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乾何莹(盲盒男友:抽取你的限定爱情)_盲盒男友:抽取你的限定爱情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筱悠扬”创作的《盲盒男友:抽取你的限定爱情》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纸片人男友的花式恋爱

小说:盲盒男友:抽取你的限定爱情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筱悠扬

角色:殷乾何莹

强烈推荐热门现代言情小说《盲盒男友:抽取你的限定爱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筱悠扬”。小说无错版梗概:虽然如今燕朝民风比较开放,但也不是能在街边男女相拥的情况。而且重点是,这些谣言不对啊!得把”相”去掉,我只是单纯地被抱住没反抗啊!然而,我爹娘还有妹妹在看到南羽(街边捡来的男子)的长相后,很怀疑,看着我的时候就差把”你个骗子”刻脑门上了。真的太伤人了。我是那种见色眼开的人吗?可很快,我妹就唯恐天下不乱地把我”偷看赵秀才沐浴”、”给秦大夫送手帕”、”调戏南风馆小倌”等等,一桩桩一件件全列出来了

评论专区

网游之学习雷锋好榜样:不论文笔,不论剧情,只是篇6000字的短文…

青鳞岂是池中物:现在叫《阿里布达剑游记》,作者说只是世界线重置,我叫雷锋。

笑傲之华山:金书武功,有种玄学的味道。而这个同人写出了原著中武功的感觉。主角资质是开了金手指的,请无视这个问题。

盲盒男友:抽取你的限定爱情

第 5 节 神仙男友:当替身真难

我是清水镇出名的无盐女,相貌丑陋,无人问津。
谁都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位气质高贵,相貌俊朗的公子提亲。
我怀疑过,彷徨过,却还是栽了进去。
结果却发现,他才是我一切苦难的源头。
【金宝眷】1.我清白没了,完蛋。
昨晚在街道上,我被一个陌生男子突然抱住,懵了。
结果今日,”金员外家的丑女儿花灯会那天,和一陌生男子相拥于街边大道”这一消息已经十传百,百传全镇了。
虽然如今燕朝民风比较开放,但也不是能在街边男女相拥的情况。
而且重点是,这些谣言不对啊!
得把”相”去掉,我只是单纯地被抱住没反抗啊!
然而,我爹娘还有妹妹在看到南羽(街边捡来的男子)的长相后,很怀疑,看着我的时候就差把”你个骗子”刻脑门上了。
真的太伤人了。
我是那种见色眼开的人吗?
可很快,我妹就唯恐天下不乱地把我”偷看赵秀才沐浴”、”给秦大夫送手帕”、”调戏南风馆小倌”等等,一桩桩一件件全列出来了。
我张口,想说都是误会,却察觉身边有点冷。
转头看去,南羽正低头看我,见我发现也没什么反应,很坦然地避开眼神。
我打了个寒颤。
是错觉吗?
怎么感觉他有点生气?
我们才认识不足半日啊!
后来,南羽和我爹诚挚道歉,说我长得像他一位故人,所以才会认错,并无轻薄之意。
听到这句话,我莫名有点失望。
不过也是,像我这样的人,妄想什么美男爱上我的戏码呢!
全镇 18 岁都嫁不出去的,也就我一人了吧。
想到这,我垂眸看向杯子,茶水澄澈,倒映出我的模样——左额至脸颊处,有大块血一样的胎记。
原本父亲想给我招婿,可来的人不是好逸恶劳之人就是明晃晃问嫁妆会给多少车的人。
秦大夫是唯一一个不嫌弃我的,可惜,他喜欢的是妹妹。
不过我也不奇怪,一母同胞,她小我三岁,却是全镇最美的姑娘。
而我是最丑的。
想到这,我抬眼,正好看见妹妹打量南羽,心里暗叹口气。
他俩确实更相配。
