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蕊何小蕊(我心底的潘多拉:谁是有病的人)_(我心底的潘多拉:谁是有病的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悬疑惊悚小说《我心底的潘多拉:谁是有病的人》,讲述主角小蕊何小蕊的甜蜜故事,作者“火柴盒”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心理病因素悬疑反转故事合集

小说:我心底的潘多拉:谁是有病的人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火柴盒

角色:小蕊何小蕊

如果你喜欢看悬疑惊悚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火柴盒”的一本书《我心底的潘多拉:谁是有病的人》。讲述了​我知道,我和她们不是一路人,她们脸上精致的妆容、身上昂贵的衣服,都让我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卑和恐惧。相比之下,我更愿意接近各方面似乎都更不如我的何小蕊。如果不是另外四个女孩都格外明显地讨厌她,我想,我和她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在这所几乎没有人在好好念书的大专学校里,每天按时上课,按时完成作业,周末不是去兼职就是泡图书馆的何小蕊,就像是一个异类

评论专区

你好像在画我:小雪的文强烈推荐w脑洞足够大,故事性很强估计是个大长篇预订,剧情发展不像一般女主文一样紧凑,有点小拖沓讲的是半妖女主夹在人类和妖族时间求生的故事x 想打劫存稿箱

大国重器:这本书快太监了。这作者每次都太监前,一般会神隐主角,插入大量小人物剧情,目前已经有这种苗头。另外某些章节,大量抄老作品,复制粘帖地抄,尤其分房那段,太忒么熟悉了。

