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燕生莫离《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_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全章节阅读

主角李燕生莫离的现代言情小说《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谢拉格的雪”,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一些不太简单的爱情故事

小说: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谢拉格的雪

角色:李燕生莫离

作者是“谢拉格的雪”的热门新书《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我轻轻摇头。他叹了口气,”云竹向来做事不留余地,也罢。”随后示意身边的莫离去安排一下。我问他:”你会觉得我冷血吗?”他愣神,”你怎么会说这种话,我看你不太对劲,带你去逛逛?”我没有反对,由着他拉着我

评论专区

太平宝鉴:干小雨清晨我给4分,文字一分

穿入聊斋:书前半部分很有灵性,节奏也不快,符合聊斋的设定,唯一坑到地方就是作者在要不要学习封建糟粕的四书五经这方面纠结了太长时间,最后终于想明白了,不读书还叫书生嘛?然后没读几天完本了,作者烂尾了。

神级情绪系统:这书不错,除了女一号的行为有些看不懂之外,其他还可以的

花与恶心:恋爱中的女孩都曾抵达尼比鲁星

第 2 节 沉默,是今晚的僵尸 终

我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是我二哥,我回答不了。”
沈小姐,谢谢。”
他闭上了眼。
我看到他嘴角的黑血,不知道这毒是何时服下去的。
我出了房门,风月馆此时还热闹得很,让我一瞬有些晃神。
李燕生在隔壁房等我,我进去他便抬头看过来。
我轻轻摇头。
他叹了口气,”云竹向来做事不留余地,也罢。”
随后示意身边的莫离去安排一下。
我问他:”你会觉得我冷血吗?”
他愣神,”你怎么会说这种话,我看你不太对劲,带你去逛逛?”
我没有反对,由着他拉着我。
出馆之前,脸上突然覆了个东西,一个半遮脸的面具。”
戴上吧,最近姜垣的眼线挺多的。”
他说。
我一挑眉,”不会是陆晚舟送你的那个吧?
你可别恶心我。”
他微微眯眼,磨牙道:”这是我几日前刚买的,你要是再多嘴我们现在就回府。”
我立马抓住他的袖子,”嘻嘻我开玩笑的啦,这个面具我超喜欢的,快走快走天快黑了正好看看夜景。”
他这才哼一声,装作凶巴巴的样子,”还不跟紧点。”
我以为他又要带我去城墙,结果到了城门他直接出城带我去了郊外。
我越走越觉得不对,在看到有些熟悉的田间小路以后终于忍不住停下,狐疑地看他,”你不会是想把我再埋回去吧?”
他脚步一顿,俊脸一黑,”沈嘉你说什么呢?”
我默默往后退了两步,”你不至于吧,不就调侃了一下嘛。
别把我埋回去啊我当初费了老大劲爬出来的。”
他转头弹了一下我的脑门,”你今日是不是吃错药了,往日的那股子机灵劲儿呢?”
是了,他现在说话风格越来越像我了,已经能熟练运用吃错药这种用语了。
等到了个小村庄,我才意识到这厮是来走访乡间体察民情的。
对不起,是我心胸狭隘了。
然后我又意识到,这个不就是我那天留宿的村子嘛!
我还留着王二丫的文书呢。
看看看,这是之前那个老婆婆!
老婆婆正在门口喂孙子吃饭,听见动静抬头,看了我一会儿说:”小姑娘我是不是见过你啊?”
我摘下面具,”诶,婆婆,您还记得我呐。”
婆婆笑了,”记得记得,这不是二丫么,大半个月没见越发水灵了。
诶你旁边这个是你夫君吗?
什么时候成的婚啊都不和婆婆说一声。”
我看到李燕生抽了抽嘴角,不由好笑道:”婆婆这是我大外甥李狗子,最近才来所以您没见过。”
李燕生:?
婆婆点点头,”这样啊,小伙子真俊啊,成亲了没有啊,没有的话老婆子我给你介绍介绍?”
然后婆婆把村子里所有的黄花闺女连带其家里情况都介绍了一遍。
被拉住唠嗑的李燕生一脸生无可恋。
一旁的小娃娃见奶奶说起来没完没了了,自己默默拿了饭蹲旁边吃,表情非常无奈。
看得我笑死。
听村里的人说婆婆那日和我进城以后,遭歹人抢劫,一时惊吓过度伤了神智,记忆也混乱了,但是喜欢给人凑姻缘这习惯还是没变。
