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长梨陆子箫《废柴男主闯情关:偏执男人没好命》全集阅读_(季长梨陆子箫)热门小说

经典力作《废柴男主闯情关:偏执男人没好命》,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季长梨陆子箫,由作者“人间观察师”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虐文专业户 人间观察师 首个虐恋言情专栏!让猛男也流下两行热泪的虐心故事!!废柴男主难过情关,清醒女主手执猎刀,暗流奔涌下是真情、假意,还一颗遍体鳞伤的心?

小说:废柴男主闯情关:偏执男人没好命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人间观察师

角色:季长梨陆子箫

小说《废柴男主闯情关:偏执男人没好命》是由“人间观察师”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不过我听说,门派之所以会解散是因为掌门长老亲传弟子等一系列重要人物全部被天之魔君姬艳给抓起来灭了。唉,我们这些最底层的凡人,想要知道个消息真是太难了。哪怕身处门派内部,也无权知晓这些隐秘的大事。1在这个世界,修仙门派多不胜数,不过最出名的当属浩天宗、镇魔府、天华寺、无极殿、碧血灵云轩、幽幽谷、玄天门、芳华宫这八个大门派

评论专区

苗疆蛊事:挺好的书,就是让人看得不痛快。主角总是被动卷入各种事件,半天看不到成长,一直被踢来踢去,不爽利!

妖猎手:太白

神宠进化:bug确实多,力量体系有点崩,总的来说还可以

废柴男主闯情关:偏执男人没好命

第 5 节 霸道魔君和他的娇娇龙狐

我叫墨奚宁,穿到这个修仙界已有六年。
三年前随大流拜入浩天宗,今日门派就解散了。
我背着行李,站在宗门外,象征着门面的琉璃玉石匾上的”浩天宗”三个字,只剩下”人小”两个字,从左往右读就是”小人”。
身边是平日里一起做杂活的同事,个个都唏嘘不已。
六年间,我拜入过两个师门,一个是浩天宗,另一个是无极殿,全部都没了。
我不清楚具体原因,因为我只是个外门弟子,每天的任务就是煮煮饭砍砍柴。
每天待的最多的地方只有厨房、后山和寝室。
不过我听说,门派之所以会解散是因为掌门长老亲传弟子等一系列重要人物全部被天之魔君姬艳给抓起来灭了。
唉,我们这些最底层的凡人,想要知道个消息真是太难了。
哪怕身处门派内部,也无权知晓这些隐秘的大事。
1在这个世界,修仙门派多不胜数,不过最出名的当属浩天宗、镇魔府、天华寺、无极殿、碧血灵云轩、幽幽谷、玄天门、芳华宫这八个大门派。
如今八大门派少两个,只剩下六个门派。
我决定在这六个门派随机选一个,接着在这个修仙界苟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苟到老死。
我正在思考去哪里才好,同事们已经讨论起来了。”
我看芳华宫不错,个个长得好看不说,法宝也挺统一,不是萧就是琴。”
这个我知道,他们打架就跟开音乐会似的,我在厨房也能听到。”
我觉得碧血灵云轩也行,单听门派名字就很气派。
不过我瞧着他们身上的衣服有点奇怪,说不上特别丑,也说不上特别好看。”
我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们的校服是统一的蓝白配色,乍一看我以为回到了高中时代。”
玄天门的弟子我见过,那叫一个气宇轩昂仪表堂堂,论长相气质排个第一不是问题。”
这我倒没注意,不过他们门派的弟子头发是真的多。
去年,他们曾在浩天宗住过几天,我每天在他们离开后去打扫屋子时都能扫出一大把头发,怪可怕的。
……大家讨论了半天,终于各自确定要去的地方。
我随便跟在一个队伍身后,发现他们要去碧血灵云轩。”
……”我们一行人向西走走停停了半个月,途经幽幽谷外时,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踩到了什么东西,我们几个人都被卷进了法阵中。
当我悠悠醒转时,浓烈的血腥气充斥着鼻腔,刚从地上坐起来就看到一幅血腥的场景。
不远处的高台上跪了十几个人,只剩下一个还有脑袋,正在朝空中咒骂着什么,他们跪着的地方有一大片飞溅的血迹。
我抬头一看,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
天上黑云密布,半空中站着一个白发赤眸的玄衣男子,额间的金色纹路黯淡不堪。
他伸出右手食指轻轻一点,嘴里道:”砰。”
那个还在骂人的男子的脑袋一下就炸开了,鲜血喷溅的到处都是。
玄衣男子顿时大笑起来,说不清的快意。
我使劲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来,一动也不敢动地藏在巨石后面。
完蛋!
误入凶杀现场。
谩骂声消失后,那双诡异的赤瞳渐渐变成灰色,额间的金色纹路也鲜明起来。
白发灰眸,这特么不是传说中那个嗜血成性、残暴不仁的天之魔君姬艳的典型特征吗?
