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后猎艳:白切黑男神反攻了》秦质温媛_(秦质温媛)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海后猎艳:白切黑男神反攻了》中的人物秦质温媛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另外半只”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海后猎艳:白切黑男神反攻了》内容概括:秦质头一次见她,就栽了

小说:海后猎艳:白切黑男神反攻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另外半只

角色:秦质温媛

看现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另外半只”的《海后猎艳:白切黑男神反攻了》。概述为:不得不说,温媛那张小尖脸,很适合化浓妆。她鼻子很翘,形状没得挑,眼睛略长,骨相绝佳,平日里的清淡妆容,反而显得没那么优越了。不过温媛性子懒,能十分钟搞定的妆,绝不会花半小时。今天挺意外的

评论专区

重生之最强剑神:.。。。看到劳模做的封面就不想看了。。。

从霍格沃茨开始的军火贩子:目前看还是很不错的期望之后不要落入俗套我很期待主角搞点什么大炸逼玩意儿糊伏地魔逼脸的

人设不能崩[无限]:和81道送命题同感。乏善可陈,若是鸡肋。还有弃之可惜的感觉。这个作者是有点有趣的想法的。但是困于写作水平,既无妙笔生花,读来只能又干又柴。

海后猎艳:白切黑男神反攻了

第 7 节 没办法不嫉妒

温媛回桂苑后,给自己剥了柚子吃,她靠在沙发上,挑了两个出轨的美剧来看,快凌晨一点,才等到秦质回家。
这段时间,秦质虽然在校外,但经常加班,毕竟做项目么,资本家不抽点血来,是不可能的。
秦质回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满地的烟头。
烟灰缸都满了,温小姐使性子,直接扔到了地上,反正会有家政过来清理,她脸上没有丝毫的愧疚感。
整间屋子里,充斥了一股烟草燃尽后的味道。
秦质皱眉,将所有窗户都打开,转过头,就瞧见了温媛歪七扭八躺沙发的样子。
她化着浓妆,眼线很长,嘴唇更是血红,右手撑在膝盖上,左手正夹着一根烟,披着头发,吞云吐雾。
不得不说,温媛那张小尖脸,很适合化浓妆。
她鼻子很翘,形状没得挑,眼睛略长,骨相绝佳,平日里的清淡妆容,反而显得没那么优越了。
不过温媛性子懒,能十分钟搞定的妆,绝不会花半小时。
今天挺意外的。
秦质走了过去,从抽屉里拿了一盒烟,女士的,细细长长,夹在他手指间,多少有点违和感。
更何况,这盒是蓝莓味的。
不过温媛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任由秦质凑过来,用他的那根对上了她手里的烟头,过了一会儿,都燃了。
两个人靠着抽烟,并没有说什么,也没什么值得寒暄。
他俩凑一起,除了那事,别的,再怎么聊,也不会有趣。
秦质抽烟,并不是爱好。
当初一个人在唐朝打工的时候,太干净的人,反而讨不着好处,越是有缺点有瘾的人,对方才会放下警惕。
毕竟学历高的,在那些人眼里,是最需要提防的人。
秦质靠自己能在里面混得如鱼得水,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情商,有点脑子的,不然他那种面瘫脸冰块性子,根本不会有人搭理。
一根燃尽,温媛先开了口,问道:”怎么样,好抽么?”
秦质点头,入口有甜味,再难抽都不算难。
温媛轻笑了一声,关掉了电视,整个房间陷入了昏暗,也就玄关处还亮着几盏灯,离他们太远,很微弱。
不过至少能看清彼此。
温媛把他手里没抽完的那根拿了出来,熄灭后扔在了地上,再直接将自己身上宽宽大大的白 T 脱了下来。
白 T 是秦质的,在她身上很松。
温媛今儿个,穿了件不一样的。
以前总是清纯一些,属于小妹妹年轻人才会喜欢的款式。
今天的,明显很成熟。
这种,都是少妇才会挑的。
不过在温媛身上,并不算太别扭,因为她的身材好,凹凸有致,很有资本。
