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余白远青《红酥手:女主她超凶的!》热门小说_拓跋余白远青全章节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红酥手:女主她超凶的!》是由作者“美女大肚腩”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拓跋余白远青,其中内容简介:所谓大女主,就算被世俗误解,也要反抗强权、光明磊落立于天地之间!

小说:红酥手:女主她超凶的!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美女大肚腩

角色:拓跋余白远青

热门新书《红酥手:女主她超凶的!》是由著名网文作者“美女大肚腩”所著的古代言情分类小说。文章简述:1那日新皇登基,从小养在我母妃膝下的异母长兄摇身一变成为天下之主————拓跋余扼住我的下巴让我瞧着母妃被灌下毒酒,他告诉我潜伏多年,假装孝子贤兄,不过是为了今日。而我,昔日的嫡亲公主更是被管制起来遭受羞辱,几次想着自尽,母妃临死前的活下去三个字声嘶力竭,将我死的念头一点点剥开。拓跋余从小与我亲密,也知道我一直好感魏将军家的嫡子魏图南。他却在登基后不久强迫我参加皇族宴会,当着我的面给图南赐婚

评论专区

氪金武道:还算看得过去的滚开玄幻灵异流

从解除人体限制开始:不出意料的高开低走……对这个作者抱有期待是我天真了

红楼琏二爷:标记

红酥手:女主她超凶的!

