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思蕾施凤阳)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_(张思蕾施凤阳)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施凤阳”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张思蕾施凤阳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施凤阳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不敢说话了,索性是上过药了,打算灰溜溜地离开结果施凤阳在这个时候接了个电话,还斜睨了我一眼,「嗯,她在这儿,知道了,挂了」我猜测是施若若,果不其然,他对我道:「若若让你等她,她待会过来」「啊,在哪儿等?」「在这儿等」…

小说: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施凤阳

角色:张思蕾施凤阳

热门新书《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施凤阳”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到了七点五十,施凤阳才匆匆赶来。我很少见他穿日常衣服,但不得不承认是真的气质绝佳。黑裤白衬衫,随手搭了件外套在手上,他从影院门口走来,个子很高,身材直挺,人群之中,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他。也大概是那气质太过惹眼,干净利落的短发,浓黑的眉,漆黑的眼眸,鼻梁高挺,嘴唇红润

评论专区

时空旅行者的探险队:有点有趣的东西,可以一看。喜欢作者向西方开放文化看齐,前一秒还在说自己的女友被上,下一秒就爱的死去活来。

超级神掠夺:等主角够肥了,就是系统掠夺他这个宿主的时候了

超时空评测:看了20章,真正推进主线的剧情大概只有1\u002F10,主角质疑金手指硬是扯了3、4章,主角家庭组成过于累赘,本书接近一半内容在写主角三个妹妹。

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

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施凤阳张思蕾小说免费阅读第3章  

中午吃完饭,车浩开车带我和若若一起去了体育馆。
路上顺便讨论了下能不能放施凤阳鸽子。
结果肯定是不能,若若把我们骂了个狗血淋头。
还是人吗你们,我哥好不容易想看个电影,你们居然不想带他!
蕾蕾你这没良心的,手术还是我哥给动的,怎么翻脸不认人,早知道让我哥多给你剜一刀……我特么被她说得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结果就是我看着他们俩打了一下午的羽毛球,到了饭点又去吃了顿喜年来。
这次是彻底长教训了,不敢乱吃。
电影是晚上八点的,我们三个早早地去兑了票,还买了爆米花。
到了七点五十,施凤阳才匆匆赶来。
我很少见他穿日常衣服,但不得不承认是真的气质绝佳。
黑裤白衬衫,随手搭了件外套在手上,他从影院门口走来,个子很高,身材直挺,人群之中,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他。
也大概是那气质太过惹眼,干净利落的短发,浓黑的眉,漆黑的眼眸,鼻梁高挺,嘴唇红润。
总之,便是电视上的明星出现,想来也不及他耀眼的。
我已经注意到好几个来看电影的小姐姐兴奋又窃窃地打量他了。
入座的时候,四个连续的座位,我和若若坐了中间,车浩坐在我旁边,施凤阳坐在若若旁边。
但是施凤阳说中途可能会出去接电话,所以跟坐在边上的车浩换了一下。
我又开始紧张了,潜意识里不想车浩换位置,车浩看样子也不太想换,但若若一直喊他:浩浩你过来啊,快点,电影要开始了。
最后一切归于平静,电影很快开始了。
我捧着爆米花,其实注意力根本放不到电影上。
上午那个漂亮的女医生明明约了他去看电影,他说没心情,结果转眼又跟我们来了。
如今又跟车浩换了座位……我又不是傻子,隐隐地感觉不对劲了。
这像是,冲着我来的?
果不其然,黑暗之中,我拿了一颗爆米花塞到嘴里,结果还没塞第二颗,手突然被人握住了。
我脑子嗡的一声炸了。
是施凤阳,那只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径直拉过我的手,在黑暗之中紧紧握在掌心,滚烫灼人,大拇指还有意地摩挲了下我的虎口。
没人知道,我的脸白了,下意识地想要缩回手,却被他反握得更紧,态度强硬。
我身上出汗了,手心也出汗了,竟然不敢去看他一眼,也不敢问他什么意思。
然后隐约听到他似乎笑了一声,像是在嘲笑我的胆怯。
我都快哭了……二十四岁了,又不是没谈过恋爱,被人拉个手,像浑身过电一样,心慌脑晕,面红耳赤。
而那始作俑者倒是风轻云淡,没事人一样握着我的手,细细地玩弄我的每根手指,从指腹缓缓划下,电流一般,酥**麻。
他一下一下地摩挲、逗弄,乐此不倦。
一场电影,看得我胆战心惊,身子发抖。
后半场他似乎睡着了,手握着不动,我小心翼翼地偷瞥,果然看到他闭了眼睛,昏暗的灯光下,睫毛鸦羽一般垂下,神情冷倦。
但即便这样,我的手还是没能伸出来,他握得很紧。
我脑子很乱,一团糟,总觉得千丝万缕的线,绕啊绕,绕得心头火急火燎。
他什么意思?
他这是在干吗?
总不会是喜欢我吧?
怎么可能!
我跟他又不熟,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以他这样的条件,施若若都说了追她哥的人能排到法国……年纪轻轻的副主任医师,长得又极好,听说他们医院的院长女儿都追他来着。
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要疯了,他这摆明了是想勾搭我,难不成割个痔疮还割出感情来了?
