幅油画吧?”“是

评论专区

沧元图:恶心的退婚流,一个套路吃到死,不愧是五白之一,什么年代了还玩退婚。一星给你

(修真)破戒:前面有点搞笑,女主成为这界域唯一的佛修。后面脑洞很大,有点沉重伤感,来回穿梭时间,为了满足历史的进程而在填窟窿的同时挖窟窿。故事尚可,不过人物不怎么讨喜。

清末枭雄:剧毒,撒钱练兵流……撒钱=招兵=有战斗力

叶落淮南

叶落淮南第1章  

“开门。”
叶锡尚眉头一动,放下电话,匆匆穿了件衣服就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男人负手而立,一身蓝灰色空军常服,帽檐压低了些,让人只能看见他方正的下颚以及淡淡勾起的嘴角。
即便如此男人浑身上下仍旧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以至于叶锡尚这身随意的穿着在他面前倒显了几分狼狈。
“不请我进去?”
叶锡尚侧身把他让进屋去。
“我刚起来,正在洗澡,你先坐吧。”
男人微微点头,叶锡尚转身回到浴室。
叶锦然脱下军帽,缓步在偌大的客厅转了一圈,最后在墙上悬挂的一幅油画前停了下来,目光不由得柔和几分。
叶锡尚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个战斗澡,穿戴整齐走出卧室。
叶锦然指着画发问。
“这是你妹妹完成的第一幅油画吧?”
“是。”
叶锡尚没什么表情,沏了茶端上。
“临摹你妈妈的那幅《暗香》,不错。”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叶锡尚冷冷打断。
“您来,就是为了看小安的画?”
“小叶子最近怎么样?
有没有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叶锦然浅浅一笑,手捧茶杯轻饮,踱步回到沙发前,先一只手撑住扶手后才动作极缓慢的坐下。
叶锡尚下意识的去搀他,反应过来时又不好意思把手收回,板着表情问:“腰怎么了?”
“没事,旧疾,岁数大了以前不在乎的毛病就会找上你,一个不留神就出岔子,指不定哪天人就没了。”
叶锦然不在意的挥挥手,却让一旁的叶锡尚脸色越发沉下去。
“一个人烦了就找个女人照顾你,没人反对,总是一个人,哪天真出了事都没人在你身边。”
卷起袖管,扶他俯卧下来,掀起衣服,试探着在他腰上压了压。
“就是这里。”
叶锦然吸了口气。
叶锡尚点头,力道适中的开始为他按摩,看似无意的开口。
“小安早想回来,怕你压着她去和江邵结婚。”
叶锦然就笑,“明明是她自己想结婚。”
“她是怕没办法面对你。”
叶小安与江邵并非男女朋友那么简单,这中间太多的曲折叶锡尚想起来就心烦。
叶锦然没再说下去,房间内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客厅里有一株好大的万年青,夕阳透过窗子洒下来,叶面像被镀上了一层暗金。
他看着那片片叶子,唇边勾了抹温温暖暖的笑。
“还记得小时候教你打拳的方叔吗?
他儿子把小叶子弄哭,你还去把人家揍了一顿,他还比你小三岁,不如你高……”“到底想说什么?”
叶锡尚不耐烦的打断他,手上力道忽的重了几分,叶锦然嘶嘶的吸气,回头拍了他一巴掌。
“老方得了一个大孙子,天天在我面前炫耀,他这一辈子都不如我,惟独赶在我前头当了爷爷,他就一个儿子!”
叶锦然翻身坐起点了一根烟,还没吸上一口就被叶锡尚拔了按在烟灰缸里。
“你和小叶子,可没一个给我长脸的。”
叶锡尚把这段话学给薛辰听,薛辰当场一口水喷出来,一边擦嘴一边笑。
“你妹子要那时嫁了我,你爸现在也能遵守和小安的赌再婚,更不用逼着跟你要孙子了,啧啧,看看现在你们仨没一个成的,都单着,何苦呢?”
叶锡尚瞪了他一眼。
“你现在甩了余金金,我就让小安嫁给你。”
薛辰灿然一笑。
“俩我都要行吗?
小叶子可以做大,金金做小,你知道我为人,不会亏了你妹子的。”
叶锡尚没言语,把报纸往桌上一扔起身就冲他过来,薛辰打不过他,被他收拾的直叫唤。
*下班时间一到,余金金就收拾东西准备开溜。
她身材高挑相貌出众,在人群中也扎眼。
薛辰一眼就看见他的小女友,嘴角不觉一翘,关上车门悄无声息绕到她身后去。
“小姐,你裙子的拉链开了。”
余金金正专心和顾淮南发信息研究晚上吃什么的问题,忽然听到这句话反射性的惊呼一声,小手忙不迭捂住屁股。
不对……她今天明明穿的是裤子!
余金金气愤的转过身,刚想发作,却意外的看见薛辰强忍笑意的脸,又惊又喜,嗷一声扑到他身上,分开两腿一夹他的腰,搂着他的脖子使劲蹭。
“你怎么那么讨厌啊!”
薛辰托住她娇俏的小屁股拍了两下。
“这是你公司楼下,我倒无所谓,你就一点儿都不怕毁了自己的形象?”
余金金小脸一呆滞,马上从他身上下来乖乖站好,根本不看看周围同事的反应。
薛辰大笑,把她的小脑袋按在怀里。
“先去吃饭?”
