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跑还来得及吗(司景琛靖云晚)热门小说_现在跑还来得及吗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现在跑还来得及吗》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兮和”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司景琛靖云晚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靖云晚愣了两秒,随后又羞又怒地开了口:臭流氓 被她这么一骂,司景琛不恼,脸色却是沉了下来:胆子倒是不小 敢当着他的面………

小说: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兮和

角色:司景琛靖云晚

现代言情小说《现在跑还来得及吗》的作者是“兮和”。其中精彩内容是:靖云晚扯了扯唇角,有些哭笑不得。那年轻人放完牌子就向她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看着她:靖小姐你好,我是这里的管家。您先跟我去换一件衣服吧?这么年轻的管家很少见,靖云晚不由得多看了年轻人两眼。见他毕恭毕敬地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评论专区

大宇宙时代:内容不错,除了有时主角的做法让我难以忍受。最可恶的是烂尾!不是在快要结束的时候烂尾,而是在写到一半的时候烂尾!

重生之大文豪:“再不逃课就老了”,一看标题就觉得不对劲,再看内容,这话是怂恿一个品学兼优的美女同学逃课的,结果这女同学还真跟他逃课了……我也逃跑,不看了,负能量!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环保色警告!绿帽警告!!主角妻子出轨警告!!!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第2章  第2章

后面还有追兵,顾不得多想,靖云晚拉开车门上了车。
一路安静,本就受了伤,靖云晚在车上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下了。
不远处,有一栋二层楼别墅。
小姐,到了。
一路上,靖云晚没顾得上问司机口中的先生是谁,司机也没说。
她刚刚下车,令她大跌眼镜的一幕就发生了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从别墅里走了出来,将一块牌子摆在了劳斯莱斯的挡风玻璃下面,上书四个大字:汽车租赁。
靖云晚扯了扯唇角,有些哭笑不得。
那年轻人放完牌子就向她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看着她:靖小姐你好,我是这里的管家。
您先跟我去换一件衣服吧?
这么年轻的管家很少见,靖云晚不由得多看了年轻人两眼。
见他毕恭毕敬地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好。
她话音刚落,便见有人把那辆摆着汽车租赁牌子的劳斯莱斯开走了。
见她满脸错愕,管家笑了笑,开口道:知道靖小姐要来,车子是先生特地命我们去租的。
是……是么?
靖云晚尴尬地笑了笑,管家已经先行推门进了别墅。
这幢别墅面积不大,装修也很一般。
她还在M国的时候,这样几百万就能买到的小别墅在郊区随处可见,大多是一些做小生意的人在住。
靖云晚在脑海里反复搜索着关于这幢别墅的记忆,无果。
可能是因为她穿过来顶替了原身的缘故,身上的伤口看起来可怖,却没有伤及要害。
处理好伤口,又换了身衣服之后,管家领着靖云晚前往别墅的会客厅。
别墅面积不大,不多一会儿,管家就为她推开了会客厅的大门。
甫一开门,靖云晚的目光便落在了沙发上一个身着休闲装的男人正坐在那里。
听到门外的响动,男人悠悠抬起了眉。
他的眼睛是极浅的琥珀色,眼神散漫而犀利,仿佛拥有洞穿人心的力量。
明明穿着一身普通的休闲装,却依旧显得高贵优雅,举手投足带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
五官更是深邃立体,俊美似妖。
只一眼,靖云晚就看呆了。
你……四目相视,刚刚对上男人的眼睛,靖云晚就莫名感到一阵冰寒。
那双浅琥珀色的眼睛,有邪气。
你打算这么一直站着和我说话?
司景琛的手指动了动,富有磁性的声音好似天籁一般。
似是被他那双琥珀色眼睛蛊惑,靖云晚连忙坐下了。
我还以为,敢大闹姐姐婚礼的人,会很有出息呢。
男人侧过脸看着她,看来不过如此。
男人冷沉却挑衅的话语莫名激起了靖云晚的怒火。
他谁呀,知道什么,就这样评价她?