我屏住呼吸,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没想到姬艳突然看了过来,四目相对之间,我在心中为自己点了一排蜡。
并暗暗告诫自己,墨奚宁,下辈子注意一点,不要熬夜了,会猝死穿到修仙界被爆头的。
姬艳眼中的血色消失殆尽,好像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冷漠的修士。
下一刻,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天空也恢复了正常。
我终于长吁一口气,才发现自己的腿软到站不起来。
太可怕了,我这样的凡人在修仙界中就如蝼蚁一般,生死只在他人一念间。
2从幽幽谷出来,我再也找不到当初的队伍,看来碧血灵云轩是去不了了。
不过我又跟着从幽幽谷出来的弟子投奔芳华宫。
幽幽谷弟子的校服是统一的上白下青,他们站一起看起来像一把嫩葱。
我不禁有些感叹,这个修仙界的审美好像都不怎么的。
先前的无极殿是红配黄像西红柿蛋花汤,后面的浩天宗更离谱,高饱和度的红配蓝,真的很伤眼睛。
也亏得修仙界没丑人,不然真的驾驭不了这些奇葩的配色。
他们这群人中也有没穿校服的外门弟子,我趁机混入其中。
本以为能捡个便宜,不过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这些人虽然是内门弟子,但都是刚进门没几年的新弟子,最厉害最有天赋的也才炼气前期,这也就意味着我还是要步行。
他们虽然是新弟子,但是体力比我们这些没入门的凡人好太多了,一路上就没有停下来休息过。
我累得直喘气,终于,天黑的时候他们停下了,准备在一个僻静的林子里休息一晚,明早天不亮再出发。
因我对他们不熟悉,又害怕露馅,所以独自一人坐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位置。
我往旁边一看,还有一个玄衣少年也坐的远远的。
我很确定这个少年是在我后面来的。
我又看了下那边围着火堆聊八卦的众人,忍不住摇头,一个两个真是心大,也不知世间危险。
我正准备收回视线,没想到玄衣少年突然看了过来,他冲我微微一笑。
我礼貌性地回以一笑,然后移开了视线。
我吃着手上的馒头,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那个少年的长相。
诡异,实在诡异。
就着冷水吃完馒头后,我躺在地上准备睡觉。
可是那边实在吵闹,怎么也睡不着,我索性听起了他们聊的八卦。
一个幽幽谷弟子好奇道:”姬艳以前当真是碧血灵云轩的弟子?”
他旁边的人回:”何止啊,我听说在三百年前,他曾是我们修仙界最有可能百年飞升之人。”
”太可惜了吧,怎么就入了魔呢?”
”不知道啊,听说好像是他修炼时出了岔子,滋生心魔后误把他的师父师妹全都杀了。”
”哇!
这也太可怕了吧!”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他消失了两百九十年,再次出现时就是天之魔君了。”
我把手枕在脑后看着天空,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别人讲修仙界的八卦。
在无极殿与浩天宗中,他们是不允许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之间随意交谈的,就连待在一起超过十分钟都不行。
外门弟子没有准许也是不能下山的,所以这六年来,我过得十分无聊。
幽幽谷的弟子又说起了他们门派的八卦,我看着天空中的星星,突然好想找个人聊天啊。
穿越以前我可是个话篓子,穿越后每天说的话屈指可数。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我梦见自己回到了高中的大考现场,桌子上铺着一张数学试卷,我看着最后一道选择题,抠着脑袋迟迟没有下笔。
黑板上方的圆形钟表里的分针和秒针正在飞速转动,右方的广播中传出一道女声播报。”
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
我把卷子翻了一个面,后面的题一个都不会做。
不少同学已经交卷提前离开教室了,我一下着急起来,可是急也没用,急我也不会。
分针和秒针走动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就响在我耳边,我的手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
很快,教室只剩下我和两个监考老师,他们一左一右地看着我。
终于,在考试结束前我醒了过来。
我看着漆黑的天空,顿时松了一口气。
呜呜呜,吓死我了。
等我平静下来才发现四周有些不对劲,那些躺着睡觉的幽幽谷弟子们的脸上有一团黑气在流动。
布在周围的阵法已毁,守夜的弟子也陷入沉睡之中。
我一个一个去叫他们,他们面容痛苦,始终不见醒来。
惹!
完蛋。
我叫了一圈,终于到了那个靠在树干上睡觉的玄衣少年面前,正要用手去推他,他一下睁开了眼睛。
他不着痕迹地往旁边移了一下和我拉开距离,问:”怎么了?”
我小声道:”我们可能遇到妖怪了。”
他看了一眼,那些黑气越来越浓。
他说:”这不是妖,是梦魇。”
我又道:”我怎么也叫不醒他们,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他摇了摇头,说:”他们只能靠自己。”
他看着我,有些疑惑道,”你看起来并没有修为,怎么会这么快清醒。”
废话,谁愿意被困在数学考试中?
我说:”我梦到了不太愿意梦到的东西。”
”梦魔素来以吸食别人的梦来修炼,越是美梦越能提升修为。
但是只是单一的美梦很容易让人觉得乏味,所以梦魔总会先用噩梦吓人,引着他们把噩梦变成美梦,再慢慢吞噬。”
他曲起一条腿,把手肘放在膝盖上,手掌撑着脸,”所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出来的。”
”这……”我想了想,认真道,”大概是梦魇也不知道怎么做数学题吧。”
”什么叫数学题?”
”……”这让我怎么解释。”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啊,我问你一个铜板能买两个包子,那两个铜板能买多少包子呢?”
他诧异地看着我:”这就是数学题?”
我肯定道:”这就是数学题,不过是最简单的数学题。”
更复杂的我也不会做啊。
我和这个少年聊了一会儿,终于有一个弟子醒了过来。
我立马躺在地上装睡,而那个少年皱着眉头把脚从我的袖子下拿出来。
我假装翻身和他拉开距离。
他似乎很排斥别人碰他。
只是,我转眼又忘了少年长什么模样。
3”啊——”闭眼不久,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我微微睁开一点眼睛,便看见玄衣少年手中握着一团黑气,那团黑气正在不断的挣扎,用不男不女的声音问:”你是谁?”