突然,南羽起身,向我父亲作揖道:”此事是本……晚辈做错了,愿意负责,求娶贵府千金。”
我一愣,看向他诚挚的眼神,心猛地跳了下。
但紧接着,爹娘狂喜的眼神就出卖了我的地位,我咬唇,假意喝了口桂圆茶,明明甜得要命,却还是好苦。”
哦?
公子您家是做甚产业的?”
我爹咳两声,强装镇定道。
南羽有条不紊地说着,姿态高雅,一看就非池中物。
我看着爹娘越来越疑惑的眼神,知道他们也想不通这样的青年才俊娶我做甚,闭闭眼,站起身道:”我不同意!”
爹娘听到都惊了,妹妹也皱眉。
我抬眼看向南羽,努力保持着姿态,却还是控制不住微微发抖的手,死死攥住裙角,笑道:”公子来自都城,又是商贾大家,没必要娶我为妻,怪奇怪的,哈哈哈哈……”好的,这一刻自卑把我吞没了,但好在,我已经习惯用笑掩饰难过了。
我避开他的眼神,和父母说回房间,径自走了。
扭头的瞬间,眼泪大粒大粒地落下,难以抑制。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丑,所以极喜欢好看的东西、好看的景色、好看的人。
幼时不懂,总缠着漂亮的孩子玩,被推搡排挤也无所谓。
长大后我才明白,人越缺什么,越想要什么。
那一声声”丑八怪””夜叉脸””怪物”之类的词,早已埋入心底深处。
好在爹娘都待我极好,让我活泼开朗地长大了。
至于妹妹……南羽这回,也会被妹妹抢走吧,赵秀才、秦大夫,全都被抢走了啊。
我嘲讽地笑笑。
也是,像我这样浑身布满大大小小红色胎记的,有几个男子会不嫌弃?”
咚咚咚……”门被敲响。”
进来。”
我看去,是妹妹进来了。
她看着我皱皱眉,然后上前掰着我的脸看道:”没事吧?”
我挥开她手,懒懒道:”干吗?”
她轻哼一声,坐在茶几旁,浅粉色的裙边扬起个好看的弧度。”
你不嫁是对的,他那种,咳咳,你配不上的。”
这句话像针一样,扎得我心痛了瞬。”
我知道。”
我垂首。
妹妹没说话,我也没抬头看她表情。
等再抬头,她已经出去了。
我抿抿唇,将门合上。
突然有点后悔了,南羽生得那么好看,又愿意负责,想必人品也不错,强嫁给他就算不能琴瑟和鸣,天天看看美男子也好啊。
我躺在床上,用手臂遮住眼睛。
没事,明天,明天就好了,反正早就习惯了。
2.晚饭时,爹娘都小心打量我的眼神,妹妹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饭,没吃几口就说:”吃饱了”。
见我不理她,气呼呼地走了。
餐桌气氛更加尴尬。
我只知道爹娘担心我,于是深吸口气,扬起笑道:”爹,这鱼不错啊,好鲜。”
说罢,给爹娘各夹一筷子。
我娘欲言又止,眼眶红道:”眷儿,女子终归要嫁人,那南羽条件真不错,而且是他自己认错人害你名声受损,你要不就……嫁了?”
我看向她,叹气起身抱住她,”娘,我身上的胎记和你孕期吃不吃蛇莓真的无关,大夫不也说了嘛。”
她呜咽声,边擦眼泪边道:”你身上、脸上,全是一片片的红色胎记,肯定是那个闹的!”
我无奈看向我爹,我爹叹气,拍了拍娘亲肩膀,”眷儿不嫁便不嫁,我们难道还养不起了?”
母亲听闻立刻抬头,”那我俩死了呢?
你那些堂兄弟不来吃绝户才怪了。”
父亲怂了,嗫嚅道:”乱说什么,都……没影的事儿。”
”什么没影!
你哥那废物儿子之前来求娶眷儿多少次你不知道啊!
那目的还不够明显吗?
!”
…………我默默退出战场,回房洗漱睡觉。
反正明天就好了。
晚上,我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始终看不清面容的男子,终于露出真容。
是南羽。
他一身骑装银甲,手持利刃,眼神无喜无悲,仿佛遗世独立的神,仁慈又冷淡。
而”我”,匍匐在他脚下,染血的手捏住他下摆,求他放过蛮月国。
可他只是看着我,然后一脚踢开我的手。
