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婉婉顾轻舟《穿成降智女配》_(穿成降智女配)精彩小说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穿成降智女配》,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陆婉婉顾轻舟,是网络作者“月不言”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穿成要男人不要亲人的恋爱脑女配,炮灰短命人设,陆婉婉表示,这剧情什么的一定要改

小说:穿成降智女配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月不言

角色:陆婉婉顾轻舟

热门网络作者“月不言”的热门书《穿成降智女配》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阿嚏~”顾轻舟眉心不经意间皱起,刚要开口,甜软的嗓音响起,“谢谢你。”谢谢?话中的疏离狠狠刺痛顾轻舟,果然,她还是要退婚的。即将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梗在喉咙口,顾轻舟迟迟没有说话。“我在医院照顾我爸就好,你工厂那边挺忙的,就先回去吧

评论专区

都市美女狩猎者:熊大本书之后杳无音讯实属一大憾事

白目老师:太监减一分。主角有些造作,但书中的女生写得挺好的。

圣斗士之邪恶射手:不需要介绍了吧?起点同人排行榜第一名霸占了多少年了都。。。

穿成降智女配

第2章 顾轻舟喜欢她?

顾轻舟喜欢她?
陆婉婉微微拧眉,每次见他都是冷着脸,甚至连正眼都不看她,还曾一度以为这男人有家暴倾向!
小女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顾轻舟莫名慌了,是他脸上有什么东西?
“啊啊……”陆镇远出声打破病房内的寂静,他是担心婉婉见到轻舟又生气。
这次幸亏轻舟及时送他来医院,要不然这条老命早就没了。
陆婉婉不知道她爸要说什么,赶忙安慰他别急,“爸,你先别说话,好好休息。”
陆镇远眼神中满是忧虑。
陆婉婉看了眼站在原地的男人,起身,“出来一下。”
顾轻舟转身跟出去。
医院楼道内有股浓烈的消毒水味儿,刺激的鼻子很不舒服,陆婉婉打了声喷嚏。
“阿嚏~” 顾轻舟眉心不经意间皱起,刚要开口,甜软的嗓音响起,“谢谢你。”
谢谢?
话中的疏离狠狠刺痛顾轻舟,果然,她还是要退婚的。
即将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梗在喉咙口,顾轻舟迟迟没有说话。
“我在医院照顾我爸就好,你工厂那边挺忙的,就先回去吧。”
陆婉婉没别的意思,就算顾轻舟喜欢她,她也不好意思麻烦人家。
对李旭阳的感情刚结束,她还没能来得及抽出时间好好调整情绪。
这话落在顾轻舟耳中又变了味儿。
顾轻舟轻嘲,原来他连守在她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啊啊啊!
这女人真伤人……] [可怜我轻舟小哥哥心要碎了。
] [呜呜~] 花花绿绿的字幕再次飘过,陆婉婉眼角狠狠的抽搐了下,再次看向顾轻舟毫无表情的脸,他哪里伤心了?
大概是受不了字幕吐槽,陆婉婉朝着顾轻舟背影说,“路上慢点。”
顾轻舟脚步微滞,转头微微点头示意,随即离开。
[谁说这女人没智商的?
她简直是太会了!
] [完了!
我家轻舟小哥哥又要沦陷了。
] [……] 陆婉婉发现字幕除了偶尔会吐槽外,对她而言,造不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有时看到他们吵起来,陆婉婉竟觉得也挺有意思的。
陆镇远待病情稳定后出院,当天,顾轻舟早早的就来了。
几天不见,他人黑了,精神颓了。
“伯父,出院手续我已经办好,你们打算去哪儿住?”
顾轻舟是想把他们接回家的,但又怕婉婉会嫌弃。
陆镇远说话的语速偏慢,“好,轻舟,我们回老家。”
陆镇远已经跟婉婉商量好,出院后搬到乡下老家去住。
早些年,他们发家,父女俩搬到县里,现如今破了产,搬回去是唯一的去路。
顾轻舟利索的收拾好行李,“我租了辆三轮车,送你们回去。”
[自己一穷二白,家里都快吃不上饭,竟然借钱给未来老丈人看病就算了,关键这女人不值得啊!
] [像顾轻舟这样的好男人,我怎么就遇不到?
] [轻舟小哥哥真是太体贴了……怎么办?
我好爱他。
] [众筹给小哥哥还债!
] 陆婉婉心中惊讶不已,没想到顾轻舟背地里为她做了这么多事。
顾轻舟不让她提行李,把所有东西全都抬到三轮车上,又回来搀着陆镇远。
“伯父,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
顾轻舟看着他们父女俩坐上三轮车,嗓音淡淡。
“嗯好。”
陆镇远想着家里还没收拾好,改天再把他叫到家里来吃饭。
从始至终,陆婉婉都没说话,她早就被惊得说不出话。
字幕还在滚动。
顾轻舟倒是想把他们送回家安顿好,可他就请了一个小时的假,一来一回根本就来不及。
没有及时回工厂上班是要扣工资的,他想早点把借款还上。
陆婉婉眼神复杂的看着顾轻舟逐渐变模糊的身影,心里更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陆镇远瞅着自家宝贝闺女,还以为是想到接下来的苦日子不高兴。
“唉。”
“爸,好好的叹什么气?”
陆婉婉思绪拉回,疑惑的看他。
“爸爸拖累你了。”
“爸,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没了还可以再赚。”
陆婉婉是陆镇远娇生惯养的不假,偶尔会耍些小性子,可她有人哄。
自从弹幕出现后,陆婉婉知道今时不同往日,若是在不懂事的撒娇,恐怕只会陆镇远带来麻烦。
陆镇远激动的伸手拽过婉婉手背拍了拍,“乖女儿。”
前两天刚刚下过雨的缘故,乡下的小路比较难走,三轮车骑的费劲,他们父女俩不好意思在车上继续坐着,只让师傅拉着行李,他们走路。
临近村口,陆镇远稍稍歇了会儿,他们家早就破旧的不成样子,好在房顶没塌。
院里的篱笆跟大门也坏了,陆婉婉推开屋门,掀起一阵灰尘。
“咳咳。”
陆婉婉拿手挥了挥。
三轮车师傅卸下行李就走了,先简单把床收拾出来,好让陆镇远躺下休息。
陆镇远坚持要跟女儿一起收拾,被陆婉婉按在床上不许动。
“爸,你要是再这样我就生气了,难不成你忘了大夫的叮嘱,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像这些活我来做。”
陆镇远最怕女儿生气,赶忙乖乖上炕,“你别累着。”
“嗯。”
陆婉婉点点头。
[哎?
我怎么觉得陆婉婉有点可怜?
从被人宠的大小姐,一夜间变成小村女,没了依靠。
]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谁让她总缠着旭阳的?

] [陆婉婉不是惨,她是蠢。
] [楼上正解,她那个黑莲花闺蜜快来了,随便两句话就能把她骗的团团转,这次陆镇远要死了。
] [……] 陆婉婉拿着扫帚的手掌微微收紧,她们说的是王艳?
还有“爸爸要死了”是怎么回事?
大夫说他这次发病是由于气血攻心导致的中风,不会致死。
难道说王艳会害死爸爸?
陆婉婉身边的好朋友很少,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大部分都是为钱接近她,而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
唯独王艳跟别人不一样,在遇到别人欺负的时候,王艳总会第一个站出来维护她。
现在看来,王艳的真心是装出来的。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6:10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