玄衣少年的眼睛似乎闪过一丝血色,他唇角一勾,黑气就在他手中消散。
黑气散尽的一瞬间,我突然看到了少年的脸。
那种朦胧不清的感觉不见了,我清晰地看到少年额间的金色纹路和灰色的瞳孔。
日日日!
姬艳!
我正在诧异,姬艳的视线落在我脸上,我再次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排蜡。
姬艳伸出右手食指,充满恶意的笑容已经挂在嘴边,我都做好了被爆头的准备,没想到突然一道金光闪过,把我和他的距离拉远。
后背被一只手掌托着,我飘浮在半空中,周围似乎有金光在不停地闪烁,下一刻一大批御剑的小金人就跟下饺子似的冲向了姬艳。
我扭头去看托着我的人,发现根本看不清他的脸长什么样。
他头戴金色发冠,额间束着金色抹额,身穿用金线绣着神秘暗纹的金色长袍,外面又罩着金色毛领披肩,脚下还踩着一把金色的剑。
啊!
好富贵!
好有钱!
我又往下面看,只看到一团金光和白光不停地扩大,完全看不清人在哪里。
看了一会儿,我赶紧捂住眼睛,啊!
眼睛快被闪瞎了!
这群人打架就跟烧电焊似的。
身边那个浑身上下都冒着金光的男子突然开口道:”姑娘,没事吧?”
我用手微微挡住眼睛,说:”没……没事。”
只是我快瞎了。
他把我放到地上,又在我脚下布下一个金光闪闪的法阵,叮嘱道:”姑娘莫要离开原地。”
我刚要点头,周围浮现出金色的咒语符号,我听到面前的小金人说:”哎呀!
布错阵法了!”
我:”……”下一秒我就站在一个光秃秃的原野上。
如果我没猜错,这就是所谓的传送阵吧。
骤然降下来的温度让我瑟瑟发抖,我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原野,一时无语。
我可能要被冻死。
我试着大声呼救,可是只有几只秃鹫从我头顶上空飞过。
我只好搓着手漫无目的地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棵树,上面结着一颗红色的果子。
我的包袱落在之前的林子里,早就又冷又饿。
我也不管有没有毒,先吃了再说。
果子有苹果大小,我连核都嚼碎吃了。
刚吃完,肚子一阵绞痛,我捂着肚子蹲下去,心想,日!
果然有毒。
我以为自己就这么死掉了,没想到我还能再次睁开眼睛,并且变成了一个不明怪物。
我看了眼背后长出来的白色翅膀,又看了下面生出来的白色尾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身上的衣服被大翅膀和长尾巴撑破,我苦恼地拍了下头,发现手下一片柔软。
我赶紧摸了下脸颊两侧的耳朵,没了。
我颤抖着再次把手放到头顶,毛茸茸的还有弹性。
日!
我的耳朵长到头上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
我变成了妖怪!
 4还没等我从变成妖怪的打击中反应过来,之前从我头顶飞过去的两只秃鹫又飞了回来,落到地面上变成长着黑色翅膀的人形。
其中一只人形秃鹫惊喜道:”哎哟!
是龙狐!”
什么龙狐,我只听过龙猫。
另一只说:”魔君的生辰将近,魔石大人不是愁得快裂开了吗,正好咱们抓只龙狐去邀功。”
两人说干就干,张开翅膀就朝我扑来,一眨眼的工夫我就被两只锋利的爪子带到空中,往远处的魔宫飞去。
之后几天我一直被关在一个三米高的铁笼里,一开始有魔怪给我扔一坨腐肉,我不吃,第二天他们就扔了一个活人到笼子里。
我和这个大活人面面相觑,他害怕得扒着身后的铁杆不放。
我看他身上的衣服,蓝白配色,是碧血灵云轩的弟子。
我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可是我又不吃人,只能郁闷的趴在地上,无力的扑腾着翅膀。
看守我的魔怪”嘿”了一声,同身边的魔怪交谈起来,说:”死的不吃,活的也不吃,这踏马龙狐究竟吃什么东西?
要是饿坏了,魔石大人非得扒掉老子的一层皮。”
另一个猜测道:”这是灵兽,莫不是吃我们这些魔怪?”
说着把有我大腿粗的手臂伸到我面前。
我:”……”我张开嘴巴正要拒绝,他猛地把手收回去,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一开始说话的那个魔怪睁大了双眼,站得离铁笼远了些。
我:”……”终于挨到了第三天,我被送去另外一个地方。
黑布遮盖住铁笼,我有些无聊地坐在铁笼中间,又开始练习飞行。
周围的声音十分吵闹,应该是魔君在开生日趴体。
突然,挡住视线的黑布被揭开,铁笼四周围满了长得七形八状的魔怪,一个个都把我瞧着。
妈的,到底谁更奇怪啊。
一个有铁笼高的魔怪把我从铁笼里拿出来放在手掌里,他浑身上下都是石块,应该就是那个魔石大人。
他把我放到悬浮在半空中的锥形石柱上的黑色羽座边。
天空是暗红色的,半空中悬浮着许多锥形石柱,高低起伏,一直到天上。
羽座上坐了一个人,我因是跪坐的姿势,所以只能看到他的下半身和垂到地上的白色头发。
上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他说:”这什么丑东西?”
我:”……”我抬头一看,白发灰眸,果然是姬艳。
这次我才真真切切的看见他的相貌,他的皮肤本就白,再加上一头白发,衬得他的脸毫无血色。
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一双灰色的眼眸正泛着摄入的光芒。
说实话,他的相貌长得极好,是那种足以让人看呆的长相,只是他周身的气势骇人,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他今日穿着一身带有黑色毛领的玄衣,上面印有金色暗纹。
他跷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
呜呜呜,兜兜转转一圈我还是要被爆头。
魔石粗生粗气道:”主人,这是万年难遇的龙狐,我特意找来给主人当坐骑的!”
