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的下属》许延李叔_我爸的下属全集免费阅读

许延李叔是现代言情小说《我爸的下属》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李囡囡”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打错电话捡了个男朋友给我爸打电话时拨错了号码接通后我稀里糊涂喊了一声爸对面沉默两秒然后笑了我没那么老…

小说:我爸的下属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李囡囡

角色:许延李叔

小说《我爸的下属》是著名网文作者“李囡囡”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借着酒劲,我胆子也算大,便直接趴了上去。背起我的那一刻,他咦了一声,然后缓步朝前走着。小姑娘看着瘦瘦小小的,居然这么沉。我听着怪不好意思的,又不想承认自己胖,便借着酒劲隐晦地反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身材好

评论专区

儒道诸天:真是恶心透了,果然儒道二字无好书

穿回美国当神棍:只看了十几章,但已有准仙草潜力,开头的路子虽然俗套,但处理的一点也不生硬。脑洞加1,文笔加0.5,合理性加0.5,总评分8分

万古神帝:披着爽文皮的文青纠结文,恶心。主角不停撩女,从来不敢负责任,重生了变强了没卵用继续被算计,付出所有女主还是背叛,女人背叛他美其名曰为了他好,为了这个世界,老套的狗血特恶心。

我爸的下属

我爸的下属第2章  

也许是喝醉了。
路灯下,周遭明明嘈杂无比,可我还是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怦怦。
我咽了咽口水,这一幕多少有点像是偶像剧了,喝醉酒后遇见真命天子,甜甜的恋爱终于要轮到我了……勉强忍下心头的悸动,我故作娇羞地应了一下,毫不客气地朝着他后背扑了过去。
然后——我便趴在了地上。
……头顶响起一道低笑声,又很快克制住,随后,手腕上一暖,我被人小心翼翼地拽了起来。
男生低着头看我,眼底笑盈盈地,下次别自己出来喝酒了,尤其是晚上,太危险了。
一旁,他的几个兄弟毫不留情地嗤笑:行了吧,你才是最危险的好不好?
男生白了他们一眼,随后,再度在我面前弓下身来,拍拍肩膀,示意我趴上去。
借着酒劲,我胆子也算大,便直接趴了上去。
背起我的那一刻,他咦了一声,然后缓步朝前走着。
小姑娘看着瘦瘦小小的,居然这么沉。
我听着怪不好意思的,又不想承认自己胖,便借着酒劲隐晦地反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身材好。
噗……背我的小哥没什么反应,一旁的几位兄弟倒是笑开了花。
我不理会他们,专注地趴在小哥身上指挥着路,左拐,右转,再右转……十几分钟后,我们几个看着面前的死胡同面面相觑。
看着面前黑漆漆的小巷口,我讪笑一声,大着舌头道:记错了,可能是……左转?
小哥揉了揉眉心,先是背着我走出了死胡同,随后问道:直接说你家小区名字吧,我自己找。
我皱着眉想了想,可是,我这人喝醉酒有个最大的特点——智商极低,记忆力奇差无比。
想了半天,我抿了抿嘴,记不清了……小哥似乎有些无奈,我对这片还算熟悉,你努力回想一下,能想起两个字我也能找到。
于是,我趴在他肩上努力回想了一下,真的想起了两个字:花园…………小哥似乎真的无奈了,一旁,他的好兄弟反而笑声不断,抱着手臂看戏。
小哥腾出一只手揉了揉眉心,小姑娘,这边有锦江花园,庆华花园,还有个希地花园,你家是哪个花园?
脑袋晕得厉害,尤其被他几个花园一绕,我更觉着胸口发闷,刚一张嘴,便再没忍住,直接吐在了他身上——呕……时间恍若静止。
我迷迷糊糊地趴在他肩上,只听见耳边传来他的惊呼声。
吐过之后,身体舒服了些,可头还晕得厉害。
迷迷糊糊根本没有什么思考能力,于是,我头一偏,靠在他身上睡着了。
再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已置身警局。
宿醉过后,头疼无比。
我坐起身来,揉着眉心四处看了一圈,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我爸办公室的沙发上。
我爸是一名人民**,副局级别,有自己的办公室。
而此时此刻,我爸正坐在办公桌前和人聊天。
在他对面坐了一名短发男子,背对着我,看不见面貌。
爸……我弱弱地叫了一声,倒是真有些心虚。
宿醉,彻夜未归,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莫名其妙地跑到他办公室来的。
我爸非得扒了我一层皮不可。
听见我的声音,我爸转头看了过来,果然,原本脸上氤氲的笑意,在看见我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脸色一板,他冷声呵斥道,像什么样子?
昨天要不是许延,你还不知道要睡哪条马路呢!
许延?
我愣了两秒,挠挠额头,许延是谁啊?
话音刚落,坐在我爸爸办公桌对面,身穿警服的男人缓缓转过身来——眉清目朗,唇角勾着几分笑,怎么看都有些眼熟。
我眨了眨眼,看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你是那个……冒充我爸的小哥。
……许延似乎被我这个说辞惊到,他沉默了一下,默默反驳,是你自己打错电话叫爸的。
说着,他转头看向我爸,副局,我可没应啊。
我爸点点头,不过,表情却似乎变得有些奇怪。
不对劲。
我从沙发上下来,越看我爸那表情越觉着不对劲,果然——见我走过来,我爸神色收敛了几分,板着脸道: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们两个聊聊。
说着,我爸站起身,路过我身边时,还拍了拍我肩膀,好好感谢人家一下,昨天吐了小许一身,还是他给你送来警局的。
话落,我爸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砰地一声,房门重重关上,将我们俩隔绝在办公室内。
气氛有着些许尴尬。
我爸真是,撮合的意图还能再明显一点吗,就差直接拿绳子把我俩绑一起了。
等等……许延?
我说这个名字怎么还有些耳熟,从上个月起,我爸就一直在我耳边嘀咕这个名字。
而且,不止一次地提起,想要让我和他口中那个根正苗红的男孩子接触接触。
是的,我爸很不满意我那个前男友,早就恨不得让我和他分手了。
我爸说,我那个前男友不是什么安分的主。
果然,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这边胡思乱想着,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却意外对上了许延的目光。
心脏陡然收紧。
我讪笑了一下,低声问他,昨晚……他倚在椅背上,抬着头看我,昨晚你吐了我一身,然后就睡着了,又不知道你家位置,没办法,只能把你背来局里了。
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是李叔的女儿。
说着,他笑笑,神色自然,倒是没有想要寻仇的样子。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便听见他问我,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我一直在外地上大学,今年刚毕业回来,所以你们可能没见过我。
他点点头,一副了然的神色,难怪昨天你会打错,我们的手机卡都是局里统一发放的,我和李叔的手机号只差了一位,他是 3806,我是 3809。
我跟着点头,这样啊,昨天的事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说着,我慢吞吞地向门口挪去,嘴里客气道:改天我请你吃饭吧,就当是赔礼道歉了。
我本意是想先离开再说,毕竟气氛实在太尴尬,至于欠他的钱让我爸还就行了。
然而——我刚走两步,后脖领忽然被拽住,紧接着,身后响起他的声音,似乎还带了几分笑意:小姑娘,钱没还我,衣服也还没洗呢,想往哪跑?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12:18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