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栀宁烟(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_(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精彩小说

主角宁栀宁烟的现代言情小说《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钱满满”,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宁烟一通电话过来,他就这么急不可耐,甚至要把她丢在大雨中么 宁栀想开口问过去,却触及到季寒光冷漠的视线,瞬间,如同冷风一………

小说: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钱满满

角色:宁栀宁烟

现代言情小说《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钱满满”。精彩内容:到最后,她已经冷到发抖,只能靠着冰冷的站牌站立。打开手机一看,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季寒光已经离开好几个小时了。说好的去去就回,变成迟迟未归。恰逢手机屏幕上,社交软件给她推送宁烟的新动态

评论专区

高玩:此书只能看黄色桥段还有猥琐桥段,但是,两者带了一点文青范。

末世之三宫六院:末世后宫文,主角杀伐果断却又不失人性。主角因为身体原因必须找女性元阴泄火 ,一百章就推女七八十了

剑叩天门:很多新人写修仙小说能不能把境界划分清楚,通熟易懂点的。珠玉在前,筑基结丹元婴不就完事了,修仙2大手忘语和耳根不都这么过来的。非要搞一些莫名其妙的设定,显得自己有创新?

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

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第3章  救他的人

宁烟一通电话过来,他就这么急不可耐,甚至要把她丢在大雨中么宁栀想开口问过去,却触及到季寒光冷漠的视线,瞬间,如同冷风一样刺醒了她。
是了,在季寒光的心里,宁烟永远都是最重要的存在,她跟宁烟比,就是自不量力。
她只能自嘲的露出抹苦笑,转身下车。
黑色车身转瞬便消失在雨幕中。
宁栀躲在站台下,大雨携着风刮到她身上,冰凉刺骨,脸色甚至比之前还要苍白。
没过多久,浑身就已经湿透。
路边的出租车来来往往,在雨夜中飞驰,却没有一个愿意停下来栽她回去。
到最后,她已经冷到发抖,只能靠着冰冷的站牌站立。
打开手机一看,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季寒光已经离开好几个小时了。
说好的去去就回,变成迟迟未归。
恰逢手机屏幕上,社交软件给她推送宁烟的新动态。
宁栀鬼使神差的点了进去。
新动态发于一分钟前,背景像是医院,宁烟穿着病号服的自拍。
三年不见,她似乎更清减柔弱了,对着镜头笑的很开心,一手抓着相机,另一只手和靠在床侧睡着的季寒光十指紧握。
打了一通电话,寒光哥哥就过来了,为我鞍前马后,开心又心疼,累坏了呢~~宁栀的手一抖,手机猛地摔到地上。
眼泪决堤,再也止不住了。
原来从头到尾,只有她是个笑话。
宁栀浑浑噩噩的回了清湾别墅。
当天夜里就发起了烧,整个人昏昏沉沉,却又头痛欲裂,胃里翻腾。
她抱着马桶吐了很久,眼泪也不自觉的往下掉。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自虐般的,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宁烟发的那些东西哭到最后,就笑出了声来,她十年的暗恋,在此刻显得那么可笑。
直到彻半昏半醒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季寒光正守在她身边。
你醒了,还好吗?
要不要再去医院检查一下?
他伸手,去试宁栀的额头。
这么近的距离,宁栀能看到他眼底的疲惫,似乎是一夜没睡。
然而一想到宁烟的动态,就强忍住恶心,避开了他。
季寒光的手落了个空,最后还是放到宁栀头顶,揉了揉,抱歉,昨天宁烟临时出了点状况,要做手术让我去签字了,回的有些晚。
不必跟我说这些。
反正我们都要离婚了不是么。
宁栀抬起头,淡漠的看着他,虽然现在还没办手续,却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再过不久就是不相干的两个人,所以我管不到你去见谁,干什么。
她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让季寒光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你这是怨我了?
你知道,宁烟当年为什么在婚礼前不告而别么。
她得了癌症。
宁栀眉眼一颤。
季寒光再开口,声线有些喑哑:在婚礼前几天发现的,说是晚期,她怕我伤心就离开了,这几年一直在国外治疗,庆幸的是病情控制的很好,已经快要痊愈了。
大家都误会她了。
当年宁烟逃婚,整个帝都都觉得她是因为嫌贫爱富,不想跟落魄的季家扯上关系,包括现在她又回来,也有很多人认为,这个心机女是看着季家盛势未衰,后悔了,来吃回头草的。
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得了癌症。
但是宁栀已经不想去在意这些了,不管季寒光喜欢谁,那个人总不会是她,十年的时间已经让她看的足够清楚了,再纠缠下去,也只能是自取其辱。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签字离婚,拿到赡养费去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抚育他长大。
宁栀静静的看着窗外,晨光照进来打在她的侧脸上,格外恬静。
季寒光看着这张和宁烟肖似的脸,一时间有些恍惚。
说起来,我们三个几乎是同时认识的,但我和宁烟相遇是在你之前。
上学的时候,我总喜欢在傍晚没人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去篮球场上练球。
那天傍晚,球场上来了个小学妹,穿着崭新的校服,一看就是本部刚升上来的。
她也是一个人,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看我打球,直到篮球架不知怎么回事,出现了松动倒下来,下面的我毫无察觉,是她冲了过来把我推开,自己的腿却被卷进了篮球架里。
小姑娘看着那么柔弱,没想到却有那么大的力气,后来我才知道,不过是逞能罢了。
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季寒光嘴角带着浅笑,你不知道,她哭的可惨了,整个球场上都回荡着她的哭声,还和我说以后要残废了怎么办?
我一只手去按她的伤口,还要抽空去帮她擦眼泪,根本都忙不过来,后来我哄她说残废了也不怕,大不了我娶你,找季寒光就是,她果真不哭了。
再然后我去找人帮忙,回来的时候操场上已经没有人,估计是被救护车带走了。
第二天,我才又在学校里见到了她,腿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原来她叫宁烟。
话落,宁栀猛地看向他,眼中的情绪复杂。
她、她告诉你她叫宁烟,就是救了你的那个女孩?
季寒光点头道:是啊。
那个时候,我都没想到宁烟会有个年龄相仿的姐姐,还长得那么相似,以至于我经常把你们弄混。
听到这里,宁栀微微颤抖,那你喜欢宁烟,是因为她救了你?
季寒光闻言,笑笑,是吧。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昏黄的下午,小姑娘含着眼泪却努力忍住,说以后要嫁给我的模样。
听到这里,宁栀已经控制不住了。
眼睛瞬间涌出泪水,挂在眼眶,她努力遏制自己,不让掉下来。
她没有想到,老天竟然和她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因为,救了季寒光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宁烟,而是她,宁栀啊!

上一篇 2022年9月6日 pm8:22
下一篇 2022年9月6日 pm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