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别怕:与邪恶共斗到底(孙阿姨夏欢)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姐妹别怕:与邪恶共斗到底完结版阅读

小说叫做《姐妹别怕:与邪恶共斗到底》是“六月”的小说。内容精选:姐妹同心,其利断金共对邪恶,毫不逊色

小说:姐妹别怕:与邪恶共斗到底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六月

角色:孙阿姨夏欢

火爆新书《姐妹别怕:与邪恶共斗到底》是由网络作者“六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六月”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按猫圈的说法,孙阿姨家的小可怜都属于后院猫,一共58只猫,挤在十几平米大的一楼朝北院子里。小院被铁丝网封住,铁丝外面还裹着好几层塑料膜,进后院的瞬间,刺鼻的气味就直冲脑门。那些猫吃的也不好,是些馊了的米饭拌菜汤,放水的碗里也长了青苔,看起来很久都没清理过。”能拿走就多拿几只吧,它们跟我在这也是受罪,没钱做绝育,一窝窝的生崽子

评论专区

家养小仙女:这本书是幽默,轻松,温馨为主,应该是借鉴了《我的老婆是公主》,很不错,不过作者的后两本书,一本是无人问津,一本恶评如潮,可惜啊

乘鸾:男女主互相贫嘴很搞笑,历史格局里加入灵异色彩,玄术武功并存,有朝堂有江湖,男主的身世虽然跟很多电视剧小说雷同,但人物塑造的很好。男女主的感情过度很自然,双方也不矫情,很是喜欢。

造化之门:剧毒,憋屈至死。误会,不停地误会,各种误会。很多漂亮女人,不停地误会,讨厌,辜负咱们善良的男主角。他妈的小白文还装逼!