我:”……”我赶紧低下脑袋,害怕被姬艳认出来。
姬艳道:”本君不需要这些废物东西,丢去万魔窟,兴许还有点用处。”
我:”……”姬哥,不要啊!
魔石有些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要把我带走,我赶紧抱住姬艳的大腿,脑中灵光一闪,说:”主人。”
姬艳脸色一变,把我拂开,我狠狠地被摔到下面,砸到一个魔怪的碗里,他惊恐地大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烤乌龟!”
魔石眼睛一亮,说:”主人,这龙狐认主了。
我听说,龙狐一生只认一主,至死都不会背叛,否则会神魂俱灭。”
我刚从碗里爬出来,就听到这如雷轰顶的一句话。”


!”
这狗鸡,怎么不早点说!
魔石又道:”龙狐应天而生,吸收天地灵气转化为法力,年纪越大法力越深厚。”
他打量了我一眼,”这应该还是一只未长大的龙狐,等它长大了您可以无限吸收它的法力。”
”……”日!
我是太阳能充电宝。
姬艳皱着眉头,看起来十分可怕。
我害怕成为魔怪的零食,赶紧扑腾着翅膀飞到他身边,这次我有了前车之鉴,离他有些距离,又叫了一声:”主人!”
唉!
主都认了,脸皮放厚点,小命要紧。
姬艳伸出食指,对着我虚空一点。
日!
我都这么乖了,还要被爆头。
我正等着脑袋开花,没想到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惊喜的四脚蹦起来,等等?
四脚?
我往下一看,我的手和脚变成了白色的爪子,我又扭过头去看身体,毛茸茸一片。
我默了默,对着魔石道:”有镜子吗?
我需要一面镜子!
谢嘤嘤嘤……”说着说着我的声音就变了,变成了狐狸的叫声。
我扭头去看姬艳,果然是他搞的鬼。
他说:”一头畜生说什么人话。”
我:”嘤嘤嘤嘤!”
无论我怎么咒骂他都是在说嘤语。
嘤嘤嘤。
姬艳抓着我的尾巴把我提起来,眨眼间就消失在众魔面前。
5我在魔宫里当起了宠物,虽然主人是姬艳,但每日照顾和撸我的人是魔石。
和魔石待了快半个月了,他几乎每天一个想法,今天把我染成红色,明天把我染成黑色,后天把我染成绿色……我看着眼前冒着粉色泡泡的水池,无语凝噎。
今天是娇嫩的粉色。
粉娇我几?
他小心翼翼地抓着我的翅膀把我放进池水里涮了涮,又很快用魔力把我烘干。
我站在镜子面前,和他一起欣赏他的杰作。
镜子里,一只粉色的狐狸长了一双黄色的翅膀。
呵!
一个三米高的大块头,谁能想到他还有颗少女心呢。
魔宫长年阴暗,不见阳光,脚下散发的绿色幽光又添了几分诡异。
姬艳撑着头坐在上首的宝座上,空中浮现出三排透明的画面,上面正在实时播放各个地方发生的事情。
哟!
又在搞实时监控了。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我发现姬艳把自己的分身放进了修仙界中的许多地方。
那晚上遇到的那个玄衣少年也是他的分身之一。
姬艳空出的那只手一动,又换了一批新的画面。
他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发现没有自己想要的,神情逐渐变得阴沉。
魔石也苦恼起来,他正在纠结要不要把我的翅膀也染成粉色。
因为我的翅膀是他昨天才染的,而且还是他最爱的黄色。
啧啧啧,人类的悲喜都不会相通,更何况是两个魔呢。
我摇摇头,正要感叹一声,姬艳的视线突然扫了过来,在看到我那娇嫩的皮毛和那明显不搭的黄色大翅膀时,阴沉的脸突然一怔。
他阴森森的开口道:”魔石,你最近很闲?”
魔石猛地一下跪在地上,地面一震。”
扑通”一声,我被震进了池子里,彻底变成了一只粉色的龙狐。
我耷拉着耳朵,用爪子扒着池边,对着魔石就是一顿言语输出:”嘤嘤嘤嘤嘤。”
三米高的个子,心眼小的胆子。
魔石结结巴巴地回道:”魔魔君,我这就去拿下漠虎城。”
说着就扛起了放在一边的巨大斧头,大刀阔斧的朝外走去。
走到门口,又转过身一脸担忧地看着我,期期艾艾地说了一大堆:”魔君记得每天喂一喂小白,它不吃生肉也不吃人肉,每天送来的山鸡和兔子肉要用火焰烤一烤,一定要全熟,不然它会拉肚子。
若是魔君得闲,可以给小白换个口味,总是吃那两样会腻得慌……”我:”……”小白是魔石给我取的名字。
姬艳:”……”在姬艳的死亡凝视下,魔石终于闭上了嘴,”砰砰砰”地跑了出去,活像个受尽恶婆婆折磨的委屈小媳妇。
等魔石一走,姬艳的死亡凝视又落到了我身上。
我赶紧从池子里爬出来,扑腾着我的粉色大翅膀,露出一副无辜而乖巧的表情。”
嘤。”
嘤嘤嘤,我在做宠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姬艳不为所动,还让人把我扔到了一座山上。
我看着满地的灵植和出没的各类野生动物,久久无言。”
……”感情他是让我自给自足啊。
干!
狗姬艳!
