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长时)祝潇潇炽炎诀全章节免费阅读_久长时全章节在线阅读

《久长时》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阿可”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俩人眼见来到一处河岸,遂齐跃上了岸,然后一齐往西前行,因为怀覃殿的方向就在西方的冰雪峰上,而岚弗鸢却说自己放心不下祝潇潇………

小说:久长时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阿可

角色:祝潇潇炽炎诀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久长时》,作者是“阿可”。本书精彩片段:祝潇潇站起身走过去,这好像是一把宝剑,攀龙描凤,精美绝伦,祝潇潇忍不住把手伸了过去。在手接触到剑柄的那一刹那,祝潇潇忽然觉得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进入到了自己的体内。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正在祝潇潇纳闷之时,一位老者赶着拉柴马车走了过来

评论专区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好几个打脸桥段都是先被人打到直喷翔,掏出底牌擦擦屁股,哼哼说句:草泥马,然后众人崇拜围观!这b装的真够b

灵域:勉强看完了,不是因为有多好看,只是因为够小白,可以让我一目十行看结局

替天行道:——已坑慎入——主角穿越隋朝伪装转世佛陀,用现代知识忽悠古人。补评:河蟹辣么久后居然复活了,然而作者还是没有回来……

久长时

久长时第1章  我的师傅在哪里

岸边。
祝潇潇睁开眼睛,仔细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记得很清楚,刚才她正撞见自己的校草男朋友司芮和一个富二代女孩走在校园里。
被撞见之后,司芮却没有丝毫悔意,甚至还有些讥讽的对祝潇潇说:你只是我为了走出上一段感情阴影的临时替代品而已,我现在遇到更好的了,劝你识相,自己离开。
祝潇潇的心被击得粉碎,哭着扭头跑向树林,却突然一阵晕眩,跌倒在地。
醒来之后,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奇怪,刚刚明明是在学校,在那个渣男的对面,怎么突然到了河边?
难道我穿越了?
祝潇潇心中疑惑,打量四周,周围树木掩映,风景如画,就在自己的身边,还杵着一个什么东西。
祝潇潇站起身走过去,这好像是一把宝剑,攀龙描凤,精美绝伦,祝潇潇忍不住把手伸了过去。
在手接触到剑柄的那一刹那,祝潇潇忽然觉得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进入到了自己的体内。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正在祝潇潇纳闷之时,一位老者赶着拉柴马车走了过来。
老者一身粗麻布的衣衫,祝潇潇看得出这是古时候普通百姓的装束,便更确定自己是穿越了。
虽然这个老者衣着朴素,但他的马,祝潇潇却一眼就看出绝非等闲,是上好的青鬃马。
老者走到祝潇潇身边,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地上的宝剑,平静的说:这荒山野岭,一个小姑娘家多有不便,如不嫌弃就去我家歇歇脚吧。
祝潇潇看这老者面目慈祥,又想到自己现在也无处可去,便答应了,边勇帮祝潇潇把宝剑塞到柴车里,随后她就跟随老者去了。
通过在路上和老者的攀谈,祝潇潇知道了这里是完耶国,与之相邻的是图赫国,老者叫做边勇,是薛世家派来管柴房的。
虽为柴夫,但却是个隐居的高人,他和他的妻子汶五姨并称江北双煞。
您说的薛世家是什么啊?
薛世家是武林中的北斗,地位尊崇之极,薛老大还是我们完耶王亓官遒的结义兄弟。
边勇解释道。
祝潇潇稀里糊涂的听着这些人名,暂时她也没完全搞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只是先把这些名字记下,想着之后慢慢搞清楚。
正说着,就到了边勇的家。
这是一个僻静的小院落,虽不华贵,但却很温馨。
祝潇潇远远就看到院子里跑出来一个小女孩,正是边勇的小女儿边泽。
爸爸,这位姐姐是边泽一脸疑惑的看向祝潇潇。
边勇简单把遇到祝潇潇的经过讲述一遍,边泽久居深山,见到有个可爱的大姐姐来到家里自然是开心不已。
我叫边泽,你就叫我泽儿吧!
今天有集市,我们去逛逛怎么样?
说着,没等祝潇潇回话,便拉着她进屋换衣服了。
集市上热闹非凡,祝潇潇只在历史课本上见到过这种场景,自然是看什么都新奇。
正在二人走走逛逛的时候,一个身披缃巾的英俊青年迎面走来,停在了边泽面前。
出来消遣也不叫上我?
青年嗔怪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嬉笑。
谁要找你啊?
你以为自己是谁?
边泽也不甘示弱,但虽嘴硬,祝潇潇却看得到边泽的脸颊已经微红了。
这是谁啊?
祝潇潇的八卦之心顿起。
边泽小声嘀咕道:这是怀覃殿的少殿主,名叫怀瑜丞,最近总是赖着我。