太玄战记:一粉顶十黑。

我心底的潘多拉:谁是有病的人

第 1 节 叫我钮祜禄氏

我室友何小蕊,在被宿舍其她四个人霸凌了快有半年后,终于疯了。
那天晚上,宿舍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
她忽然爬到我床上,不断对我说,她是大清熹贵妃,钮钴禄氏。
正当我被吓得不知所措时,她却忽然笑道:”听着,本宫要开始复仇了!”(一)我们 2406 宿舍一共有六个人,都是这所大专学校酒店管理专业的学生。
除了我和何小蕊,其他四个女孩不是有钱就是长得很漂亮。
跟她们相比,相貌平平、家境普通的我俩就像两个丑小鸭。
 所以除了必要的社交,我就尽量和那四个人保持距离。
我知道,我和她们不是一路人,她们脸上精致的妆容、身上昂贵的衣服,都让我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卑和恐惧。
相比之下,我更愿意接近各方面似乎都更不如我的何小蕊。
如果不是另外四个女孩都格外明显地讨厌她,我想,我和她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在这所几乎没有人在好好念书的大专学校里,每天按时上课,按时完成作业,周末不是去兼职就是泡图书馆的何小蕊,就像是一个异类。
我知道那是因为她一门心思想要专升本。
这可能也是最初其他四个女孩排斥她的原因吧。
 但最重要的原因是,何小蕊在刚开学不久,就把寝室另一个女生,温亚楠,给惹了。
跟小蕊唯唯诺诺的性格不同,亚楠像一团火。
但这团火带给人的不是温暖,而是灼烫。
 她是个官二代,家里很有钱,大概从小就被惯到大,所以说话做事,总有种唯我独尊的大小姐脾气。
喜欢谁,不喜欢谁,从不掩饰。
也因为性格上的这种强势,虽然不是寝室长,却俨然成了这个寝室里的大姐头儿。
 我记得国庆回来不久就是温亚楠的生日,寝室其他几个女生就张罗着,要凑钱请亚楠吃一顿好的。
只有小蕊借口推脱了。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家里条件不太好,当时可能舍不得花钱吧。
 温亚楠当时没说什么,但事后明显就开始针对小蕊。
她这种高贵的大小姐,不会在乎别人是怎么想的。
其他三个女生见风使舵,也跟着亚楠一起有意无意地孤立起小蕊。
甚至时不时地各种取笑她。
 小蕊喜欢看《甄嬛传》,所以她们就当面叫她熹贵妃,私下喊她熹嬷嬷。
小蕊没有男朋友,所以她们动不动就嘲讽:”你的四郎怎么还不把你从冷宫捞出来?”
 这里面,说话最难听的反倒不是温亚楠,而是郭莹莹。
她睡二号床,和四号床的刘玲玲是好朋友。
两个人都长得很漂亮,而且郭莹莹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经常晚上在寝室搞直播。
 网上跟人直播的时候,一口一个哥哥叫得可甜了。
但挖苦起小蕊,却格外难听。
我还记得有一次,是白天吧,小蕊在寝室背单词。
声音其实不大,但郭莹莹还是嫌吵到了她,就吐槽何小蕊说: ”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在学个什么劲儿,就这智商和相貌,考到本科又能怎么样,将来找到工作也没我一场直播赚得多。”
何小蕊听到郭莹莹的话后,一句话也没说,默默收起了单词本。
但我看到,她的眼睛有些微微泛红。
 事后,我悄悄去安慰她。
她却告诉我:”丽丽,没事的,等我专升本离开这里,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那晚,一向话少的她罕见地跟我讲起她的高中。
她说自己高中时期成绩其实挺好的,只是高三那会儿,家里出了些事情,导致高考没发挥好。
当时家里又不愿意让她复读,才导致她来到这里。
她现在一门心思想通过专升本,重新去个好学校,这样将来才能靠自己出人头地。
 ”《甄嬛传》里怎么说的,别人如何轻贱你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你别轻贱了自己。
丽丽,我相信,越努力,越幸运!”
她看着我,十分认真地说道,眼里好像有光。
我忽然发现,何小蕊其实也是一个五官挺好看的女孩子。
如果去学一下化妆,甚至未必会输给郭莹莹她们。
  对,小蕊!
你一定可以的!
你会考上心仪的大学,然后比温亚楠、郭莹莹她们都要优秀!
 那时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就在我们考进这所专科学校的第一场期末考试中,小蕊居然因为作弊,被当场抓了。
而那四个人对她的霸凌,也是从这之后,不断升级。
 (二)对于我们这种专科学校,缺考、作弊都是家常便饭。
一场期末考,全年级少说也能抓到几十个作弊的。
但何小蕊的作弊,却在下学期一开学,就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
因为人们惊讶地发现,关于上学期期末考试的作弊通报里,居然没有何小蕊的名字。
 与此同时,一张聊天截图开始在很多班级的微信群里疯传。