哪有人让宠物自己打猎的。
6肚子饿得咕咕叫,可我看着不远处走来走去的野猪和灰狼,瞬间就打消了要去打猎的想法。
它们个个都长得比我高大威猛,搞不好我会成为它们的盘中餐。
我啃了口地上的灵植,甜丝丝的,味道有点像糖葫芦,还挺好吃。
当我把周围的灵植都啃完后,飞到树枝上美滋滋的睡起了午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一个翻身就掉到了地上。
我正准备爬起来就和一个白衣少年四目相对,他指着我对着身后的其他两个人大声说道:”龙狐!
是最稀有的粉色龙狐宝宝!”
啊!
天啦,好羞耻的称呼啊。
我不是,我不是。”
少君,沅沅有救了。”
我惊恐地瞪大眼睛,什么有救了,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那位叫少君的少年,生得一副好皮相,只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小龙狐莫怕,只是需要你一点血,不会要你的命的。”
白衣少年祭出手中法器,又在我四周设下阵法,打算捉我。
要死要死,做人要被爆头,做宠物要被放血,这什么狗屁修仙界啊。
眼看着我就要被收进乾坤袋,我急中生智对着他们”喵”了声。
趁他们愣住的时候赶紧展开翅膀往天上飞,只是飞到一半就感到有一个隐形的屏障挡在上面。
日!
有人奇怪道:”这小龙狐莫非开了灵智?”
我:”……”他妈的,本来就是人变的。
正当我绝望之际,我感到身体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似乎要破体而出。
我纳闷道,难道我要变身了?
变成铠甲勇狐还是金甲战孤?
身体里散发出一阵白光,白光散尽,我看见了自己久违的人腿和人手。
粉色的头发落到我胸前,我低头一看,**。
原来是美少女龙狐。
我赶紧用翅膀把身体包裹起来。
那三个少年似乎也傻了眼,估计没想到诱捕龙狐居然捕到一个美少女。
就当我们双方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时,姬艳出现了。
他站在半空中,袖子一挥,困住我的结界便破了。
眼前卷起一阵狂风,三个少年祭出法器阻挡,可是被风卷到半空中,又狠狠地摔到地面上。
山上的鸟兽散尽,叫少君的领导人道:”快走!
是天之魔君!”
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符纸,嘴里念念有词,立马就消失了。
他们走后,姬艳看着裹成一团的我冷冷道:”没用的东西。”
”呸!
狗姬……”日!
怎么说话了我赶紧捂住嘴巴,把脸上扭曲的表情收起来,用可怜兮兮的目光望着他,希望他能伸出援助之手。
没想到他又把我变成了龙狐,然后提着我的尾巴把我带回来魔宫。”
嘤嘤嘤嘤嘤!”
狗日的姬艳!
狗日的姬艳!
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7大概是魔域的冬日来临了,天魔宫一天比一天冷。
他们这些魔怪皮糙肉厚,哪怕只是穿着遮三点的黑色铠甲也不会感受到寒冷。
我不知道别的龙狐冷不冷,但我是非常冷。
大概是因为我是一只美少女龙狐吧。
上次姬艳把我带回魔宫,随手扔到了他的寝殿外就不管了,完全没有要给我做一个窝的想法。
姬艳寝宫和他平时里办公的地方不一样,室内明亮宽敞,地面也没有绿色的幽光。
寝宫外面有一棵快要枯死的大树,我每天晚上就睡在空掉的树干里面。
嘤嘤嘤,好想念魔石,他在他住的石头堆里给我做了一个小床,上面铺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柔软的毯子。
不像现在,我只能睡在冰冷的地上。
今夜格外的冷,我睡到半夜就被冻醒了,然后久久不能再次入睡。
我来到门口,用爪子试探性地推了下,没想到真的推开了。
耶!
姬艳没有在门上设禁制。
我蹑手蹑脚地跑进姬艳的房间,又用两只前爪关门,正要团成一团睡觉时,床上坐起来一道身影。
我:”……”要死要死。
姬艳问我:”做什么?”
欸?
居然没有想要杀我?
我:”嘤嘤嘤。”
我用一只前爪指着外面,放下来后,又把身子缩成一团,四只脚接连抬起放下。
他:”……”他今晚好好说话啊。
我再接再厉:”嘤嘤嘤嘤嘤嘤嘤。”
他冷着一张脸道:”再叫本君把你扔出去。”
这意思就是我可以睡在这里?
我赶紧团成一团,把头埋在身体里。
老子先睡了!
狗姬艳!
过了一会儿,姬艳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你重新说一次。”
重新说什么?
神经病。
老子现在只是一只宠物,说了你也听不懂。
虽然心里腹诽得厉害,可还是立马抬起头说:”冻 nio。”
我有些庆幸自己没有骂他。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他有说话的意思,我就又把头埋下了。
他突然冷不丁的开口道:”蠢货。”
我:”……”他手一抬,我的尾巴便落在他手中。
我头朝下悬挂在空中,心道,的亏这个宠物是我,换作别的非得抓花他的脸。
我叹了口气,在这个修仙界当人难,当宠物也好难啊。
我正在猜测这大爷下一步准备干什么,他把我扔进了被子里,然后躺下睡觉了。
我:”?

?”
他不是很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吗?
我现在可是睡在他身边欸。
躺在被子里的我有些怀疑人生,这么容易就爬上了魔君的床?
