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中的萤火(沈延知秦子卿)_《月光中的萤火》全文阅读

沈延知秦子卿是《月光中的萤火》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白框凉太子”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月光中的萤火》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月光中的萤火》小说主要讲述了秦子卿沈延知的故事,同时,秦子卿沈延知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月光中的萤火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白框凉太子

角色:沈延知秦子卿

你喜欢看都市小说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白框凉太子”的一本新书《月光中的萤火》。故事精彩片段如下:点滴自吊瓶垂落,手腕上的滞留针如一支刺进血骨里的刺。我记不清躺在病床上多少天了,也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看过我。窗边的医生或者护士,男男女女,某一刻,我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记忆里破碎如浪潮中的梦,被沈延知和他妹妹所欺负的场景,有时一遍遍在梦中滚动

评论专区

胜者为王:杀时间用的

重生寡头1991:种马,重生商战官场。苏联解体时期,擅长推毛妹。主角性格高智商冷酷心机。

私人定制大魔王:金手指太大了,主角用的不够好,特别是拿大把资源造狗养狗的剧情让我有种看那些妹妹文里主角拼死拼活的资源都给妹妹的既视感

月光中的萤火

第10章

好像躺在病床上最常听见的。
就是蝉鸣的欢闹声。
一望无际的白色的窗沿,干净到没有一丝尘埃的天花板。
点滴自吊瓶垂落,手腕上的滞留针如一支刺进血骨里的刺。
…好像躺在病床上最常听见的。
就是蝉鸣的欢闹声。
一望无际的白色的窗沿,干净到没有一丝尘埃的天花板。
点滴自吊瓶垂落,手腕上的滞留针如一支刺进血骨里的刺。
我记不清躺在病床上多少天了,也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看过我。
窗边的医生或者护士,男男女女,某一刻,我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
记忆里破碎如浪潮中的梦,被沈延知和他妹妹所欺负的场景,有时一遍遍在梦中滚动。
我忘了我本就身处深渊,却寄希望于通过恶魔解脱。
原来我真的会耽于沈延知的温柔,原来我居然会在某一刻觉得他不是他了。
肚子疼了好几天,手术缝合的针痕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怖。
某一天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觉,血管里插着的滞留针成了个很突兀的存在。
我拿手摁了摁,医生说因为针管是软管,所以可以放置在血管里很久。
可它停留在那里,很难受。
于是在摁第四下时,我猛地将它拔了出来。
溅出了一道血迹,但是没有那么疼。
说实话,我感受不到疼了。
其实我感觉我也感受不到别人的存在了,我就想这么一个人待下去。
躺在床上也好,直接死亡也好。
我都无所谓,也不在意。
……我把护士递给我的药偷偷扔掉了。
因为别人都不吃,就我要吃。
滞留针又重新换了个手腕打进去,就像我无法反抗的命运。
后来,我渐渐感受到,是我妈来陪我。
她总是以泪洗面,哭得比我还痛苦。
可是,我也不想回应她了。
她说的话我听不懂,她总是在求我,求我不要这样不要那样,求我快点好起来,求我不要谁都不理。
其实我也不是不想理,我只是提不上劲和别人说话。
我忽然觉得交流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没有人在乎我的想法。
……窗隙的光影会随着流云窜过,我以此来计算我的时间。
某一天晚上,我依旧惶惶不安,无法入睡。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动。
怎么形容那样的脚步声呢,太过熟悉,熟悉到我日日夜夜都不敢忘记。
这我倒是能明确确定的。
这是沈延知第一次来看我。
他似乎也没想到我没睡,站在我床前和我对视。
我以为我可以用平和的心态看他,不过当他抬腿走近时。
我还是没忍住,抬手拿窗边我妈遗留在这里的铁饭盒,砸向了他。
他没躲,踉跄了一下。
于是我才发现,他头发没有理,眉目多少有些倦。
手肘上,缠着绷带。
「……」黑夜总是这样,纵使窗外风扬起树影,可寂静和残忍总是啃食着人的心灵。
「我听护士说,你偷偷把药扔掉了?
」男人嗓音低哑,他一步步朝我走来,而我把身边能扔的东西全扔向他。
「卿卿。
」他喊我名字,永远一副无比深情的模样。
或许是这样吧,他惯会用这种骗人的手段来编织陷阱。
他只是在骗我而已。
把我踹在地上,再掐起我的脖子吻我。
可笑的是我居然真的会忘记,是谁推我进深渊的。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6:38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