我看你也不是很拒绝他缠着你吧?
祝潇潇一阵坏笑,边泽的脸更红了。
祝潇潇看着这对年轻人,又想到了自己在现代的失败感情,就不自觉的想撮合他们,便拉着二人一起逛集市。
两个人嘴上互相嫌弃,但人却越走越近。
日暮渐垂,三人回到家中,却见边勇急匆匆的跑回家,汶五姨见状,忙问原因。
五姨,大事不好,我们的仇家寻到了这儿。
你可是说薛俦淳?
边勇点了点头,说道:对的,就是他。
我在山上遇到他,与他大战了一百来回合,没有想到他的武功已经达到化境,爪功练得毫无破绽。
我想先回来保护你们母女,所以我约他来薛世家决战。
我们怀覃殿绝不能让薛俦淳这个魔头肆虐薛世家的。
一旁咬紧牙的怀瑜丞说道。
边勇一双眼睛瞧向怀瑜丞,忽然心中一凛,说道:令尊与我曾经有过一个约定,如果谁先将薛俦淳困住,就可以持有炽炎诀。
听到炽炎诀三字,怀瑜丞不由的大为兴奋,说道:伯父可知炽炎诀的藏踪?
如果没有了炽炎诀,恐怕江湖定会生变,所以家父对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将炽炎诀弄到手,而炽炎诀,家父说只有伯父您最为熟悉不过。
如果没有伯父隐于深山这十几年,炽炎诀就不会暴露在伯父的眼光之下。
众人说话之时,见一白影飞身上山,双手爪握,望着边勇说道:约我来此,目的何在?
边勇道:我不会让你得到炽炎诀的。
薛俦淳道:只对你的命有兴趣。
边勇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你要了我的命,又有何好处?
薛俦淳道:我薛俦淳是从来都不问好处的。
说着,飞身向边勇扑过去。
俩人斗了约摸十来分钟难分胜负,薛俦淳心急,张开十指,直点边勇身上的十道死穴。
身边的所有人都为边勇捏了一把冷汗,但边勇却从容的一招化劲轻松解脱,又借力打力,反身将薛俦淳击倒在地。
边勇说道;炽炎诀就在完耶,希望你练好武功,再来找我。
薛俦淳站起身来,不甘心的瞪着边勇,眼里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希望:它果然在这里。
说罢,闪身到祝潇潇身边,拉着她跳下了悬崖。
祝潇潇被逮到了一个古墓里,她并不知道薛俦淳为什么要劫走自己,但听他叫自己师妹,还要传授自己武功,祝潇潇就也没有反驳他,她想自己在这里无依无靠,如果有这么个武艺高强的哥哥能保护自己也未为不可。
薛俦淳每日传授祝潇潇内功心法,一日,薛俦淳不在,祝潇潇忽听墓外一男子爽朗的声音:师傅!
师傅!
祝潇潇抬头,见此青年面若冠玉,玉树临风。
料定不是凡人。
青年是完耶国王亓官遒的大儿子亓官剑,尚武之极,理想是能够在边疆为国效力,拜薛俦淳为师是为了学习他的绝学鹰爪功。
祝潇潇倾慕亓官剑的理想,便和他攀谈了几句。
在谈话中,祝潇潇又听到了炽炎诀一词,这让她想起了当初边勇与薛俦淳决斗的场景。
也不知道边勇一家怎么样了。
祝潇潇有些怅然。
要不我陪你回去看看吧。
亓官剑自告奋勇。
祝潇潇也确有此意,两人便启程前往边家。
来到边家,却已人去楼空,自己捡到的那把玄旌宝剑也不翼而飞。
正在纳闷之时,门外传来一老者的声音:姑娘,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祝潇潇闻言一愣,看向老者,老者面容慈祥,却透出一股威仪,看起来内功精湛。
老者见祝潇潇呆住,接着说:你可知道,图赫国与完耶国是为了何而争战不休啊。
祝潇潇道:不知。
老者道:是为了炽炎诀。
传说,我们这儿的天地远祖从深海中夺到了一块玄铁,虽然只是体积不大,可是却沉重之极。
于是,天地远祖将之请一位铁匠造了一把兵器,号之为炽炎诀,并且预言,天地之间,如果有谁能够夺到此兵器,将成为天地的王,到时,天下不再有国,世界将会大同。
这炽炎诀,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我们没有人见过它,总是误认一些兵器就是它,反复争夺,弄得血雨腥风,江湖不宁。
其实那把炽炎诀,并没有存在于我们图赫国完耶国,因为我们这位天地远祖在铸成此炽炎诀后,预测到今后大家会夺取这样东西,于是将之置诸大海了。
祝潇潇一惊,心道:这炽炎诀莫不是我在海边意外得到的那把玄旌宝剑?
老者微微一笑:你想的没错。
我此次来,是希望你能把握时机,挽救苍生于狂澜。
说罢,一道白烟闪烁,老人消失不见。
祝潇潇心中惶恐,如老者所说,她必须尽快找到炽炎诀,以免世界陷入无休止的战争。
突然她想到一个人,怀覃殿的少殿主怀瑜丞,说不定他知道边勇一家的行踪。
听闻此言,刚刚和颜悦色的亓官剑突然颜色大变,拦住祝潇潇的去路,祝潇潇心切,撕扯过程中,不慎跌落悬崖。
祝潇潇心道不好,但下坠的身体却突然停下来,自己被一个花甲妇人救了。
两人聊了起来,祝潇潇说起自己的经历,提到薛俦淳时,老妇人忽然然面有愤色:我是薛老大的嫂子,因为薛老大使了阴谋诡计,我才会在这山洞度过余生。
祝潇潇仰起头来,望着妇人,说道:你是薛俦淳的妻子?
妇人道:是的,我叫岚弗鸢,薛老大为了自己当薛世家的掌门,于是趁我不备,把我困在这里。
祝潇潇安慰了一番,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和岚弗鸢生活在这里了。
一日,祝潇潇无聊,便练起了薛俦淳教的功夫。
岚弗鸢见状,思念起自己的丈夫,决定也教祝潇潇一些功夫以寄托思念,便带着祝潇潇修炼剑术。

上一篇 2022年9月4日 pm10:10
下一篇 2022年9月4日 pm10:10