薄唇一张一合,”将她拉下去,处死。”
3.我猛地醒来,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可能是白天见到南羽,就把他那张脸代入梦里了吧。
这一整,我也睡不着了,起身倒杯水,突然发现,我手腕处的红痕,好像和梦中被踢的地方重合了。
越想越诡异……我摇摇头,披上外衫打开门,却见南羽就伫立在我面前。
这算……私闯民宅吧?
我眨眨眼,刚准备叫人,却发现眼前什么都没了。
这、这、这……撞鬼了?
第二天,我顶着黑眼圈叫丫鬟随便洗漱装扮了下,便去吃早餐。
结果,看到院子里,妹妹正说着什么。
阳光下,她皮肤更加剔透,仿佛刚剥壳的鸡蛋,巴掌大的小脸眉眼含春,估计所有男子都扛不住吧。
她对面的男子我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果然,南羽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转身看过来,然后直接走来,”你没睡好?”
他蹙起眉头,从腰间拿出盒脂粉给我,”这是燕城带来的,效果很好,你试试?”
我有些犹豫,突然,一双柔荑接过脂粉。
又是妹妹。
她挡在我面前,面对着南羽娇声道:”谢谢羽哥哥,我替姐姐收下了。”
南羽看她一眼,又看看我。
我笑着点头,”谢谢南公子。”
他眉头舒缓了些,点点头,又继续道:”你要是觉得好用,我再买些给你。”
他炙热的眼神让我心跳不太规律。
但紧接着我想起来,这眼神,估计是因为我和他口中的那位”故人”真的很像吧。
想到这,我心中自嘲地笑笑,面上笑着应了。
他张口想继续说什么,就被妹妹打断,而他好像不太愿意搭理,只是想着和我讲话。
最后,场面很诡异,从花园到饭厅的这段路变成:南羽试图和我搭话,妹妹试图和南羽套近乎,而我在一旁不想讲话。
终于到了饭厅,爹娘坐在主位,冲南羽招了招手。
很……正式。
紧接着,我看到母亲有些心虚的眼神。
我这才反应过来,对了,南羽一大早来我们府里干吗?
4.我爹娘同意了南羽的提亲。
所以,清水镇最近又热闹了。
我去哪儿都能听到”金员外家的无盐女要成亲”。
各种消息齐飞。
那日的”街边相拥”已经传成”无盐女见色起意强抱路边男子,求他娶自己”。
我嗑着瓜子坐在茶坊角落,听说书的绘声绘色地讲我如何如何”**”,又是如何强逼他娶我,软硬兼施,吓得新来镇里的都城少爷大惊失色。
那语气,简直就像亲眼看见了一样,真的是绘声绘色,听得我都差点要痛骂自己了。
上回被赵秀才退亲时,也是这样,当时我整整一年没出门。
因为吧,太丢人了。
但脸皮确实能练出来,像现在,我还觉得挺有意思。”
哎呀,这不是金大小姐吗?
好不容易要嫁人了,怎么还独自来茶楼啊?”
娇媚聒噪的声音。
我看过去,是周老板的女儿周玟。
她性格霸道强势,却自小什么都被压一头。
家境比不上我家,美貌比不上我妹,学识比不上我。
后来长大了,她虽然依旧五官一般,但好在皮肤白皙,身材丰腴,家底又厚,所以在镇上也算是个美人。
于是,她找到了乐趣,比如说:打压我。
去年年底,她成亲了,成亲对象正是赵云树,赵秀才。
可当时赵云树提出退婚不过 3 月。
因为这事,我本就被嘲笑,后来又莫名其妙传出我哭着挽留赵云树,还偷看他沐浴的事。
估计这背后,周玟没少撺掇。”
哦,和你有关系吗?”
我抬眼扫她一眼,继续嗑瓜子。
但茶馆已经安静了,连说书的都不讲了,直勾勾看着我俩。
周玟见我怼她被这么多人听到,脸颊慢慢转粉,咬牙微笑道:”哎哟,这还没嫁出去就底气那么足了?
不过你也是,为了嫁出去真拼命,抓住个男子就……”她没说完,留下遐想。
茶馆众人眼睛都在发亮,眼里或好奇,或鄙夷,还有的竟然叫道:”金姑娘寂寞了找我啊,反正关灯都一样哈哈哈哈……”那人是镇上的痞子,口无遮拦,却引得众人大笑。