电影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我是一点没看进去。
灯亮之前,我猛地抽回了手,他也醒了,睡意蒙眬。
若若说:咦,蕾蕾,你爆米花怎么一点也没吃?
我啊一声,解释道:只顾着看电影了,忘了吃。
然后,身后传来一声嗤笑。
我脸上好烫,心慌慌地说道:走了走了,很晚了,赶快回家。
连车浩追着我讨论剧情我都没搭理。
这个世界好可怕,我要回去躺被窝里冷静冷静。
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很晚了,夜风很冷。
施凤阳开了车来的,本来若若跟他回家,我让车浩送就可以。
结果施凤阳双手插兜,无比淡定地重新安排了下,我要回医院一趟,蕾蕾上午开的药忘在诊室了,还有,她的伤口需要重新上一遍药。
言外之意就是,他要带我去医院!
还要让我再脱一次裤子!
我觉得不妥,下意识地想拒绝,但若若已经困得打了个哈欠,打开车门坐上了车浩的车。
那让车浩送我回去,我们先走了,哥哥你待会把蕾蕾送回家,路上慢点,注意安全。
车浩欲言又止地看我一眼,在若若的催促下开车离开了。
蕾蕾,那我们先走了。
我欲哭无泪地看着车开走了。
施凤阳按了下他的车钥匙,促狭地看着我,缓缓勾起嘴角,上车吧,小仙女。
小仙女是上学时施若若他们给我起的绰号,也是我如今的微信名。
若若和车浩他们经常会这么叫我,我都习惯了,但是被施凤阳这么一叫,浑身发麻。
我双腿发软地打开后车门,刚要上车,他突然在背后拎住了我的脖子,似笑非笑,不容抗拒,坐副驾。
我感觉自己像个落入狼口的羊,瑟瑟发抖,任人宰割。
路上,我低着头,努力让自己的腿不要哆嗦。
施凤阳开着车,漫不经心地问我:车浩那小子在追你?
我啊了一声,扭捏道:没有的事,他在开玩笑。
你们年轻人开玩笑喜欢送玫瑰花?
说的自然是我住院时,车浩捧着花来医院看我的事。
我轻声解释:反正他没明说过,都是开玩笑的。
上学的时候他追过你?
我们那时候年龄小,什么都不懂。
我赫然说完,突然想起施若若说的,她哥初中时情书都满抽屉了。
算起来,施凤阳大了我们六岁。
我们上初一的时候,他已经考入医科大学,成为大一新生了。
如今我和若若二十四岁,施凤阳已经快三十了。
三十岁对女人来说意味不再青春,但对男人来说又似乎风华正茂。
反正他是这样的,外表英俊,事业春风得意,人又稳重,再加上家世背景好,妥妥的优质男人。
可是这样的男人,到了三十岁没对象,家里一样会着急。
施若若说,她爸妈经常催,但是催也没用,他哥在医院附近买了套公寓,被催烦了就去住一段时间。
我心里隐约觉得,施凤阳是单身久了,准备抓我下手。
意识到这点,我脸红到了极点,鼓起勇气,紧张地搓着双手,声音细若蚊蝇:哥,你、你在电影院什么意思?
就是你应该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我边说,边偷偷地打量他。
他开着车,神情专注,可是下一秒,勾起了嘴角,笑得意味深长。
我害怕了,他好变态啊……医院走廊的灯都熄了,住院部更是很安静。
施凤阳不动声色地又拉了我的手,攥得紧紧的,带我上楼,去了诊室。
灯光好亮,很刺眼,他套了医用手套,准备了药,示意我上床趴好。
可是这次我紧紧地拽着裤子,不乐意了。
就是,我觉得,白天已经检查过了,不用再上药了。
我脸色应该很白,紧抿着嘴巴,看着他又加了一句:我觉得,其实没必要……反应迟钝如我,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劲,我手术完住院的那一个星期,总是上午检查一次,下午检查一次。
施凤阳每次一来,就是帘子一拉,一本正经地让我脱裤子。
其实,根本没必要这么检查吧?
像是验证我的猜想似的,他笑了一声,摘下了手套,扬起好看的眉毛。
是没必要,那就算了。
晴天霹雳!
我被雷了个外焦里嫩,脑子炸了锅,忘记了害怕。
因为被戏弄,人也变得愤怒了,你什么意思!
你说清楚!
今天你不解释明白了,就算你是若若的哥哥,我也要报警抓你!
报警抓我?
他像听到笑话一般,笑容有些邪恶,那我岂不是也要报警抓你,毕竟你十二岁就知道偷看男人洗澡了。
如果当时有面镜子,我的脸一定是惨白惨白的。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还记得,他果然是记得的。
我和若若,从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升了初中也是最好的朋友。
初一那年暑假,我们约好了一起去她家写作业。
若若的爸爸是地质勘查局的,常年在外忙碌,她妈妈嫁给她爸之前,家里是搞工程的。
嫁人后也一直帮忙打理自家生意,整天都很忙,是个妥妥的女强人了。
他们家的房子是花园洋房,又大又漂亮,大人基本白天都不在家,这是故事前提。
那年夏天,我背着书包,和若若一起从图书馆回来。
我们借了很多书,天气很热,太阳毒辣。
快到她家的时候,若若把钥匙和书都塞给了我,让我先回去开门,她要去水果摊买大西瓜。
我也是热得受不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去她家,就直接过去了。
结果进了门,放下书,我想去个厕所。
房子大了就是这点不好,卫生间离得远,有点啥动静也听不到。
于是径直推开卫生间门的我,看到了终生难忘的场景——淋浴花洒下,水雾迷漫,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在洗澡,体格健壮,背部宽阔厚实,沟壑分明,窄腰翘臀,肌肉结实,总之是妥妥的好身材,腹肌和人鱼线一个不少。
搁我现在的年龄来说,如果看到了这番场景,可能会尖叫一声,然后赶忙给人家关上门。
可是当时我才十二岁,生理课都没上完,哪里见过光着的男人?
反正是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人吓傻了。
直到那男人感觉不对,抬头看过来,我才反应过来,扭头就跑。
结果就是忘了把卫生间的门关上。
反正那天,跟我割痔疮那天一样,永生难忘。

上一篇 2022年9月4日 pm10:13
下一篇 2022年9月4日 pm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