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成婚总裁的出狱娇妻(宁芷曹总)_(宁芷曹总)全章节免费阅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错嫁成婚总裁的出狱娇妻》,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宁芷曹总,由作者“酒酒”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战凌天被叮叮当当的手机铃声吵醒来 这一觉睡的时间太长,他抬眼看着四周暗下来的光线,适应了下才去捞电话 才接通电话,曹………

小说:错嫁成婚总裁的出狱娇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酒酒

角色:宁芷曹总

《错嫁成婚总裁的出狱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酒酒”。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就当是演戏吧。她全然摒弃了羞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风月场上的高手。战凌天看着这个眼前的女人,黑色裙子更让她肌肤如雪,双眼明澈,微微一笑就勾人摄魄,是难得的尤物。最重要的是,她长得太像伊颜了

评论专区

变身之毁火影:傀儡

万界点名册:楼上都没黑到点子上,这书分明只有前二十章写的有点意思,挺有新意,之后世界观揭开立马索然无味,烂大街的套路,写的也一般般,还频撒狗粮,减一星

天庭招办处:emmmmmmm 谈了三年 养了三年的校花女友是个处。 这女友嫌弃主角家里是开超市的 转身200块卖了第一次……没错 你没看错 我没写错 处女校花不要998 不要998 只要200 现在一律200 这尼玛不是校花 是葱花吧

错嫁成婚总裁的出狱娇妻

错嫁成婚总裁的出狱娇妻第2章  后会无期

是,曹总让我。
宁芷双唇轻扯出一个笑,他说让我好好伺候战少。
她记起来了,他是战家二爷,人称杀神,是帝国战家如今的掌权者。
此刻男人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脸,眼中神色难辨。
宁芷这时才注意对面的人眼眶微红,双手紧抓着浴巾,青筋毕露,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外面楼道里隐约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还有纷杂的脚步声。
宁芷登时警觉起来,条件反射般地上前几步,双手轻轻地攀上对面男人的肩膀,脸上故意挤出娇媚的笑,双手在他的肩上游走。
就当是演戏吧。
她全然摒弃了羞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风月场上的高手。
战凌天看着这个眼前的女人,黑色裙子更让她肌肤如雪,双眼明澈,微微一笑就勾人摄魄,是难得的尤物。
最重要的是,她长得太像伊颜了。
曹文友和他这么多年的兄弟自然了解他,知道他不近女色,专门给他找个这样相像的。
青天白日,阳光大盛,他还是觉得眩晕。
下腹又一股冲动。
该死的,那药效还没过去。
曹文友战凌天心里磨刀霍霍,等明天好好收拾他。
真是交友不慎!
宁芷的手没有停,一路向下,就要去解他的浴巾。
战凌天忽地单手掐住她盈盈一握的小腰,有些粗粝的手指轻挑起她的下巴宁芷紧贴到他身上,被迫昂着头和他对视。
男人眼中的猩红更盛,涌动着别样的暗潮。
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最后杂乱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前。
劈里啪啦的砸门声响起,还夹杂着威胁喊叫。
快给我开门,我们抓逃犯。
再不开门,给你砸了。
宁芷听到逃犯二字,手上一紧,想也没想就直接吻上了贴着的男人。
她不想让他看出紧张和生疏来,使劲往他身上蹭。
这个吻如同一根导火索。
点燃了战凌天那摇摇欲坠的**,就算他意志坚定,此刻都被尽数瓦解。
宁芷没想到着冷淡的那人忽然变成了一头猛兽。
她被啃咬和撕扯,毫无招架还手之力。
意识涣散之际,宁芷似乎听到门外那些讨厌的声音被一道声音喝止住了。
此时,门外。
阿为身后跟着一个高挑妩媚的女人,两人看着门前砸门吆喝的男人们皱眉。
尤其是阿为。
他那大块头往那一站自带威慑力,粗声粗气地喝道:都给我滚!
不知道这是战二爷的地方吗?
闻言,场面禁止下来,那群人目瞪口呆地瞧着阿为,不可置信地问:你是为哥?
谁都知道战二爷身边有个阿为。
滚!
阿为面无表情,聒噪的男人们做鸟兽散。
为哥,二爷真的在里面?
女人小心翼翼地问。
在的。
阿为轻咳了声,正准备开门还是觉得不妥,二爷从来不让女人随便来这里。
这位徐小姐出身名门,是曹总介绍的,说是长的有些神似伊小姐,说不定战二爷会喜欢。
他看曹总那神情好像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徐小姐,您先在这等等,我看看二爷是不是在忙。
阿为做事想来稳妥,客气地让人在外面等。
徐盼盼面上一滞,忍住没发作,曹文友说给她都安排好了,还下了点助兴的药,怎么这个大块头还不让她进去阿为抱歉地笑笑,输入密码,先进去公寓。
他往里走了两步,正要叫人,眼睛往卧室方向一扫,赶紧背过身去。
阿为脑中嗡嗡作响,刚刚看到了什么呀!
战二爷身下正压着个女人,状况激烈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他在口中默念,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又飞快地退出来。
不好意思,徐小姐,二爷现在很忙。
啪地关上门,他立即笑着对一脸不耐地徐小姐说。
很忙?
徐盼盼不死心地看着他身后那道门,刚刚那是幻听吗,她好像听到一些很暧昧的声音。
她狐疑地打量阿为,这个大块头死死把着门,还真是碍事。
徐小姐,请吧。
阿为做了个请的姿势,徐盼盼心里再不高兴也不会失了名媛风范。
她只能被请出悦城大厦。
良久后,公寓内恢复了平静。
男人似乎是太累了,居然睡着了。
宁芷也没多想,她现在浑身上下酸疼无比,在浴室里更是看到全身布满暧昧的红痕。
之前的裙子是穿不了了,她洗完澡随意地从男人的衣橱里找出一套衣服套上。
宽大的黑色毛衣倒还好,就是那裤子太大,她只能把裤腿挽起几圈才勉强看得过去。
穿戴完成后,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战凌天还在睡,没有醒来的迹象。
宁芷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看到有纸和笔,拿起笔刷刷地写下一行字:【后会无期】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并不想和这位杀神扯上关系。
今天晚上就当是被狗咬了吧。
宁芷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可能是条比较帅的大狼狗。
她极快地跑出门,走楼梯下去四十九楼再坐电梯下去。
如果是从这一楼坐电梯,冯冀新肯定能从监控里看到她。
悦城大厦在市中心,周围很多酒店,宁芷随便进了一家酒店要了个房间。
进入房间,第一件事便是打电话。
电话才响起,那边立刻接起来。
云总,你终于打电话来了,我等了三年一道喋喋不休的男声,似乎对她的来电极其兴奋。
宁芷却丝毫不叙旧,覃兵,给我打点钱过来。
被点名的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自己的老板穷到这个地步了。
要多少?
他迟疑了一下问。
一百万现金。
宁芷想了想说,另外你找国内的人帮我去办卡。
覃兵在国外,根本不知道她去坐牢了,也不知道她刚刚出来身无分文,连张银行卡都没有。
老大,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惊讶。
照我说的做。
电话挂断。
她打开房间的电视,好巧不好地正好看到是气风发的冯氏总裁在接受电视专访。
男人英挺有形,谈笑风生,正是炙手可热的城中新贵。
宁芷的眼中泛起刀光剑影的寒意,对着电视无声说:【我回来了。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6:25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