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时代柳浩天》柳浩天孟庆泽全文阅读_《最强时代柳浩天》全文阅读

火爆新书《最强时代柳浩天》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梦入洪荒”,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崔志浩虽然很有钱,人脉关系也很广,但是他的人脉关系主要集中在恒山县和北明市但是在省里的关系,他就要弱很多虽然北明市是………

小说:最强时代柳浩天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梦入洪荒

角色:柳浩天孟庆泽

经典都市小说小说《最强时代柳浩天》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梦入洪荒”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柳浩天摆摆手:“没事,出了事情我担着,打开大门吧。”值班大爷无奈,只能满脸担忧的打开大门,外面的人瞬间便冲了进来,将柳浩天围在了当中。“你就是新来的镇委书记柳浩天?你必须要解决我们的问题,否则我们和你没完。”“柳浩天是吧,如果不解决我们的问题,你这个镇委书记就不要当了

评论专区

超级大忽悠:常书欣的文笔,剧情都很不错,不过过于慢热的剧情让我中途弃书。。。这不是一部爽文。。。。粮草。。。

突然获得超能力是什么体验:耻辱同人加一,前面写的太迷扣一,前面躲监控看起来就贼中二了,后面又加了个破坏监控,破坏就破坏吧,整完了又跟没事人一样去上学了,完了还说能力非我所愿……文青!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挺好看的啊,怎么评论区这么惨,也没有太明显的毒点啊有点小问题就是开头写的有点迷,有点乱