姐妹别怕:与邪恶共斗到底

第 1 节 流浪猫

免费领养流浪猫的时候,你有没有被索要过身份信息,家庭地址?
每周三天,我都按照领养合约拍自己和猫咪的照片,发给救助了五十多只猫的好心阿姨。
她人真的很好,经常给我寄猫条和猫玩具。
直到有一天,我从快递里拆出一件红色吊带睡衣,带着刺鼻的味道。
微信震动,陌生男人顶着孙阿姨的头像对我说:”收到了吧,今天晚上穿着它拍照片,我早就想看你穿了,我的小猫咪……”01语音里陌生男人的声音,听的我毛骨悚然,第一反应就是搞错了,肯定搞错了!
可孙阿姨年迈,看着已经五六十,这条红色吊带睡衣不可能是她的东西。
难道阿姨被盗号了?
一周前,我在孙阿姨家的后院领养了小桔子。
明明是被全网嘲笑『大橘为重』的品种,小桔子却瘦骨嶙峋,眼睛被分泌物糊的结结实实,瘦的像四根牙签的小腿连身体都支撑不稳。
不光小桔子,孙阿姨后院里几乎所有奶猫都是这幅凄惨模样。
按猫圈的说法,孙阿姨家的小可怜都属于后院猫,一共 58 只猫,挤在十几平米大的一楼朝北院子里。
小院被铁丝网封住,铁丝外面还裹着好几层塑料膜,进后院的瞬间,刺鼻的气味就直冲脑门。
那些猫吃的也不好,是些馊了的米饭拌菜汤,放水的碗里也长了青苔,看起来很久都没清理过。”
能拿走就多拿几只吧,它们跟我在这也是受罪,没钱做绝育,一窝窝的生崽子。”
孙阿姨悄无声息的站在我身后,”今年冷的邪门儿,前些天刚生的一窝差不多都冻死了,母猫没奶,也不爱管小猫。”
孙阿姨说的就是小桔子,它是 5 只小奶猫里唯一的幸存者,孙阿姨探着身子从猫窝里拎出小桔子,母猫躲在一片的纸壳箱上,戒备的弓着腰冲孙阿姨哈气。
这一点挺奇怪的,据孙阿姨说,她养这些猫已经两年多了,可将近六十只猫,没有一只会主动过来和她亲近。
那时候我不懂,以为猫的天性就是高冷,毕竟我那爱猫如命的闺蜜天天在我耳边念叨,说她最欣赏猫咪的野性姿态,随意洒脱,高贵冷艳~想想闺蜜云养猫时满脸向往的表情,又看看怀里被亲妈嫌弃,奄奄一息的小桔子,我心动了。
出示了身份证,签下份领养协议,我抱着小桔子离开恶臭的后院。
虽然是免费领养,但给小桔子打疫苗做驱虫,零零总总加起来花了我小两千块,未来一个月恐怕都要吃土了。
不过看着小桔子溜光水滑的毛毛,清澈的琥珀色眼瞳,我心里美滋滋的,觉得一切都值得。
02按照领养协议,每周一三五,我要抱着小桔子给孙阿姨发一张合照,还必须拍上当晚七点钟的新闻联播。
孙阿姨说,不少找她领养猫的人都被她的苛刻要求劝退了,毕竟领养一只猫还要被家访,大部分年轻人都嫌麻烦,不如随便花几百买一只猫来的轻松。
孙阿姨还说,一些领养人看到她后院那个德行,直接话都不说一句就扭头走人,嫌她喂的猫脏,嫌她环境不好,猫肚子里有虫。
我倒是能理解,孙阿姨不富裕,身上穿的毛衣几乎成了毛毡片,到处都是毛球疙瘩,袖口露出的春秋衣也脏的看不出颜色。
像她这样的生活条件,能养活那么多猫已经不容易,不是谁都有条件给猫最好的。
至于拍合照,也是孙阿姨怕我新鲜几天就厌烦了,随便把小猫扔掉。
一周过去,三张照片我准时发送,前两次发完照片,孙阿姨都会快递送我点什么,有散装猫条,五块九包邮的猫玩具,我想着阿姨也不容易,在微信发红包把钱转回给她,还叮嘱阿姨别再送了。
可是那个周末,我又收到一个快递。
这快递包装简陋,连寄件人收件人的信息条都没有,就是个用胶带胡乱裹了几圈的鞋盒。
拆开之后,我看着鞋盒里的东西懵了。
那是一件红色吊带睡衣!
在这时,孙阿姨头像旁边多了个小红点。
一个年轻男人,用得意洋洋又不容置疑的口吻对我说:”多拍几张!”
038 秒的语音,听得我五雷轰顶,心里慌的不行。
我想问孙阿姨,这男人是谁?
快递为什么没贴单号?
为什么要给我别人穿过的红色吊带睡衣?
为什么要给我发骚扰消息?
这些问题太恶心,我修修改改编辑了好久都没发出去,对面显然等不及了,接连弹视频邀请。
我第一次感觉微信视频邀请的铃声这么刺耳,像催命的鼓点。
一连拒绝三次,他急了,打字问我:是想让我到你家去看?
我知道你地址,你叫啥,你长啥样,我每天晚上都在床上看着你的照片。
你穿粉红睡衣那张,露出来的左胸有颗红痣,很迷人,我做梦都在想你……我没敢看完,直接删了孙阿姨。
无论那变态是谁,我都不想再看到跟他有关的任何消息了!
拉黑后,孙阿姨不停跟我发好友申请,一开始说是发错了,是喝多了开玩笑,让我别害怕他嘛。
我不理会,他开始威胁我,说别让他找到我,否则见我一次弄我一次。
我心惊胆战的抱着手机,每天下班后都紧锁房门,躲在卧室里抱着小桔子,心里祈祷闺蜜早点回来。
我很懦弱,发生了这么恶劣的事,我连独自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我好希望闺蜜能提前结束出差,我想看到她,想听她用嫌弃又关切的语气骂我,帮我。
闺蜜回来前一天晚上,下了大雨。
我拎着她最喜欢的虾,踩着雨坑深一脚浅一脚回家,一手提着湿漉漉的袋子,一手把钥匙**防盗门。
即将拧动的瞬间,我的动作忽然停住。
门把手,是湿的!
这门坏了很久,按门把手没有任何用,我和闺蜜都会直接用钥匙开门!