余金金唰的抬起头,“不!
先回家!”
这小妮子的意图太过明显,薛辰心里一动,身体顿时热起来。
“好。”
薛辰从来没开过这么快的车,他几次超车,吓得余金金脸都白了,手抓着胸前的安全带,磕磕巴巴的。
“你……你慢点……”半个小时后,两人在电梯里就已经忍不住热吻起来。
一进家门,薛辰就把余金金抵在门上,哗啦一声撕开她的衬衫,大手覆了上去。
“想我了么?”
“想!”
余金金歪头亲着他的脸,两只手就去拉他的腰带,惹得薛辰一阵低笑。
“别急,我跑不了。”
余金金被他笑的又羞又恼,对着他的颈子张口就是狠狠的一下。
薛辰吃了痛,反被刺激的更历害,三两下拽下她的长裤与小内内,捞起她一条腿就挤了进去,深而重的动了起来。
“你……你快点……”余金金在他怀里不安的扭动,努力的配合他的节奏,却觉得怎么都不够。
薛辰捏住她的小下巴,恶意放缓了速度。
“刚才你可是要我慢点的。”
余金金蹙着细眉,一声声的叫他的名字哀求,眼神水一样的柔又火一样的勾人,薛辰忍不住,低头重重吻上去……顾淮南舔着冰激凌甜筒走出电梯,怀里抱着一纸袋零食,到门口一翻兜才发现忘记了拿钥匙。
算算时间,余金金也应该回来了。
她靠在门板上耐心的等,忽然就觉得门板在震动。
她一怔,回头盯着门狐疑的看,凑上耳朵听了听,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糟了!
薛辰回来了!
顾淮南哪敢让薛辰看见自己,撒腿就跑。
*叶锡尚对照着江邵给的地址找到了金源小区,很快找到16A座。
让他意外的是,竟然远远的看到薛辰的车停在那里。
他轻踩油门,一打方向盘开了过去。
顾淮南刚从楼里跑出来,一辆车就在她身前急急的停了下来,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刺耳的锐声。
她就在那一瞬间,与车里那一道骇人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顾淮南脑子嗡的一声,腿一软顺势跌倒在地,抱着的纸袋哗的从怀里滑出去,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
糟了……这回真的糟了!
只那一眼,顾淮南就知道自己大限已到。
她说什么来着,薛辰就是老天给她的灾难前兆,而车里的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灾难!
她顾不得揉屁股,跪着往车的另一头爬。
砰——车门关上的声音,然后是男人沉稳的脚步声从她身后传过来,鼓点似的在她心头一敲一敲。
一个穿着短裙的女人跪在地上从车头往车尾爬,原本在楼下石桌围坐在一起打牌的老头们,一个个捏着手里的纸牌看的眼睛都直了。
叶锡尚一个眼神扫过去,大家尴尬的轻咳两声,不依不舍的扭头继续出牌,却用余光继续悄悄的瞄着这边。
顾淮南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裙下风光已经被这么多人欣赏,脑里只有一个念头:逃!
叶锡尚看着顾淮南那白色的丝质小内裤和光洁白嫩的大腿,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脱了外套手向她一扔,衣服正巧落到她腰上准确盖住她的小屁股,明显看到她身子一僵。
他来到她身前,屈膝蹲了下去。
顾淮南盯着他的皮鞋,打气都不敢喘。
叶锡尚伸出手,缓缓抬起她的下颚,对上她一双布满惊恐却依然漂亮的眼睛,冷冷掀动薄唇。
“逃什么?
我又不会杀了你。”
顾淮南双肩一缩,咬着唇注视他深谙无底的双眸。
“你……你下一句是不是想说,但是会……让我生不如死?”
叶锡尚蓦地弯唇,但笑不语,扶着她站起来。
“现在是不是可以和我回家了?”
他明明是在浅笑,顾淮南却只觉得手脚冰凉。
“我东西还在金金这里,我、我上去拿一下。”
叶锡尚看都不看她,一只手就攥住她两只细细的手腕把她整个人强行塞进副驾驶,他跟着坐上来,手刚要去摸车钥匙,又忽的向她倾身过去。
顾淮南吓得身子倏地向后紧贴在椅背上,戒备的大叫一声。
“叶锡尚!”
叶锡尚抬眼瞧了她一眼,一言不发,慢镜头似的伸出手、掠过她耳际、拉过安全带、扣上榫眼。
顾淮南脸爆红,原来他不是想要对她做什么,只是……可这口气还没完全呼出去,就发现叶锡尚扣好她的安全带之后并没坐回去,身子反而向她越发靠近,近到几乎呼吸相闻。
他的气息平缓的吹拂在她的唇瓣上,有点痒又有点热。
“我很高兴。”
他忽然开口。
顾淮南眨眨眼,听他又道。
“你还没忘了我的名字,不枉费我五年来日日夜夜的想、着、你。”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12:19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