不过这个魔君身体好温暖啊,我身上的每一根毛毛都软了下来。
睡意来临,我控制不住闭上眼睛,不知不觉好像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眼前是一片迷雾,我穿过迷雾来到一个阴暗的房间。
龙狐在夜晚的视力也是很好的,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是一个密室。
我站在密室中间,两边的墙上挂着各种刑具,前方有个模糊的身影。
迷雾散尽,前方的人影暴露在面前。
从墙上伸出的银色的链条穿过他的手腕和脚腕,他低垂着头,头发遮住了脸。
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没有一处是好的。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一定不能看到他的脸,我也确实想这么做,只是刚展开翅膀,那人突然抬起头看了过来。
他的皮肤是那种长年未见阳光的病态白,一道血淋淋的伤痕从他的左边眉骨处一直延伸到右脸,看起来十分恐怖。
他的一双眸子黑漆漆的,里面毫无生意。
干!
落难姬。
我刚对视上他的眼睛,眼前的场景便迅速坍塌,我也从梦境里醒来。
四周一片明亮,我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双灰眸,灰眸的主人正用一种可怕的眼神看着我。”
……”姬哥,饶命,我不是故意看到你的悲惨往事的。
姬艳阴着一张脸问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嘤嘤嘤。”
他掐住我的脖子,我发现另外一个致命的事。
我居然睡在他胸膛上!
干!
我就说我怎么会一醒来就和他对视。”
说话。”
他的眉眼染上戾气,声音也低沉下来。
呜呜呜,这个时候我哪里敢说话啊。
我难道说老子一不小心看到了你被人吊着打。
这不死得更快吗?
他加重了手中的力气,我一时间有些呼吸困难。
同时,我感到有一股气体正在我身体里乱窜。”
砰”的一声,我变成了人形砸到他身上。
姬艳手中的毛脖变成了柔软细腻的皮肤,更可怕的是我的脖子以下的部位正贴在他身上。
肌肤相亲之间,姬艳的脸更黑了。
我:”……”姬艳咬牙切齿地看着我,说:”蠢货,你到底吃了多少蓝茵草!”
原来那玩意叫蓝茵草啊。
他把我用被子一裹扔到了地上,然后赤着脚就走出去了。
我从被子里坐起来,有些茫然地看着他的背影。
欸?
他居然没杀我?
8姬艳走后不久,就有两个穿得十分清凉的魔族女子进来,她们把我领到另外一个房间梳洗打扮。
这两个魔族姐姐偶尔会来投喂我,只是她们喂的东西不对,我不太想搭理她们。
我前段时间喜欢躺在地上晒太阳,被这两个魔族姐姐看见了,她们每次路过我身边都会来摸一摸抱一抱我。
大姐姐穿得凉快,我还是挺喜欢的,只是大姐姐的口味比较刁钻,她们喜欢吃癞蛤蟆,便捉了许多癞蛤蟆送给我。
一开始只是一天一只,我以为这是她们送给我的宠物,也没怎么管,直到有一天下午醒来,睁眼就看到几十只癞蛤蟆”呱呱呱”的在我旁边蹦来蹦去。
她们一脸殷切地看着我,说:”小白,快吃啊。”
我:”……”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那边睡过觉。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两个奇妙的魔女,没想到缘分总是这么妙不可言。
我随意地坐在梳妆台前,抬头便愣住了。
镜子里面有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大美人,她的身上披着一张被子。
一头如丝绸般的黑发随意披散在脑后,弯弯的柳眉下有一双明净清澈的杏眼。
不笑时,神情淡漠,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额间的红色印记又添了几分悲天悯人的气质。
但只要她一笑,便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和小小的酒窝,高高在上的疏离感被打破,仙女落入凡尘,御姐变成甜妹。
看来我不仅物种变了,连相貌也变了。
之前的那张脸也算是一个美女,只是在这个没有丑人的修仙界中就不够看了。
我打量着自己的新样貌,不由得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姬艳是怎么对着我这么一个大美人说出丑这种话的!


害得我伤心了好几天,以为自己真的丑的不能见人。
正在给我挽发的魔族女子也盯着镜子里的那张脸看,她左看右看,突然叹了一口气,可惜道:”小白,你怎么不是粉色的头发呢?”
我:”……”另一个掀起我身上的被子,惊讶道:”小白,你的尾巴和翅膀呢?”
”……”我默默把被子拿下去,默默地穿好衣服,再默默地离开。
等她们走了,我才敢回到房间。
我躺在床上滚来滚去,有些开心。
这么大一个房间都是我的了,我再也不用睡在硬邦邦的地上了,也不用担心会遇到姬艳了。
想什么来什么,我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一道高大身影,脸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姬艳在房间里扫了一眼,微微蹙眉,问:”你怎么穿成这样?”
我哪样?
你们天魔宫除了你天天穿貂,谁不是这样?”
算了。”
他转过身,”跟我来。”
我赶紧小跑跟上。
只是他走着走着突然就不见了。
我:”……”我不知所措地站在众多魔怪中间,和正在天魔宫巡视的魔将首领面面相觑。
他好心的指点迷津,说:”东南方向。”
”谢谢。”
我说,”东南方向是哪个方向?”
魔将首领:”……”最后还是他派了一个魔将把我带到目的地。
那是一片红色花海,我刚踏进去一步,便看到地面上布满了骷髅白骨。
这些花是长在白骨上的。
姬艳坐在摆放在花海中间的椅子上,有些不悦地看着我:”怎么这么慢?”
我忍着心里的不适,一路踩着白骨跑过去,说:”主人,你太快了。”
”没用的东西。”
他收回视线,看向远处。
天空暗沉下来,地面开始摇晃,紧接着发出巨大的轰鸣,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地下钻出来。
我捂住耳朵蹲在姬艳的旁边,姬艳看了一眼我,把我变回原形放在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
?”