眼看婆婆已经开始讲隔壁村子赵家儿媳妇的表姑的大舅的孙女了,我终于决定大发善心解救李燕生。”
婆婆我们还有事儿,过几天再来看你啊,还有这点碎银子,您可藏好了这回。”
婆婆说:”不必了二丫,现在的丞相可好啦,饥荒也快过去了,我们家如今也攒了点钱啦。”
我悄悄去看李燕生,灯火下他面色有些发红。
哇没想到这种事能让他害羞。
最后婆婆也没收下钱,还一个劲儿地要送我们,直到村门口才停。
天色已晚,但还好月亮很亮,不至于看不清周围的景色,倒和我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看到的差不太多。
我看李燕生一路上对附近人家若有所思的样子,才想起他也是个心系天下的贤臣,只是认识他这段日子光顾着拌嘴,一时忘了。
丞相这个位子,他真的还是很适合的。”
沈嘉,”他突然开口。”
云竹的事你不必自责,他一向是这个性子,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
他说云竹的家人是被一个贪官害死的,而那个贪官是我爹的党羽之一。
几年前云竹自己去找的他,说愿意做他的眼线,哪怕是在风月馆挂牌。”
我抿唇,不知回什么话。
我想说我二哥很早就知道了这事,甚至还暗戳戳透露了不少情报。
我想说我二哥想我爹下台很久了,不是恨,也不是大义灭亲,只是单纯觉得我爹可怜而已。
我还想说我们兄妹三个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但最后,我还是说,”李燕生,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娘在我六岁的时候染病去世,彼时我爹还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儿。
我那时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但我记得整整一年,我爹都无比消沉,直接把我丢给了仅大我四岁的大哥养。
一年后,他有了人生目标,他说他要做奸臣,举世闻名遗臭万年的大奸臣。
没人知道他这一年的心境变化,无论怎么看,这两件事都没有因果关系。
但我爹愣是就这样变态了,花了两年时间飞升到丞相一职,然后又过一年一口气娶了八个姨娘。
他那时的奸还不是特别奸,再加上能力突出,擅长帝王之术的皇帝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去。
我是三兄妹里最受我爹疼爱的那个,原因是我长得最像我娘。
他得知我看上姜垣的脸以后,立马向皇帝求了道赐婚的圣旨,效率之高令人咋舌。
我出嫁的时候,爹说他现在可以放心了。
放心什么?
放心做大奸臣。
他觉得八王可以护得住我,眼下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奸了。
大哥说爹这是不想活了,但又不敢自戕。
二哥说爹早就心理变态了,他现在就是个疯子。
我说好了好了,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反正我们仨又逃不了。
于是集体沉默。
听起来或许很难理解,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因为这血缘关系,我们无处可逃。
被动与主动,我们选择了后者。
不是什么坦然赴死,我们只是念着死去的娘和多年的养育之恩,做不到当面背叛只敢背后偷偷摸摸罢了。
我爹爱我娘吗?
很爱很爱,但以前他还爱我和我两个哥哥,还爱这黎民苍生。
他后来的心变得好小好小,小得只能装下我娘,再也装不下旁人。
李燕生听完,欲言又止,挣扎许久最后说:”你讲的这些,和我们刚谈论的东西好像关系不大。”
我:…我说:”闭嘴,很多人知乎答题就是这样子的。”
他刚张嘴又被我捂住,我说不许问我知乎是什么。
他点点头,莫名的很乖巧。
待我松手,他小声说他其实刚想问我要不要上城墙看看来着。
我这才抬头,看到了我挂过三天的地方。
故地重游,哦,并没有很怀念。
我其实,对这个地方很没好感,不明白为什么李燕生特别想带我去一次。
那去就去呗,但为什么是让莫离抱着我飞上去啊?


而且李燕生也是莫离抱着飞上去的…而且他还让莫离先把他送上去…我一脑袋问号风暴。
虽说你一个文人不会武功很正常,但是咱们为什么不能干点阳间的事啊?