第 2 节 择良缘

我嫁给了我不喜欢的公子。
他小心翼翼给我端来平日里我最爱的芋头酥,生怕我有一点不顺心,瞧着他这般的战战兢兢,我不由地发出一声冷笑,锦缎的大袖拂开碟子,碎玉白盘跌落在地上。”
滚。”
京都的秋天来了,瑟瑟的冷风都等到了,还是等不到关于边疆战事的消息。
余光所见穿着水蓝色衣袍的男人听话地转身离开,就像从前无数次一样。
算来京都公主拓跋漓和才绝天下的白远青已经成婚三年了。
他是众人眼中的骏望才子,却从不是我的良人。
1那日新皇登基,从小养在我母妃膝下的异母长兄摇身一变成为天下之主————拓跋余扼住我的下巴让我瞧着母妃被灌下毒酒,他告诉我潜伏多年,假装孝子贤兄,不过是为了今日。
而我,昔日的嫡亲公主更是被管制起来遭受羞辱,几次想着自尽,母妃临死前的活下去三个字声嘶力竭,将我死的念头一点点剥开。
拓跋余从小与我亲密,也知道我一直好感魏将军家的嫡子魏图南。
他却在登基后不久强迫我参加皇族宴会,当着我的面给图南赐婚。”
魏将军家的公子文武双全,朕定要挑个貌美贤良的女子给你作配。”
攥紧的手指头在衣袖里搅来搅去,彼时的我只能徒劳地看着,听着晚宴的歌奏,喝着不知味的美酒。
我不敢去看图南的眼睛,我怕我会绝望到崩溃,会泣不成声地求拓跋余,那我就不是拓跋漓了,不是那个拓跋家骄傲的嫡亲公主,不是父王亲手教导武艺兵法的女子了。
魏图南,你我缘分怕是……想到这里我渐渐闭上了眼睛。”
回皇上,臣多谢皇上美意,不过边境战事吃紧,国不安,何以我安,恳请陛下准许臣请兵南方,不破敌兵,图南无以见拓跋皇族厚恩。”
我的兄长露出了苦恼中夹杂着满意的微笑。
同意了他的请求。
这一去就是五年,魏家嫡子,被另一种意义上的流放边疆。
而我被牵掣在京都,在位两年的兄长给公主在元宵节办了场招亲大会。
人人都说皇帝宅心仁厚,对异母的妹妹也如此厚待。
这场大会,也是我第一次看见白远青。
作为新登榜的文科状元郎,被众人让至首座,作揖行礼,左右逢源,在大会上半推半辞做了数十首诗。
我的哥哥给我递了杯酒,笑着问我:”漓儿,这样的文弱书生倒是很适合你呢。”
我不语,目光灼灼盯着白远青看,惹起一片议论声,白远青也察觉到,与我对视了一眼有很快离开,白嫩得像女子一般的肌肤有了红色。
无趣。
我从来不为文人矫揉造作的礼仪而心动。
所有的偏爱都在两年前的宫宴上给了那个肯为我远战边疆的嫡少将军。
我将眼神抽离开去,看到他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才华横溢仕途无限的大才子,也害怕一个落魄公主的青眼吧。
于是我喝了口酒道:”随意,皇兄若是说得,漓儿岂有不依。”
拓跋余笑起来,笑得猖狂:”你和你母妃还真是一样狠心,忘记告诉你,此月战报到了,边疆打的很吃力,图南并不讨好。”
眉头不易察觉地皱起来,强忍着心里的难过与不安道:”这是陛下的国土,若是边疆不安,陛下也不会放任不管。”
那夜浑浑噩噩,宫人来让客人们写字放灯,将写了愿望的纸条塞进孔明灯里放飞,祈祷平安吉祥的好意头,我心中所念写了句”惟愿国泰民安”,一转头想吩咐女使扶我回去,却被熙熙攘攘的人流挤了个踉跄,眼看要摔倒,腰间却多了道力,抬眼看去却是白远青,少年斯斯文文白净的脸上笑意然然,扶稳我向我道”公主,臣唐突了。”
我微微点头,刚要走开,白远青给我行了个礼:”臣白远青冒犯公主了。”
”无妨,多谢你相助。”
他的嘴唇蠕动好像在说些什么,打理得很干净的下巴不像图南常常是胡子拉碴,干净整洁的衣冠好像有皂荚淡淡的清香,可是在我心里的却是拿着刀满身泥泞的少年身影。
我没有听清他说什么,因为此时人群更加慌乱,大家说走水了,启祥宫走水了。
启祥宫,我母妃从前的宫殿,里面是我还有拓跋余活了二十年的生活。
也是我唯一能明目张胆回忆我母妃的地方。
我好像看见大堂尊坐高位上的拓跋余冷冷地看着我。
众人杂乱的吵闹,肆虐的火光还有边疆不利的战报在我脑子里奔跑。
我晕了过去,意识完全消失前,我看见白远青接住我倒下的身体,焦急地叫我的名字。
拓跋漓。
这个曾经属于最骄傲的公主,最高贵的女子的名字,这个魏图南口中经常出现的名字。
2我是被一盆冷水泼醒的,昏暗的屋内有种潮湿的灰土味道,呛得我咳嗽不止。
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听见面前的人咳嗽了两声。”
你醒了。”
语气威严庄重,我看清昔日的好哥哥,昔日疼我入骨,宠我上天的兄长此刻身穿黄色的龙袍,鄙夷地看着我。”
拓跋余,你好手段。”
我不能不恨,他装了二十年,从我母亲七岁收养他,与我一处长大亲密得好像我的亲生哥哥。”
你看错了我吧,你们母女俩都看错了我。”
他垂下了眼眸叫我看不出他的情绪,”漓儿,你知不知道,七岁孩童,初蒙已开,一些事情早已记得深入骨髓。”
”什…什么?”
我不解。”
我七岁那年,你的母妃小产不孕,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杀母夺子,而我的母妃,被灌下毒药,拖入乱葬岗打死。”
他蹲下身冷冷地看向我,”漓儿,那时我的母妃也还怀着孕呢,说不定我的亲妹妹亲弟弟,比你还要可爱。”
”不……不可能,你胡说!”
我冲他吼叫,”明明,明明是你那个时候被人欺负,梓嫔娘娘病亡,我母妃为了救你才将你……””啪”一个耳光清脆地落在我的脸上,我的五官因为不可置信而狰狞,也不知道反抗就抓紧了拓跋余的衣袖:”不……””身为皇族,看事情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蠢?
不过也要多谢先后,不是她,我也做不了嫡亲的皇子,登不了正统的位子。”
将身子蜷在一处,我的母妃那样果敢英勇,是如何磊落的女子,她怎么会……”拓跋余,我母妃平日待你如何,难道你没有数吗?
她怎样的人,你不知道吗?”
他冷笑一声,甩下怀中的认罪书,字迹是母妃的。
一笔一划,写出当年要挟妃嫔夺子的罪状,我的眼里一滴一滴落下,落在母妃最后恳求拓跋余放过我的字迹上。”
这就是天下人都说先后病故的要挟,若是谁知道朕杀了她,天下人都知道她是个如何蛇蝎心肠的贱人。”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am10:05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am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