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冉黎愈)黎愈李冉全集阅读_(李冉黎愈)全本在线阅读

黎愈李冉是现代言情《李冉黎愈》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他今天喝得实在太多,一路上都咕噜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把他扶到马桶上去吐了一会儿,然后又给他冲了蜂蜜水喂他喝下去黎俞喝完水甩开我的手扑到床上,我叹了口气,把他的裤子衣服脱了,疲惫地躺到他旁边然后我听到他小声道:「悦婷,别走」这句话好像数九寒天一盆冰水,瞬间浇得我透心凉…

小说:李冉黎愈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李冉黎愈

角色:黎愈李冉

火爆新书《李冉黎愈》是由网络作者“李冉黎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一边的同学捅了捅我,皱眉小声道:姜悦婷晕了,怎么黎俞这么着急,他不是你男朋友吗?我低下头。是啊,黎俞是我男朋友。可是姜悦婷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们吵了很多次,他却始终不肯放弃她。我只能苍白地为他辩解:那是他朋友

评论专区

重生之平行线:在我心目中仅次于心动的好书

千宋:虾米一向的搞笑风格,喜欢的一直喜欢,不喜的就路过吧

漫威世界的术士:“听着,死局帮派人找我麻烦,我杀了他们。这点你们没有追究,算我欠你们一个人情。

李冉黎愈

李冉黎愈第1章  

军训的时候,我男朋友抱着一个晕倒的女生火急火燎地跑到了医务室。
他们是青梅竹马,不管我们吵了多少次,他始终不肯放弃这个女生。
可是后来我退出成全他们之后,他却跪着求我,说他后悔了。
军训的时候,前排站着的姜悦婷突然晕倒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一边站着的黎俞箭一样冲出去,一把抱起了她。
他甚至连跟教官解释一句都来不及,火急火燎地抱着姜悦婷冲向了医务室。
我在一边看着,伸出的手停留在空中,只抓到了他留下的一丝热风。
一边的同学捅了捅我,皱眉小声道:姜悦婷晕了,怎么黎俞这么着急,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我低下头。
是啊,黎俞是我男朋友。
可是姜悦婷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们吵了很多次,他却始终不肯放弃她。
我只能苍白地为他辩解:那是他朋友。
同学看了我一眼没再说话。
……下午的时候,黎俞把姜悦婷送回了宿舍。
我状似不经意问他:姜悦婷怎么样了?
黎俞露出一丝笑意,那笑意跟平时的冷淡疏离的微笑全然不同,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宠溺。
她没事儿,就是装的,懒得军训。
打小就这样,烦死了。
黎俞嘴上说着烦死了,眼里的笑意却更深了。
哦对,今晚上我们几个发小聚一下,一会儿我就不去吃饭了。
发小,那就又有姜悦婷了。
我的手攥紧,挤出了一个笑容:带我一起吧,我们也都认识,正好再熟悉熟悉。
黎俞却皱了皱眉:这次大家都不带对象,下次再说吧。
说着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嘴角勾了勾,冲我挥挥手后走了。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校门口,抿了抿嘴回宿舍了。
……深夜的时候我接到了黎俞朋友的电话。
电话里,他朋友醉醺醺地说黎俞喝醉了,让我去接他。
已经夜里一点多了,下面的宿舍早就锁门了,我没办法随便披了件衣服,从后门翻墙匆匆出了门。
学校的小路边路灯坏了,最近这边一直在施工也没多少人从这走。
漆黑一片里,我总觉得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一样,隐约能听到微小的声音。
我很害怕,却还是坚持着小跑出了后门打了车。
上车后,我才感觉到身后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
来不及多想,我跟师傅说了地址,朝着黎俞聚餐的饭店开过去。
那家店很远,车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我下了车找了半天才找到黎俞朋友说的房间,着急忙慌地推开了门。
然后我看到,饭桌上,黎俞倒在姜悦婷的身上,正紧紧握着她的手。
他们贴得很近,黎俞满脸赤红,闭着眼睛嚷嚷着什么。
所有人都朝我看过来,姜悦婷有些尴尬地推了推黎俞,用力抽着自己的手。
可是黎俞却握得很用力,一直没有放开。
他小声嘟囔着:别走。
姜悦婷抽了几次都没抽出来,脸都涨红了。
她用另一只手拍着黎俞的背,小声道:醒醒,李冉来了。
在座的几个朋友都有些尴尬,看着我打圆场道:黎俞这是把悦婷当成你了。
我想挤出一个微笑,缓解着僵持的气氛,可我用尽全力也不能勾起嘴角。
因为我知道黎俞没有把姜悦婷当成我,他想握着的就是姜悦婷。
这场闹剧最后是以黎俞的两个兄弟把他扶到车上结束的。
我朝他们道谢后打了个车打算把黎俞送回他家,他住不惯宿舍,开学的时候在学校附近买了套房子。
车启动的一瞬间,我从车的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的马路上还站着一个人影。
见过太多次,即使背着光看不清面容,我也知道那个人是谁。
姜悦婷。
她正有些担忧站在马路上目送我们离去。
我收回目光,自嘲地笑了笑。
这一出郎情妾意,倒显得我是好像棒打牛郎织女的王母,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回到家,黎俞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了。
他今天喝得实在太多,一路上都咕噜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把他扶到马桶上去吐了一会儿,然后又给他冲了蜂蜜水喂他喝下去。
黎俞喝完水甩开我的手扑到床上,我叹了口气,把他的裤子衣服脱了,疲惫地躺到他旁边。
然后我听到他小声道:悦婷,别走。
这句话好像数九寒天一盆冰水,瞬间浇得我透心凉。
我几乎是冻得有些僵硬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侧身去看他。
黎俞没有醒。
他的手摸索着伸过来一把攥住了我的手,然后安心了似的舒展开了紧皱的眉头。
这一刻,我从心底深处涌出了一股巨大的恶心,难以自抑地一把甩开了他。
黎俞被我甩开也没吭声,自顾自地翻了个身背对着我睡了。
过了一会儿,他的呼吸逐渐平缓起来。
而我却在黑暗里睁着眼睛,一夜未眠。
姜悦婷。
他连梦里,叫的都是姜悦婷。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12:14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pm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