走楼梯爬上去也行啊!
!”
上城楼的手续太繁琐,麻烦。”
我从莫离身上下来,就看到他悠哉悠哉地站在那儿,气定神闲地向我解释。
闻言我就拉住正准备飞走的莫离,我说:”弟弟你受苦了,遇上这么个主子。
来,跟姐姐去浪迹天涯,咱不搁这儿当工具人。”
李燕生:?
莫离:!
最后也没能成功,毕竟我早已不是富婆,而莫离是要恰饭的。
我看着他委屈的背影,觉得我这个弟弟委实太惨了些。
这都不是 996 了,这是 007。”
别看了,早飞走了。”
李燕生凉凉地在我旁边说道,”这本就是他的职责,你不会真把他当弟弟吧?”
完了这厮还补了几句:”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他娘…他令堂的。
所以我为什么要教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代贤臣变成了一代阴阳人。
我有罪。
我忏悔。
我决意把他扳回来。
于是我开始给他科普劳动保护法。
他静静地听我滔滔不绝,但眼睛盯着我一动不动,很明显早已神游天外。
我:”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想啥呢?”
他突然笑了,”你总算正常了点,我看你这一天都闷闷不乐的。”
月色下他的笑甚是好看,我想若是我的心脏还会跳动,此刻会跳得快一些吧。
然而,然而。
我不去看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回忆往事嘛,总是伤感些的,不然都对不起那段日子。”
我又指了指不远处,”喏,那边就是我待了三天的地方。
他摆了个木架子,把我绑在上面。
你知道吗?
那个位置视角还挺不错,我能看到城里人来人往,能看到众生百态,倒是比在王府有意思的多。”
他突然抓住我的手,声音有些暗哑,”我知道,我见过。”
我看他蹙眉,不由好笑:”你这一脸苦大仇深,怎么好像被晒了三天的是你一样。”
他不语,只是抬起我被他抓着的手,摩挲我手腕上的一圈乌青,那是刚认识那几天他攥出来的。
良久,他说:”很疼吧。”
我抽不回,只好任由他拉着。”
疼不疼都过去了,反正现在一点都不会疼,挺好的。”
怎么说呢,三天的暴晒,当时觉得难熬,现在回想起来,除了白天夜晚冷热交替,又渴又饿,也没什么了。
孟子有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我虽不是肩担大任之人,但也算体验了一把肩担大任之人的苦难,四舍五入我和他们就有共同语言了,不亏。
他抿抿唇,眉头皱得更深了。
我看不过去,鬼使神差伸出另一只手想去抚平他的眉,结果刚触到就对上他的视线。
我能看到他眼里的我,月光下我带着面具,露出半张惨白的脸,我想我现在可以和我师父说我真的见过女鬼了。
但想必白雪公主不是我这般毫无生气。
气氛太过古怪,我悻悻收回搁他脸上的爪子,”哈哈刚想偷袭你被你发现了。”
他无奈地笑笑,”你知谁和我说你深爱姜垣的吗?”
这题我会!
我说还能是谁,不就姜垣那个王八。
我在王府的那两年,他见我一次就对我说什么女人不要耍花招我不会爱上你的我只爱晚舟,以及我劝你不要对晚舟耍手段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无论我怎么说,他都沉浸在自己的言情戏码里。
无语。
真他令堂的无语。
也不知道这个人脑子里装的什么。
啊,王八的脑子里装的啥啊?
不晓得,师父没教过。
李燕生说因为我这人不爱出门见人,他先前对我的所有了解都来源于姜垣和陆晚舟,因而我在他心里的形象就一爱而不得蛇蝎心肠的妒妇。
哦,我大概能想象出来,话本子里多的是。
没等我接话,他又转过头看着城里的万家灯火。
他说:”我为学十三载,为官十载,自诩善观人色,识人心,看众生相,却未想到我为人一直囿于情爱,眼明心盲,偏听一家之言。
你说得对,我若一直如此,终有一日也成个糊涂官。”
”沈嘉,认识你的这一个月来,我方知世间之大,有这么多新奇之事,我以往的二十多年似是白活了一遭。”
”沈嘉,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他偏过头看我,他的手拉着我的,他看我的眼睛熠熠闪光。
他启唇还想说什么,被我截住话头。
我说:”你知道就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要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说听了这些话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刘向魏征**等一众伟人吧。
我说没啥事了我也不怪你,反正结局是既定的,剩下都是无伤大雅的细节。”
我师父曾经和我说,他教我的许多东西都是超脱这个时代的,或许会有人因此觉得我很特别。