周玟看着我,笑意温柔,”要理解人家啊,毕竟,恨嫁嘛。”
她说着,捂唇笑了,冲赵云树道:”是吧,相公。”
赵云树嫌弃地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那一刻,我觉得糟透了。
突然,赵云树惨叫一声,被踢飞出去,然后,一只手将周玟推到地上。
是南羽。
他神色平静地走至我面前,在我讶异的眼神中牵起我右手,轻轻吻了一下。
我瑟缩了下,那里是我胎记的位置。
但他好似猜到我的反应,攥得更紧,庄重而克制地在上面印下一吻,好似在吻什么珍宝。
然后,牵着我的手走向说书人,眼神冷漠,”你舌头不想要了?”
说书人颤了下,结巴道:”没……没有,爷,息……息怒。”
南羽不为所动,浑身散着戾气,好似下一秒就要取走他的脑袋。
我攥了攥他的手,他才道:”滚!”
说书人立刻屁滚尿流地爬远了。
然后,南羽站在台上,面向众人道:”南某心悦金姑娘已久,那日唐突的是我,而不是她,听懂了吗?
还有,是我要强娶,不是她要强嫁,懂了吗?”
他神色冷漠,气场强大,宛如杀神。
见台下的人都不说话,才拉着我离去。
我被拉着,看着他宽阔的背影,心跳如擂。
那个女子,一定很幸福吧。
被这样的人爱慕着。
想到这,我反握住南羽的手。
他愣了下,紧接着攥得更紧,一路牵着我的手将我送回家里。
这下全镇都看到了。
我知道,他是在帮我澄清谣言。
到府外时,他神色终于温柔几分,浅笑道:”进去吧。”
好像,他只对我一个人笑。
我张张嘴,有点想问他那名”故人”到底是谁,但不知为什么,问不出口,只能向他道谢,然后转身回去。
因为,我舍不得了。
我舍不得他维护我的模样,舍不得他珍重吻在我胎记上的模样,也舍不得他求娶我时的认真模样。
就算我只是他故人的替身,总有一天,说不定就不是了。
晚上,爹娘估计也听到了茶楼的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尤其是我爹,平时不怎么催我,今日却喝了好几盅酒。
妹妹则埋头吃饭,一直不看我。
我心软几分,给她夹菜,她抽抽鼻子,默默吃了。
等晚膳结束,她硬要跟着我回我房间。
结果还没到,她就突然抱住我腰道:”姐姐,你一定要幸福!”
我回抱住她,点点头。
她吸着鼻子,和小时候一模一样,明明被欺负的是我,她却哭得比我还凶。”
南羽要是敢欺负你,我就砍了他!”
紧接着,她咬着指头转了转眼珠,抬头又道:”不行,我得叫管家查查他老底。”
我笑了,”他不是赵秀才和秦大夫那样的人。”
妹妹撇嘴,”那可不一定,万一装得像个人一样呢?”
话说完,她张张嘴,有些不自在,”你知道?”
我摸了摸她脑袋,笑道:”赵云树求娶我是为财,而秦大夫其实早就在家乡有了娘子,还爱慕你,想拿我做跳板。”
她脸涨得通红,嗫嚅道:”那……那你明知道我是为你耍他们,还……还和我置气。”
我冲她眨眨眼,”因为这样爹娘才不会催我成亲啊。”
妹妹气得小脸通红,但紧接着,她突然笑了,”南羽可以,他都不理我,嘻嘻。”
我想到南羽那生人勿近的模样,心底一软。
其实就算知道妹妹是试探,但说不伤自尊,也是假的,甚至真的觉得嘲讽,原来世间男子皆只看脸。
但南羽不是。
他那份温柔,我想紧紧抓住。
5.茶楼事件后,风言风语的方向变得更加奇怪。
他们竟然开始编排起我俩的”爱情故事”。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am10:05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pm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