所以再怎么成熟的款式,也拿捏的住。
她借着微光,在打量秦质的眼神,过几秒后才问,”怎么样,对不对你胃口?”
啧,多难得啊,温小姐还有询问别人意见的时候。
秦质当然没有意见,更何况,在这种时候,沉默地凑过去,就是一种极大的鼓舞,当然,他也是这么做的。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她突然在秦质的背上,狠狠的用指甲挠出了几道印子,从脖子开始——只要他穿衣服,但凡是个人,都能看见他脖子上的挠痕。
秦质的手臂被她枕着,格外舒服,每次他们都是这个姿势,温媛喜欢这种被半包围的感觉。
她凑了过去,在秦质的耳边说了两句话——”你喜欢她,还来找我。”
”是觉得,她太老了么?”
温媛嗓音沙哑,像是在外面的小野猫,明明只是轻轻地挠,不过每一下,可都染着血。
……上次约过之后,秦质有一阵没来了。
他倒也没因为温媛的几句话发火,不过的确,俩人联系也少了许多,他继续在华大当天之骄子,温媛继续在外面当都市名媛。
不过话说回来,这学还是得上,温媛照常上学,照常消费,白天去华大上课,晚上在唐朝待着。
温小姐,很忙的。
至于张闻那边,也好阵子没联系她,一来是不敢,二来张太子爷,怎么可能会低头认错,他说不准还在等着温媛过去哄他呢。
哄他?
温小姐也拉不下脸皮。
这阵子,温媛见过最多的,就是在唐朝免费当 DJ 的唐续,毕竟她来唐朝消费,一分钱都不用花,之前是心情好,喜欢给帅哥们小费,现在捉襟见肘,她巴不得帅哥们还她几万块。
不过认识唐续就是好,上万块的酒,喝两口不喝了,他也不恼火,反而夸温媛有品味,识货。
唐朝的异性缘也不少,毕竟夜店这种东西,没有才叫奇怪,更何况,温媛长得好看,那些男人,第一眼就觉得她好搭讪。
但不是廉价的搭讪,因为温媛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金钱的气息来,敢搭讪的都是家底不薄的。
这些事,其实温华权也知道。
他从来不反对温媛去社交,只要对方是有钱有权的,温华权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甚至希望温媛肚子能争点气。
不过,前些年,温媛看似很会交际,但都是些没背景的帅哥,勾搭上了也没用,不过她还算有脑子,并没有乱来,温华权还算放心。
但今年,温媛很少出入这些社交圈子了,温华权反倒有些起疑心。
他叫张闻帮忙留意留意,张闻也只是不咸不淡的迎合了两声,看来是不打算说真话,后来,温华权又找来了赵又青。
他毕竟是个商人,看人的眼神毒。
赵又青会来事儿,几句话就能把温华权哄开心,但与此同时,也说明了这个赵又青,不是个省油的灯。
在温华权眼里,女人,还是要安分点好,笨点强,太有心思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聊了几句后,温华权才切入正题,问起了温媛的私生活。
赵又青笑了两下,说道:”小媛的事情,也很少跟我讲,但她在桂苑有套房子,您可以派人去看看,说不定能查到些什么。”
前阵子,赵又青看到过,秦质跟温媛是同居了的,每天上下班,不可能不露出马脚来。
秦质那种的,就算是白手起家了,温华权也不一定瞧得上眼,拆散他们,是必然的。
她勾唇,离开温宅的时候,顺便点开了下温媛直播的账号。
果然,温小姐么,大家闺秀,之前每个月入账的零花钱都是六位数的,自然看不上直播这一丁点小钱。
每天几十块,哪里坚持的下去。
赵又青看了眼最近温媛直播的日期,早是上周了,断了好几天。
肯定是放弃了。
赵又青满意的关掉手机,开车离开了温宅。
不过温媛这边,倒还真没放弃。
上周忙着上学凑全勤,晚上还忙着剥削唐续,温小姐自然是没空管那些。
但一连一周蹦迪,再会社交的人,也会乏的。
后来唐续倒贴一万叫她去蹦,温媛也死活不去,再蹦,骨头是真要散架了。
她琢磨了会,打了个电话,把 hunks 几个鼎鼎有名的大帅哥们叫来了桂苑,说是有钱赚,大帅哥们当然不会拒绝温媛的邀请。
抱大腿就在就在此刻,谁愿意放弃?
等大伙在桂苑排排队站好了后,温媛油然生出了一股优越感,瞧瞧瞧瞧,这就是她攒了两年的精华们,不利用一下真可惜了。
温媛笑了笑,拍了拍离她最近的小帅哥肩膀,宽慰道:”放心,姐不会把你们卖了的。”
