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守义周公子(酒暖花深)_(酒暖花深)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酒暖花深》,由网络作家“风儿”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吕守义周公子,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吕府中,四个人,其中每两个抬着卷起的被子超前飞速地跑在这四个人前面,有一个速度更快的黑衣人这个黑衣功夫明显更好,又因………

小说:酒暖花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风儿

角色:吕守义周公子

《酒暖花深》小说是作者“风儿”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这正堂中一个人没有,这吕守义在与谁交谈呢?难道是自言自语。就在这时,外面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正堂。黑衣人进来便单膝跪在地上,沙哑的声音响起:少爷,已经完成。这次的迷魂香比上回强上数倍,纵然是十几条壮汉也该晕死过去了

评论专区

纸人成道:这不就是个心智没发育完全的nt的发病史吗,这算哪门子黑暗文

毁灭世界吧魔王大人:可惜被和谐了

虫屋:这是我本期看到的最好的都市文,描写自然 文字很生活化,剧情流畅,展开很好。

酒暖花深

酒暖花深第3章  作茧自缚

吕府中,四个人,其中每两个抬着卷起的被子超前飞速地跑。
在这四个人前面,有一个速度更快的黑衣人。
这个黑衣功夫明显更好,又因为没有抬着东西,所以更快。
叟的一下,前面的黑衣人加速了,把后面四个人远远抛在后面。
正堂里。
吕守义眼睛依旧闭着,不过身子却是有些颤抖。
完成了么?
吕守义凭空说出一句话。
这正堂中一个人没有,这吕守义在与谁交谈呢?
难道是自言自语。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正堂。
黑衣人进来便单膝跪在地上,沙哑的声音响起:少爷,已经完成。
这次的迷魂香比上回强上数倍,纵然是十几条壮汉也该晕死过去了。
吕守义笑了笑,嘴里嘟囔着:她们终究是凡人而已,终究是我的,这城中就还没有我吕守义得不到的女人。
这里是正堂右边的房间,不难发现这里大的很,比外面的正堂都要大。
进门是一个客厅,客厅中间有一张大桌子。
这里没有人,继续向左走,便可以看到里面是一个偌大的卧室。
卧室里化妆镜,大大小小排列了六个。
这地方也有一张偌大的桌子,摆放好了各种茶具。
再就是,一张令人惊异的床。
四个黑衣人进来了,分别抬着两床被子,被子里裹着清澜和巧儿。
四个黑衣人,放下包裹住的两人后就出去了。
吕守义双手有些颤抖,打开了其中一个被子。
圆滑的脸蛋,小巧的鼻子,这是巧儿。
妙极!
妙极!
吕守义激动道。
吕守义小心翼翼,绕过巧儿,打开了另一张被子,先打开的一头,洁白靓丽的脸,娇好的身材,这是清澜。
吕守义惊喜道:妙极!
妙极!
妙极呀!
吕守义朝旁边的一个大衣橱走去,这衣橱与圆桌和化妆镜对着。
褐色的厨子,散发着一阵芳香。
橱子有些简单,没有过多的装饰与雕画。
只是门很大,吕守义打开橱门,衣橱里面射出耀眼的光,可以看到这就是一张非常大的床,豪华至极。
整个衣橱完全打开了。
光芒璀璨。
她们是我的收藏品!
吕守义兴奋地说道,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两个人已经默默站起身来了。
房间里很是安静,那个很大的衣橱已经关闭了,里面传来隐约的对话声。
小姐,没想到这边居然别有洞天,哇,站起来也嗑不到脑袋。
嗯,够奢华的,上面都是用夜明珠装扮的呢?
巧儿站起来轻轻跳了跳。
清澜轻声道:他所用的迷药不是凡人能做出来的,没想到那么强烈,知道他会有所不轨,不曾想到有这么厉害的迷药。
巧儿从后面凑过来,笑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他要在今晚行动啊,原来晚上发呆也不仅仅是想那个小子啊。
清澜用闲着的左手轻摸了下巧儿的下颚,巧儿娇笑一声,马上跳开。
然后直接躺下:这里还真是舒服。
对了,小姐,那迷药连我都无法抵抗,你怎么清醒过来的?
清澜收敛笑容,声音略显严肃:不得不承认,吕守义有很厉害的手段,不然哪来的这种连我们都能迷倒的药呢?
要不是,在半途中叔叔给我的青珠发挥了作用,我们恐怕真得吃亏了。
巧儿突然坐起,看向自己的左边三丈远处。
三丈远处床还没有到头,吕守义倒在那里。
这个家伙真是有些可怕,幸亏小姐你半途中救醒我,不然恐怕就完了。
巧儿声音显得有些后怕。
巧儿突然施展了一个手诀,一缕青烟飘向三丈远处的吕守义,钻入了他的鼻子里。
该让你也吃点苦头了。
清澜坐直身体回头,恰巧看到了那缕青烟。
是该惩罚他。
不过,最好一切要安排妥当。
巧儿站起来坐到清澜旁边:小姐,真有点后悔带你出来了。
清澜抚摸着巧儿的脑袋,轻声道:我不后悔。
说这话时,清澜的眼神一阵波动,可惜巧儿没有看到。
巧儿微微叹了口气,瞬即抬头道:小姐,你用迷魂控制的那四个人呢?
清澜笑道:都让他们消去记忆,各回自己的地方了。
接下来,我们想想该怎么惩罚这个人渣吧!
巧儿娇哼一声:吓死他!
巧儿,看你的了。
清澜笑道。
巧儿背对着清澜,却正对着昏迷的吕守义。
巧儿回头一笑,瞧好吧!
巧儿说完,口中吐出一缕青烟,青烟飘飘晃晃,但是不离散,就那么似快似慢地飘进了吕守义的鼻子里。
吕守义猛地爬起来,眼睛睁得特别大,里面隐隐地泛着红光,血丝遍布。
他呀,现在看什么都是反的,越是漂亮的东西,在他眼里就像鬼怪妖魔一样瘆人。
说罢,巧儿变幻出最华美的模样,随手摘下床边的珠宝,款款坐在吕守义面前。
哪知明明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在吕守义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象:形容枯槁,面黄肌瘦的巧儿,手里握着一枚血淋淋的珠宝,一边嘶哑地笑着,一边把可怖的脸凑上来。
鬼!
鬼啊!
离我远点!
吕守义吓得直哆嗦,拼命朝后挤过去。
怎么,你不是喜欢我吗?
为什么要躲着我?
妖怪似的身影狞笑着说。
啊!
吕守义哀嚎一声,晕死过去。
巧儿与清澜对视一眼,终于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
同一时刻,夜色之中,可以承载多人的轿子,在飞速的移动。
夜色漆黑,轿子两旁全是茂密的树丛。
这条路在夜间行走,危险非常。
突然在前面的树丛中跳出一个黑衣人,黑衣人拦在轿子前。
黑衣人朝着轿子下拜。
沙哑的声音说道:老爷,前面向东还有一里的行程,大约一刻钟便可到达。
轿子也没反应,黑衣人嗖地不见,轿子继续行走。
忽然轿子里一道声音传出,声音懒洋洋的,不用了,现在马上到城里去。
话音刚落,一卷黑烟包裹住整个轿子,还有四个抬轿子的手下凭空不见了。
隔日,吕府中四下都在议论,昨日吕少爷不知又中了什么邪,半夜又哭又闹的,还对着几位妻妾大喊妖怪,气的几位妻妾恨不能一人给少爷一耳光。
但巧儿和清澜对此毫不在意。
她们又出去游山玩水去了。

上一篇 2022年9月4日 pm10:15
下一篇 2022年9月4日 pm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