我不解地看着他。
他的视线依然落在远处,嘴角微微勾起。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地面恢复平静,轰鸣声停止。
姬艳提着我的尾巴把我丢到前面,跷着二郎腿发号施令:”去,杀了它。”
我看看前面有小山高的魔怪,又看看小到可怜的我,扭过头对着姬艳发出悲鸣:”嘤嘤嘤狗姬……”我沉默了一下,然后换上一副娇羞的表情,”姬哥,不嘛~”姬艳盯着我看了一会,我被他看得害怕,只得硬着头皮上。
什么狗屁修仙界啊,宠物还得打怪。
我扇动翅膀飞到空中,在魔怪面前我渺小的就像一只苍蝇。
这魔怪长着一张蟾蜍的脑袋,却有着蛇的身体和狼的爪子。
它对着我的方向猛地伸出舌头一卷,我吓得立即往上面飞,可是它的舌头很长,一直追着我不放。
要死要死。
我还不熟悉我的技能啊。
龙狐究竟有什么技能啊?
我一边躲避那条恶心的舌头,一边飞速思考。
龙狐应该也算龙吧,既然算龙,那么龙有什么技能?
吐火还是吐水来着?
我凝聚着身体的力量,停在空中张开嘴吐了一下,吐出一口唾沫。
我:”……”我哭丧着脸看着已经袭来的巨大舌头,妈的,我现在知道了,龙狐不是龙,龙狐不会吐火也不会吐水,她只会吐口水。”
废物。”
千钧一发间,一道充满嘲讽的声音响在我耳侧,我却仿佛听到天籁之音。
高大的身影挡在我面前,凛冽寒风吹起他的白发和黑袍。
鲜红的舌头断成两截,魔怪发出恐怖的哀号。
姬艳伸出手在空中一抓,宛如小山高般的魔怪便化成一场血雨降落到下面的枯骨上。
巨大的恶臭铺天盖地袭来,我用爪子捂住鼻子。
他转过身冷冷地注视着我,我”嘤嘤嘤”得躲进他的怀里。
他的身体一僵,我能感受到他冰冷的视线正落在我的脖子上,可最终他没有把我扔出去。
日!
好可怕!
好臭!
9魔域的冬日彻底来临了,昨夜吹了一夜的狂风,今天一早起床后触目所见皆是白色。
暗红色的天空飘起了白色雪花,皑皑白雪覆盖住天魔宫,倒比平时看起来顺眼一点,不是那么阴森诡异了。
白天有阳光还好一点,一到晚上就冷的不行,十床被子都抵御不了这天魔宫的寒意。
我缩在厚重的被子里,上下的牙齿止不住的打起架,忍了半天,我还是决定飞去姬艳的房间。
我哆哆嗦嗦地推开门,发现床上一片平整,姬艳正站在窗边吹风。
我飞到他面前,用两只前爪做出双手合十的动作,又虔诚地拜了拜他。
姬艳:”……”他问:”做什么?”
我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道:”主人,冷。”
他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说:”你不会用真气……”说着他顿了一下,扯着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蠢货。”
”……”我觉得自己很委屈,又不是正儿八经的修仙人,哪里会知道这么多东西嘛。
可是委屈归委屈,冷归冷。
我动了动快要冻僵的脸,努力调整出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又拜了拜他。
拜托,这么一只可爱的粉色龙狐你也要拒绝吗?
他”啪”的一下把窗户合上,将我挡在外面。
我:”……”我没忍住用爪子狠狠地挠了几下窗户,在上面留下几道印子。
我的身体是冷的,可我的心却变得滚烫,恨不能烫死狗姬艳!
外面寒风怒号,我垂头丧气地准备回去,里面又传出姬艳不耐烦的声音。”
滚进来。”
我推开窗户,像一股旋风猛地撞向他,眼看着要撞到他时,我停住了。
他提着我的后颈,冷冷地打量着我。
我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努力伸着前爪去扒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嘤嘤嘤。
他语意不明道:”你倒是很喜欢做一个宠物。”
还行吧,毕竟和之前的六年工作生涯比起来,当宠物比较清闲自在。
他又说:”把翅膀收起来。”
这些日子,我已经能控制往身上多出来的东西。
我乖乖把翅膀收好,他手一松,我就掉到地上。
我:”……”日!
这狗姬艳还挺记仇!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我又凑上去抱住他的腿嘤嘤嘤。
姬艳沉默了一下,估计没想到我是个这么没脸没皮的美少女龙狐,一脸嫌弃地提着我的尾巴扔到床上。
我飞快躺进被子里,等了半天发现姬艳还站在原地不动。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他,怎么的,还熬夜呢?
小心和我一样猝死穿越。
我坐起来,用一只前爪拍了拍床单,示意他快上床睡觉。
他:”……”姬艳就像一个暖炉,我在他身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入睡。
他嗤笑一声,说:”从未见过哪只宠物像你这样睡觉的?”
我:”……”人家本来就是人嘛,四仰八叉地躺着也很正常嘛。
我说:”姬哥,讨嘤嘤嘤。”
日!
又不让老子说话。
我带着满腹怒气进入梦乡。
一夜无梦,我睡得神清气爽。
我在被窝里伸伸懒腰,突然碰到一个温热而光滑的东西。
我又摸了摸身下那片温热,咽了一口口水。
日!
我怎么又睡到姬艳身上了。
这不合理啊。
我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说:”主人,早啊。”
姬艳一双灰眸沉静似水,只是淡淡地瞥了我一眼。”
……”拜托,我可是赤身**地躺在你身上呢,能不能给点面子。
我又说:”主人,我没有带衣服过来。”
他”嗯”了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妈的!