这个聊天截图掐头去尾地讲了一个事情:知道吗?
何小蕊为了能不被处分,让教务主任给睡了。
 那学期,我比预定开学的时间晚了一天才到校。
刚进到我们那层寝室,就听到我们宿舍门口闹哄哄地在吵。
门口围了很多人,我挤进去,看到温亚楠正在用力拖拽何小蕊。
小蕊半个身子抱着宿舍床的护栏,两眼通红。
裤子已经被温亚楠硬生生拽了下去,样子十分狼狈。
 郭莹莹和刘玲玲站在一旁不说话。
寝室长汪芳也没有阻拦的样子。
我扔下行李就跑上去问:”亚楠,你在干吗?”
温亚楠说:”丽丽,你不知道何小蕊做的事情?
为了不被处分,她居然让教务主任那种老男人睡,真是太不要脸了,跟**有什么区别?
我可不想让这么恶心的人继续住我们宿舍!
我现在看到她都恶心!”
 我说:”亚楠,那种谣言你怎么也信呢?”
一旁的郭莹莹冷笑道:”那你倒是说说,何小蕊的名字怎么不在作弊通报上?
咱们可是亲眼看着她作弊被抓的。”
我急切地说道:”兴许,小蕊没作弊呢?
那只是个误会,小蕊,你快解释一下啊。”
何小蕊抱着护栏,不说话,只有眼泪大颗大颗向下掉。
这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闷葫芦!
郭莹莹又冷嘲热讽道:”丽丽,你让她解释什么?
讲讲她在床上怎么伺候那个老男人的?
你们都不知道吧,我跟这小贱人可是高中同学,我听说,她高中就跟自己后爹睡过,哼哼,她可能就是好这口吧!”
 ”你闭嘴!”
小蕊忽然叫着抓起床上的枕头,朝着郭莹莹砸过去。
郭莹莹侧身闪过去,然后对温亚楠说:”亚楠,这贱人拿的可是你的枕头。
你小心点啊,这女人这么爱乱搞,身上指不定有什么病呢。”
 ”啪!”
温亚楠忽然冲上去,一巴掌扇在何小蕊脸上。”
你这个骚货还敢扔我枕头!
你搬不搬!
搬不搬!”
小蕊的鼻血一下子被打了出来,她好像被打傻了一样,半天才喃喃地说道:”我,我什么都没做,我不搬。”
温亚楠抬起手,又要继续打她。
周围围观的人里有人看不下去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宿管来了!”
我也急忙劝温亚楠算了。
 温亚楠站起来,忽然一把抓住何小蕊的头发,将她整个人重重摔到了地上。
然后她朝着小蕊的肚子踹了一脚,说道:”你留下来吧,但你不会有好日子过!”
 (三)何小蕊最终并没搬走,没有哪个寝室愿意要她,她自己在校外肯定也租不起房子。
她继续住在我们 2406 宿舍。
而温亚楠她们,也开始了对小蕊几乎不间断的欺辱。
那些欺辱时至今天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无比清晰,仿佛那些欺负,是我和小蕊一同经历的。
 我还记得早上起床,会在小蕊的水杯里看到各种泡沫。
那是温亚楠朝里面吐的口水。
我还记得郭莹莹、刘玲玲当着小蕊的面,把吃剩的外卖直接倒在小蕊的床上。
郭莹莹还边倒边说:”垃圾就该倒在垃圾待的地方。”
我还记得她们半夜忽然一起跳起来,把小蕊从床上拽下来,一路拖到寝室外面,然后锁上寝室门,让只穿着内衣的小蕊在门外待了整整一晚。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熬下来的,我试图帮她,试图劝亚楠她们算了,可我又害怕。
我害怕她们会连我一起欺负。
 我试过悄悄告诉班主任。
可你们知道的,我们这种垃圾大专学校的班主任,根本不管事情。
她完全就是一个和稀泥的态度。
是啊,一个网红,一个官二代,还有寝室长汪芳,据说校领导是她的亲戚。
这么一群人,班主任怎么愿意去得罪呢?
 就这样,大概过了两个月吧。
我记得那是四月份第二个礼拜的周六。
那天,是何小蕊的生日。
就在那周的周五,温亚楠忽然说,自己因为一个没来由的谣言就欺负了小蕊这么久,很不对。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周六小蕊生日那天,请她吃个饭,就当是赔不是了。
 但何小蕊当时无动于衷。
我也不相信温亚楠她们会忽然良心发现,便尴尬地说,这周末我还有事情,就不去了。
我不想看她们欺负小蕊的样子。
 那个周末,我回了家,等周日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寝室里只有何小蕊一个人。
她蜷缩着身子在自己的床上,脸色苍白,身旁放着她的手机,手机里正在播放《甄嬛传》。
我知道,她一定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可我不敢问。
我在自己桌子前打开电脑,无所事事地耗了一阵子,在快熄灯的时候爬回自己的床玩手机。
 我和何小蕊的床都在上铺,熄灯之后,那几个人还没有回来。
我玩着手机,不知不觉睡着了。
大概到了半夜,忽然感到有人压在我身上。
我一睁眼,发现居然是何小蕊。

上一篇 2022年9月7日 am6:05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am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