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扬焦小海(荒诞独角戏:我成功了却拿错了剧本)_荒诞独角戏:我成功了却拿错了剧本完结版在线阅读

长篇悬疑惊悚小说《荒诞独角戏:我成功了却拿错了剧本》,男女主角卫子扬焦小海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Seasee Youl”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人生如戏全凭演技,可怕的是你拿错了脚本

小说:荒诞独角戏:我成功了却拿错了剧本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Seasee Youl

角色:卫子扬焦小海

经典热门小说《荒诞独角戏:我成功了却拿错了剧本》是大神级网文作者“Seasee Youl”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他把我压在身下,我奋力反抗,但汪浩个子比我高大,加上长期做苦力,力气很大,很快我就被打得满脸是血。妻子扑上来,拉着汪浩的胳膊,大声要他住手。汪浩打红了眼,用力把妻子甩开,只听见妻子惨厉地叫了一声,被靠着墙缓缓坐在地上,红色的血顺着睡裙往外淌,很快就染红了大片地板。”操你妈!”我整个人都癫狂了,疯了一般用拳头往汪浩身上砸

评论专区

读档2013:每一个重生的都自称和班里的美女有独特的关系,可是你们班好几十男生,都重生了,美女不够分怎么办。。

火影错位:主角和其所属木叶的反动忍者,无所不用其极,疯狂屠杀人民革命军。在中国写这种书,是没有前途的

疯狂神豪玩科技:神豪推土机文,文笔剧情都很一般,套路也很大众,但没有特别恶心的打脸情节,主角也不像一般神豪文喜欢扮猪成猪默默无闻,还是有不错的可看性和爽点

荒诞独角戏:我成功了却拿错了剧本

第 4 节 枪与玫瑰

1那一天,晚上回家我一直觉得有人在跟着我,隐隐听到身后有咳嗽的声音,一扭头却看不见人影。
我脚步加快,敲开门后妻子问我怎么满头都是汗,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脑袋就嗡的一响,整个人就倒在地上,妻子爆发出一声尖叫。
我一摸脑袋全是血,视线模糊中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他身上有股难闻的气味。
他揪住我的衣领,把我整个人提起来,对我吼:”把老子的工资还给我,那是老子的血汗钱……”我看清楚他的样貌,那是公司打扫卫生的汪浩,主要负责楼道和厕所的清洁,今天刚被公司开除,原因是有女同事投诉他在女厕所偷窥,公司领导得知此事大怒,要我把他开了。
汪浩走的时候闹事,要我把没结的工资给他,我看了一眼领导,领导给我使了个赶人的手势,我只得叫保安把他推出去。
看样子,他是把这个仇记在我身上了。
妻子怀了七个月的身孕,行动不便也受不得刺激,我只得对汪浩说:”汪老哥,开除你是公司的决定,我也是个打工的,你别为难我,要是你想要回工资,明天我带你去公司找老板谈,怎么样?”
汪浩一拳打在我脸上,对我吼:”少来这套,你现在就把钱给我。”
他把我压在身下,我奋力反抗,但汪浩个子比我高大,加上长期做苦力,力气很大,很快我就被打得满脸是血。
妻子扑上来,拉着汪浩的胳膊,大声要他住手。
汪浩打红了眼,用力把妻子甩开,只听见妻子惨厉地叫了一声,被靠着墙缓缓坐在地上,红色的血顺着睡裙往外淌,很快就染红了大片地板。”
操你妈!”
我整个人都癫狂了,疯了一般用拳头往汪浩身上砸。
汪浩被这一幕吓懵了,连滚带爬往楼下跑,我无暇追他,哆哆嗦嗦拿起手机打急救电话,那边的接线员磨磨蹭蹭问我病状地址,我带着哭音吼:”你们快点来,你们快点来……”妻子脸上越来越白,她无力的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脸。”
没事的,晴晴,别怕,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我忍着强烈的眩晕站起来,把妻子横抱起,一步步下楼梯,妻子气若悬丝,对我说了一些话,但是我没能听清楚。
那天是腊月二十八,我生命里的至暗一天。
我的妻子还有那即将要出生的孩子,死在送往医院的救护车上。
2汪浩不知所踪,估计已逃到外省,警方已经发布了通缉令。
我问一个律师朋友,抓到他会怎么判,朋友告诉我那王八蛋犯过失杀人罪,要判三到七年,加上入室伤人等罪,加上他的逃逸行为,很大可能是十年以上。”
只是坐牢,难道不该杀人偿命么?”
朋友拍了拍我肩膀:”因为他没有主观杀人意向,一般不会判死刑,董慎,节哀顺变,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吧。
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要往下过啊……”从那天起,我就开始了追凶之路。