这没什么,但是那些说出口的大道理,我万不可默认是自己悟出来的。
这些都是先人智慧的结晶,我们只是复读机罢了。
李燕生的表情变幻莫测,最后他还是叹了口气,”陪我看看夜景吧。”
于是我俩待城墙看了一晚上夜景。
然后第二天李燕生就得了风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到底要笑到何时?”
莫离刚送走大夫,李燕生就面色不虞地问我。
我:”对不起,我只是想起高兴的事。”
刚回来的莫离问什么高兴的事。
我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我有个异父异母的亲弟弟了。”
莫离红着脸消失了。
李燕生:?
李燕生告假在府里养病,还请了好几天。
我寻思不就一个风寒至于吗,然后听说姜垣近日和他在朝堂上不太对付。
啊不会是因为我吧。
 ”你想的还挺多。”
李燕生白了我一眼,然后说是因为最近异邦的使团来朝求亲,他和姜垣的意见相左。”
不过,”他又慢吞吞地补充道,”我现在也不太与他来往了。”
我拍拍他的肩,说:”大外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弃暗投明,远离狐朋狗友,做得好,小姨我很是欣慰。”
李燕生咬牙切齿:”沈!
嘉!”
我说:”诶,大外甥,该喝药了。”
我发现李燕生这人吧,看着挺懂事理的,居然不爱喝药。
眼下正初秋,天气转凉,他这一作死,病还真就越来越严重。
公文倒是一个不落地往府里送,处理着处理着,他就被气得病更重了,躲在书房里发脾气,谁也不见。
送药的下人眼巴巴地看着我,我说行吧行吧,我去送。
我端着药敲了敲门,就听他含着冰碴的声音:”我说了不喝!”
我推门而入,”李大人好大的脾气啊。”
他正立在书案前,见是我脸色才稍稍缓和,然后看到我手里的药,两条眉毛又拧在一起,给了我拒绝三连:”我不要我不喝我没事。”
说完还咳嗽了几声,脸色越发苍白。
我说哦那你别喝了,然后把药倒进了一旁的花盆里。
他一下愣住,”你都不劝一劝的么?”
我看他眼角耷拉下去,看着还颇委屈。
怎么一生病人都变幼稚了。
我好笑道:”你不愿意喝我有什么好劝的,况且你现在这状态,喝了怕也消化不了。”
他冷哼一声,怒气冲冲地看着桌上的公文,”那帮异乡人不过展示了几下武器,朝堂上的那群老家伙就吓得要强逼一个女子去和亲,我大庆难道国力衰弱至此吗?
简直让人发笑。”
我走上前,把碗放下,看到明显被用来泄愤过的文书,”我看看?”
他仍紧绷着脸,然后微微颔首。
我拿起看了,才知道李燕生怎么这么大的火。
话说那异邦人的王子,早前来过京城,正好撞见了偷偷溜出宫玩的公主,一见钟情。
回去以后就害了相思病,茶饭不思,异邦的国王见状,就派了几个使臣前来求亲。
本也算好事一桩,奈何公主早已有了心上人,抵死不从。
皇帝就这一个女儿,贼心疼她,也就拒了这门亲事。
两方谈了几日,中间的翻译是忙得瘦了好几斤,嘴巴都磨破皮了,结果还是没谈拢。
异邦的使臣说不行啊,我家王子都快物理上的想死您了,您不嫁过来我们没法交差啊。
皇帝这边说就你家王子是王子,我家公主就不是公主了啊?
不嫁不嫁。
于是异邦人拿出了他们说是手枪的东西,朝一个大臣开了几枪,当然,没有一枪是中的,都在描边,然后如果不同意我们就要打进来了我们这种武器很多的哦。
那帮大臣都快被吓死了,转头就开始劝皇帝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姻啊陛下。
皇帝气得都想下令砍了那几个使臣,大臣们又说自古以来都不斩来使,陛下三思啊陛下,万一两国交战,怕是民不聊生啊陛下,陛下您清醒一点啊陛下。
皇帝被一口一个陛下气得急火攻心,两眼一翻晕过去了,另一边又传出来公主上吊未遂,后宫是乱成一团。
朝堂上因着这回事,大臣于和不和亲又分成了两派,吵得不可开交。
异邦的几个使臣见状,说你们先吵,三天后给我们个答复就行。
李燕生是拒绝和亲的一派,姜垣是主张和亲的一派。
这几日李燕生告病未去上朝,看到文书上说姜垣那派已经在考虑把公主打晕送过去了,气得面色发青,然后就在书房里无能狂怒。
就挺魔幻的。”
呸,这帮老东西,这种歪招也想得出来,亏得读了几十年圣贤书。”
李燕生还在愤愤不平地说,”他们的王子这副样子,怎么看也不会是个良人。”
 ”可能他们觉得,一女子的一生和这种事比起来,算不得什么吧。”
李燕生怒极反笑,”他们就是双标罢了,要是他们的女儿我看他们还会不会满口仁义道德。
再说了,这哪是求亲?
就是来挑衅的。
我大庆若是真的将公主嫁了过去,往后颜面何存,国威何在?
现在向我们要这个公主那个皇子的,怕不是哪日再寻个由头就要整个国了。”

上一篇 2022年9月6日 pm12:14
下一篇 2022年9月6日 pm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