脚边瓷砖上也有明显水痕,我的心瞬间悬到嗓子眼,浑身的血都要凉了,有人在我家门口徘徊过,是谁,他现在在哪!
在走廊拐角?
在消防通道?
我紧张的快要崩溃,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哆嗦出声,也就在这瞬间,走廊上的声控灯灭了。
04黑暗压下来,走廊沉闷的空气和湿漉漉的雨腥味糅杂在一起,无比压抑。
那个瞬间,我怕到一动不敢动,被雨淋湿的刘海粘在额头,水珠顺着脸颊滚落,我都不敢擦拭。
背对着屋门,我两只手紧紧攥着背包带,戒备的盯着黑暗的走廊,就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时间仿佛静止住了,不知过了多久,走廊始终安静。
这里没别人,只有我自己。
或许那变态已经走了,别自己吓自己了,只要进屋,只要进屋就安全了。
我安慰着自己,咳嗽一声点亮声控灯,低头掏钥匙打算开门。
可就在这一瞬间,我听到消防通道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他没走!
他一直躲在那,在黑暗里窥伺着我!
浑身的血都在翻涌,心脏几乎要从胸腔狂跳出来,我听到他低低的笑了一声,随后,是消防通道门嘎吱一声被拉开!
他在等我开门,他想尾随我进到我家!
无数惨烈新闻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闪现,越着急,我手里越慌乱。
常用的房门钥匙怎么都找不到,终于捏住它,颤抖的手却死活对不准锁眼儿。
啪嗒。
啪嗒——脚步声越来越近!
沉闷的空气被逼近的男人搅动,我能闻到他身上发臭的酒味,衣服摩擦的声音,他离我越来越近了,还有五米吗?
不,可能不到三米!
咔!
锁开了,我强忍着崩溃的眼泪,一个箭步冲进屋里,用尽全力推上屋门!
关门的瞬间,我看到一个高大壮硕的黑衣男人,头发很长,一绺绺儿粘在脸上,我没看清他的五官,只看到他的嘴咧开,冲我笑。”
小乖乖……”声音穿透门板,听的我浑身发麻。
他没走,他在用力敲门!”
我知道你听得见,别那么害怕,做我女朋友吧。
你不是有爱心吗,怎么对我那么无情?”
”小美女,没有男人陪着,寂寞吗~让哥哥陪着你……”沙哑的声音掺杂着他暴力砸门的威胁。”
再不滚我就报警了!”
我吼了一声,门外瞬间安静下来,他不再出声,却也没有走,我们就隔着一扇门,我知道他在那里。
05过于强烈的恐惧,让我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想躲避。
我跑到卧室反锁住屋门,裹在被子里边哭边给闺蜜发微信,颤抖的手指打字很慢,她的消息先一步发来。”
多多,我明天就回去咯,今天也要记得锁门哈。”
……锁门!
那扇坏了的门,必须得反锁住才能固定,可我刚刚太过害怕,竟然忘记在屋里反锁!
屋外那么安静,我不知道那男人是走掉了,还是……已经进来了!
手机电量过低,充电器却在客厅,我根本不敢出门,生怕看到强奸犯坐在我家沙发上冲我笑。
那一夜,我都躲在床板下面,蜷缩在灰尘和杂物里熬到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闺蜜拖着行李箱喊了我几次没看到人,才在床底下发现脸色惨白的我。
看到熟悉的身影,我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夏欢,我好害怕,我……”听我哭诉的过程中,夏欢脸色越来越差,一颗接一颗的抽着烟。
末了,她站起来骂了一声草,一脚踹在行李箱上,把小桔子吓的满屋乱窜。”
这 tm 能忍?

把那王八蛋地址告诉我,今天老娘不把他屎打出来,老娘就不叫夏欢!”
甩掉脚上的高跟鞋,夏欢换上运动装,抓过发圈把白金色长发扎在脑后:”走,多多你别怕,干他娘的,我帮你出气去!”
”那种猥琐男最欺软怕硬,专门欺负你这种有爱心的小姑娘,不好好治治他,真以为我们女人都好欺负了?
!”
夏欢说着拉我起来,我有点犹豫,昨晚那男人很高大也很恐怕,我怕夏欢跟他冲突起来不占优势。
而且,我也不想失去小桔子,它好不容易才有个家。
06”别害怕,我再叫几个朋友一起,我这就……”夏欢的声音忽然一顿。
她站在玄关处,本来打算找运动鞋,却发现地上散落着好多照片。
那些照片里,有从刚刚出生,毛还没有长出来的猫咪幼崽,到四五个月的半大小猫,再到成年的大猫,只看一眼,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
……昨天夜里,那家伙真的进来了。
最上面的照片是只橘色小猫,它被大量女性内衣团团裹着,脖子上勒着跟绳子,还有只手在角落里比这『耶』。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am10:05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am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