我后腰别着一把军用刺刀,开始到处打听汪浩的行踪。
汪浩有个朋友叫老郑,之前也是我们公司的清洁工,两个人是老乡,听说还住在一起,我寻到那个地方,窝在角落守了半夜,终于守到老郑回来。
这个老光棍五十来岁,拖地的时候有意无意往女同事裙底瞟,他哼着难听至极的曲调,搂着一个女人走进楼道,身形摇摇晃晃,看样子喝了酒。
我冲上去一拳砸在他头上,旁边的女人爆发出一声尖叫,我冲着那女人说:”没你的事,滚。”
那女人四十度岁,脸上的妆跟鬼似的,看样子是个暗娼,哆哆嗦嗦的走出楼道,快步跑远。
老郑听出我的声音,捂着脑袋说:”董经理,你爱人那件事情跟我没关系,都是汪浩那个杂种……”我又一拳打在他鼻子上,说:”少他妈废话,我都查清楚了,那天在女厕所偷窥的人是你,还故意栽赃到他身上,后来他被辞退也是你怂恿他来找我麻烦。”
老郑听到这句话身体一颤,转身想往楼上跑,被我追上去按在楼梯上,我抽出刀咬牙切齿地说:”还他妈想跑……”老郑吓尿了,一股骚味弥漫在狭小的空间,他带着哭音求饶:”董经理,冤有头债有主,真不关我的事,我知道汪浩在哪,你去找他,杀了那个王八蛋也算替天行道。”
我把他拉起来,要他继续说,老郑说汪浩在老家有个女儿,无人照顾形单影孤的,汪浩不管是不是跑路都会回去看看她。
确认这老小子没有骗我后,我给了他肚子几拳,把他揍得直吐酸水,把刀收起来快速离开。
复仇让我失去了理智,我连续失眠了好几周,闭上眼睛就是妻子满身是血的模样,往往会大叫着惊醒。
就在这样一个漫长又癫狂的夜里,我涌上一个极端的念头。
汪浩彻底毁掉了我的人生,那我也要让他尝尝,失去家人的滋味。
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没什么是豁不出去的,我辞了职,把房子和车都卖掉,大部分钱都给了岳父岳母,那两个可怜的老人,经过了这样巨大的打击,还隔三差五的来看我,劝我重新开始生活。
剩下的钱我都当作路费,我借了一辆车,往那个小镇出发。
开了十几个小时,终于来到那个偏僻的小镇,那是个闭塞又贫穷的地方,两条路成”十”字状把镇中心划分为四个区域,男人普遍骑着旧摩托,还有些满头白发的老人蹲在街边卖青菜。
我找了家便宜的旅馆,那家旅馆有年头了,弥漫着一股陈旧的味道,有些电器甚至是九十年代的。
老板娘是个四十出头的女人,身材肥胖言行粗鄙,问我:”住多少天?”
”先住一个星期。”
”城里来的吧?
皮夹克挺时髦啊。”
”对。”
老板娘含笑把钥匙给我,对我使了个暧昧的眼色:”要不要**?
我们这什么姑娘都有,还有雏呢,干净漂亮价格实惠。”
”不用了。”
我拿上钥匙准备上楼,那女人在身后用方言骂了几句,我停下脚,走回到她面前,从钱包里抽出两百块拍在前台上:”跟你打听个事儿,要是你知道,这钱就是你的。”
那女人见到钞票眼睛一亮:”你说。”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汪浩的人?”
”那个杀人犯?
你是**?”
老板娘谨慎地后退一步。
看来已经有**来调查过,汪浩杀人的事已经成了新闻。”
不是,我是记者,过来采访一下,想做个新闻。”
我冲她笑笑,打消她的顾虑。
她长吁一口气,把钱抓到自己手里:”这事你算问对人了,那小子还欠我钱呢,他的底细我一清二楚。”
3第二天下午,我终于见到汪浩的女儿,那个女孩穿着破旧的校服,运动鞋前面磨破了一大片,身材瘦小皮肤很白,有一双灵气的眼睛。
我曾考虑过无数复仇的方案,用绳子、用刀子、把她活埋……但是当她真正站在我面前时,我却拿不定主意,只是直直看着她。
估计是我的样子有点可怕,她缩着身子小心翼翼绕过我,快步爬楼梯,我把烟头踩在脚底,尾随她上楼。
正当她准备关门时,我用手把门抵住,她有点被吓着了,问我:”叔叔,你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叫汪俏俏?”
她瑟瑟地点头,问:”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爸,我咬了咬牙,笑着对她说:”我是你爸的朋友,他托我来看看你。”
小女孩听到这句话放下戒备,把门打开让我进去,蹬蹬蹬跑到房间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坐在椅子上打量屋内,这个不到二十平的廉租房,基本没有家电,一张破桌子摆在正**,旧报纸贴满了窗户,左侧有一个电磁炉,一瓶快要见底的酱油在炉子旁。”
我爸爸现在在哪?”
小女孩放下书包问我。”
哦,我还是上个月见过他,这段时间他没回来看你?”
”没有。”
小女孩撇了撇嘴:”他很久没回来了。”
”那平时都是你一个人吗?”
”对。”
”吃饭呢?
你会做饭吗?”
”会。”
小女孩面带自豪地说:”我会煮面条,叔叔,我煮一碗给你吃吧。”
我瞥见那瓶快见底的酱油,心里一酸,决定带她去吃顿饭,古代犯人杀头前都要吃顿好的,何况她还是个孩子。

上一篇 2022年9月5日 am6:05
下一篇 2022年9月5日 am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