这次直播,收益非常可观,因为她挑了个女性向的软件,放几个大帅哥上去,不愁没市场,她只需要当个背景板,坐等收钱就可以。
不过美中不足的,就是来了个甲乙丙丁的不重要人物,唐续。
他提了温媛最爱的两瓶酒,正打算来桂苑好好的消磨一下时光,结果一走进门,几个近一米九的帅哥们盯着他看,给唐续看毛了。
他倒是也不丑,身高也过了一米八,但在这里,比他矮的,也只有温媛了。
男人总是很在意这些”尺寸”,隔一厘米,都是跟自尊挂钩的。
唐续把温媛关进了卧室,点了几盏灯,倒了两杯酒,突然问道:”你跟秦质,是不是闹矛盾了?”
温媛回道:”怎么说?
他跟你告状了?”
唐续摇头:”当然没,就是我猜的。”
秦质可不是什么爱谈私事的人,就连他家里的情况,也是唐续后来打听到的,实话说,这种男人很难拿捏,凡事藏心里,不好猜。
但这几天,唐续发现了个怪事。
赵又青平时来唐朝次数少,跟唐续也不熟,去其他夜店的概率大很多,但这几天,唐续倒是看她看到了很多次。
每次看,都能发现赵又青猎人一样的神情。
一个女人,是不是在等人,那种姿态,是非常明显的。
不过这也没什么,来夜店钓鱼的大有人在,唐续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可后来,他才发现,这赵又青,猎的可能是秦质。
秦质在哪,她就在哪,也不搭讪,就是点根烟瞧着他做事。
那姿态,似乎两人有过故事。
这情报,唐续不可能瞒着温媛,索性一股脑全说出来了,没添油加醋,但肯定加了点主观情绪。
唐续说:”你提防着点赵又青,别什么都给她管,到时候你甩手掌柜当久了,hunks 认不认你都是个问题。”
温媛当惯了有钱人,又不太在女人身上费心机,一来她觉得没必要,二来,她给赵又青的薪酬也十分可观。
温媛,实在是一个很大方的老板,对赵又青好,也是没话说。
她一直琢磨着,赵又青不会窝里斗,毕竟当初可是她温媛一手拉进圈子里的,怎么着,温媛也算她半个恩人。
果然,温媛摇摇头,”不可能,之前秦质跟我的事,她都知道的差不多,她足够聪明,不会动跟我有关的,要真动了,她名声可就臭了。”
说白了,赵又青现在再有能耐,也是给她温媛打工的,左右也就是个 hunks 的经理,是靠工资靠提成过活的。
更何况,hunks 也不是什么大企业,说出去也不算很上流。
赵又青,现在只有 hunks 这一颗树,如果她得罪了温媛,相当于得罪了一群有钱人,再想翻身,可就难了。
市井出身混出头的人,多半不蠢。
赵又青心里有数,吃力不太好的事情,她肯定瞧不上,温媛如此想着。
可唐续就不这么认为了,再聪明谨慎的人,也有想过越雷池的那天,赵又青当惯了人上人,很容易迷失自我。
秦质,是她挑衅温媛的第一步。
唐续没作声,直接叫员工现在去唐朝拍几张秦质远距离的照片,按他的经验,赵又青肯定会在秦质附近盯着他。
果然,过了几分钟,员工发来了照片。
唐续看了几张,放大了其中一张的角落,正巧呢,赵又青今儿个来了,还穿着大胆,捏着一张彩纸,直直地盯着秦质。
唐续将手机递给了温媛,说道:”你先看看图,看了再说可不可能。”
温媛原本不信的人,这会儿也犹豫了起来,倒真不是觉得赵又青有问题,可能是有些误会。
唐续冷笑一声,说道:”误会?
你直接把她叫来,套她两句话,就什么都出来了。”
温媛信她,唐续可不信。
同样都是从小地方混出来的,她什么心思,唐续不会比她少。
当初唐续身无分文,敢只身来闯京州的时候,用的心思诡计多如牛毛,现在想起来,赵又青玩的那些,都是他剩下不要的。
温媛想了会儿,反正桂苑里很多 hunks 的人在,找个由头把赵又青找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她简单发了条微信,让赵又青过来一起直直播,吃点火锅喝点酒什么的。
赵又青当然没拒绝。
过了差不多半小时,门口传来响铃,温媛起身说道:”我去开。”
打开门,就瞧见了赵又青缩着大衣,直直的往客厅里钻,边走边说道:”外面可冷了,我刚从咖啡厅里赶过来,没穿太多。”
这句话一说出口,温媛就顿了顿,然后从保温箱拿了杯牛奶来,递给了她。
Hunks 的人一瞧到赵又青,顿时热络了起来,连连喊了好几声赵姐,调调都是上扬着的。

上一篇 2022年9月6日 pm12:05
下一篇 2022年9月6日 pm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