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萧令月傅郎)_萧令月傅郎完结版阅读

现代言情《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明夏”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萧令月傅郎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第6章北北:“哦”小男孩赶紧说:“我叫小寒寒”萧令月:“……”小寒寒?战北寒的寒?他怎么给孩子起这种名字?不………

小说: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明夏

角色:萧令月傅郎

小说《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是著名网文作者“明夏”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从京城到周边城镇,甚至村落之间,到处都贴满了她的画像,重金悬赏,官府士兵一队队来回筛查,发现任何可疑踪迹,宁肯错杀也不肯错放。萧令月易容躲藏了两个多月,眼看形势不妙,正打算远走他乡避难,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怀孕了。而且,一怀就是双胞胎!她现在的身体底子太差,体内还有诸多毒素残留,亏损得厉害。如果不管不顾地远走,舟车劳顿下,腹中的两个孩子肯定保不住

评论专区

青玄道主:这本书缺点不少,但还是值得一看的,它是最近这批仙侠网文中唯一一本写出了那么点仙味的小说,修行修行,修的是心,演的是法,行的是道

覆手:题材是很好的。。就是作者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莫名其妙;你好好一个律师 然后动不动就各种国际组织,你一个律师就好好打官司不就行了??然后又非要配一个圣母 恶心

穿越之娱乐香江:有没有不种马,不装逼,专注演技描写的港娱吗?

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

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第3章  第3章

第3章“站住!
别跑!”
“萧令月,你往哪跑?

快快束手就擒!”
怒吼声不断从身后传来。
数百名士兵纷纷散开,从四面包抄,组成一张天罗地网。
“我傻了才会束手就擒。”
萧令月冷哼一声,挺着九个月的孕肚,身形敏捷地穿过树林,几番闪躲后,熟练的甩开追兵。
很快,她便躲进了一处隐蔽的山洞中,借着藤蔓遮掩洞口,终于可以歇一歇。
萧令月不得不承认,她低估了一个男人的自尊心。
战北寒大概是恨透了她,连续九个月来,抓捕她的消息一刻都没停止过。
从京城到周边城镇,甚至村落之间,到处都贴满了她的画像,重金悬赏,官府士兵一队队来回筛查,发现任何可疑踪迹,宁肯错杀也不肯错放。
萧令月易容躲藏了两个多月,眼看形势不妙,正打算远走他乡避难,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怀孕了。
而且,一怀就是双胞胎!
她现在的身体底子太差,体内还有诸多毒素残留,亏损得厉害。
如果不管不顾地远走,舟车劳顿下,腹中的两个孩子肯定保不住。
萧令月思忖许久,最后还是没忍心,只好在京城附近找了个偏僻的村庄待着,一边调养身体,一边暗中观察情况。
她精通医毒之术,即使是皇家御医也未必比得上她,解毒养胎倒不成问题,只是手边药材不足,时不时就要易容进城买药。
没曾想,前面九个月都有惊无险的过来了,偏偏在预产期快要来临的时候,出了岔子。
此时此刻,山脚下聚集了一堆抓她的士兵。
如此天罗地网,她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难道要长翅膀飞出去吗?
这真是太难为人了!
萧令月唉声叹气,正苦恼之时,忽然感觉一阵痉挛般的抽痛,从腹中传来。
她脸色一变,本能地伸手捂住肚子。
距离预产期还有半个多月,这个时候抽痛,难道是要早产?

不等萧令月多想,一波接一波的抽痛猛然袭来,她额头顿时布满了冷汗。
腹中的两个孩子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萧令月紧咬银牙,疼得眼前直发黑,勉强伸手扶住洞壁,一步一挪地往深处走去。
此刻,山脚下。
“驾——”伴随着厉喝声,马鞭长扬。
身形矫健的黑色骏马如一支利箭疾射而来,嘶鸣一声,停在山脚下。
龙鳞卫都统立刻上前,双手抱拳:“翊王殿下!”
战北寒翻身下马,随手将马鞭丢给旁边的士兵,俊美如铸的脸庞上覆盖着厚厚一层寒冰,凤眸锐利无比:“人呢?”
问的是谁,不必多言。
龙鳞卫都统立刻道:“已经被团团包围在山间,龙鳞卫正在搜查。”
“也就是说,还没有找到?”
战北寒冷冷侧眸。
“请王爷恕罪!”
龙鳞卫都统单膝跪下,冷汗直流,“萧令月身法鬼魅,轻功一流,而且她似乎非常了解龙鳞卫的调动规律,屡次逃脱!
属下正加派人手,拉开人网,一寸寸沿着山体寻找,务必将她活捉!”
“你说她会武功?”
战北寒冷疑地眯起凤眸。
“是的。”
“不可能!”
战北寒脸色一沉,“萧令月虽然出身将军府,却是出了名的废物,连只兔子都不敢杀,怎么可能会武功?”
“但是,这是几百名士兵亲眼所见,属下不敢撒谎。”
龙鳞卫都统迟疑道,“另外,还有一事,属下也是刚刚才知晓,不敢隐瞒王爷……”“说。”
战北寒语气冷冽。
“士兵来报,萧令月在逃跑之时,腹部圆挺,疑似……有孕在身!”
“……”战北寒身形僵凝,足足静默了半刻钟,方才咬牙切齿道,“好!
真是好样的!
难怪她要跑!”
“传令下去,想尽一切办法抓捕萧令月,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本王挖出来!”
“是!”
一场轰轰烈烈的抓捕行动,就此展开。
数千名普通士兵、数百名龙鳞卫拉开人网,结阵而行,地毯式的搜查,恨不得将整座山翻过来。
两个时辰很快过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汇报声源源不断传到山脚。
“东边没有!”
“西边没有!”
“北边没有!”
“报——南边发现异常!”
战北寒豁然起身,“在哪?”
士兵道:“南边树林深处,发现一处隐蔽山洞,洞口有人为遮掩痕迹。”
“很好。”
战北寒眸底冷光闪动,“本王亲自上山,走!”
此时,萧令月还不知道,她的藏身之处已经被发现。
经历过整整两个时辰的阵痛,她平安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两个都是男孩,哥哥身体健壮,哭声响亮有力。
弟弟却险些难产,出来得晚了一些,微弱的哭声像小猫儿一样,身体明显虚弱许多。
大概是因为她怀孕早期,体内余毒未清,身体亏损导致的。
萧令月坐起身,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左右亲了亲,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
因为提前早产,又被士兵围剿,她来不及回村子里,提前为生产准备的东西也不在身边。
幸好有惊无险,两个孩子都平安落地了。
还没等萧令月欣喜多久,忽然,洞口外隐隐传来异样的动静。
萧令月眸子闪了闪。
她知道,以战北寒的性格,一旦发现她的踪迹,势必会猛追到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之前因为有孕在身,她惹不起躲得起。
但现在,孩子已经出生了,她总不能带着两个脆弱的婴儿,继续躲躲藏藏。
她必须想个办法,彻底斩断他的心思。
山洞口。
大批士兵手举着火把,将山洞一方团团包围。
“王爷,山洞里有血,根据痕迹判断,萧令月可能是早产了!”
龙鳞卫匆匆来报。
“孩子呢?”
战北寒脚步匆匆,声冷如冰。
“没有找到,应该是被她带走了。”
战北寒撩开洞口的藤蔓,大步走入其中。
山洞里萦绕着浓浓的血腥味。
火光跳跃着,一道纤细的身影踉跄闪过,怀里赫然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战北寒立刻追上去,厉声道:“萧令月,站住!”

上一篇 2022年9月6日 pm2:09
下一篇 2022年9月6日 pm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