最强时代柳浩天

最强时代柳浩天第2章  好大一个坑

看到柳浩天严峻的表情,梁友德心中冷笑,嘴上却提醒道:“柳书记,这事情必须得你亲自出面才行,因为你是一把手!”
柳浩天冷冷的看了梁友德一眼,说道:“梁镇长和初云程副书记跟我一起去。”
说完,柳浩天迈步向外走去。
镇委副书记初云程立刻跟在柳浩天身后。
梁友德只能无奈跟上。
当柳浩天来到大门口处,门口外面的人立刻开始大声呼喊起来:“我们要补偿款,你们不能这样忽悠我们!”
“再不解决我们就去省里上访了!”
各种声音纷纷传入柳浩天的耳中。
柳浩天迈步走到大门前,对值班门卫说道:“打开大门。”
值班的老大爷望着这位刚刚上任、屁股还没有坐热的镇委书记,满脸担忧的说道:“柳书记,这大门不能开啊,你看看外面这些人,都快要发飙了。”
柳浩天摆摆手:“没事,出了事情我担着,打开大门吧。”
值班大爷无奈,只能满脸担忧的打开大门,外面的人瞬间便冲了进来,将柳浩天围在了当中。
“你就是新来的镇委书记柳浩天?
你必须要解决我们的问题,否则我们和你没完。”
“柳浩天是吧,如果不解决我们的问题,你这个镇委书记就不要当了。”
一时之间,各种声音将柳浩天包围,甚至已经开始有人对柳浩天推搡起来,很显然想要将事情搞大。
柳浩天个子比较高,足有一米89左右,往人群中一站,大部分都能看到他。
柳浩天立刻大声喊到:“各位乡亲们,我的确就是千湖镇新上任的镇委书记柳浩天,既然大家今天过来是想要让我帮助你们解决问题的,能不能请你们派出几个代表,把你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先告诉我?”
人群中,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身后跟在几个年纪差不多的男人,此人走到柳浩天的面前说道:“柳书记,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当初天星公司征用了我们的土地挖掘沙子,承诺每年给我们800元的补偿金。
至少连续给20年以上。
而这件事情是当初镇里给担保的,但是,我们从一开始到现在只收到了一年的补偿,之后就一分钱都没有看到,但是我们的土地却已经被天星集团给征用了,我们很多家庭都已经失去了土地,失去了赖以生存的东西,我们现在很苦,我们希望镇里给我们主持公道。”
柳浩天听完之后,立刻说道:“你们有文件吗?”
为首之人充满警惕了看了柳浩天几眼之后,这才拿出了一份复印件递给柳浩天说道:“这是复印件,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天星公司属于镇上招商引资过来的企业,征用我们的土地美其名曰是搞经济建设,实际上就是挖沙子。
由镇里进行担保。
但是现在,八年多过去了,我们却只收到了一次经济补偿,柳书记,难道我们的要求过分吗?”
柳浩天立刻问道:“你们签订这份合同的时候,镇里现任的领导有人知情吗?”
“梁镇长知情,这个事情就是他当初极力促成的。”
人群中立刻有人说道。
柳浩天转头看向梁友德问道:“梁镇长,群众反映的这个问题是否存在?”
“确有此事。”
梁友德点点头。
柳浩天接着问道:“那么天星公司应该不应该支付老百姓这边?”
“应该?”
梁友德没有回避。
“那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这个事情始终没有解决?”
柳浩天直截了当的问道。
“柳书记,要说这个原因,那就复杂了。
这里面有两个十分现实的问题需要慎重考虑,第一,虽然天星公司做出过承诺,我们镇里也做过担保,但是现在天星公司账户里没有钱,所以没有办法支付这笔补偿。
第二,天星公司每年上缴的税收占据我们千湖镇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我们不能把天星公司逼得太紧了,否则的话,我们的财政收入将会面临危机。”
听完之后,柳浩天表情凝重。
他听出来了,梁友德这明显是在推诿。
把所有事情全都推到了天星公司的身上,却闭嘴不提他自身的责任。
突然,柳浩天心中升起阵阵凉意,他突然意识到,今天这些人来的时机有些不太对劲。
为什么会在这次会议期间来呢?
这时机卡的也太好了吧?
难道有人在幕后操控此事?
越想柳浩天越感觉到后脊背有些发凉。
如果自己的猜想是真的话,到底是谁在幕后操控呢?
赌的目的是什么呢?
此时,四周的老百姓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再次将柳浩天围在当中,又有人开始推搡起柳浩天。
柳浩天冷冷扫视了一圈众人,大声说道:“各位乡亲们,我现在就问你们一句话,你们想不想让我帮你们解决问题。”
众人纷纷回答说想。
柳浩天说道:“既然你们想要让我帮你们解决问题,那么你们总得给我点时间吧?
既然八年多的时间你们都等了,难道就不能给我一些时间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吗?
总不能你们说什么我就全都相信吧?
我总得跟方方面面求证之后再给你们解决吧?
就算要解决问题,我也需要先了解一下镇里的财务情况以及考虑一下帮你们解决问题的办法吧?”
柳浩天说完,现场暂时沉寂了下来,为首的那个男人点点头说道:“这次你说得有理,不知道你打算如何求证?
如何解决?”
柳浩天说道:“给我半个小时,我要在这里召开现场办公会,我需要了解一下镇里其他领导班子成员的意见和对此事的看法,还需要了解一下镇里的财务状态。
我可以向在场的各位保证,今天,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相对满意的答复,否则,我绝对不会回去,任由你们包围着,我这样说各位可满意?”
柳浩天都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众人自然不能再多说什么,大家也看出来了,这个新上任的镇委书记和以前的那些忽悠他们的人不一样,以前的那些人就知道忽悠,承诺,目的很简单,尽快把他们送走,但是眼前的这个镇委书记却没有回避他们的问题,甚至没有着急回去的意思,这让现场的老百姓感觉到心中稍安。
随后,柳浩天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党政办主任赵永军:“赵主任,你立刻通知现在留在机关大楼内的领导班子成员,5分钟之内到楼下来参加现场办公会,如果谁五分钟之内没有下来,我会让老百姓上去把他请下来。”
赵永军顿时脸色一沉,柳浩天这一招还是挺狠的,如果是在平常,眼前局势如此严峻,和自己没有责任的事情谁想参与?
但是现在,柳浩天说让老百姓去请,这一招可就让认不得不多了几分顾忌,到时候丢人现眼还是小事,万一被揍一顿可就有些无辜了。
所以,这次,赵永军第一时间将柳浩天的意思传递了出去。
很快的,五分钟之内,所有成员全都到齐了。