于是她冷冷地开了口: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请问你哪位?
没有任何对他的记忆,是靖云晚对他莫名恐惧的根本原因。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突然欺身而上,不过一秒钟的功夫,靖云晚就被他压在了沙发上。
男人骨节鲜明的手指好似精美的艺术品,眼看他就要勾住她的下巴了,靖云晚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男人为何这样做,但她清楚,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这男人就算在她身上揩油,她都没有还手的余地。
你这么着急把这根项链夺回来,不是为了我?
男人轻轻拨弄着她脖子上的项链,低迷浑厚的话音,让靖云晚心尖一颤。
她恍惚地睁开双眼,眸子中分明写满了惊愕。
要不要这么巧?
真正的靖云晚对这场婚姻避如蛇蝎,明知道自己有婚约在身,却还是对林旭那个渣男错付,甚至不惜大闹靖云月的订婚典礼。
到这个地步了,她这名义上的未婚夫都没有出现过。
今天她才刚重生过来,这男人竟然就出现了?
靖云晚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脑海里一片空白。
脖子上这条项链,是原主母亲留给原主的遗物。
小时候原主母亲不只一次对原主说,这项链很重要,关乎她一辈子的幸福。
联想到原主身上莫名其妙的婚约,靖云晚一瞬间想透了其中关节。
这条项链,大概就是对方交给原主母亲的定情信物。
你……靖云晚咬了咬牙,有什么话能不能好好说?
先放开我。
被一个男人这么压着,就算是她的订婚对象她也不淡定好吗?
这要是原主,恐怕早就被吓死了吧?
呵,男人轻笑一声,身体向后靠了一些,靖云晚终于能够坐起身来:你想说什么?
司景琛原本对这桩家里定下的娃娃亲并无兴趣。
之所以把靖云晚叫过来,是因为他看了他安排在靖家婚礼上的眼线传来的视频。
靖云晚在婚礼上手撕渣男贱女,和她以往行事风格大不相同,好似变了一个人。
这,让他想起了另一个人。
那个人和她同名同姓,也叫靖云晚。
我想说……靖云晚一字一顿道:这位先生,你的情况来的路上我已经看到了。
你的车是租来的,这别墅还没有靖家的三分之一大,我接下来要继续虐渣打脸得罪人……她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刚才手撕靖云月的时候她还豪气干云的,现在面对这个男人,自己的气场却矮了一截。
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建议我们取消婚约,不然到时候难保靖家不会把火烧到你身上。
只要咱俩撇清关系,靖家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
她这话一出口,司景琛一张脸都黑了。
这女人是在嫌弃他?
看到男人脸上的表情,靖云晚后背一凉,莫名觉得自己惹恼了他。
你这是在为我打算,还是在为自己打算?
男人话音冷冽。
靖云晚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这男人,看人的本事倒是准。
取消婚约,既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好。
毕竟,这位先生……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她可不想把自己和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男人绑在一块。
闻言,司景琛修长的手指勾住靖云晚的下巴,眼神如钩:司景琛,我的名字。
他的声音很低,像是泉水落在她的心尖上。
司……景琛。
靖云晚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下一秒,司景琛突然低下头,露出一个恶质的微笑,将唇凑到了她的唇边。
近在咫尺的距离,差点让靖云晚炸了毛,你……你做什么?
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自然看得出他这动作是要吻她。
太近了,靖云晚甚至能感觉到心脏在胸膛处砰砰直跳。
司景琛眯了眯眼,一字一顿地说:没人告诉过你么?
不要这样叫一个男人的名字。
这会让他忍不住想要吻你。
男人的声音略微有些喑哑,此时此刻显得无比暧昧,好似伴侣之间的耳鬓厮磨。
……靖云晚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老天,让她重生过来的时候,没说还有应付变态这一出呀?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8:10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