他不会真拿我当宠物了吧?
我看他半天也不动,也不指望他了,只好自己主动变回原形。
我跳下床准备回我的房间穿衣服,一打开门,发现门外的雪已有几尺深。
我一下跳进雪里在里面砸出一个坑,我吐出一口雪,又轻轻跳了一下,上面留下四道浅浅的脚印。
我开心地在雪地里蹦来蹦去,哼道:”下雪啦,下雪啦!
小鸡画竹叶,小狗画梅花,小鸭画枫叶,小马画月牙,我也画梅花。”
我绕着寝宫跳了一圈才回到自己房间。
过来铲雪的魔将:”……”披着外袍倚在门口的姬艳:”……”10天空碧蓝,湖面朦胧。
坐落在群山之间的恢宏宫殿被笼罩在一片蒸腾的水汽中。
一条曲折蜿蜒的长廊上,一个姑娘正在狂奔,直到跑到一个宽阔的广场上才停下来。
她身上的裙子大体上是湖蓝色,只有袖间与胸前那片布料是白色的。
她一脸怒气的大喊道:”大师兄!
大师兄!
你是不是又欺负二师兄了?”
娇俏的女声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他们带着无奈的笑容轻轻摇头,似乎早已司空见惯。
有几个好事者问:”小师妹,什么叫大师兄欺负二师兄,万一是二师兄欺负大师兄呢?”
话音刚落,上空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
对啊小师妹,你怎么只说我欺负他。”
一只仙鹤从天空中飞过,它的身后带起一道长长的白光,白光闪过,一位少年踩着一把晶莹剔透的剑出现在众人面前。
阳光穿透雾气,照射在少年的身上,他歪着头笑得灿烂,说:”小师妹好偏心,都是师兄,偏偏眼中只有她的二师兄。”
下面的弟子好笑地向少年见礼:”大师兄。”
”大师兄!
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我那是……”站在长廊上的少女脸红了大半,她有些气恼地瞪了少年一眼,”我要去告诉爹爹,说你欺负我!”
少年并不着急,反而开心地笑起来。”
小师妹,十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一句话。”
”哼!
十年了你不还是欺负我们嘛!”
”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御着剑准备离开,听到这句话后,抑制不住地笑起来,然后撞到了前方的树上。
我:”……”我有些不敢睁开眼睛。
我发现,龙狐的能力好像是窥探别人的过往。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姬艳很少是真的睡着了,但只有一睡着便会做梦,而我能看到他做的梦。”
好看吗?”
阴森森的声音就响在我耳侧,姬艳冰凉的手指落在我的脖子上。
当然,姬艳也能感知到我看到的一切。
啧,这个狗屁超能力,真是嫌我死得不够快。
好不容易关系缓和了一些,现在又要开始生命计数了。
我默默地变回原形,从他怀里出来,趴到他脖子上,乖巧道:”主人,我给你做围脖哦。”
姬艳没说话,我心里也没谱。
我赶紧又道:”主人主人,你要摸摸我的耳朵吗?”
我把脑袋放在他伸出的右手中,自己蹭着他的手心,”你快摸摸看,手感可好了。”
”……”姬艳看着我一时无言。
如果不是为了生存,谁又会这么厚脸皮呢。
他把我推开,起身下了床。
他走后,室内好像一下变得阴冷起来。
太阳已经升起,姬艳赤着脚走在雪地上,露在外面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几乎透明。
我裹在被子里感受剩下的余温,脑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之前看到的画面。
好可怕,姬艳以前居然这么活泼。
反差太大了,这不合理!
姬艳的身影快要消失不见,我想了想,最终还是从床上跳下来。
突然的冷意让我瑟缩了一下,我赶紧展开翅膀飞到姬艳身边。
我说:”主人,主人,我来做你的围脖。”
姬艳冷冷的暼了我一眼,瞬间消失了。
我:”……”等我再次找到他,他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上首的宝座上听下面的魔将汇报工作。
我狗腿的飞到他身边,收起翅膀落在他肩膀上,用尾巴做了个闭环。
天魔宫一天比一天冷,而姬艳就像一个移动的大暖炉,我是一刻也不想离开他。
姬艳扫了我一眼,我讨好朝他笑笑。”
主人~”他似乎知道我的真实想法,提着我的尾巴把我扔到脚边。
我看到长袍下面泛着粉色的脚,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干!
狗姬艳!
居然让我这个万年难见的粉色龙狐宝宝暖脚!
我用爪子捂着鼻子后退一步,要是得了脚气怎么办?
姬艳看我这么嫌弃他,眼神一下变得可怕起来,我立马放下爪子,”姬哥,你脚真白嘤嘤嘤……”就这样,我做了一上午的暖脚龙狐。
事后,姬艳还嫌弃我,让几个魔族姐姐把我里里外外地洗了好几遍。
狗姬艳,净不干人事!
11寒冬过去,春日来临。
我做了一个冬天的围脖和暖脚炉,终于可以脱离姬艳做回一只自由自在的龙狐。
而姬艳在天气回暖之日便消失在了天魔宫中,直到一个月后的某个下午,他才出现在我面前。
我那时正在和魔宫的大姐姐们玩躲猫猫的游戏,黑布遮住了眼睛,我只能听声辨位,但是大姐姐们一下噤声了,我伸出手胡乱寻找着,指间突然碰到一具身体,我猛地冲过去抱住来人的腰,刚抱住就觉得大事不妙。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8:06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