柳浩天扫视众人一眼说道:“各位,我相信大家也已经看到了,现在我们千湖镇老百姓大兵围城,我们身陷重围,所以,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尽快解决。
谁有办法解决此事?”
所有人全都沉默了。
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搭话,柳浩天冷哼了一声:“既然你们没人出主意,那就别怪我乾坤独断了。
我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很简单,既然梁镇长都承认当初这笔土地补偿款在发放只是,千湖镇镇委镇**曾经帮天星公司做担保。
现在天星公司还不上钱,那么这笔钱就应该由我们千湖镇镇**来掏,孟副镇长,你是分管财政所的,现在我们镇**账户上还有多少钱?”
“只有18万了。”
副镇长孟庆泽回应道。
“这么少?”
柳浩天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
“这已经不算少了,就这18万,还是梁镇长前几天刚刚从县里跑下来的。
如果是平时,镇里的财政账户上不会超过5万块钱。”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很多人看向柳浩天他们众人的时候,纷纷攥紧了拳头。
四周的众人非常愤怒,因为孟庆泽的话相当于堵死了由镇里出钱来填补这个窟窿的可能性。
柳浩天冲着众人抱拳说道:“各位父老乡亲,大家稍安勿躁,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清晰了,既然这笔钱千湖镇镇**拿不出来,而这笔钱本来就是天星公司拖欠各位的,这笔钱本来就应该由天星公司来拿,那么现在,我和镇里的这些人陪着大家去天星公司要债去。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谁欠的债谁来还也是天经地义。
我们千湖镇镇**绝对不能做冤大头!”
柳浩天刚刚说道这里,便被副镇长孟庆泽给打断了:“柳书记,我们千湖镇的情况你可能不太了解。”
柳浩天目光略带玩味的看向孟庆泽说道:“哦,孟副镇长,请教一下,有哪些情况我不了解?”
孟庆泽今年有四十六七岁左右,留着板寸,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看起来挺精神的,说话的时候语气不急不缓,给人一种成竹在胸的感觉。
孟庆泽笑着说道:“柳书记,是这样的,天星公司这些年来为了扩大产能,前前后后投了五六个亿进去,他们几乎把所有的资金全都压在了生产和运输上。
所以,他们公司短时间内拿不出钱来支付这笔钱。
如果我们逼债逼得太紧的话,会影响到他们公司正常的生产。
还有十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们千湖镇的财政收入至少有一半以上是由天星公司所缴纳的赋税来支撑的,所以,一旦影响到了天星公司的生存,那么必然会影响到天星公司缴纳的赋税,进而影响到我们整个千湖镇的财政收入,甚至有可能造成我们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到时候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这个后果和责任恐怕十分严重。”
柳浩天很认真的听完了,随即盯着孟庆泽说道:“孟副镇长,听你这样说,我刚才说要带着大家去找天星公司去要债的说法是错误的了。”
孟庆泽毫不客气的点点头。
柳浩天嘴角微微翘起了一抹弧度,目光冷冷的盯着孟庆泽说道:“孟庆泽同志,我现在也问你几个问题,第一,你孟庆泽是不是我们千湖镇的干部?”
“当然是。”
“既然你是千湖镇的干部,该不该为老百姓办点实事?”
孟庆泽犹豫了一下,看到周围老百姓那些形形**的眼神,最终还是点点头:“应该。”
柳浩天最后问道:“既然你是千湖镇的干部,又应该给老百姓做些实事,但是你刚才为什么要替天星公司说话?”
孟庆泽这才发现原来柳浩天在这里等着他呢,他也不是善茬,立刻反击道:“柳书记,你这顶大帽子扣过来我可承担不起啊。
我刚才说那些话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让你知道一下我们千湖镇和天星公司目前的现状,何谈为天星公司说话这样的大帽子?
柳书记,做人要厚道啊!
否则的话,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柳浩天微微一笑:“得必会道多助,失道必会寡助,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过你用在这里有些不太合适。
我现在再问你最后一句话,天星公司欠老百姓的这些钱,该不该还?”
“应该还,但是……”这一次,孟庆泽的话被柳浩天给打断了:“好了,孟副镇长,既然你也认为千湖镇这笔钱天星公司应该还,那么请问,你敢不敢头前带路,带着大家去找天星公司去索要这笔欠款?
如果不敢的话,你现在可以回机关大楼待着去了。”
孟庆泽直接被柳浩天逼到了墙角,如果他说不敢,那么他今天当着现场这么多老百姓和领导班子成员的面把脸算是丢光了。
但如果真的他带头去了,恐怕对天星公司那边不好交代。
不过孟庆泽脑瓜转的很快,只是略一思考,便冷笑着说道:“柳书记,由我头前带路自然是不成问题,不过我担心我带着现场的这些群众去了,也未必能从天星公司要到钱,到时候不知道你如何向现场的这些人民群众交代啊。
毕竟,你给了大家希望,总不能让大家白跑一趟吧?
那样做和忽悠大家有什么区别?”三言两语之间,孟庆泽毫不犹豫把柳浩天拉下水来,把他推到了现场所有人的对立面。
让所有人全都产生了一种错误的认识,如果众人去了天星公司要不到钱,那么这个责任就应该又柳浩天来承担。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思想引导,混淆视线的办法。
现场很多人立刻目光射向了柳浩天。
柳浩天眉毛向上挑了挑,心中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孟庆泽的反击来得如此犀利,如此有深度。
不过柳浩天也不是怕事之辈,字字铿锵的说道:“今天我要带着咱们镇里的这些领导班子成员一起去天星公司帮助老百姓要债,天星公司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换来的的血汗钱不容抵赖!
孟庆泽,头前带路!”
听柳浩天这样说,现场老百姓的气势一下子就起来了,看向柳浩天的眼神多了一丝炙热。
镇党委委员人群之中,纪委书记宋无敌看向柳浩天的目光中多了一丝钦佩。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6:41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